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誰都想不到凌天賜會突然出手,那武聖縱然是身為當世高手,此刻都被震驚了。

一股令他顫慄的氣息,從凌天賜身上爆發出來,壓制他絲毫不能動顫。

「誰做的?」凌天賜開口,殺氣毫不掩飾。

嚴群他們有心勸解一下,但是一想到目前的情況,還是打消了這個想法。

那武聖倒也是洒脫,很快鎮定下來,道:「我是誰,相信你心中有數。一品香如今依舊沒有倒,也是因為我們的守護。」

「他們兩人也不是被我們所殘害的。你若是要出手,可以找武夢帝國的綠劍門。」

「綠劍門?」於繼雲等人的神情變得無比凝重,紛紛疑惑注視著那武聖。

趙龍一棍子就對著那武聖頭顱砸來,但是在最後關頭卻收住了,厲聲問道:「綠劍門怎麼可能知道這裡?」

那武聖笑道:「你以為當今大陸的十大超級宗門,真的就只有那麼點能耐嗎?」

聞言,趙龍收回了黑龍棍,他們的確是走入了一個誤區。

一個矗立在大陸無數年的超級宗門,他們的實力,又豈是是表面看去的那麼簡單?

凌天賜冷漠的看著他,問道:「給我說清楚,不然,你也不用活命了。」

其實,不用凌天賜說這話,那武聖都知道,之前的凌天賜出手是留了後手的。 那武聖其實也很清楚當前的情況,心中也是頗為複雜。

他這種夾雜在中間,才是最為難做的。 恨重逢:天賜孽緣 照理說,這一品香,應該算是控制了。

可是,林雀宇和林小玲當初做的一切,令他動了幾分惻隱之心。

那武聖最後將事情的大概說了一遍,綠劍門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盯上了一品香。

要知道,那個時候一品香不僅是在雲羅帝國有著巨大的財力。在其餘的幾國也都有著店鋪。

而武夢帝國當初就已經懷疑凌天賜了,所以,以綠劍門這些人的底蘊,想要查到,並非難事。

「事情說起來也就這麼簡單。」那武聖說道:「他們針對的現在也只是一品香的一部分。」

凌天賜將那武聖的身軀放下來,神色稍微緩和了一些。

於繼雲等人都帶著一股不善的神色看著這個人,從他的話語中,他們可以感受到真誠。

但是,這個人顯然不是林雀宇他們的守護者。

太子,娘娘又打架啦! 如今就等於是在虎口奪食,硬生生的將凌天賜心中的一個逆鱗給觸碰到了。

「綠劍門的人想必還是有不少是在這裡的吧?」凌天賜冷漠的看著那武聖,最後問道。

那武聖神色一僵,心中不由得嘆息一聲道:「是。」

修為達到了他的這種級別,很清楚凌天賜的威脅力有多大,更何況,這裡還有其餘幾位相當不弱的少年。

「是。」武聖點頭道。

凌天賜右手一點,一顆丹藥出現在他的手中,遞到了那武聖的面前。

「吃下去。」凌天賜盯著他,兇殘的目光,很是可怖。

而趙龍、嚴群等人在不經意間,已經站定了最佳的位置,只要他有異動,相信很快可以誅殺。

那武聖倒也是個人物,二話不說,就直接將丹藥吞了下去。

這肯定不是尋常的丹藥,所以,短時間中依靠自己的能力將這股丹藥壓制,那也不現實。

「帶我們去吧。」李二和羅森兩人站了出來,眼神中閃爍著幽冷的寒芒。

「怎麼稱呼?」杜星也站在了李二和羅森的身邊,問道。

「劉振。」武聖點頭道。

「還請劉前輩帶路。」羅森看起來頗為的溫和,對劉振也算是十分恭敬。

於繼雲和嚴群對視一眼,然後也跟了過去。

凌天賜則是和袁倩舞等人留了下來,他們相信,有著嚴群和於繼雲兩個人在。對方縱然是再有一位武聖強者,也絕對逃不掉。

凌天賜走到了林雀宇的面前,那膚色中透露著一股強烈而恐怖的死氣。

林小玲雖然沒有那麼嚴重,但是衰老的太快了。這對於一個女子而言,是極為可怕的一種打擊。

凌天賜探出手,仔細的感受著林雀宇身體的變化,眉頭緊蹙,嘴唇都抿緊了幾分。

趙香兒和袁倩舞兩人都緊張的看著這一幕,如果沒有猜錯,這兩人的生機怕是已經不多了。

「烏兄,你還得幫我。」凌天賜轉頭看向了烏圖亦。

作為如今武君門的少主,烏圖亦自然是有著常人所不及的能力,他看出了這兩人的情況,就知道凌天賜打算做什麼。

朱開明和華成雨等人立即分散開來,站在這關鍵的地方。

袁倩舞和趙香兒兩人則是守護在林小玲的身邊,凌天賜一揮手,和烏圖亦兩人同時將一股強大的武念力注入到林雀宇的身軀中。

凌天賜的附魂珠空間中,一朵朵散發著強大藥性的藥王飛散出來。

在他的附魂珠空間中,還有一株真正的聖物,那就是生命精華。

如今這顆生命精華已經足足是有著數百米高大,周圍濃郁的靈氣,如同液體一般,緩緩滴落,在周圍形成了一個靈液池。

而在林雀宇的頭頂上空,凌天賜單手一扣,強大的力量瞬間壓迫下來。

將林雀宇體內所有的氣死,盡數壓制。而烏圖亦則是雙手扣印,一個大陣出現,直接封鎖了所有死亡氣息。

在林雀宇的右手掌心,一道血跡劃開,裡面流露出來的,都是那種濃郁到極致的死血。

凌天賜將附魂珠空間中的生命靈液緩緩的引導出來,最後灌注到林雀宇的手掌中。

嗡嗡!

一股力量瞬間爆發,似乎是在竭盡所能的抗拒著這股生命之氣。

「哼。」凌天賜冷哼了一聲,強大的威勢爆發,右手單手一推,那強盛不可一世的靈液,頓時如同一股洪流衝擊進去。

「嗤嗤!」

林雀宇那臉上浮現強烈的痛苦之色,烏圖亦的手也在顫抖。顯然林雀宇體內的死氣太強盛了。

「給我壓制。」凌天賜眼神中有些血紅色浮現,雙手猛然一壓。

那股強大的生命之力,終於還是佔據了上方。無盡的黑氣,開始與這股生命氣流發生巨大的碰撞。

凌天賜不得不再次的為他守護,這可是關係到林雀宇的生死。

這種情況足足是持續了四個時辰才慢慢的消散。最後林雀宇體內的所有死氣消散,臉色微微有些紅潤。

周身散發著一股蓬勃而頑強的生命力。

有了林雀宇這次的初步試驗,輪到林小玲的時候,顯然就輕鬆很多了。

至少,在林小玲的身上,死氣的程度,遠遠沒有在林雀宇身上的多。

這樣的來回救助,足足是花費凌天賜他們六個時辰,嚴群等人早就已經處理完成了,整個一品香依舊是處在穩健的運轉當中。

接下來,凌天賜等人直接開始著手處理一品香中遺留的問題。只是,誰都沒有想到,這才短短的一段時間,竟然有著無數的漏洞。

這讓凌天賜相當之氣憤,綠劍門和他一品香的這筆賬,算是徹底的結下了。

當初,武夢帝國在針對他的時候,魔靈門和綠劍門等人就有著諸多的針對。

估計那個時候,他們其實就已經有了預謀了。

林雀宇和林小玲在三天後終於醒來,當見到凌天賜的一瞬間,兩個成年人的眼淚就落了下來。

這讓凌天賜都是有些始料未及,兩兄妹可謂是嚎嚎大哭。

「你沒有死?哈哈,你沒有死。」林雀宇大病初癒,卻是異常的興奮。

凌天賜面帶微笑的看著他,心中甚是欣慰。至少他的好兄弟和族人都還在,他並不是一個人並肩而戰。 「好了,現在我還沒有死。」凌天賜拍著林雀宇的肩膀,當然,林小玲也哭紅了臉。

林小玲哭著鼻子,道:「我們還真的以為你……」

凌天賜點點頭,道:「我知道,你們兩人的壓力也很大。只是,咱們一品香如今還不能夠和那些超級宗門相媲美。」

「你們兩個人也不必有心理負擔。」凌天賜不希望他們兩人心中有那種愧疚感。

林小玲和林雀宇都很明白凌天賜的意思,當初在凌天賜身隕的時候,他們真的是感覺天地都崩塌了。

「對了,一品香現在的情況?」林雀宇很緊張,他們畢竟已經有很久沒有關注過一品香了。

凌天賜笑道:「行了,你就安心的休息吧。這裡的事情有我來處理。」

林小玲聞言后噗嗤一笑,道:「還是天賜說的有理。」

趙香兒和袁倩舞等人也都和林小玲達成了一片,畢竟都是女孩子。

大廳中,凌天賜、於繼雲、嚴群、趙龍、李二、杜星、羅森、烏圖亦、華成雨、朱開明、林雀宇等人坐在一起。

「如今大勢都已經控制住了。」嚴群說道:「接下來就是逐個清理。」

「其餘的地方人員,幾乎都已經得到了消息,相信很快就有會消息傳來。」於繼雲也說出了自己的這方面情報。

「魔雲省方面,少年王府的人,如今已經有人朝著這邊趕來了。」朱開明說道。

凌天賜認真的聽著,有著這群兄弟在,果然事情處理起來,都很快捷。

「她來了。」羅森看著凌天賜,流露出一絲笑意。

凌天賜的心神莫名顫抖,眼皮微微跳動了一下,然後恢復了鎮定。

「她在哪?」凌天賜發現自己還是遏制不住心中的那股思念,詢問道。

「明天就可以到。」羅森等人相視而笑。

林雀宇和他們也算是熟絡了,如今凌天賜開始當著所有人的面分析當前的形式,包括凌天賜可以調動的力量。

直到凌天賜說完,他們才發現,凌天賜的力量還是有些超出了他們的意料。

杜星興奮的揮動著手道:「如此說來,完全不成問題。」

眾人都隨之點點頭,接下來,將所有的力量進行整合之後,下一步動作,就是針對武夢帝國了。

「一品香這邊的事情處理之後,立即給大陸各處發布政令。」凌天賜看向了林雀宇。

自從凌天賜回來之後,林雀宇的心情大變,變得非常開心,非常好。

如今,凌天賜處在了武聖的層次,自然是不同太過於擔心。

十年前的事情,絕對不會允許再次發生。

「那我們接下來是不是要出動力量前往邊境?」林雀宇問道。

「不急,我還需要去一趟皇宮。」凌天賜道出了真相,因為一旦是他們針對武夢帝國,那麼必須有一股強大的力量來牽制。

能夠牽制武夢帝國軍隊的,只能是雲羅帝國的軍隊。

當然,如果能夠蒼星帝國的軍隊同時出動,相必會有驚人的事情發生。

不過,一切都還在參謀當中。

「那我們可以將蒼星帝國拖進來。」趙龍說道:「如今,我們的力量終究是有些弱小。」

「聯想到十年前,他們的聯合,這次要想一擊即中,必須有著足夠的力量才行。」

「而昊月宗到時候可以出一份力。」

「啊?」凌天賜顯然是沒有明白其中的意思,不過其餘的人都是帶著一股莫名的笑意。

凌天賜覺得自己似乎錯過了什麼重要的事情,狐疑的看著趙龍那微微有些漲紅的臉頰,問道:「這昊月宗什麼時候和你有關係了。」

李二和羅森等人頓時陰陽怪氣的笑了起來,樣子頗為邪乎。

趙龍咳嗽了一聲,很是不滿的瞪了一眼兩人,這才道:「那個,咳咳……我如今是昊月宗的上門女婿。」

「噗——」林雀宇和凌天賜兩人喝著的茶水直接噴出。

趙龍的臉色頓時黑的像是鍋底,十分不滿意這兩人的態度。

「什麼意思?」被人這樣鄙視,趙龍十分不樂意了。

凌天賜連忙擺正了神色,一巴掌拍在了林雀宇的頭上,義正言辭道:「笑什麼?笑什麼?」

烏圖亦等人一陣愕然,這凌天賜似乎最近變得有些沒有節操啊。

不過,眾人隨即就見到了凌天賜那雙眼中閃爍著八卦之火,正在熊熊燃燒。

「快說,是誰瞎了眼,居然看上了你。」凌天賜張口就來,說完之後,才發現趙龍有翻臉的徵兆。

「哈哈……瞎了眼。」嚴群和於繼雲等人終於是忍不住了。

「哎呦,哈哈……這個女子說出來,估計天賜你都不敢相信。」華成雨這個大嘴巴說話很利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