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見眼前的婦人滿臉慈愛,溫婉頓時心裡一暖。

自己從小就是個孤兒,小的時候在孤兒院長大,長大后自己勤工儉學在農科大學上學,對她最好的就是孤兒院的院長了,能看的出眼前夫人對女兒的疼愛,溫婉莫名的感動了……

溫婉自己接過了孫氏手中的茶碗,咕咚一聲喝下了水,孫氏見溫婉主動拿起茶碗喝水,眼睛頓時一亮,這是閨女破天荒第一次拿茶碗喝水。

「好孩子,好孩子,你長大了,再喝一杯,去去寒。」


說著,孫氏又去倒了一杯。

素衣艷陽 ,自己也要好好珍惜。

穿越到了這邊,等同於擁有了一個重來的機會,眼下只能接受現狀,好好經營自己的生活。

想到這裡,溫婉頓時精神抖擻了起來,從今天起自己就是娘親的蓮姐兒了,至於溫婉這個名字,從今天起就是過去式了。

又喝了碗水,蘇慕蓮這才覺得自己的喉嚨舒服多了,沒那麼痛了,在床邊坐了沒多久,困意襲來,打起了哈欠。

孫氏見蘇慕蓮困了,連忙扶著她躺在了床上,開口道:「閨女,你睡吧,娘就在這裡守著你,等你睡醒了,娘給你做好吃的。」

蘇慕蓮點了點頭,上下眼皮子在不停的打架,她很快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蘇慕蓮做夢了,她夢見了關於一些不屬於她的東西,顯而易見,她夢見的是原主本尊的經歷。

在夢裡,她瞧見了一個穿著粉色衣服的女人,女人扎著兩根辮子,粉色的衣服洗的有些泛白,但值得一提的就是衣服上沒有幾個補丁,可見女人穿的衣服還算不錯。

女人跟一個長的白白凈凈的書生親吻著,上演了一場活宮圖。

原主發現了他們,他們之後便將原主推入了河邊……

「老三家的,你杵在屋裡做什麼呢,衣裳也不去河邊搓搓,這都大晌午了,大傢伙兒馬上從地里回來,做的飯呢?是不是想讓他們餓肚子下地幹活?」

尖細的女聲從外面傳了進來,孫氏心頭咯噔一下,立馬不安的站了起來,雙手忍不住搓揉著。

蘇慕蓮這時被驚醒了,揉了揉睡眼朦朧的眼睛,又見娘一臉緊張,忍不住開了口:「娘,怎麼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你,蓮姐兒,你能說出完整的話來了……」

孫氏的一臉的驚訝,她瞪著蘇慕蓮,眼裡有著明顯的不可置信。

「我……」

蘇慕蓮剛準備說些什麼,誰知道這時屋裡的破舊門板又被推開了,仍舊發出了『吱呦』的聲音。

門外走進了一個老婦人,老婦人氣勢凶凶,有些發白的頭髮被挽了一個髻,插著一根桃木簪子,臉上的肉鬆弛不已,一雙狹長的眼睛裡帶著明顯的精明,蘇慕蓮一瞅,就知道這個老婦人不是什麼善茬。

老婦人身材矮小,乾瘦不已,穿著一件灰布衣服,衣服上的補丁倒不算多,腳特別小,明顯是被裹過的,也對,那個時期的女人確實時興裹腳。

老婦人眯了眯眼睛,后又狠狠的瞪了孫氏一眼,罵罵咧咧的道:「你躲在這裡干甚,剛才我說的話你是當放屁了?趕緊給我出去幹活,真不知道老三怎麼娶了你這麼個煞星!」

「娘,蓮姐兒醒了,我尋思她剛醒,身邊不能缺了人兒,在這裡陪陪她……」

孫氏小心翼翼的開了口,一副謹小慎微的樣子。

老婦人這才往床上瞅了一眼,瞧見坐在炕上的蘇慕蓮的后,忍不住癟了癟嘴,瞧這丑閨女,真是不想多看她一眼,簡直是污了眼睛。

老婦人冷哼一聲,尖酸的道:「這麼個傻瓜蛋子你也當寶貝,甜姐兒跟澤哥兒也沒見你這麼上心,閨女遲早是要嫁出去的,澤哥兒才是你的指望,一個婦道人家連這點事都惦不清?」

「娘,幾個娃兒都是心頭肉,現在蓮姐兒這樣,我不能不管……」

孫氏忍不住反駁了起來,見這個婆婆罵起了自家閨女,氣的渾身發抖,無奈被所謂的『孝』束縛著,不敢翻臉,只能小聲為閨女辯解了起來。

「瞧她這副德行,丑的沒法子看,真是給老蘇家丟人,老三怎麼生了這種丑東西,養在家裡光浪費吃食,聽說是掉進河裡了,怎麼不被淹死呢?掉河裡,我約莫著那些魚蝦也不敢分食她的身子,臭的很,會被熏死的!」

秦氏根本不饒人,一張嘴在這兒巴拉巴拉的說著。

蘇慕蓮聽不下去了,心想這位真是不省油的燈,忍無可忍的瞪了秦氏一眼。

蘇慕蓮的眼神雖然有殺傷性,但招架不住她滿臉橫肉,她這副樣子自帶滑稽,落入秦氏的眼裡,秦氏只覺得憨傻的厲害,一點都不害怕。

秦氏扯了扯嘴角,嘴角微微上揚,帶著一抹譏諷:「呦,傻子也會瞪眼了?你嚇唬誰呢,我可是你的奶,再瞅我,信不信我拿棍子把你腦袋敲個稀巴碎?」 孫氏聽著不堪入耳的話,眼睛瞬間紅了:「娘,蓮姐兒什麼都不懂,你,你別這麼說她……」

「她什麼不懂還不是你這個做娘的造的孽,之前我就勸說過你,把這醜丫頭賣給人牙子,你就是不聽,以後她還會拖咱們老蘇家後腿的……」

秦氏罵罵咧咧的走了出去,嘴裡一直不停歇,說著不饒人的話,刻薄的很。

秦氏走出去后,又忍不住回頭踢了一下破敗不堪的木門。

砰……


木門發出了聲響,本就快要爛掉了,這下更加搖搖欲墜了。

秦氏剛走出去,孫氏的眼淚就掉了出來。

「娘對不起你,不能保護你,這些話你別往心裡去……」

孫氏低著頭說著,覺得自己沒臉皮子看閨女,出了這種事,自己護不了閨女,只能任由婆婆責罵,自己這個娘當的不稱職。

孫氏后又想到了什麼,扯出了一抹無奈的笑容:「你瞧我,明明知道你不懂這些還要說,以後不說這話了,你天天樂呵呵的,娘也就放心了。」

蘇慕蓮眯了眯眼睛,不懂這些?

約莫著原主也得有十幾歲了,古代早熟,這個年紀按說心智應該跟成年人差不多了,可是孫氏卻說原主不懂這些。

又想到剛才那個老婦人說的那些粗俗不堪的話,老婦人一口一個傻瓜蛋子,莫非原主是個啥子?

「娘,剛才罵人的那個,是不是我奶奶?」

蘇慕蓮開口問了起來,她想證實一下原住到底是不是傻女。

孫氏聽到閨女說話后,眼瞪大了起來,伸出一張有些乾枯的手,撫摸起了蘇慕蓮肥胖的臉蛋,聲音裡帶著顫抖:「閨女,你,你說話利落了,你醒了?」

「娘,我是不是傻子?」

「胡說什麼,我的蓮姐兒怎麼可能是傻子,蓮姐兒最聰明了,是我的心肝肉……」

孫氏哽咽的說著,混濁的眼淚流了起來,她忙拿出了帕子擦拭眼淚,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蓮姐兒真的清醒了嗎?

盼了那麼多年,就希望蓮姐兒清醒過來,將來嫁了人,等他們兩口子老了,就不會擔憂蓮姐兒下半輩子沒個著落了。

如今蓮姐兒好了,竟有些不敢相信。

聽到孫氏的話后,蘇慕蓮頓時明白了,看來原主真的是個傻子。

也罷,就算是個傻子,那也是過去式了,現在自己佔據了原主的身體,就要好好生活,身旁的這個『娘』對自己好的很,就是像個包子,唯唯諾諾的,剛才那個老婦人罵的那麼狠,都沒見她怎麼反駁……

蘇慕蓮攥住了孫氏的手,認真的道:「娘,可能是我墜河的緣故吧,被救了上來,重新撿了條命,老天爺一定是看我可憐,這才讓我清醒了……以後咱們一家人好好的,你別哭了,我會好好孝敬你的。」

「好孩子,好孩子……」

孫氏哭的更厲害了,閨女真的清醒了,這可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孫氏說完,直接抱住了蘇慕蓮,壓根不在意蘇慕蓮的身上有多麼臟污。

可憐天下父母心,雖然包子娘性子軟弱,但對自己是頂好的,蘇慕蓮在心裡暗自發誓,以後一定要代替原主好好照顧爹娘。


過了許久,孫氏這才鬆開了蘇慕蓮,蘇慕蓮忽然想到了什麼,開口詢問著:「娘,剛才我奶說我還有弟弟跟妹妹,不知道他們在哪?我想見見他們。」

「甜兒跟澤兒去城東張秀才家旁聽去了,咱沒那個條件讓他們讀書,他們就只能在秀才家屋外旁聽,家裡亂,我也沒把他們尋回來,約莫再晚些就回來了。」

孫氏說著,眼裡劃過幾分不好意思。

蘇慕蓮初來乍到,不太懂古代的這些詞,忍不住問道:「旁聽是什麼,秀才也能教書?」

「旁聽其實,其實就是在屋外面聽……城東張秀才家窮,按說應該好好讀書考取功名的,張秀才為了貼補家用,這才教孩子們識字,張秀才人挺好的,原本讓甜兒跟澤兒在屋裡聽,但付了銅板的那幾家人不願意了,非說甜兒跟澤兒沒付銅板,張秀才沒了法子,這才讓他倆在外面旁聽。」

孫氏開口說著,蘇慕蓮聞言點了點頭,心想這個張秀才人還挺不錯……

秦氏來屋裡那麼一鬧,自然知道了蘇慕蓮醒了的事情,秦氏嘴碎,一直罵罵咧咧的,其他房的人很快知道了蘇慕蓮已經醒來的事。

二房的王氏在屋裡掃地,一邊同蘇慕芳道:「芳姐兒,這幾天晌午我怎麼不見你人了?」

「娘,我不是出去挖野菜去了……」

蘇慕芳眼裡有些明顯的躲閃,不敢看孫氏,一連幾天,晌午她都會出去找沈騰,沈騰每次都會對她動手動腳的,她也沉浸於此,捨不得跟沈騰分開。

「挖野菜……是了,你昨天還給娘提了一筐野菜,你這麼能幹也不知道日後哪家小子能娶了你去,想想你也不小了,要是真嫁了人,娘真是捨不得。」

王氏順口說著,蘇慕芳聞言面色一羞,自己自然是願意嫁給沈騰哥哥的,沈騰哥哥是個秀才,日後發奮讀書,考取功名,自己說不定還能成為官夫人。

娘倆又閑聊了幾句,王氏又道:「西廂房那傻子醒了,還以為這次挺不過去,沒想到竟然活了,常言道傻人有傻福,看來說的就是這個理,不過就算醒過來又怎麼樣,還不是個二傻子,我要是有這樣的閨女,早就羞的上吊自盡了……」

「什麼,蘇慕蓮醒了!」

蘇慕芳陡然提高了分貝,立馬從炕沿上蹦了起來,臉色慘白。

「咋,咋了?」王氏擰著眉頭,一臉審視的瞧著蘇慕芳:「你咋這麼激動,左右不過是個傻子……」

王氏還在嘟囔,蘇慕芳卻再也聽不進王氏說的話了。

腦海里亂嗡嗡的,心裡慌的很,感覺有塊石頭壓在了心口窩,蘇慕蓮雖然被人救回來了,但那會兒聽說情況不大好,本以為那個傻女會挺不過去,不成想,竟然醒了……

傻女可是撞見了自己跟沈騰哥哥在苞米地邊私會的……

后又是沈騰哥哥將人推進了河裡,萬一傻女把這兩件事說了出去,這可怎麼辦?

不行,自己得去找沈騰哥哥商量一下! 蘇慕芳急匆匆的跑了出去,王氏擰著眉頭,大喊道:「芳丫頭,你幹啥去,不吃飯了?」

「娘,我有點事,不吃了……」

蘇慕芳撂下了這麼一句話,很快離開了王氏的視線範圍內。

王氏搖了搖頭,直嚷嚷著:「這天殺的閨女,真不知道急急火火的幹啥去,連飯都不吃了。」

蘇慕芳一路狂奔,來到了沈騰的家門口,事情都變成這樣了,顧不了那麼多,張口就喊了起來:「沈騰,沈騰哥哥,你快出來,快出來!」

沈騰正坐在椅子上念著『之乎者也』,不成想竟然聽見了熟悉的聲音,皺了皺眉頭,放下手中的書後,匆匆來到了家門口。

大老遠就瞧見了站在門口的蘇慕芳,沈騰心想蘇慕芳真是瘋了,現在過來找自己,萬一被別人瞧見了怎麼辦?

急忙推開了用荊棘還有苞米杆子做的門,沈騰直接拉著蘇慕芳的胳膊到了一處僻靜的地方,低聲對著蘇慕芳道:「你瘋了吧,來我們家幹啥,幸虧我娘沒在家裡,不然咱們的關係可就要暴露了!」

「沈騰,怎麼辦,丑,醜女醒了……」

蘇慕芳急忙說道。

「啥?醜女,你是說蘇慕蓮醒了?」沈騰一聽,瞬間瞪大了眼睛。

蘇慕芳點了點頭,淚眼朦朧:「這可咋辦,萬一她把咱倆的事給說了出來……咱們這可是要被浸豬籠的,我好怕,沒了法子這才過來找你的,沈騰哥,你想想法子吧,我不想被浸豬籠!」

蘇慕芳哼唧哼唧的哭著,沈騰聽著哭聲,越發心煩意亂了,不耐煩的道:「成了,別哭了,哭能解決問題嗎?」

沈騰的眼珠子快速轉動著,好半響后,開了口:「這樣吧,你先回去,咱們只能隨機應變了,再說她一個傻女,就算把咱倆的事情說出來,誰會相信?到時候死活不承認就成了。」

「這,這,能行嗎?」蘇慕芳心裡還是不舒坦,根本不相信沈騰的話。

沈騰有些不耐煩,聲音里不自覺的帶著口氣:「不然還能怎麼辦,你快回去,到時候死不承認就好了。」

蘇慕芳點了點頭,眼下確實是沒了法子,只能按照沈騰說的這些去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