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說著,又要掏出神女珠,隨手丟棄。

「不要,我錯了,主人……」

神女語氣慌亂地求饒,心中卻是恨得牙痒痒,暗罵張衡卑鄙無恥,就知道捏著別人的把柄作威作福。

「我只是想告訴你,以後你有機會觸發寵物系統,升到高級,就算是傳說中的青龍白虎,都能夠給你看家護院,這隻青火鷹,最多也就能夠給你當下酒菜罷了。」

「真的?」

張衡眼前一亮,連追問道:「神女,快告訴我,要怎樣才能夠激活寵物系統?」

看著張衡沒出息的模樣,神女冷哼了一聲,道:「你要找到合適的寵物蛋或者幼崽,才能夠觸發寵物系統。一開始所能夠奴役的寵物,也不能超出自己太高等級。」

「寵物蛋或者幼崽?」

張衡舔了舔嘴唇,嘿嘿一笑,加快了腳步。

叢林中有很多妖獸,說不定運氣好,就能夠找到一窩鳥蛋,或者剛出生的幼獸。

轉眼小半天後,張衡在狩獵場不斷地打怪升級,又賺取了不少的經驗值,但並沒有找到寵物蛋與幼崽,眼看著天色將黑,開始往回走。

他可不想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樹林中過夜,萬一在酣睡中被妖獸給叼走樂子可就大了。

滴滴滴。

視野右上方,忽然有七八個綠點朝著他的方向靠了過來,速度很快。

「有人!」

張衡縱身一躍,跳上了身旁的一棵樹,抬頭看去,發現是一群穿著勁裝的青年,騎著全身鬃毛的高頭大馬,正朝著狩獵場的出口處飛奔而去。

「是李家的那群小王八蛋!」

張衡定睛一瞧,一看到領頭的一個青年,頓時瞳孔緊縮,怒火湧上心頭。

李成!

李成李威兩兄弟,便是化成灰他都認識!

這兩人是李家的嫡系子孫,大哥李威天賦出眾,年紀輕輕便有著武道五重天的修為,據說已經快要突破到武道六重天的。

至於弟弟李成,天賦就非常一般了,只有武道四重,但仗著哥哥李威,沒少在張衡面前耀武揚威。

前不久,張衡便是在與李威的比試中,身受重傷,被廢除了修為,以至於淪為家族的笑柄。

「小三,你先行一步,通知兄弟們備好烤爐與美酒,再找幾個年輕貌美的女傭,今晚我們來個烤肉宴會,快活一晚上……」

領頭的李成沖著身旁一個黝黑瘦小的少年吩咐道。

「是。」

綽號小三的黝黑少年,猛地一夾腿,一馬當先地朝著狩獵場外飛奔而去。

「站住!」

一看眾人轉眼就要離開,張衡直接從樹上跳了下來,攔在了六七匹快馬前,雙手叉腰,「小王八蛋李成,可否認識老子?」

律律律……

李成一行人紛紛勒馬,好奇地看向張衡。

「哈哈哈,我以為是誰,原來是張家的廢物張衡!」

「這個張衡,已經被李威兄給打成了廢人,居然還敢來狩獵場,就不怕被妖獸給吃了?」

「這小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修為盡失,居然也敢擋住我們的去路?」

騎在馬背上的眾人,等到看清張衡的模樣后,全都朗聲大笑起來。

「張衡,你說誰是王八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李成端坐在馬背上,居高臨下地瞪著張衡,嘴角微掀,「別說我不給你機會,你現在就跪下來給我磕三個響頭,然後從我的胯下鑽過去,我便網開一面,看在張家的份上,放你一條生路,否則的話,就別怪我直接騎馬將你踩踏成肉泥!」

「笑話,我既然敢現身,就沒有將你們這幾個小王八蛋放在眼裡,趕緊下馬受死吧。」

張衡不緊不慢地掏出了一把赤陽長劍,火紅色的赤陽長劍一出鞘,便散發出一股炙熱的火浪,瞬間引起了李成等人的注意。

「這小子手中的是什麼寶劍?好熾烈的劍氣!」

「肯定是個寶物,嘖嘖,這小子哪兒來的寶劍,不行,我要搶過來!」

「原來是有寶物在手,才敢如此囂張!」

李成等人正要發怒,一看到張衡手中的赤陽長劍,眼神頓時就變得貪婪起來。

「張衡,你手中的是什麼寶劍?」

李成翻身下馬,快步走到了張衡的面前,其餘五六人也都下馬,隱隱將張衡給圍了起來。

「這是赤陽長劍,是二品寶物,你喜歡的話,最好多看幾眼,因為很快我就會用它來斬下你的頭顱……」

張衡搖頭一笑,毫不介意地將赤陽長劍是二品寶物的消息告訴給李成。

「什麼!?這是……二品寶物?」

李成貪婪地吞咽了一口唾沫,激動地臉都漲紅了。

縱觀李家,也就只有家主李如龍,擁有著一把寒冰劍,是二品寶物。尋常人連一品寶劍都沒有。

「嘿嘿,發財了,搶到了這把寶劍,咱們可以大賺一筆!」

李成放聲大笑起來,慢騰騰地從腰間拔出了一把精鋼刀,再看向張衡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一個將死之人。

殊不知,他們在張衡的眼中,不過都是一堆經驗包而已。

「李兄,俗話說得好,殺雞焉用牛刀。對付這個廢物,我出馬就行了。」

忽然,李成身旁的一個身材魁梧的青年主動請纓。

「行,六子,你去搞定他。」

李成微笑著點了點頭。

在他們眼中,張衡不過是個武道一重的廢人,根本不足為懼。

「吃我一拳!」

綽號六子的青年怪叫一聲,氣勢洶洶地撲向張衡。

嗤!

張衡腳踏流風步,猛然一個前沖,手中的赤陽長劍瞬間刺出。

「不要……」

六子不過是個武道三重的武者,在面對張衡的流風步與劍招時,根本無處可躲。

只聽噗嗤一聲,張衡手中的赤陽長劍便一舉挑飛了六子的頭顱。

鮮血迸濺而出,灑落的血雨,撒了李成等人一臉。

「不知死活的東西。」

張衡舔了舔嘴唇,笑容冷漠地看著滿臉震驚的李成等人,「李成,你的兄長李威,要不是派人在我的水中下了毒,我也不至於被他打得一敗塗地,功力盡失。今天,我便要取你狗命,等到三族大比的時候,再當眾斬殺你的李威!」

「不可能,他不是已經被廢了功力了嗎?為什麼能夠一劍斬殺六子?」

「運氣,肯定是運氣!六子太大意了,這小子雖然是個廢人,但有二品寶物在手,一個不注意就容易丟掉性命。」

「殺了他,為六子報仇!」

包括李成在內的一眾人等,全都瞠目結舌,但很快就反應過來,紛紛拔劍。

「叮,恭喜宿主斬殺敵人,獲得100點經驗值。」

系統提示音響起。

「只有100經驗值嗎?」

張衡有些不滿地撇了撇嘴巴,「這幫傢伙,可真是一幫不值錢的弱雞啊!」

「納命來!」

李成手持精鋼劍,一馬當先地撲向張衡,他擁有著武道四重的境界,修鍊的是一種大開大合的劍法,氣勢非常唬人。

可惜,他在張衡的眼中,不過是個紙老虎罷了。

嗖!

嗖!

張衡腳踏流風步,躲開了致命的幾劍,轉身一劍刺出,直接扎入了李成的心窩子,李成哀呼一聲癱倒在地,抽搐了幾下,便滿臉不甘地咽了氣。

「李兄!」

「咱們跟他拼了!」

其餘幾人,一看到李成死了,全都像是打了雞血一樣撲向張衡。

可惜,迎接他們的,是風捲殘雲般的劍招——劍盪八方!

鐺鐺鐺鐺鐺……

不過十來個呼吸的時間,李家的六七個人,便橫七豎八地躺在了血泊之中,一個個面色猙獰,死相凄慘。

「叮,恭喜宿主斬殺敵人,獲得200點經驗值。」

「叮,恭喜宿主斬殺敵人,獲得100點經驗值。」

「叮,恭喜宿主斬殺敵人,獲得100點經驗值。」

「叮,恭喜宿主斬殺敵人,獲得100點經驗值。」

一連串的系統提示音傳入耳膜。

張衡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這些傢伙真是太弱了,一點意思都沒有。」

說著俯下身來開始搜刮戰利品。

「嘖嘖,李成這小子真是財大氣粗,一個小輩,居然有納戒在手!」

張衡翻找了一會兒,從幾個青年身上翻出了幾百兩散碎銀子,不免有些失望,不過當他從李成的手上摘下納戒的時候,心情頓時燦爛起來。

別的不說,光是這個納戒,就價值五百兩金子。

張衡意念一動,查看納戒中的物品。

「金子有八九十兩,銀子三四百兩,嘿嘿,收穫頗豐!除此之外,還有不少丹藥與武功秘籍……」

張衡咧嘴一笑,今天的收穫,讓張衡大發橫財,比起以往只能夠從家族中領取有限的俸祿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嗯?這是什麼?」

忽然,張衡伸手一翻,從李成的納戒中掏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線裝古書,翻開一看,頓時哭笑不得。

古書上一筆一畫地勾勒著一幅幅不堪入目的春宮圖……

「嘖嘖,李家少爺真是年紀不大,花樣挺多,很懂得享受哇!不過我喜歡,這本書我要收藏……」

張衡嘿嘿一笑,又興緻盎然地翻開了幾頁,方才戀戀不捨地收起古書。

「大色狼!」

神女的聲音在腦海中響了起來。

「嘿嘿,神女,我這是潛心好學,為了以後我們兩人的幸福生活做準備,你應該誇獎我才對。」

張衡恬不知恥地笑道:「要不咱倆一起研究研究新知識?學學新姿勢?」

「滾!」

神女忍無可忍地罵道。 張衡跳上一匹高頭大馬,直奔狩獵場外而去,留下了一地死不瞑目的屍體。

足足跑了小半個時辰,終於是出了狩獵場,張衡勒緊韁繩,不緊不慢地朝著張家所在的街道店鋪走去。

一進入店鋪,眾多店員全都驚奇地看向張衡,掌柜張桂也瞠目結舌地盯著張衡,好半天才支支吾吾道:「你,你……」

「呵呵,是不是以為我已經死了?不好意思,就憑張流風派遣的殺手,還不至於置我於死地。」

張衡大搖大擺地坐在了大廳的紫檀木椅上,搖頭晃腦道:「來人,給我來幾株上好的野山人蔘……」

店員們一個個你看我我看你,半天沒有動靜,張衡有些不耐煩地催促了幾遍,店員們紛紛用徵求的目光看向掌柜張桂。

「少家主,野山人蔘非常珍貴,常年有價無市,我只怕你買不起。」

張桂皮笑肉不笑地嘲諷道。

因為張衡的緣故,他的兒子天天跳水劈柴,永無出頭之日。張桂做夢都盼著張衡早點死,又怎麼會有好臉色給他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