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許戰眉頭一挑,滄瀾秘境就是那海中秘境?號稱滄瀾河的源頭?

實力倒退回塑靈境,許戰深吸了一口氣。自己若是能在這段時間突破到蛻靈境就好了,只要修鍊到蛻靈境,自己的力量就會發生質的飛躍。

「這蛻靈藥劑,看來我還真的勢在必得!」許戰心中思索著,雖然自己的智腦魂靈已經凝聚完成,小蘿莉已經誕生,這蛻靈藥劑的最大作用對許戰無效。但若有這蛻靈藥劑,許戰或許能直接衝刺到蛻靈境。

海族絕不會對自己善罷甘休,進入滄瀾秘境后,楚天明當然不能再繼續保護自己。當然,許戰也從不會將自己的安全寄托在別人身上。那麼只有靠自己的力量了!

接下來,無雙城之戰,必須要勝!

修整一日過後,許戰和冥蝶準備妥當,趕往無雙城。而同一時間,陸續有長雲學院、紫荊花學院、白庭學院的人趕到了墨家機關城,得知了許戰已經從這裡闖過。

每個人心裡都非常驚訝,墨家機關城、百戰城、無雙城,這些考校的都是團隊能力,單憑一人根本就不可能通過,可許戰和冥蝶兩人竟是生生的闖關成功,這讓他們開始心驚起來。

當他們集合感到百戰城時,得知許戰失敗了,心裡才好受的多。只不過當他們看到一片廢墟的東城門,卻相視無語。

百戰城城主依然為這些新來到的學生準備模擬戰場,攻城戰再次開啟。經歷一番苦戰之後,哪怕模擬出蛻靈境巔峰的力量,這些來自各大學院的天才也輸的異常狼狽。

士兵們彷彿打了雞血似的,出手毫不留情。一上來就是各種秘技,戰場上各種魂術天花亂墜,那些天才們甚至都愣住了。其實這也不怪他們,實在是有了許戰這個先例,士兵們早已把這些天才當成了真正的對手。

「我真懷疑,許戰這小子是不是提前知道了規則,直接從半路殺出,若是計算個人積分,他恐怕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了。」金萬山有些灰頭土臉,滿頭大汗,先前的戰鬥讓他精疲力盡。

司馬軒苦笑著搖頭:「楚天明老師的個性咱們多少也了解一些,他既然沒把規則告訴我們,自然也不會告訴許戰。」

「要不咱們趕緊前往無雙城?總不能老是跟在許戰屁股後面!」金萬山有些不服氣。

這時,一名身著白色制服的白庭學院學生嗤之以鼻,道:「無雙城與之前所有關卡都不同,除非我們幾大學院的人全部到齊之後,才能開始考驗。許戰和冥蝶就算提前到了,也沒用。」

一路以來,白庭學院的學生也知道一切事情都因為楚天明而起,是楚天明沒有告訴長雲學院和紫荊花學院這些學生們規則。可是自己學院先前的計劃被統統打亂,甚至連第一名都失之交臂,也讓所有白庭學院的人依然無法釋懷。

彼此見面,火藥味依舊十分濃郁。

金萬山撇了撇嘴,沒有搭話。只要一搭話,准得吵起來。

無雙城內,許戰與冥蝶靜靜的走在大街上,與其他城池不同,他們來到這裡后,並沒有人來迎接他們,甚至也沒有人前來找他們,告訴他們考驗規則。

「難道考驗已經結束了?」許戰疑惑的自言自語。

這時,路上行人的談話引起了許戰的注意。

「你們聽說了嗎?長雲學院、紫荊花學院、白庭學院的人就快到了,而我們赤陽學院的十大天才也已經集合與此,年青一代的頂尖較量就快開始了! 鷹揚美利堅 真是令人熱血沸騰!」

「何止,聽說海族年輕一代也出世了,要與人族天才一爭高下。等這次決戰之後,前往赤陽皇城,不用多久就會整裝前往滄瀾秘境!」

許戰與冥蝶面面相覷,所有人都會在這裡集合?在哪?

就在這時,前方走來兩道熟悉的身影,赫然是分別幾日的墨蘭姐弟。

「你們這麼快就已經來了?聽說之前在百戰城,你們倆可造成了不小的轟動……」墨蘭有些遺憾的說道:「只可惜,因為場面太大,用來記錄一切的留影石遭到損壞,沒能一睹你們戰鬥的風采,可惜了。」

許戰呵呵一笑,轉移話題道:「這無雙城的考驗是什麼?」

一旁的墨南滿眼精光的開口道:「這一關名叫決戰無雙城!在這無雙城內,有整個赤陽帝國甚至整個大陸最大的一處競技場,咱們幾大學院的人全部聚集在那,不論來自哪個學院,各自為戰,決勝出唯一的勝者!」

說起戰鬥,墨南就止不住的興奮。規則倒是簡單,但那一處競技場可大有來頭。

滄瀾河如海神臂膀將赤陽帝國一分為二,其中有一處地下河直接匯聚到這無雙城中,形成了一處奇特地貌,如城中之湖,巨大的平台被河水環繞,形成一處天然的適合海族與人族的巨大擂台。

競技場內,河水波瀾壯闊,中央的地面上是擂台,周圍則是能容納十幾萬人的觀眾席。

「對了,我們臨時收到消息,這一次的比試恐怕跟之前不同了。」墨南開口道,「聽說這一次要將之前在百戰城布置的模擬戰場法陣挪到這競技場中,讓咱們所有人以蛻靈境巔峰的姿態進行戰鬥。」說到這,墨南有些奇怪道:「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反正比試的都是我們這些人,在塑靈境比試與在蛻靈境比試,有什麼區別嗎?」

許戰與冥蝶相視一眼,恐怕這沒那麼簡單。

楚天明出面將記錄他們戰鬥的留影石奪走,讓海族無法知道自己在蛻靈境能發揮出的力量,而如今卻又在這裡改了規則……

墨蘭饒有深意的看著許戰,補充道:「改動的規則還不止這一處,原本積分第一名的獎勵是蛻靈藥劑,如今還添加了一種更為珍惜的藥劑。」

「什麼藥劑?」許戰問道。

「躍靈藥劑!」墨蘭一字一句道:「而且是每一個人都有!包括之前的蛻靈藥劑,也是每個人都有。這相當於取消了之前第一名的獎勵!」

「躍靈藥劑?」許戰皺起眉頭,這藥劑的名字怎麼從沒聽說過?

「躍靈藥劑有什麼效果?」許戰開口問道。

墨南依舊是一臉興奮,道:「難怪你不知道,這可是海族極為珍貴的一種藥劑,製作這種藥劑的材料全是海中極為珍惜的材料,除了海族,別人根本就不會有。這藥劑的作用是……可以讓塑靈境的人修為直接提升幾個層次,而且毫無副作用。再配上蛻靈藥劑,我們甚至可以一躍成為蛻靈境修士!這簡直就是千載難逢的大機遇!要知道,這蛻靈藥劑哪怕是海族中地位比較高的人,也未必都能擁有!」

「海族?」許戰眉頭皺的更緊,「海族到底想幹什麼?怎麼會平白無故拿出這麼豐厚的獎勵?」

墨蘭深深的看了一眼許戰,弟弟墨南看不出這其中有什麼,但明眼人卻都能抓住其中奧秘。當下也不好直接提醒,而是間接說道:「滄瀾秘境屬於中級秘境,蛻靈境以下修士可以進入。原本幾大學院與海族天驕們共同探索的是外圍部分,那裡對於塑靈境修士來說也沒有多大危險。但這次規則的改動,也變更了探索區域。前往滄瀾秘境的核心區域。而那裡,沒有蛻靈境的實力,根本就無法到達。」 無雙客棧,無雙城內一所極為普通的客棧,但卻有著與城池相同的名稱。

客棧並不處於無雙城內的繁華地段,相反還比較偏僻。但這裡卻並不是誰都能來住的。許戰與冥蝶被墨蘭姐弟帶到了這裡,安排住下。靜靜等待其他同學的到來。

許戰的客房中,冥蝶與許戰相對而坐,兩人都有些沉默,不知道在想什麼。

冥蝶有些憂慮的給許戰和自己倒上茶水,開口道:「這一次海族恐怕有大動作……」

許戰點了點頭,端起茶杯輕飲一口,道:「如果這次規則的變動是因為我,恐怕是我自作多情。就算海族再想殺了我,也不會擺出這麼大手筆。」

「為什麼?」冥蝶有些不理解。

許戰也不知道為什麼,嘆道:「如果你想殺一個人,你覺得在他境界低的時候動手好呢,還是等他修為高的時候在動手?」

冥蝶反駁道:「可你之前的經歷,像那妖獸獵場,那麼大的陣仗都奈何不了你,或許他們就是想讓你剛步入蛻靈境,而後派出蛻靈境巔峰的強者來動手……」

「沒那麼簡單。」許戰說完,便又沉默起來。

海族如此高傲,恐怕根本就沒把自己放在眼裡。這次的規則變動,讓海族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三大帝國學院共三十名學生,三十份躍靈藥劑加上三十份蛻靈藥劑,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更何況,原先探索滄瀾秘境的外圍部分,這次規則變動后,必然要前往滄瀾秘境的核心……

從先前的接觸來看,許戰顯然不會對海族有所好感,同時也能感覺到,即便是赤陽帝國,海族也沒給過好臉色。這次肯大出血,一定沒安什麼好心。

「多想沒用,只要自己好好修鍊,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便是。」

冥蝶認真的點了點頭。

一日之後,無雙客棧中陸陸續續的來了不少人,個個年少英才。一個身材圓潤的胖子一來到這裡便大聲嚷嚷:「許戰!許戰!快出來!」

一旁的司馬軒連連往旁邊挪了幾步,一副不認識這個胖子的表情。

同行的一些身著白色制服的俊才美女紛紛側目,一副不屑之色。其中一人鄙夷道:「幸虧規則變動了,不然我們白庭學院還真要吃一個大虧,沒想到你們誤打誤撞竟然讓許戰得了這麼多積分。現在看來,恐怕全都白忙活了!」

二樓客房中,許戰聽聞動靜,推門而出。看到同學們都已到齊,直接緩步而下。

「來的倒挺快。」許戰和冥蝶來到大堂,隨處找了個桌子,與金萬山等人坐下。

紫荊花學院與長雲學院同時代表長雲帝國,自然坐在了一起。

白庭學院的人也都紛紛落座,對於他們來說,這是一路以來少有的能停下來好好歇歇的時光。同時也不斷打量著隔壁桌上的許戰、冥蝶。

自觀海城起,他們就再也沒有進行過攻城戰,除了最後的墨家機關城和百戰城。尤其是百戰城,看到被許戰轟掉的東城樓,他們的心中仍有震撼。雖然當時的留影已經沒了,但是從別人的口中還能略知一二,當時可是逼得那些士兵接連釋放魂術必殺,甚至連元素合擊必殺都使了出來。

「沒想到啊,你們倆竟然這麼聰明。」金萬山連連咂舌,目光撇向旁邊白庭學院,似乎是對之前的話語還擊:「若是規則沒改,恐怕這次最大的贏家就非你許戰莫屬了。」

司馬軒沒有順著金萬山的話,而是壓低了聲音開口道:「接下來的大混戰,我們可要小心一些。雖然是各自為戰,但同一學院的人必然會互相照應,我們與白庭學院的人接觸不多,但是他們的實力不容小覷。還有赤陽學院的那些人……他們在赤陽帝國號稱十大天才,個個都有『王』的稱號。」說道這,司馬軒又道:「就好比墨蘭姐弟倆,就分別是機關之王和速度之王。你應該已經熟悉了吧?」

許戰輕「嗯」一聲,道:「墨蘭的實力我不清楚,她還沒出手過。不過墨南……我也只跟他比過速度,的確很快……哪怕是在無雙城的競技場中,他若一心想跑,估計也不會讓人近的了身。」

洛雲雪不服氣,道:「也就你們這些普通的修士才會顧忌這麼多,所以說,當初直接讓我們紫荊花學院代表長雲帝國多好?我們根本無所畏懼!」

林小山兄妹有些不好意思,冷鋒依舊冷冰冰的沒有任何錶情,石柏則依舊是那一副憨厚無害的笑容。

紫荊花學院派出的這五人,除了冷鋒是普通的武鬥系修士以外,各個都是稀有系魂靈,境界越高,實力越強。就算白庭學院和赤陽學院再強,他們從心裡上也根本毫不在乎。因為他們就是天才中的天才。

但許戰這些長雲學院的學生則不同,冥蝶雖然是殺手出身,但也只是武鬥系,金萬山、司馬軒、歐陽帆則分別是元素風系、元素火系和元素水系,的確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稀有系魂靈了不起?」金萬山翻了個白眼,道:「你們學院的冷鋒還是武鬥系呢,為什麼你們五人中他才是最強的?」

「那只是暫時的!」洛雲雪想也不想的回答。卻根本沒留意到,這麼說的話很可能傷了和氣。

好在冷鋒根本就不在意這些,而且金萬山也沒有挑撥離間的意思。

但這一幕放在別人眼中,卻不這樣。

白庭學院的十名學生紛紛哈哈大笑,「還沒開始較量,就已經起了內訌。沒想到你們長雲帝國派出的代表竟然是這個樣子,來了兩個學院的學生就不說了,每個學院中的同學也都不和睦。看來之後的競技場中,『各自為戰』的規則,還真適合你們。」

「你放屁!」金萬山啪的一聲拍響桌子,剛想反駁,話到嘴邊又收了回來。目光撇了眼滿臉陰沉不知道在算計什麼的歐陽帆,悻悻的坐了回去。

這樣的表現更讓白庭學院的人氣焰囂張,甚至已經將長雲帝國的這十名代表給排除在威脅之外。

無雙客棧中,赤陽學院的十大天才也陸續到來,墨蘭姐弟想要給彼此介紹一番,但是看出許戰這邊氣氛並不愉快,也暫時打消了這個想法。

大廳中安靜下來,白庭學院和赤陽學院的人彼此不甘示弱掃視著,紛紛將對方視作真正的對手,而許戰這一桌則顯得有些尷尬。

洛雲雪嘆了口氣,雖然她心裡非常不願,可事已至此,他們必須要團結起來,才能與白庭學院、赤陽學院爭鋒,當下語氣緩和道:「咱們還是拋開芥蒂,好好想象接下來的對策吧。我們只要齊心協力,未必就不能……」

「不可能。」歐陽帆直接反駁,「彼此間連最基礎的信任都沒有,還談什麼齊心合力?」

金萬山聽了哈哈大笑:「歐陽帆?你也配說信任?當初你是怎麼落井下石的?後來你是怎麼坑害許戰的?你難道忘了不成?」

歐陽帆沒有生氣,面色平靜道:「所以說,你們不會相信我的,對嗎?」

金萬山有些無語,這不是廢話嗎!

司馬軒則是若有所思的看著歐陽帆,不知道這歐陽帆又打的什麼鬼算盤。

洛雲雪表情有些不耐煩,長雲學院到底怎麼回事,怎麼派出這幾人跟他們搭檔?內亂不休,平白讓人看了笑話。但洛雲雪依舊不想放棄,畢竟他們現在在一條船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恩怨以後再說,先考慮一下之後的決戰吧!」洛雲雪耐著性子繼續道。

「之後的決戰無雙城,我不參加。」許戰直接開口說道。

一群人頓時錯愕,甚至連白庭學院和赤陽學院的人聽了,也都紛紛將目光轉移過來。

亂世醫女傳 洛雲雪臉色憤怒的浮現紅暈,嬌斥道:「許戰,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許戰聳了聳肩,道:「沒什麼意思?既然這一次的獎勵已經不分排名,不分先後了。那這決戰無雙城還有什麼意義?」

這是許戰深思熟慮后的想法,無雙城中,競技場上也會布置百戰城的模擬戰場法陣,將所有學生的實力全部模擬到蛻靈境巔峰,之後便是進入滄瀾秘境……想到之前楚天明的話,不要透露太多底盤,再加上海族提供的躍靈藥劑,這些事情聯想到一起,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怎麼會沒有意義?難道長雲學院派你來只是讓你走個過場?或者說是讓你來丟人的?」洛雲雪聲音驟然拔高。

在這個時機,這個舞台,正是他們顯露自己本領的好時候,只要有實力,便可一鳴驚人,名動天下。可這一切在許戰眼裡,難道一文不值嗎?

金萬山幾人也有些不理解,金萬山好奇道:「為什麼不參加?就算參加了,對我們來說也沒什麼壞處吧?」

許戰撇了金萬山一眼,話中有話道:「不止沒有壞處,反而還有很多好處。」

「那不就得了,那為什麼……」金萬山話沒說完,許戰直接打斷,繼續道:「比如你可以像之前在百戰城一樣,熟悉在蛻靈境巔峰時擁有的力量……之後還有蛻靈藥劑和躍靈藥劑,境界驟然提升也不會有任何不適。」

「比如……你可以發揮出以後你所能發揮的所有實力……」許戰特意咬重了「以後」和「所有」這兩個詞,不用再繼續說下去,金萬山已經明白了一些。

對於頻頻變動的規則,他和司馬軒也討論過,的確有些不合常理。經過許戰這麼一提醒,哪裡還會不清楚,這是海族想摸清他們的底!至於為什麼要摸他們的底,這就不得而知了。 「好吧,既然你也不參加,那我參加也沒什麼意思。我退出。」金萬山攤了攤手。

許戰滿頭黑線,你這借口找的也太牽強了吧?怎麼能強行讓自己背鍋?

可這還沒完,司馬軒開口道:「許戰不參加,那這決戰無雙城,競技場的大混戰,也就真的沒意思了。」

「對,我也不參加。」歐陽帆也表態道。

冥蝶也在這時說道:「許戰不參加,我自然也是不會參加的……」

一時間,長雲學院的五人竟然齊齊決定退出這場決戰,洛雲雪氣的渾身發抖,轉身瞧向自己學院的同學,想讓他們幫忙說幾句話。

可是冷鋒依舊一臉冷漠,不過目光一直盯著許戰,竟然也有放棄參加的意思。林小山兄妹有些尷尬,一眼不凡。石柏則依舊是傻笑。

「好,不參加就不參加,反正丟人的又不止我一人,不止我們紫荊花學院!」洛雲雪幾乎是從牙縫中咬出來的這幾個字。

「喲,這就知難而退了?沒想到你們長雲帝國的人倒是挺識時務?」一名白庭學院的同學笑著說道。

面對對方的挑釁,洛雲雪用力攥緊了拳頭,恨恨的看向許戰。真是羞於與許戰為伍!

其他人臉上雖然難看,但也都沒有發作。

白庭學院的同學嘆了口氣,有些性質缺缺,白庭學院的其他人也都露出了不屑之色。赤陽學院的十人臉上也都神色各異,鄙夷者有之,疑惑者有之。

許戰這些人到底在想什麼?

三大帝國聯合議事,如此空前盛況,三大帝國的頂尖學院交流助興,豈能說退出就退出?難道他們就不怕長雲帝國在白庭帝國、赤陽帝國抬不起頭來?

許戰此時心裡有些過意不去,因為自己的顧慮而導致同學們受到恥笑,甚至會連累到長雲帝國的名聲,乃至長雲學院的聲望……不過許戰想來想去,還是認為這麼做沒錯。

其他人跟自己不同,哪怕是洛雲雪這些人擁有稀有魂靈,可魂術就那麼幾個,必殺技也就那麼多。跟白庭學院、赤陽學院的人交手,想贏就必須全力以赴。所有壓箱底本事必然都會使出來,若是這一切的背後真有人刻意操縱,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你們都辛苦一路了,我和冥蝶來的早。今天就讓我給大家露一手,剩下的咱們就等待好好欣賞一下白庭學院和赤陽學院這些天才們的表演吧。」許戰起身,招呼冥蝶直接往客棧后廚走去。

原本一副霜打的茄子似的金萬山,立刻振作起來,口水都忍不住流了出來,雙眼露出精光。

其他人的心情也都略微好轉。

洛雲雪總感覺哪裡怪怪的,捉摸著許戰臨走時說的那句話:「欣賞他們的表演……」似乎明白了什麼。突然,她想通了,心裡一震。

接下來探索滄瀾秘境才是重中之重!而在秘境中,什麼危險都可能發生,那可不像在這競技場上,沒有任何風險。在秘境中,死了也只能怪自己學藝不精。甚至任何人都有可能是自己的敵人!若是在之後的競技場上,提前知道了白庭學院和赤陽學院的人擁有的能力,若之後真的為敵……

洛雲雪看著許戰離去的方向,有些出神,沒想到許戰竟然想的這麼長遠!一時間,對於白庭學院的嘲笑,也不在那麼看重。

「哼,現在就讓你們嘚瑟嘚瑟,等到了滄瀾秘境之中,我看你們還能否笑的出來!」洛雲雪心中惡狠狠的想著。

白庭學院的人依舊在談笑風生,赤陽學院的人則顯得有些無聊。他們都被安排在這無雙客棧,只等競技場布置好模擬戰場法陣,便可一決高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