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豐印堂說道:「我不是對相術有偏見,只是覺得你一個小姑娘家,學這些有什麼用,難道出來做命理師,整天接觸那些妄圖逆天改命的人,能好嗎?」

杜睿雅笑道:「豐叔叔,我學這些只是興趣,又不指這個掙錢養家。起碼將來在找老公的時候能做一個參考!」

豐印堂指著郝仁問杜睿雅:「你給他算一算,看看他的前程如何?」

杜睿雅面色凝重:「我師父的前程我可算不清,已經超出了我這一門的認知,再往下算就是強窺天機,於身不祥!」

這小丫頭剛才給人的印象一起都是笑嘻嘻的,現在突然莊重一回,倒讓大家都不適應。

豐印堂一奇:「你師父,你管小郝叫師父?」

「是啊,剛剛認的,者磕過頭了,怎麼啦?」杜睿雅問道,「有什麼不妥嗎?」

「太不妥了?我才二十三四歲,收什麼徒弟?」郝仁接過來說道。

「年齡算什麼,只要你們一個願教,一個願學,做一對師徒正好!」豐印堂笑道,「我就給做個見證人!」 廝殺,在繼續。

人類強者,妖族強者,都在不停的損耗著,犧牲著。整片戰場充斥著濃鬱血腥之味,讓普通武者聞之欲倒,融合妖族衝天的臭氣,這裡就彷彿是一個煉獄,人間地獄。

「叱!」「哧!!」林風如一把長槍刺出。

彷如不世戰神,天地之力凝聚滅世槍,單單槍氣籠罩便能將聖級以下武者碾成碎片。天地之力的消耗對於如今的林風來說並不算什麼,盤古決第一層修鍊已有小成,天地之力的恢復亦是相當驚人。

林風,在保留實力。

但哪怕只是百分之一的力量,都足以縱橫這片戰場。

「轟!」滅世槍揮舞,形成一片巨大籠罩範圍,在這片空間中的妖族強者每一個都是露出駭然之色,渾身發顫。那是它們根本無力抵擋的力量,就好似天之威壓,死神的鐮刀。

逃脫?

就算是聖級強者都未必有這個實力。


「蓬!」 第一仙途 ,槍氣狂嘯。

網游之奶個錘子 ,渣都不剩。林風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對他來說這只是隨手而為,甚至行進間速度都未減弱太多。目光,冷酷無情。

以林風的實力根本無需顧忌這些普通妖族強者,千軍萬馬中取敵頭顱亦是輕而易舉,然每多殺一個妖族強者。意味著人類強者便能少犧牲點。為此,林風甚至捨棄不消耗天地之力的肉身攻擊,採取天地之力的消耗發起群攻。

戰爭。沒有不死人的。

就算人類有無數星寶圂,但妖族數量實在太多,鋪天蓋地,密密麻麻沒有半點空隙。佔盡優勢的局面,每分每秒人類都在大量流血犧牲,更不用說均衡局面。

這就是戰爭的殘酷。

「除非真正建立一族獨大的局面,若不然戰爭將會一直一直的持續下去。直到……」

「分出勝負為止。」

林風有著一分痛心。

實力如他,氣息感應幾乎遍布整個戰場。自能感覺到許多人類強者氣息的消失。並非為了一己之利,他們都是為了人類的未來,人類的自由而犧牲,他們都是真英雄。真漢子!

這些,只是一小部分。

隨著戰爭的進行,還有更多的人類強者將隨妖族強者一道赴黃泉。「死!」

「全部去死!!」

林風冷喝,末世槍的能力『末世黑暗』隨之閃現,天幕的出現夾雜著時間流竄,林風氣息狂暴驚人,末世槍彷如一把鐮刀不停收割著妖族強者生命,中軍以林風為首可謂所向披靡,摧枯拉朽!

倏地——

「終於來了。」林風望向遠處一個紅點。嘴角冷划。

感受著氣息的龐大,卻是半點未驚慌更未吃驚,來者的身份早已一清二楚。正是妖族此路大軍的副元帥,天犬一族的妖王『赤燼』!實力氣息,僅次於血虎皇奎天遠。

一條大魚,正游過來。

「妖王么。」林風笑了笑,仿如隔世。

與自己交際最深的,並非妖族四大皇族。而是五大王族中的天犬一族。自己踏上斗靈世界最強者這條路,可以說是從天武大陸開始。從那頭『小天犬』開始。

當日的自己被一頭剛出生的小天犬幾乎逼的走投無路,而在斗靈世界又曾被小天犬的父母逼的險死還生。

但今日,自己所面對的,卻是天犬一族的最強者——…

妖王,赤燼!

恩恩怨怨,在腦海中如雲煙飄過,這一段段刻骨銘心的經歷是自己成長里程中的磨礪,將自己越磨越利。

妖王赤燼?

他算什麼!

「蓬!」氣焰爆裂,林風猛然大喝,天地之力瘋狂爆發,好似雲雷般直落而下。周圍所有妖族慘遭屠戮,霎時間只得一片血腥之味殘留,便已是空空蕩蕩。

雙眸精光閃動,仿如雲霧散開,破曉見日。

前方,是一副震驚的臉龐。

「死!」林風手執滅世槍,身體化作一道流光,馳向妖王赤燼。儘管前方火焰滔天,將一切都能燒成灰燼,但林風沒有一點在乎,因為自己早已經擁有斗靈世界最強的火焰!

聖王級巔峰的天火?

完全不在乎!

「怎麼可能!」赤燼面色大變,卻是有些發怔。無數條火龍凝聚的火海瞬息間被破開一個大洞,一個渾身彷彿冒著火的黑衣男子如流星般划來,儘管身上火焰纏身,但速度之快卻讓人咋舌不已。

極限速度!

強勢奪愛:天價老公好霸道 ,絲毫不受影響!

「不!」赤燼面色通紅,猛然大吼。

雙爪交錯,天火在雙爪中彙集,爆髮式的向林風發動攻擊,歇斯底里,然爪的攻擊卻蘊含著深刻道之存在,每一道弧度都是美妙絕倫。儘管有些錯愕,然赤燼的實力畢竟擺在那裡,一出手便是星空層次的攻擊。

單論攻擊,赤燼在妖族足以排在前五位!

很強!

但,那是對於其它聖王級強者來說。

赤燼的爪,只是剛邁入星空層次,與林風的槍在同一個層面,連大聖的棍法林風都能接住,更何況同一個層次的爪?要知道天地之力的強大,足以勝過同等級星源力。


「破!」林風手起槍至,劃過一道殘痕。

槍的刺出蘊含槍法之道,有著毀滅氣息,殺意無窮,獨屬於林風的力量與獨屬於赤燼的力量相觸碰,高下立見。錚!只此一聲,凝聚著雄厚的天地之力直接衝破爪之防禦。

蓬!蓬!氣勁炸裂,末世槍貫穿赤燼右臂,彷如一條毒蛇穿透,將赤燼連臂帶爪轟至粉碎。

可怕的力量,可怕的林風。

「嗷吼!!!」憤怒的咆哮,赤燼雙目通紅,鮮血沸騰,天火止不住宣洩而出,形成一種自發的保護層。身體疾退,天火形成一道道火龍攻擊林風,試圖阻攔林風的腳步,此刻赤燼的眼中再也沒有半點輕視,有的只是無盡的害怕和恐懼。

人的名,樹的影。

此時他終是明白為何在妖族中會流傳著一個人類的名字,因為林風——

實在太強!

赤燼從未見過有武者能修鍊到如此地步,一招便將他重傷。林風的強大就好似一座高山般在他心中屹立,眼前只剩下那黑色的身影,只剩下那擁有鬼神般力量的一槍。

退!

赤燼沒有第二個念頭,只想退去,留得殘命。

他確實好戰,但那起碼能『戰』!眼下所要面對的對手,實力遠超出他,根本不是一個等級,和林風戰他只有死路一條,連反抗之力都不一定有。丟點臉算什麼,只要能保住性命,它日還能東山再起!

但……

世事又豈會盡如意?

彼此為對立面,林風又怎會讓他輕易離去?區區天火,擋得住林風么?

答案,是否。

「轟!」一槍之威,驚天動地。

林風的身影鬼魅般出現,衝破火龍,身上雖殘留著火焰,彷彿弒咬著林風的*,但林風卻彷彿沒有痛覺一般,全身火焰加身眼中卻是精芒閃動,殺意十足,一人一槍直取赤燼所在!

「受死吧,赤燼!」林風的聲音,宛如死神下了判令。

面對著這可怕的敵人,這無從抵擋的威壓,赤燼的心完全涼了。他清楚知道,面對擁有『極限速度』的林風,他根本逃不走。哪怕周圍有千軍萬馬,但眼下他卻只是孤單一人,無力可借。

絕望,再絕望。

絕望到谷底,所剩下的便是憤怒和爆發。

「要我死!那就一起死!!!」赤燼瘋了,全身劇烈抖動,渾身冒火鮮血瘋狂蒸發著,龐大的天犬身體疾速擴張,身體瞬間暴漲百倍,血管清晰可見,赤燼的臉龐儘是崢嶸,張開血盆大口,高舉單爪瘋狂咆哮憤怒。

「天狗吞日!」赤燼血色瀰漫,完全瘋狂。

恐怖的吸力席捲整片區域空間,但凡存在之物盡被吸入體內,那就好似一個無盡的黑洞瘋狂的吞噬。力量,增幅再增幅,赤燼將實力150%的爆發,不斷的提升,飆升,連布滿鱗甲的皮膚都龜裂開來。

然……


他駭然的發現,林風卻是不為所動。

有一股無形的氣流阻攔在林風身前,與龐大的吸力鬥爭著,林風彷如老樹盤根般屹立,面色波瀾不驚。當實力相差懸殊時,天犬一族的天賦能力同樣起不了任何作用,甚至……

會起反作用。

赤燼所用的,是玉石俱焚的招數。

他算到『天狗吞日』吸不了林風,卻沒想到連秘法蒸發力量,甚至以生命為代價都難傷到林風一分一毫。

180%!

220%!

250%!

……

赤燼瘋狂咆哮著,眼中血絲盡突。

身體一寸寸的爆裂著,體無完膚,龐大的身軀劇烈的震動,吸力卻在不停的增強,直到——

300%!!!

赤燼用盡了所有力量,爆發出了最後力量。

在他閉上雙眼的一瞬間,他彷彿見到了林風被吸入天火空間之中,赤燼的嘴角划起一抹欣慰的弧度,彷彿在為臨死前的成功而開心,但僅僅剎那,他卻又見到了一個林風,依然站在那裡,只是靜靜的看著他,面無表情。

他的視線越來越模糊,意識漸漸迷離,消失。

死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