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見他承認,秦天絕的笑容更勝了:“嘿嘿,我很可能會成爲,無極的後爸……”

“滾!”

可是還沒等他說完,就聽到了三聲怒吼,而後是一拳和一腳!

三聲,分別來自無雙,武神天,還有無極,封帝碑中的一切,他都感應的道,所以他們的談話瞞不過無極的耳朵!

而那一腳是武神天的,讓他成爲熊貓眼的一拳,是來自無雙……

“怎麼?你變主意了?難道你也想,成爲大英雄?哼,要是這樣,就別怪我心狠,滅世了。”無極的聲音在空中響動,不僅封帝碑中的人聽的清楚,血鳳更是聽到耳中,以爲是對自己的說,所以,剛沉浸在美好幻想中的血鳳,頓時變臉了,開始要挾無極!

“不是,不是,你誤會了,剛纔有個跳騷在我耳邊吵吵,我是說他,我是說他!

”無極趕緊賠笑,若有所指的說道!

他這話,自然是說給,秦天絕的,果然聰明的秦天絕一點就透,臉色頓時變得青黑一片。

尼瑪!跳蚤!

哼,湊小子,別讓我真成了你爹!

秦天絕,心中想着,卻是沒有表現出來,諂媚的繼續討好嬌笑不已的無雙,至於被無極引笑的其他人,秦天絕很乾脆的無視了!

“無雙啊,你怎麼能笑的這麼好看呢……”

此刻,無極卻是被他弄的苦笑不得,卻是不能再亂說話,省的引起血鳳的不滿,到時候,再次變卦!

要他變卦了,自己剛纔的努力可就白費了啊!

不過,幸好血鳳的心情不錯,聽了無極的話後,很是受用!

血鳳那猙獰而又猩紅的鳳目,清澈了許多,人逢喜事精神爽,血鳳的身影,漸漸的更加凝實起來!

“很好,小子你叫什麼。我馬上就可以涅槃成功,到時候,我帶你去打破這天,帶你們輝煌迴歸源世界!”

血鳳信心十足的說道!

“無極!”無極笑着應了一聲!

“無極,很好,到時候破天成功,我是開創者,你就是是最大的功臣,那時候,天下都會感激你我,感激我偉大的血鳳一脈!

哼,到時候會有很多人歉疚吧!

那些愚蠢的人,必須會因爲他們的愚蠢,誤解我血鳳一脈,而羞愧自責吧!”

血鳳幻想着破天以後的場面,眼中一片迷離之色!

就在這時候,棲鳳樹之上,血鳳的威勢越發的強悍,那恐怖的殺氣殺傷力萬分巨大!

如此,恐怖的殺氣瀰漫,捲起血色的巨浪,要將蒼天穿透一般!

血色的殺機,這是血鳳氣息的凝聚,這才最恐怖,和無極的血海不同,血鳳捲起的血氣,乃是殺氣的凝聚,和無極的血海有着本質的區別!

無極,看着這一切,心中也是激盪不已,他能感受的道,血蓮上那種迫切的情緒,對血鳳的氣息,有着強烈的吸引力!

血鳳和血蓮之間交相輝映,對彼此都有了濃烈的興趣!

就在這時,血蓮之上的陰極至尊雙目突然睜開,犀利的目光看向蒼穹!

而沉浸 在喜悅中的血鳳,眼神卻是變得驚恐起來,不甘的怒吼一聲:“我不甘心,你憑什麼要抹殺我的神智,你有什麼權利這麼做!”

這一刻,血鳳好像在和一個無形的存在交談,而這時候,守護他的空間屏障已經消失了!

但是,他還差那麼一點點才能涅槃成功!

於此同時,這個最接近蒼穹的高峯的虛空之中,突然浮現出一個威嚴無情的面孔!

這個面孔遮天蔽日,在那裏,就彷彿是整個蒼天,他的出現,大地在震動,江河在翻涌,每一個生靈的靈魂之中,都在顫抖!

那是一種來自靈魂上的戰慄,恐懼!

這張無情威嚴的面孔,沒有一絲感情存在,冷豔看着這個大地,沒有一絲的情緒波動,彷彿這裏的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又彷彿根本不屑去在意!


“血鳳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

無極心中震盪,在這個面孔之下,他也感到了自身的渺小,這個臉在,他就像是一切,那浩蕩的威嚴,可以輕易的抹殺任何的存在!

那無情的氣息,就如同一個主宰天地的帝王,而這個天地間的生靈不過是他的臣民努力!

這是一種很恐怖的感覺!

無極也是驚恐不已,當然,他心中隱隱有了一個猜測!

“無極幫我攔住他,這賊老天發現了我的存在,要抹殺我的神智,只要擋住他十息,我就可以涅槃成功,然後將他滅殺!”

血鳳驚怒間,疾呼迴應無極!

他的話給了無極一個解釋,也確定了無極的猜測!

“你血鳳一脈就是爲了滅世而生,你既然要逆天而爲,那麼就只有抹殺,你本不該有靈!

還有你,人類,我是天,你豈敢助紂爲虐逆天而行,要不然等待你的只有徹底的抹殺!”

這時,蒼穹之上那張面孔,突然出聲,聲音浩蕩神威如獄每一句話,都直透人心,讓人心靈想要去臣服!

無極緊守心神,抵抗着那股力量,聽着他的話,心中卻是大怒不已!

什麼是逆天而行?

難道你是天道,你的意思就是天意嗎?

不!

你不是,你不過是一個罪惡的破壞者!

無極的心中怒吼連連,抵抗驅散那股來自,天道的誘導!

“咦,倒也不錯,抵擋的了我的大道之音,看來你已經具備了帝尊的潛力,那麼你就必須滅亡了!”

天道面無表情,像是敘說一個很平常的事實!


就在這時,天道那巨大的面孔上,一雙無情的雙目,宛如日月一般明亮,一雙神光,從他的眸子裏散發開來!

神光穿透空間,直接射向無極!

就在這時,血蓮之上的陰極至尊突然凌空飛起迎向了那一雙神光!

邪靈甲驟然釋放出萬丈血光,殺戮之兵高高舉起,劍氣瞬間披在那一雙神光之上!

“轟隆!”

本應是兩道攻擊的能量,真切的接觸在一起,碰撞間,發生了巨大的爆炸,虛空之中,炸開無數裂痕,恐怖的波動,在虛空擴散!

“難怪我從你的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沒想到你竟然是那個人的後裔!

不過,你究竟是不如他,可就是他,不也被我毀滅了嗎!

罪惡之主,你乃是,天道的執法者,你是毀滅一切帝尊的收割者,你豈可臣服他人,還不速速回歸!”

無情的天道目光突然看向陰極至尊,犀利的目光,要將他看穿一般,言語間,是高高在上的質問,還有命令!

聽到他的話,無極明白了,他說的那個人,肯定是無極尊 ,這一刻,他更是突然明白,不是老祖本身出了問題,而是天道不允許,這裏出現帝尊!

那罪惡之主,根本就是天道,引導無極尊心中的陰暗面有意造成的啊!

“沒想到竟然是這樣,那麼你就更該死了!”

無極眼神如刀,殺意凜然的看向天道面孔,無極尊對他的好,讓無極堅定了,毀滅天道的信念,只有毀滅才能對得起無極尊,這已經不再是單單的爲了命運,還是爲了恩情,爲了未來…… “原來如此,難怪當年,我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毀滅之力,那是不容於世的力量,不能容我的意志,原來是你!


那麼今天就做個了斷吧,你的確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陰極至尊突然開口,言語蒼涼萬分!

見狀,無極驚喜交加!

“老祖,是你嗎?你還活着!”無極驚喜萬分,他實在相不道,陰極至尊竟然突然開口,他的語氣,和無極尊一模一樣!

只是,陰極至尊根本沒有迴應無極,就彷彿沒有聽到無極的話,依舊盯着天道面孔,殺機越來越濃烈!

“無極小子,他不是你那個什麼老祖,不過這個東西,和你的老祖肯定有關,天道的出現,激發了他體內僅存的那個人的意志,那是他不甘心的殘念!

這時候,不過是被天道激發了!”

血鳳開口解釋給無極聽,而後狂笑一聲:“這下有意思了,天道連他創造的東西,都無法掌控了,還說什麼掌控一切,這樣的天道,本來就不完整,就該毀滅!

哈哈,毀滅吧,天道,今日,就是蒼宇大陸迴歸自由,擺脫你束縛的時候!”

“哼,不明覺厲,你們太天真了,一個沒有到帝尊的人類,一個還沒有涅槃的火鳳,還有一個殘魂,真當能對抗的了浩蕩天威嗎?

天威,老天的威嚴,不容褻瀆,不容忤逆,不容反抗,今天就讓你們見識見識,什麼是天威,讓你們死個明白!”

天道依然平靜,面色鎮定,冰冷的語氣中威嚴浩蕩,言語之間,擁有者絕對的自信,和掌控能力!

“天威,你不過是個不完整的天道,何談天威!”

無極冷哼一聲,血鳳也是嘲笑的看着他!

只有,說完話的陰極至尊,再次恢復了沉默。只是看着,天道面孔的眼神,缺乏的猙獰!

而後,徑直向着天道發動了攻擊!

血海席捲,萬千血魂化成血色,凝練劍芒,無極感受的道,陰極至尊接下來的攻擊,將是全力一擊,將是最恐怖的一劍!

劍光浮現,殺機濃烈,萬丈劍芒,化成風毀滅一切的利刃,想着天道面孔擊落!

“不自量力!”

天道面孔冷哼一聲,無數大道法則形成一個面罩一般擋在來劍鋒之前,陰極至尊的一劍,沒有對他照成一點影響!


“既然你叛逆,那麼毀滅吧!”

而後,那個萬千大道法則凝聚的面罩,化成一柄絕世大劍,向着下方劈落,這一劍,之下不僅是陰極至尊,還有無極和血鳳以及這個世界!

他是要毀滅一切的節奏啊!

“你敢!”

看到這一幕,無極大怒,天道果然無情,竟然就想直接,將這個世界毀滅,無極怎麼可能允許!

無極殺劍浮現,陰極至尊被他招呼,然後合體,邪靈甲頓時將無極的身體籠罩,殺戮之兵和無極殺劍融合,形成更強的利刃,這是一柄無堅不摧,殺傷力恐怖的絕世神兵!

“破殺刺,給我斬!”

無極不需要過多花哨的手段,破殺刺可以凝聚他的攻擊,提升穿透力,將本身的殺傷力,儘可能的放大!

這一劍,和天道大劍擊在一起,無極在這天道大劍下是那麼的渺小,彷彿這一劍,之下,無極就要被毀滅一般!

“轟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