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解決了第二波敵人,東伯雪鷹這才看向外界。

「嗯?樊三原他們三個都被挪移出去了?」東伯雪鷹發現了,樊氏這次派來的混沌境中,除了自己,也只剩下樊一遷在勉強撐著。

至於蒼氏……

蒼氏,只剩下一個宣將軍!宣將軍依舊不緊不慢,他的紫色光華照耀洞天世界,威力在不斷提升。

夏氏……

則還剩下三位!夏法陽、夏程遠以及夏巫華。

夏法陽憑藉心相、法陣這兩大招數,還是較為輕鬆的,相信多耗費些世間也能獲勝。

夏程遠吟唱著《大道歌》,也隱隱佔優。

唯有夏巫華,在狂暴雷霆中艱難支撐,明顯吃力的多。

「樊一遷和夏巫華,他們倆都很吃力。」東伯雪鷹觀看著,「想要扛過第二輪都有些懸!」

「一遷!」

早被挪移在外的樊三原、樊墨竹他們都緊張看著,期盼著。

「給我散,散!」

樊一遷早就瘋狂,一根青銅色長棍帶著毀天滅地之威,所過之處,雷霆湮滅萬物!他的棍子足以傷到那化作雷霆和雲團的兩名銀甲士兵,然而雲團雷霆二者相生,瘋狂怒劈下,樊一遷也是被劈的嘴角滿是血跡,他傷勢也在不斷加重。

此刻,樊一遷感覺耳邊一片轟鳴,眼前都是怒劈下的雷霆。

「不,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樊一遷感覺自己彷彿風暴中的一葉扁舟,那種無力感讓他憤怒!

「嗖。」

忽然一股力量降臨,籠罩住了樊一遷,直接將他給挪移了出去。

樊一遷愣愣站在自己條案旁,周圍已經沒有雷霆了,他手持著青銅色長棍。

「我沒能贏。」樊一遷身體微微發顫,過去他一直很迷信自身滔天力量,覺得一切橫掃即可!可在更狂暴的雷霆下,他輸的一敗塗地。

「嗯?」

在最高處的樊祖俯瞰下方,眉頭微微一皺。

樊氏派出的五位子弟,四位都被挪移出來,都是僅僅得一金鼎!而夏氏的優勢已經很大了,因為此刻『夏法陽』『夏程遠』都已經贏了!

……

樊一遷戰鬥耗費的時間終究很長,除了同樣艱難的『夏巫華』還在戰鬥外,東伯雪鷹、宣將軍、夏法陽、夏程遠四人都已獲勝。

「我乃投胎轉世之身,前世早就是宇宙神!雖然因為參加三祖之爭,突破了就沒資格了。可我在混沌境難道要一連輸給四個後輩?」夏巫華竭力戰鬥著,如果說樊一遷完全是蠻橫招數,夏巫華則更為飄逸,他整個人化作一道劍光遊走在雷霆中。

漫天雷霆怒劈下,許多都沒碰到夏巫華!

副本大佬 即便有些劈中,夏巫華也是主動施展劍術引導開去。

「嘩~~~」

猶如天河般的劍光,肆虐著周圍的雲團。夏巫華沒有管那些劍光,而是一直專心攻擊著無處不在的雲團。

「我的煉體還不夠強,得盡量避開,得撐的更久。」夏巫華將身法發揮到極致,努力躲避著雷霆,可雷霆太多太狂暴,威力也大的誇張,即便經過劍光的削弱抵擋,依舊在不斷侵蝕著夏巫華的身體。

轟!

終於雲團猛地一縮,變為了一名銀甲士兵,氣息也變得微弱,顯然它不敢再硬抗劍光了。

沒了它的幫助,漫天雷霆威力急劇驟減,只剩下兩三成之威。

「好。」

「乾的好。」

「要贏了。」夏氏不少宇宙神直接開口叫好。

蒼氏還能淡然些,畢竟蒼氏和夏氏差距太大,已經沒指望了。而樊氏的宇宙神們大多臉色都不太好看,在夏巫華獲勝之前,樊氏還是能奢望一下的,現在?希望可以忽略了!

雖然此刻夏巫華已經重傷,不過卻是很輕鬆的就將銀甲士兵逐個擊破給滅了。

「這次三族之爭的確很強。」

「竟然足足五位贏下了第二波,上次才僅僅兩位吧,已經好久沒如此多厲害小傢伙同時在一個時代了。」

眾宇宙神們嘖嘖稱嘆。

雖然兩三個通過第二波是常態,可是在歷史上,偶爾還是會出現某次三族之爭極妖孽的,歷史上可是有過混沌境贏下第四波的。

……

東伯雪鷹肅然看著眼前,因為第三波敵人已經降臨。

洶湧的氣息在凝聚化作了一位銀甲士兵,這名士兵站在那,身後卻是出現了一圈圈火焰環,足足七道火焰環,色彩各異。

「《七色火》?」東伯雪鷹瞳孔一縮。

在混沌境層次,逆天的法門中。

《五相封禁術》算排列極高,可還有一些理論中能完成的恐怖法門比之更強些,《三世法》、《七色火》、《永夜界》……這類,無敵存在們實力進無可進,回過頭來研究混沌境藉助秘寶能夠施展出的極致法門。

七色火,難度還在五相封禁術之上。不過歷史上從古到今倒是有過逆天存在掌握的,那是眾界古國的一個逆天怪物。

永夜界就更難了!據說要能施展五種十層級數的靈魂招數,方才形成『永夜界』。

永夜界……

一切盡歸永夜,永遠沉淪在無邊黑暗中,沒有盡頭。

「七色火,竟然是第三波考驗?」東伯雪鷹咋舌。

「叮叮叮鐺鐺~~~」

悅耳的魔心鈴聲音響起,令那位銀甲士兵身體都微微一晃,不過他還是一揮手,一道洶湧的七色火焰飛出。

「還好,受幻境影響實力大損,都無法施展完整的火焰環了?」東伯雪鷹暗暗鬆口氣,若是七色火焰環籠罩過來,七色火焰環直接困住是逃無可逃的,一旦形成環狀,七色如輪,圓滿輪轉,威不可擋!五相封禁術東伯雪鷹都沒信心抵抗,怕是必須得靠『九轉不滅術』了。

如今僅僅是七色火焰,五相封禁術還是有信心斗一斗的。

「滅。」

右手一伸,手掌暴漲,滔天大手出現遮蔽大半個洞天世界,直接籠罩向了那一道洶湧的七色火焰。七色火焰撞擊在滔天大手上,立即發出『嗤嗤嗤』的聲響,巨大的手掌都在震顫著被焚燒出縫隙,不過五相變幻,迅速修復。

「哼。」那銀甲士兵見狀,當即手持一桿長槍直接殺來,長槍上也有七色火焰流轉。

「用長槍的?」東伯雪鷹一笑。

……

殿廳中央,五個妖孽的混沌境都在應戰。

來自南雲國的應山雪鷹還能和銀甲士兵搏殺著,而宣將軍則是拚命遁逃盡量拖延時間,至於夏法陽、夏程遠、夏巫華就更糟了。

夏巫華幾乎是第一時間就被挪移出來!

夏程遠在完整的『七色火』形成的火焰環下,他的大道歌也扛不住,一個呼吸時間就被夏皇挪移出來。

夏法陽,施展心相招數下,銀甲士兵實力是大損,可惜他的法陣在威力已經削弱后的『七色火』下依舊支離破碎,夏法陽也僅僅拖延幾個呼吸時間,也被挪移出來了!再繼續下去,他怕是會被活活燒死。畢竟威力大減的七色火,和東伯雪鷹的五相封禁術都相當了。

「夏氏的已經結束了。」在場賓客們也都有了判斷,「這次三族之爭,應該是夏氏贏了,沒什麼變數了!」

而在大殿之上。

三位無敵存在們也同樣看清形勢。

「哈哈,這第三輪,我夏氏可是有三個小傢伙都贏下第二波,還有個夏靜芝贏下第一波!算起來便是足足七金鼎。加上之前的五金鼎,我夏氏這次可是贏了足足十二金鼎。」夏皇微笑看向樊祖,「樊兄,你樊氏最後一輪其他四個小傢伙都不錯,可也都只是贏下第一波罷了,才四金鼎!之前兩輪也才四金鼎,這應山雪鷹,得贏下第四波,方才累計到十二金鼎,才只是平手!」

應山雪鷹必須贏下第四波,也才只是平手!

而贏下第四波,已經是歷史上三族之爭最驚艷的了!

旁邊的蒼帝則是笑道:「就算平手,再附加的比試,怕也勝算不大。」

「還沒到最後時候。」樊祖繼續看著下方。

蒼帝也看著下方,如今只剩下東伯雪鷹和宣將軍在艱難搏殺著。

「第三波敵人都這麼吃力,第四波敵人根本無望。」蒼帝揶揄道。

……

東伯雪鷹若是要獲勝,直接虛化極致遁行到敵人身邊進行偷襲了,虛化極致,那是混沌虛空眾多宇宙神聯合的『虛空壁壘』都察覺不到的,遁到敵人身旁,在最近距離下瞬間偷襲,五相封禁術的威直接能轟死那銀甲敵人了,畢竟毫無抵抗下完全承受五相封禁術全力之威,沒幾個能抗住。

即便真的一巴掌拍不死,三四巴掌也足以拍死了。

只是東伯雪鷹不到必要時刻,也不願施展那等手段,他更想仔細看看傳說中的《七色火》呢!雖說在混沌境這是傳說,可在宇宙神,夏風古國和眾界古國都有宇宙神擅長這一法門,這次三族之爭后他很快會成宇宙神,到時候他的對手可不是眼前的夏法陽他們,可是將來更強大的眾多宇宙神……

「好厲害的七色火,簡直堪稱毀滅的極致,這還未形成火焰環。」東伯雪鷹暗暗驚嘆,看著美麗無比的七色火灼燒自己的五相封禁空間。

「應山雪鷹。」

忽然一道虛無縹緲卻讓東伯雪鷹感覺到大恐怖的聲音,在東伯雪鷹腦海中,包括遠在南雲國都的那一分身腦海中,都有聲音響起。

「你若是能贏下第四波敵人,給你的獎勵可再加一萬大功!若是贏下第五波敵人,便是再加兩萬大功!」

東伯雪鷹心有所覺,抬頭看去。

目光透過洞天世界膜壁,看到了外界殿廳中那最高處的那模糊身影『樊祖』,過去看不清,不過這一次,東伯雪鷹看到了那模糊身影中的一雙眼睛。

那雙眼睛和東伯雪鷹目光碰撞。

東伯雪鷹立即明白了!

「呵呵……」蒼帝雖然沒察覺,可掌控洞天世界降下敵人的夏皇卻是笑呵呵瞥了一旁的樊祖,樊祖卻是依舊平靜看著下方,彷彿自己什麼都沒做。

****** 面對第三波敵人。

作為掌握『五相封禁術』和十層幻境世界的應山雪鷹,不出在場賓客所料的最終艱難獲勝!

「什麼!」

「這蒼宣?」

「他也能贏?」

樊一遷、樊三原他們一個個震驚萬分,甚至那些宇宙神賓客們都震驚萬分。

「應山雪鷹是靠虛界幻境,令敵人無法施展出完整的七色火!所以才能艱難獲勝。可這蒼宣,他的敵人可是施展的完整的七色火環!耗到最後,反倒是贏了?」在場眾多賓客們,甚至其中地位極高的一位位大尊們都震駭莫名。

七色火環,早就籠罩住了那位蒼宣將軍,可蒼宣將軍體表竟然也有一圈圈紫色光環護體,雖然身體灼燒下部分都開始化作灰燼,但是又部分迅速恢復,在這種『灰燼、滋生』的過程中,他的生命氣息也是在衰弱的。

可同樣,浩瀚的紫色光華瀰漫整個洞天世界,籠罩著那銀甲士兵,紫色光華越來越洶湧,到最後,洶湧的紫色光華彷彿恐怖的浪潮,僅僅衝擊震蕩,就讓銀甲士兵身體不斷受傷。

最後,蒼宣將軍還剩下三成生命力,銀甲士兵已經被耗死!

「這到底是什麼法門?蒼氏,沒這樣的法門吧。」樊氏、夏氏的高層們疑惑看了看蒼氏這邊,那些非三大家族的夏風古國強者們也納悶不解。

以他們的見識,從來沒見過類似的領域。

紫色?

威勢越來越強?而且護體能力極為恐怖!要知道五相封禁術在不完美的七色火下都不斷受損,七色火環下……宇宙神大多也是被燒成灰燼的結果!就算是東伯雪鷹也不敢硬抗,必須得靠九轉不滅術,不讓火焰沾身!

「好厲害的護體法門,敢硬抗七色火環?」

「應該是已知的混沌境最強護體法門了吧。」在場眾多賓客們都若有所思看著那位蒼宣將軍,擅長煉體的普通宇宙神都不及,這法門已經強的不正常了,而且歷史上從未出現過。

在場最歡喜的是蒼氏的高層。

蒼氏子弟越強,他們越高興!

……

心情最不好的是樊氏!

樊氏的六位大尊坐在那,旁邊夏氏、蒼氏的大尊們還和他們談笑。

紅顏錯 「紅蓮教主,這應山雪鷹可真是不凡,或許能贏下第四波呢!到時候你們樊氏還有最終獲勝的希望。」一位滿是金色鱗甲的金須老者笑道。

「樊氏還是有希望的。」

「嗯,應山雪鷹那小傢伙不錯。」

「你們幾個也是,應山雪鷹贏下第三波都如此艱難,第四波肯定無望了,你們再安慰戮天他們幾個,他們只會更不開心啊,哈哈哈……可是我,好開心啊。」蒼氏的一位唇紅齒白的孩童卻是笑的手舞足蹈,伴隨著笑聲,周圍隱隱都有無盡波濤澎湃的聲音。

「哼!」體型魁梧的戮天大尊者冷哼瞥了一眼那手舞足蹈的孩童,「聖童,這點小事,你就笑成這樣?」

「是不是很失望?六次嘍。」那孩童卻嗤笑,「看到你們樊氏丟臉,我就開心。」

戮天大尊黑著一張臉。

「哈哈……」孩童卻依舊笑哈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