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謝婕是凌度班上的歷史老師,一直以來與凌度的關係都不好。在學校中更是視之為眼中釘,肉中刺。

「來參加別人的生日會,就空著兩隻手來的么。猜你也是沒錢的窮傢伙,不知道怎麼有底氣到這裡來海吃海喝。」謝婕一臉冷笑道。

凌度一身運動裝,與場上的氣氛十分格格不入。

旁邊同樣一身晚禮服的女人道:「不會是痴心妄想,來這裡藉機搭上什麼關係,占什麼便宜的吧。」

「是啊,弦子。你家的門可得看緊了,要不然不知什麼狗會跑進來呢。」又一人嘲諷道。

這些女人都是家底殷實,背景深厚。在她們眼中,這些平日里在地上打滾的傢伙,哪個不是垂涎她們的美貌以及家世呢。董卓則是暗暗搖頭,這小傢伙來這裡可不是來受氣的嗎?

「媽的,一群神經病!」凌度嘟囔了一句。聲音不大,但是剛好這幾人都聽清楚了。

那幾個女人,細長的眉毛跳了幾下。想要發作,但是見到這場合,有都把氣給咽回去了。聞言都是沉默了一會兒。

「走,我們不要理這麼不懂禮貌的傢伙。」謝婕拉了下賀弦子。後者則是掙脫開,展顏對她們笑道:「你們先走吧,我和凌度有幾句話要說。」董卓自然也是識趣地走遠了一點。

「凌度,今天你來我真的很高興。」賀弦子一臉真誠地說道。「本來,想帶你多認識一些朋友的,要知道我們畢業后,免不了也和這些人交流。我希望你能夠認識更多上流社會的人,那樣對你以後會有幫助。」

「我知道他們態度有些刻薄,但是你只要和他們相處久了,相互了解的更深。就會發現他們都是一群很好的人,他們……」

凌度打斷道:「對不起,你的這些朋友,我沒興趣認識。」

「凌度,你不要這麼固執。你以後總要在亞海城工作,以後這些人脈可以幫到你。你只要讓他們了解你,他們也會喜歡……」

凌度搖了搖頭:「他們不會喜歡的。我知道他們這些人,看重的是家族以及姓氏。在他們眼中我只是個窮小子,我的姓氏不像賀、樊那樣值錢。不用你費心了。」

賀弦子嘆了口氣道:「離開了學校這所象牙塔,就將是一場寒冬。咱們還有一兩年就畢業了,你難道不想要早點謀好出路么?」

「的確,離開了學校後日子會很難過。但是對於我來說,寧願在風雪夜中獨自闖蕩,也不願寄人籬下,看人臉色行事!」

凌度喝了杯鮮榨的果汁,但是實在太甜了。他喝了沒有一口,又吐了回去:「太甜了,這種口味不適合我。」說完轉身離去。

「聊得怎麼樣啊?」謝婕有些酸酸地問道:「與這麼個窮小子有什麼好聊的,大家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賀弦子輕輕一笑:「他太固執了,以後他就會明白自己的想法有所么幼稚了。」

隨著凌度離開了宴會,大廳暗處,一個身影也是跟著離開。遠遠地追躡著凌度,共同消失在黑暗之中。

如果有人靠近,會聞到那人身上,血腥氣十足! 「哎呦,凌小兄弟。怎麼這麼快就離開了。」名叫董卓的胖子,跟著凌度一起走了出去。

凌度呼出一口氣:「吃飽了得回去了。」

「我送你,我送你。咱么一起離開。」董卓嘿嘿笑道。

「你為什麼總是圍著我轉,我的家世可是沒什麼背景的。你從我這裡是撈不到半點好處的。」凌度坦誠道。

「這是什麼話。我董卓只是想和你交個朋友。這滿場的宴會中,就你最符合我的胃口。」董卓豪爽道。

經過一晚上的見識,凌度也算是見過了些場面,他笑道:「你這是想要漫場拍馬屁,卻沒找到想聽的人吧?」

董卓還想打哈哈,叉開話題。但見到凌度那灼灼眼神,不僅訕訕然:「嘿嘿,明眼人,明眼人。這狗屁的生日宴會上,都是些眼高於頂的傢伙。我足足花了三萬,才搞到一張進場的資格,卻發現沒人帶我玩。」

凌度轉頭望向那五光十色的金谷園,笑道:「這種地方有些人想進去,有些人想出去。」

董卓笑道:「凌兄弟,剛剛看你似乎也沒吃多少。要不要咱兩找個地方再吃點,也不找什麼好地方了,找個路邊攤就可以了。」

凌度望著董卓那一臉豪邁,一愣,接著點了點頭:「好啊!路邊攤。」

就在董卓離開,去取他的寶駒懸浮車時。四周變得寂靜無聲,只有月光灑下,以及樹影投在地面上。

一個人影漸漸從黑暗中走了出來,那人道:「你就是凌度吧?」

「你是誰?」凌度感覺到一陣不祥的氣息。這正是剛剛在宴會中時的感覺。「好濃重的血腥味!!」他腦海中努力搜尋,卻沒有任何有關這個男人的印象。

那人也不搭話,腳步一轉。右腿拄地,左膝如同鋼錘一樣倏地轟了過來,速度極快,力道也是十足。角度更是刁鑽狠辣。

這一出手就是要取凌度性命,殺氣十足。

「你……」凌度來不及答話。下意識往後躲去,但是這陌生男子的攻擊驟然而迅速,如同迅雷閃電劃過天空。

凌度哪來得及閃避,被這一膝撞擊中。下巴如同被砸碎了一般,受了這一擊后,他整個人倒轉了一圈,重重地摔在地上。

「啊!」凌度痛得什麼也說不出。

「果然是個雜魚,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惹上他的。但小鬼,要怪就怪你自己無權無勢,偏偏又惹惱了大人物。」那人用腳背將凌度臉面翻朝上。

「為什麼?」凌度呼吸有些困難,每一口都有殷紅血液湧出。

「為什麼?我不知道,我只是拿錢辦事。至於是誰,都無所謂啦。因為那是你無論如何也惹不起的任務。今天你乾脆地死在我手上,應該是你的運氣。

按照那人的手腕,有一千種方法折磨你,侮辱你。到時候,不僅是你自己受罪,還會連累你身邊的人!」

凌度心中十分憋屈,先是受到宴會上莫名嘲諷,又是一通賀弦子說教,現在又是被莫名其妙地追殺。

「幸運?那我可告訴你,遇到現在的我是你倒霉。我現在可是憋著一肚子火呢!」凌度呼出一口氣,吐了口唾沫。

凌度一拍地面,雙腳踏地。腰部發力,翻身坐在地面,用一手支著地面,一手搽去臉上血跡。

瞬間,一股兇猛氣勢從少年身上迸發。

那人陡然間如同面對一隻異獸,不由朝後退了一步。「怎麼回事?剛剛這小鬼身上有一股異常氣機。」

凌度無意之間將霸心效果施展出來。如果不是這神秘男子經過訓練,很可能在剛剛霎那間,就回被震暈過去。而且凌度的意識強度還沒有達到壓倒性的強度。但是已經令得那人心中升起驚懼。

「你我素不相識。我本不想和你動手,但似乎已經不可能了。現在我想要安然離去,似乎必須得將你擊敗。」

「真是大言不慚,憑你一個高中生的小鬼。想要擊敗我?!」殺手嘴角掛著冷笑,雖然追上如此說,但是他心中已經驚詫萬分。

剛剛還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傢伙,怎麼恢復的如此之快。

血已經不流了,看起來,疼痛也是減輕了不少。似乎有一股神秘力量在幫助他。「怎麼會?難道這傢伙是外星生命不成。」

雖然外星族群,已經在多年前退出了地球圈。但是依舊有一些殘存的外星生命在活動,這讓他不得不警醒。

砰!

沉重腳步踏在地面,殺手閃電般地逼近。這次不是膝撞改成拳頭了。轟然逼近的拳頭,彷彿是一支鐵樁似的彈射而來。

凌度想也沒想,意識骨骼悍然發動。意識力霎那家加持在胳膊上,轟然砸向了拳頭。

「好大的力氣!」凌度能夠感覺到一股反震之力,原本以為只有有意識骨骼幫助,拳力已經有了十倍增長,應該已經足以抵擋,但是沒想到對方竟然如此之強。

相比與凌度,那殺手則更是驚詫不已。「怎麼回事,這傢伙的力量竟然有這麼強嗎?!這還是一個小鬼么!」

他甩起胳膊,又是一個重擊揮去。打在凌度的側腹上,手上不出意外地傳回了被擋住的手感。

凌度見到他如此兇猛,心頭一跳。接著一拳接著一拳轟出,夾雜著低沉的氣爆轟鳴,惡狠狠地轟向了凌度。

雖然吃力,但凌度還是勉強接下來了。但是這種硬碰硬的姿態,還是極為消耗凌度的意識力。畢竟他以意識力來加持,實在是有些無以為繼。

那殺手見到如今竟然處於持平狀態,而且對手還是一個孩子。他到底是感覺有些惱羞成怒。「我就用真正的實力,來試試你這個大言不慚的小鬼,到底是有多麼強吧!」

神秘人卻是翻身追上,如同一條黑色大蟒,瞬間前竄過來。身體連閃,步伐快地嚇人。拳頭彷彿是蟒牙出擊,以一種令人窒息的速度,狠狠擊打向凌度的喉嚨部分。

一瞥眼間,凌度接著月光照耀下。發現神秘人的胳膊發出黑色金屬般的光澤,那是神經叢受到磨練時才會有的光澤。

「噴氣攻城錘!」 送走了瀨戶陽子和細谷夫人,李學浩在客廳里陪千葉小百合幾人看了會電視,便回了房間。

第二天一早,人還在睡夢中,就被一陣電話鈴聲驚醒,是樓下的座機傳來的聲音。

他連忙起床下樓,接通電話。

「喲,臭小子,起床了嗎?」熟悉的聲音傳過來,帶著一種另類揶揄的語氣。

「老爹?」李學浩看了看時間,才六點過幾分,這麼早……不對,他那邊現在是下午剛下班,所以不算早,但打來電話驚擾兒子的美夢這就不對了。

「哈哈哈,沒有打擾你睡覺吧,話說今天天氣真不錯啊。」那邊的人完全沒有半點抱歉的意思,純粹是在「調戲」他。

「今天是陰天!」李學浩看了一眼窗外,有些無奈地說道,「有什麼事您請說吧,我還要刷牙洗臉然後去上課。」

「好了,好了,我打電話是想告訴你,謝謝你照顧我的學生,愛麗絲說你很好,對你非常滿意,我從來沒有見她這麼誇過一個人,看起來你們之間好像發生了一些什麼?」那頭的語氣忽然變得八卦且曖昧起來。

「我們沒有發生任何事情,您打來電話,就是想告訴我這個嗎?」李學浩一頭黑線,愛麗絲前兩天回美國了,要誇的話早就誇了,他卻在今天才接到這個電話。

「當然不是,我是想知道,你們快放暑假了吧,有沒有興趣來紐約,看看你父親工作的地方,順便還可以旅遊哦。」電話那邊仍用輕鬆揶揄的語氣說道。

「暑假我已經有了安排。」李學浩委婉地拒絕了。

「哦——?」對面的老爹拖著長長的音調,有那麼點驚訝和不滿。

「我準備去韓國。」李學浩直言說道,之前答應了和間島由貴一起去韓國看她那個在娛樂公司里當練習生的弟弟,自然不會再做改變。

「去韓國?」老爹的語氣里有些不爽,雖說剛剛是用的商量誘惑的語氣,但其實估計早就打算好讓他前去美國了。

「是的,我已經計劃好了。」李學浩繼續說道,「我並不是一個人去,是和麻衣姐還有小百合她們一起。」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你去韓國是為了追那些女明星,哈哈,既然是陪你的女朋友們去『度蜜月』,那我就不為難你了,好好玩吧。」聽了他的解釋,對面有了爽朗的笑聲,「不過臭小子,我現在還不到四十歲,暫時沒有做祖父的準備,你可千萬不要給我弄出孫子或者孫女來。」

「咳咳……」李學浩頓時被嗆了一下,其實老爹已經做了祖父,當然,這點暫時絕對不能讓他知道。

「那就這樣吧,本來你媽媽還想你來美國,我會和她解釋的。」電話到這裡就掛斷了。

李學浩回房間換好衣服,吃過早餐,提著書包出門。難得的是,瓜生麻衣和間島由貴居然沒有纏著他,兩人磨磨蹭蹭地不知道要幹什麼。

「師父!」剛來到庭院,看上去早已等候多時的瀨戶陽子立即朝他鞠了一躬。

「早上好,陽子。」李學浩倒沒有被嚇到,下意識地看向右邊的庭院,出人意料的,居然沒有看到小濱麻里奈,她不是一直守著瀨戶陽子的嗎?

「師父,我們一起去學園吧。」瀨戶陽子已經穿上了櫻野高中的夏季校服,從今天開始,她也是櫻野高中的一員了。

修長結實的雙腿在黑色的短裙下顯露無遺,雖然皮膚略黑,卻非常細膩,閃爍著健康的光澤,這是獨屬於運動系少女的靚麗青春。

李學浩點了點頭,又看了看左右:「小濱同學呢?」

「……麻里奈已經先去了。」瀨戶陽子說這話的時候,目光有些躲閃。

「先去了?」李學浩對這個充滿懷疑,不是不信瀨戶陽子的話,而是疑惑小濱麻里奈怎麼一個人先去了學校?

今天是瀨戶陽子轉學到櫻野高中的日子,平時將她保護得很嚴密的小濱麻里奈,又怎麼可能讓她一個人單獨去學校?兩人一起去才是正常的吧。

「師父,我們快走吧。」似乎擔心他亂想,瀨戶陽子也不顧矜持,抱起他一條胳膊往外走。

李學浩有些心虛地看了一眼自家門口,擔心被裡面突然出現的人抓個正著,然而今天的千葉小百合似乎並不急著出門,而且瓜生麻衣和間島由貴的反應非常奇怪,難道說……兩人是故意讓他和瀨戶陽子單獨去學校的?

「陽子,你也是在C班嗎?」心中雖然有了疑慮,但李學浩也不會大煞風景地問出來。

「不是。」說到這個,瀨戶陽子一臉頹喪,「C班已經滿員了,我被分配在B班。」

「沒關係,B班就在C班的隔壁,你有空可以來找我。」李學浩心中卻鬆了一口氣,倒不是怕和瀨戶陽子同班,主要是小濱麻里奈就在C班,到時候他和瀨戶陽子都會被看得死死的。

「嗯!」瀨戶陽子重重地點了點頭,抱緊他的胳膊沒有絲毫放開的意思,臉上笑得很甜蜜,「以後可以和師父一起上學了呢。」

李學浩不是第一次和她有這麼親密的舉止,不過以前是「偷偷摸摸」的,現在則有些光明正大,路上人來人往,瀨戶陽子儘管臉紅,但更多的似乎是在炫耀幸福,完全不怕被人指指點點。

兩人一路親密地走著,快到學校的時候,瀨戶陽子才顧忌到會被同校的學生看到不舍地鬆開他。

「師父,那麼我先進去了。」瀨戶陽子歡快地朝他招了招手,身為轉學生,她要先去跟B班的班主任報到。

「好的。」李學浩目送她先進了學校,側頭看向路邊的一顆櫻花樹,那裡,一個身穿陽海學園夏季校服的女生背靠著樹榦,似乎在等什麼人。見他看過去,她也正巧看過來,略顯恭敬地微一點頭,繼而朝他走了過來。

「真中,冒昧打擾了。」女生走到近前,向他鞠了一躬,神態之間頗有些憂慮,似乎發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經過多年苦練的武者,他們的身體擁有的神經數以及神經強度,都遠遠高於普通人。那些可以生撕猛虎,擊殺凶獸的可怖角色,肌體生命力更是旺盛如龍。

神經叢在戰鬥時,會由於氣血凝結,而散發出近乎金屬般的光澤。以人類肉體之身,抗衡鋼鐵!

「他的神經修鍊,可不是汪洋那樣的三腳貓啊。整條手臂都被力量所包裹,這積蓄的強度簡直是恐怖!」

堅毅光澤纏繞上手臂,殺手直接是以銳不可當之勢。強硬攻擊而來!

嘭!

名為噴氣攻城錘的招式,果然名不虛傳。重拳轟擊而出,打出一股股氣浪,相互疊加掀起了一道空氣旋壓!

喀嚓!

凌度意念骨骼加持下,仍舊在這強力一擊之下,打出骨節響動的聲音。他更是被震出了數十步。他穩住身形,瞳孔劇烈收縮,手掌上感覺到一陣鑽心刺痛。

剛剛那一擊之下,那人的力量雖然增加,強度更是呈現幾何倍數增長。凌度不得不鬆開拳頭,活動手指上的疼痛。

手指挨上那一擊簡直是疼痛欲裂啊!

「好痛!」

「竟然沒有打斷他的胳膊!!!」殺手心神劇震:「生命力量灌注在手臂上,使得神經叢得到強化,這一拳即便是猛虎挨上,也會被撕裂成碎片!只是痛?別開玩笑了!」殺手眼神猙獰,全部都是冰寒之光。

只見他攥緊拳頭,金屬光澤從皮膚中散發而出。內中的筋絡神經,在催動下,一根根透過皮膚可以見到,就像是根根鐵絲擰成一般。一股若隱若現的波動,散發而出。

「強度再次提升了嗎?」凌度眼神中閃過凜冽之色。

殺手的手臂被幽黑之色所纏繞,一股股霸道的清晰從上面傳來。他的眼目輕眯,內藏的眼神比刀鋒還要鋒利。

轟!

大氣震蕩,接著便是有著轟鳴之聲傳出。

名為「噴氣攻城錘!」的殺招再次使出,生命力量自殺手的體內暴涌而出。那種強大壓迫,幾乎瞬間就貼近凌度面門。

凌度臉龐上閃過一抹錯愕,悶哼一聲,接著便是被轟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地面上,翻了幾個滾,才停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