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說著說著它竟極為傷懷的大哭了起來,看著它那個樣子萬劫和青龍的心裡,一下子很不是滋味了起來,雖然他們很想去安慰混沌獸,可在那時候卻不知道該怎樣去安慰它。

直到混沌獸的情緒稍微穩定了一點之後,青龍忽然滿含惆悵的說道:「爛狗頭!我雖然不是盤古大神真正的身體,可我卻是他的一部分,咱們兩個還有其他的神獸從出現的那一刻,幾乎就是心靈相通的,在最初的一千多年裡,我們不都是很親密的在一起的嗎?」

它的話剛說完混沌獸忽然毫不領情的說道:「你個死泥鰍給老子滾遠點,這世界上除了盤古那混蛋以外,誰也理解不了我的內心世界,可那可惡的混蛋已經不在了!」

說完后它忽然將心中的憤怒,一下子凝聚到了它的左爪子上,轟隆隆的有火沒處發的拍在了萬劫的身上,一下間就將淬不及防的萬劫,狠狠地打趴在了地面上。

登時就把青龍嚇得渾身發抖的怒喝了一句:「你個爛狗頭,發什麼神經病呢!」

說話見他便想要去將萬劫從混沌獸的爪子下救出去。

可就在那時候,萬劫和混沌獸忽然同時渾身一震,極不相信地看向了彼此。

就在萬劫被混沌獸的巨爪拍中的那一刻,他雖然一下子倒在了地上,但他的身上卻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反而心裡一下子有些迷茫了起來。

而混沌獸按住完結的那一瞬間,隨著它那強大的真元,迅速的打向了萬劫的體內的時候,它的意識也在那一瞬間變得很迷茫了起來。

當時青龍雖然並不知道他們怎麼了,可憑藉著它那超強的感知力,它一下子便明白了,肯定是萬劫和混沌獸之間,發生了些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要不然無論如何他們都不可能會僵持在那裡的。

而且和混沌獸的能力差不多的青龍,也非常清楚地知道,如果不是萬劫具有一種極為特殊的體質的話,不要說僅僅是他的靈識了,哪怕就是他的真身,也絕對不可能會在混沌獸那種超級強大的混沌之力的摧殘下,幸免於難的活下去的。

可那時候它看到的萬劫的靈識,雖然被混沌獸狠狠的按在了地上,非但沒有任何消散的跡象,反而比剛才還要精神了幾分呢!

也就是在青龍正在納悶的思索著那些事情的時候,混沌獸忽然猛地將它的巨爪從萬劫的身上撤了下去,與此同時萬劫也快速的跳到了一旁,極為驚訝的向混沌獸看了過去。

可轉瞬間混沌獸忽然用一種難以置信的聲音向萬劫問道:「小娃娃,你和盤古那老混蛋究竟有什麼淵源?為什麼你的身上會有他的氣息?」

它的話剛說完,就在青龍十分驚訝的向萬劫看過去的時候,他卻一臉茫然的說道:「剛才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為什麼我忽然感覺自己,像是進入到了一個混混沌沌的世界中啊?」

說著說著通便陷入了沉思當中。

當時對於他們倆的那些話很不理解的青龍,忽然很小聲的向混沌獸問道:「怎麼了混沌?難不成你感覺到,這個小娃娃和盤古大神之間有什麼聯繫,亦或是他和盤古大神有什麼想通的地方嗎?」

當時也正在想著那些事情的混沌獸,沉思了好一會兒才不太確定的說道:「我剛才碰觸到他的身體的那一瞬間,忽然感覺到他的身上竟然有著,盤古的身上才有的那種極為特殊的契機,而且他還將我打到他身上所有的真元之力,全部融入到了他自己的體內,一下間竟把他身上所有的傷痛給治好了,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聽了它那些匪夷所思的話,青龍一時間更加迷茫的說道:「真的嗎?這個小娃娃的身上,真的有盤古大神的契機嗎?」

說話間它便非常仔細的圍著,正在思索著事情的萬劫轉起了圈圈來。

給讀者的話:

都謝各位光臨支持,多謝各位友友駕臨敝處!

!! 就在青龍不停地圍著萬劫轉圈圈的沒一會兒功夫,萬劫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事情似的,滿含驚訝的說道:「對對對!我說怎麼剛才那種感覺我會那麼熟悉呢!原來以前我曾經經歷過一次,和剛才那種狀態頗為類似的事情呢!」

想到了那些他忽然笑呵呵的,向混沌獸還有青龍看了過去。

看著他那頗為開心的樣子,混沌獸登時很納悶的說道:「你說什麼小娃娃?你以前曾經經歷過,和剛才咱們兩個之間所發生的那些事情,有些類似的事情?」

它問完之後青龍也感到十分驚訝的說道:「世界上很神奇的事情也不少,但如果你以前真的曾經經歷過一些非常神奇的事情,而在剛才又經歷了一次的話,那麼他們之間肯定有著某種必然的聯繫。」

聽了青龍那些分析,混沌獸忽然有些著急的說道:「小娃娃你趕緊告訴我,你上一次究竟發生了什麼,和剛才咱們經歷的那種事情類似的事情啊?」

在它說話的時候青龍也很認真的看向了萬劫,那時候萬劫稍微猶豫了下,便將他前些時候和明復祖在東方之城的校場內,進行的那場極為特殊的晉級比武大賽的事情,向青龍還有混沌獸說了一遍。


當它們聽到了萬劫召喚出來的,那個很奇怪的小野人的時候,一時間竟有些激動了起來。

尤其是混沌獸,在聽完了完結所說的那些事情之後,忽然極為激動地說道:「沒錯,是那個混蛋,是那個混蛋!他果然沒有騙我,他果然沒有騙我……」


與此同時青龍也十分激動地說道:「可不是嘛!肯定是那個老東西!這小娃娃召喚出來的那個人,絕對是那個老東西,那絕對不會有錯的,只有他才具有那種超越一切的實力,也只有他才會那樣《吒吒吒》的怪叫,也只有他……」

看著它們那麼激動的樣子,萬劫一下子很不理解的說道:「兩位靈獸,你們怎麼了這是?我剛才該不會是說錯什麼話了,才弄得你們這麼不高興了吧?」

說著說著他便謹慎的看向了那兩頭靈獸。

可那時候青龍忽然更加激動地說道:「小娃娃,不!應該是偉大的大神!從現在開始,您如果有什麼事情需要我效勞的話,您就儘管吩咐!我保證無論您讓我做什麼,我都會無條件的盡我最大的努力去為您完成的!」

它說完后混沌獸也極為激動地說道:「老混蛋!哦不不不,應該是《小恩公》才對!小恩公, 傻王的庶妃 ,但不管怎樣,正如剛才青龍所說的那樣,從現在開始無論你讓我們做什麼事情,我們都絕對會無條件的,並且會盡我們最大的努力去完成的,希望您可以給我們那樣的機會好嗎?」

當時對於它們那些話很不理解的萬劫,微皺著眉頭撓了撓後腦勺,忽然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兩位偉大的靈獸,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要對我這個樣子,但說真的我現在還真的有一件事情,希望得到您二位的幫助呢!不知道你們是不是真的願意幫助我啊?」

看著萬劫那一臉為難的樣子,青龍登時頗為爽朗的說道:「大神,您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們幫忙就儘管吩咐吧!我們保證二話不說,肯定會無條件的幫助您的!」

它說完后混沌獸也十分爽快的說道:「可不是嗎小恩公,有什麼事您就吩咐我們吧!說實話就咱們這關係,您就是讓我們去打架,我們也會毫不猶豫的。」

看著它們那麼爽快的樣子,萬劫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將希望它們能夠幫助自己,將小雪等人從明心的掌控中就出去的事情說了一遍。

他的話剛說完青龍登時爽快的說道:「大神,就那點小事包在我們身上了,到時候我們一定將我們的真元傳給您,幫助您把那些混蛋打的屁滾尿流!」

它說完后混沌獸也極為爽快的說道:「那種叫什麼百靈之眼的法術,就由小恩公您去破解了,到時候您就是用我的吸納一切的力量,將那頭欠揍的臭狼的真元全部吸干,我倒要看看,他那時候還敢不敢狗膽犯上的冒犯您老人家!」

說到最後的時候,它的雙眼中忽然射出了兩道異常兇狠的寒光,可那時候萬劫和青龍卻並沒有太在意。

接下來他們又商談了一些其他的事情,萬劫的靈識才慢慢的從封印中走了出去,時間不長便融會到了他的身體中,向正在一旁守護著他的東方麻姑說了那些事情。

一時間東方麻姑也頗為激動的拍了拍萬劫的肩膀,對他能夠奇迹般的讓那兩頭猛獸,答應幫助他的事情,既感到有點不太相信,同時也感到非常的欣慰了起來。

雖然那時候東方麻姑並不是很相信,萬劫所說的那些話,但那時候她已經從萬劫身上散發出去的那種,和以前判若兩人的氣勢當中明白了一些事情了。

給讀者的話:

早上好各位親!

!! 就在萬劫被東方麻姑就到了那處山洞的時候,當時正在一片荒漠中,頗為自得的等待著小雪和萬劫,被奪心劍攝取了心智,乖乖的飛到他面前,讓他任意妄為的驅使著的明心。

一邊時不時的飛到那些被他控制了心智的生靈的身上,極為自得的哈哈大笑著,一邊又耐著性子等待起了小雪和萬劫他們。

時間不長就在他看到了小雪和九尾靈狐飛到了,距離他所在的地方不遠處的時候,那把奪心劍上面的百靈之眼,忽然全部慢慢的閉合上了,那時候明心忽然有點不甘心的說道:「想不到老子用了六十對童男童女的鮮血,足足餵養了你九九八十一天,現在你卻只施展出了這麼一丁點的威力,看來最近這幾天老子還得讓你多喝點血啊!」

就在他說話的時候,那把奪心劍在空中圍繞著他飛了幾圈,忽然刷的一下間插進了他背上的劍鞘中,嗡嗡嗡的顫動了一陣子,就像是在埋怨他什麼似的,然後便沒有任何動靜了。

當時已經將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怒沙蒼狼和九尾靈狐身上的明心,稍微安撫著那把奪心劍頗為溫和的說到:「好了好了好寶貝,我知道你現在很累很餓了,但現在我還有點事情要儘快的確認一下,所以你就暫時不要向我發牢騷了好嗎?」

說完后他一下間便跳到了,已經飛到了他身旁的九尾靈狐的身上,一下間竟被它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極為寒冷的冰雪之力,凍得渾身抖動了一下,但片刻間他便稍微凝聚了些真元恢復如常了。

當他注意到小雪和九尾靈狐的眼睛,已經全部變成了一種梅花形狀的百靈之眼,且神色痴獃的看向他的時候,忽然哈哈大笑著說道:「不錯!不錯!不錯!就是這種眼神!就是這種感覺……老子終於如願以償的控制住這三個可以幫助我們明氏一族完成大願,征服全世界的超級神獸了……」


說著說著他便十分期待的,向剛才小雪和九尾靈狐飛過去的那個方向看了過去。

而他之所以會看向那個方向,很明顯就是要看看,萬劫是不是也被他控制住了心神,完完全全的任由他擺布驅使了!

可過了好一陣子他除了看到了一片片的黃沙以外,其他的什麼東西也沒有從那個方向看到,一時間他忽然氣呼呼的抓住了小雪的衣領,滿含惱怒的說道:「臭丫頭!你快告訴老子!為什麼東方萬劫那個混蛋,沒有和你一起飛到老子這裡來?難不成他真的有本事,擺脫掉老子的奪心劍的威力嗎?為什麼他現在還不過來,乖乖的被老子踩在腳下?這究竟是為什麼?……」

說著說著他忽然極為憤怒的重重的打了一下九尾靈狐的頭。

可那時候已經被奪心劍奪去了心智的小雪還有九尾靈狐,任憑他怎麼大聲的吼叫,怎樣怒氣衝天的大罵她們,她們都是一副痴痴獃呆毫無所覺的樣子,任由明心在那裡大喊大叫著。

過了好一陣子,明心見萬劫還沒有出現在他的眼前,然後又注意到小雪等人,還有那些被他的奪心劍奪去了心智的所有生靈,竟全部都是一副痴痴獃呆的樣子,一時間忽然又哈哈大笑著說道:「好好好,這樣也好,雖然東方萬劫那個死小子沒有被老子控制住心智,可我敢肯定他在我奪心劍的強大威力下,肯定已經被打死在了某個地方了,所以他現在根本是不會出現在我的面前了!」

說完了那些話他忽然跳到了費理的面前,一臉奸詐的向他說道:「死小子,你和你的這頭破獅子,最近不都是以東方萬劫那混蛋最好的朋友自居嗎?現在老子就命令你們怪怪的給老子跪下,大聲地叫老子爺爺!你們聽明白了嗎?」

說完后他還狠狠地抽了費理一記響亮的耳光!

可就在他的話剛說完的時候,費理和他的小獅子竟然真的跪在了他的面前,面容痴獃的一起向他喊起了「爺爺」來!

那時候的明心看著費理和那頭獅子,向他那種卑躬屈膝的樣子,心裡一下子非常舒暢了起來,可隨後他又大聲的向他們說道:「現在你們就一直跪在這裡,沒有老子的命令絕不準起來!」

說完后就在費理和那頭獅子答應了他一聲的時候,他忽然走到了真真的面前,沒來由的一把將她提了起來,然後又狠狠的將她扔在了地上,並怒氣衝天的說道:「你個混蛋到極點的死丫頭!以前你那個混蛋哥哥,對我們明家還有我們家復祖還算尊敬些!可自從你們和東方萬劫那混蛋認識以後,居然也和其他人一樣,明裡暗裡的瞧不起我們明家了,而且你這死丫頭,居然還狗膽包天的打傷過我們家復祖,你那混蛋的哥哥還多次不服從我們明家的指令,一味的幫助東方一族對抗我們,你真是該死到極點了!」

說完后他忽然狠狠地踹了真真一腳,然後又怒意不消的說道:「最可氣的就是你這該死的臭丫頭,居然還總和東方萬劫那可惡的混蛋眉來眼去的,一門心思的跟著他和我們明氏一族對著干,想起來老子真想把你這死丫頭生吞活剝了!」

說到了那裡他忽然猛地將真真提了起來,惡狠狠的瞪了她好一陣子,忽然又哈哈大笑著說道:「不過現在好了,你這臭丫頭的心智,已經被老子完完全全的控制住了,就算是老子現在讓你去,親手把你們孔家的所有人都殺掉,相信你也會毫不留情的去做的,而你的七十二路地煞腿法也確實了得,一會兒你就跟著老子去征服世界吧!」

說完后他竟心狠手辣的將真真扔到了一片,足有三尺多長的黃金毒蠍子的身體上,可奇怪的是那些毒蠍子那時候,竟然沒有攻擊真真,反而任由她將它們踩在了腳底下。

可那時候明心忽然又火氣非常大的跳到了杜文文的面前,狠狠的瞪了她好一陣子,忽然一臉無奈的說道:「文文啊文文!你說說你讓叔叔我說你什麼好呢?你這孩子雖然性子非常高傲,可你也是和我們家復祖從小玩到大的好孩子啊!而且說實話我們明氏一族的人,真的都很希望你能夠有朝一日嫁給我們家復祖呢!可你這孩子卻偏偏的和束萬器那小子走到了一起,而且還時常在我們家復祖面前,毫不避諱的和那小子出雙入對的,你那不是明擺著在打我們明家人的臉呢嗎?而且你最近怎麼又稀里糊塗的,和東方萬劫那個混蛋攪和在一起了?現在你所做的那些事情,真的太讓我這做叔叔的傷心了!」

說完后他十分無奈的拍了拍杜文文的肩膀,忽然更加無奈的說到:「也罷!反正現在我們家復祖那孩子,也有了練家那丫頭了,而且那丫頭對他喜歡的程度,也讓我們明家所有人都非常滿意,過一陣子等你幫著叔叔完成了我們明氏一族的大業之後,我一定讓你恢復心智,重新給你找一個更好的如意郎君,好好地讓你們過小日子,啊!」

說完后他又很不忍心的拍了拍杜文文的肩膀。

可自始至終杜文文都是一臉痴獃的看著他,就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和她無關似的。

而明心和杜文文說完了那些話之後,忽然又跳到了小雪的面前一臉奸詐的的說道:「你個該死的臭丫頭,這才剛和東方萬劫那小子認識了幾天啊,就被他把你的魂兒給勾走了?雖然你現在在老子的面前,還是一個乳臭味乾的小娃娃,不過一旦你和這頭死狐狸,幫助老子完成了我們的大業之後,老子立刻就把你送給我們家復祖,讓他當著東方萬劫那混蛋的面,在你的身上好好的《舒服舒服》!我倒要看看,從那以後還有誰敢和我們明氏一族的人做對!」

說完后他忽然狂笑著跳到了怒沙蒼狼的身上,啪啪啪的揮手,重重的在怒沙蒼狼還有鐵不問的臉上亂打了一通,然後更加惱火的大吼道:「你們這兩個該當千刀萬剮的混蛋廢物!雖說你們在攻擊我們東方之城的時候,也間接地幫助我們除掉了好多東方一族中,那些自命清高,幾乎從不把我們明氏一族的人當回事的混蛋!可你們每次向東方之城發動進攻的時候,要麼就是心狠手辣的現將我們明氏一族的勇士幹掉,好不被我們明氏一族的百靈之眼所控制住,要麼就是十分狼狽的被東方一族那些混蛋高手們,打得屁滾尿流的向四處逃竄,在那些事情上,你們怎麼就不能變得聰明一點啊?」


說到了那裡他忽然手起掌落,又狠狠的抽了怒沙蒼狼和鐵不問一記耳光,然後更加火大的說道:「現在你們既然落在老子的手裡了,我就一定得好好的招待招待你們,好好的利用利用你們!要不然連我自己都覺得很對不起你們呢!」

說完后他忽然從懷裡取出了兩道血紅色的靈符,啪啪的貼在了怒沙蒼狼和鐵不問的面額上,然後他又快速的念動了一些咒語,眨眼間那兩道靈符竟慢慢的滲入到了,怒沙蒼狼和鐵不問的身體里。

那時候明心忽然極為狂傲的仰天大笑著說道:「好了好了,這就齊備了!從現在開始你們這兩個可惡的傢伙,就被我們明氏一族的鎖骨靈符,控制住了你們身上的骨頭了! 無限欲望之門 ,那樣一來,無論什麼時候老子都可以通過你們那兩塊骨頭,對你們的整個身體隨心所欲的控制了!」

說完后他竟忍不住心中的狂喜仰天大笑了起來。

給讀者的話:

早上好各位,又要下雨嘍!

!!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的時間,隨著夜幕的降臨,那片一眼望不到邊的荒漠上,伴隨著九尾靈狐和怒沙蒼狼它們兩大神獸,身上向外不斷的散發出去的,那種頗為強大的神獸的靈力所產生的作用,本來就荒涼至極寸草不生的大漠上,竟是不是的颳起了一陣陣的狂風。

而那一陣陣冷颼颼的狂風,還不停地席捲起了一片片的黃沙,將那本就凄涼陰森的沙漠大地,變得越發的詭異嚇人了起來。

而那時候一下子控制住了怒沙蒼狼和九尾靈狐兩大神獸的明心,在怒沙蒼狼的身上,閉目凝神默運真元調息到了大半夜之後,忽然聽到了他背上的奪心劍,很不穩定的發出了一陣陣,越來越急促的嗡嗡嗡的聲音,時間不長邊弄得他心神不寧的,沒有辦法繼續調息下去了。

無奈之下他只得慢慢地站了起來,抬頭看了看天空中的明月,忽然竟有點低聲下氣的說到:「好了好了我的奪心寶劍!我也知道你現在很餓了! 偷仙 ?」

可就在明心的話剛一說完,奪心劍忽然帶著劍鞘飛到了半空中,呼呼呼的在明心的面前亂轉了一陣子。

看著奪心劍那麼不穩定的樣子,明心思量了好一會兒忽然很無奈的說道:「好了好了我偉大的奪心寶劍,既然您已經決定了,那我就幫你完成心愿吧!這總行了吧!」


他的話剛說完奪心劍忽然停在了他的面前,卻忽然爆射出了一片紅光,一下間將他震得從怒殺蒼狼的身上摔了下去。

那時候有點生氣地明心忽然飛到了空中,語氣不善的向奪心劍說道:「奪心劍,你最好不要太放肆!雖然你的確可以助我一臂之力,在我奪取其他生命的心智的時候,給我起到了左膀右臂的作用,可以最多也就只是我的一把很合適的工具而已,如果你在干這樣膽大妄為的在我面前耍橫的話,我一定會將你毫不留情的毀掉,然後再用更好的方法,重新鑄造一把比你更厲害的寶劍的!」

說完后他忽然將右手一張,一下間便將奪心劍吸到了他的手裡狠狠地攥了一下,一下子就讓那把奪心劍,極為痛苦的渾身顫抖了起來。

稍微過了一會兒,明心看著他手裡的奪心劍,已經不再有任何的顫抖之後,忽然語氣溫和的說道:「好了奪心劍!既然你屢次幫助過我,那現在我就聽你一次,現在你就指引著我們,去你認為可以為你找到你最喜歡的童男童女的地方去吧!無論怎樣只要你乖乖的和我合作的話,我一定會滿足你所有的要求的!」

說完后他忽然將奪心劍向空中一拋,轉瞬間那把奪心劍上面,便發出了一片片的淡紅色光芒,輕輕地圍繞著明心轉了一圈之後,忽然劍尖向前的指向了北斗七星的方向。

那時候明心忽然有點不理解的說道:「奪心劍,你不是吧!雖然咱們現在已經控制住了,怒沙蒼狼和九尾靈狐這兩大神獸了!可正北方的北方帝國那可是玄武鎮守著的地盤啊!現在你要讓我帶著你去它的地盤上去找童男童女,你這不是在給咱們自找麻煩嗎?」

他的話剛說完奪心劍忽然慢慢的飛到了他的面前,逐漸的將它身上的那片紅光淡化之後,又輕輕的落在了他的脊背上。

那時候明心忽然有點苦惱的說道:「唉!好了好了我的奪心寶劍,反正咱們征服世界的時候,早晚也會和玄武那傢伙,還有他那個向來自恃過高的混蛋印壇有一場大戰的,既然現在你覺得,他們那裡有你喜歡的童男童女的鮮血,那咱們現在就過去,讓你飽飽的享用一番你最喜歡的美味大餐好了吧!」

他的話剛說完,奪心劍忽然又從他的背上飛了出去,轉瞬間變成了一把足有五尺多長兩尺多寬的巨劍,慢慢的漂浮在了他面前的腳下。

看著那時候的奪心劍,明心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便穩穩的盤膝坐在了它的上面,對著他們下面的怒沙蒼狼等人低喝了一聲:「你們這些蠢材!都跟著我們走!」

說完后他忽然一伸手向杜文文放出了一片紅光,一下間便將她吸到了他的懷裡,頗為疼惜的說道:「好侄女!現在叔叔就帶著你們去給奪心劍找點吃的,你陪著叔叔在這裡休息會兒吧!」

他的話剛說完,奪心劍便帶著他們向北北斗星的飛去了。

與此同時怒沙蒼狼等被奪心劍控制住了心智的,散落在荒漠上的那些生靈,立刻跟著他們向北方走去了。

在他們行進的過程中,怒沙蒼狼和九尾靈狐更是首當其衝的,分別夾著一片黃沙和一片紛紛揚揚的大雪,沖在了明心等人的身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