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被俞巧雲把心裡的思緒一勾起來,岑國璋就忍不住,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只是他還知道壓低聲音,僅讓兩人聽到。一是怕吵醒別人,二是怕隔牆有耳。

「我直白地告訴海虞公,是的,我們不能完全拋棄了自己數千年的文化基礎,然後無條件地接受西學。那樣付出的代價太大了。我們必須把西學融合進來。但是在此之前,必須把那塊鐵板熔化了,先把舊的砸爛,再跟西學混在一起,鑄造出新的文明來。」

「聖賢之學,不是我們去將就,必須要讓他們來將就我們。否則的話,等著餓死算了!只有這樣,那些腦子裡全是花崗岩的老學究們,才會放下身段,放下成見去學習新學。」

「新學?老爺,海虞公學的不是蘭學嗎?」

「海虞公的西學大部分是幾位尼德蘭人教授的,所以他取名叫蘭學。不過我說,他鑽研的蘭學,並不全部。我把自己的筆記讓他翻閱,想必能幫他全了對泰西之學的認識,創造出真正的新學來。」

「老爺,我聽說你準備以改土歸流為契機,大力推行新學?」

「是的。改土歸流后,黔中、荊楚和巴蜀部分府縣總得有人來做官牧民吧。只是那些舉人進士,一向視這裡為荒蠻之地,不要說來做雜佐官,就是來做正堂都覺得是被發配了。既然如此,我們為何不補上?把我們培養出來,通曉新學的士子們安插進去。」

「這幾處地方,儒生名士們不屑一顧,請他們來辦書院教學,肯定不願意來的。而當地的百姓們對聖賢之學根本沒概念,也知道讓他們的兒子們去考舉人中進士,比登天還難。還不如會識字算數,學會一門技能,能養家糊口更來得實在。」

「嘻嘻,難怪老爺跟海虞公說,要抓住改土歸流這個大好機會,在沒人注意的窮鄉僻壤紮根,傳播新學,走什麼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

俞巧雲仰首看向站著的岑國璋,眼睛和臉上都在閃著光。

「是的,就是這麼個道理。我們必須雙管齊下,一是在大家不注意的地方悄悄辦學育人,傳播新學,培養人才;二是在大家都看得地方大辦實業,讓他們看到有暴利可圖。」

「財帛動人心,老爺把人心算計得死死啊。」說到這裡,俞巧雲臉上的興奮變成了索然,「老爺的官越做越高,做的事也越來越大。我現在一點忙都幫不上。以前我還能殺殺奸賊,護住你的安全。現在你出入有護衛隨從,不軌之徒根本近不你的身。」

岑國璋在俞巧雲身邊坐下,握起她的左手,被輕輕掙脫,又握起,還被掙脫,第三次握起后,再也不動了。

輕輕地合在手心裡,岑國璋柔聲說道:「你們在我身邊,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

7017k 「那個……加百列,還是留在你們這一邊把?」

秦風試探著問道。

雖然說加百列的實力確實很強,在消滅冥王殿的時候,也出了不少力氣。

但身邊帶着這麼一個米國女兒,而且還是一頭金髮,走到哪裏都很顯眼,秦風有些不太習慣。

而且,當初加百列也是被龍門給復活的,並不能算作他的戰利品。

葉南天笑道:「加百列的實力,我們龍門很難掌控,而且她已經將你當做了主人,我覺得,秦風先生還是將她繼續帶在身邊比較好!」

而這時,一直在跟在秦風身邊的加百列,本來守護在房間外面,也是聽到秦風和葉南天的話,從外面闖了進來。

她一向沒有任何感情的臉上,居然顯現出一種激動的情緒。

「主人,你是要丟下我嗎?」

「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

「求主人不要放棄我,加百列可以為主人做任何事情!」

加百列似乎很害怕被秦風遺棄,激動而緊張的說道。

臉上一副慌張無措的模樣,居然給人一種楚楚可憐的感覺。

秦風頓時有些無語……

人造人什麼時候會打感情牌了?

可惜他對加百列並沒有半點感情。

不過聽完葉南天的話,秦風倒是陷入了猶豫。

確實,加百列的實力太過強悍,除非龍門有更強大的高手一直看着對方,不然的話對方要是有反意,只怕會給龍門總部造成巨大威脅!

另外一方面,這裏畢竟還是在米國。

難免米國的軍部組織會將主意打在加百列身上,想要將人造人重新收回。

這一點秦風倒是想多了。

和六個人造人一戰之後,米國已經徹底打消了和秦風繼續為敵的念頭,即便知道加百列已經被龍門控制住,看在秦風的面子上,他們也不敢再亂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就是這個道理。

可以說,以後米國軍方在武者界的所有行動,都會考慮到秦風這個極其不穩定的因素在內!

最終,秦風還是點頭答應下來。

「那好,我就將她帶在身邊了,你們以後如果遇到解決不了的麻煩,可以通知我,我雖然遠在大夏,但也會儘可能的提供幫助!」

這話說出來,並不是以秦風自己個人名義,而是天策戰神的身份來說這分化了。

也相當於是一個承諾,一旦龍門遇到生死危機,天策戰神將會挺身而出,站在龍門這一邊!

葉南天心中頓時激動起來!

自己努力了這麼久,付出這麼多,果然沒有白費!

天策戰神,果然和傳聞中一樣,是個有情有義之人,如今更是認可了他們龍門這個朋友!

「哈哈哈,既然如此,那老夫提前向秦風先生,哦不,天策戰神大人,說一聲謝謝了!」

葉南天態度也是變得恭敬起來,抱拳道。

秦風笑着點了點頭,旋即目光轉向加百列,道:「至於你,以後既然跟在我身邊,那就得隨時服從我的命令,沒有我的允許,絕對不準擅自行動,知道了嗎?」

「是!」

加百列臉上露出高興的笑容,「主人即便讓屬下去死,屬下也絕無二話。」

這幾乎是絕對的重臣了。

只是秦風也葉南天都有些弄不明白,當初讓博士給加百列重新載入晶片的時候,設定的程序里,並沒有向親風格效忠這一條。

難道是加百列自己的主觀意識,讓她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但不管怎麼樣,加百列既然已經跟在了秦風身邊,葉南天都不會插手過問雙方之間的關係。

於是就這樣,加百列順理成章的留在了秦風身邊。

又是一天之後,秦風帶着加百列登上了返回大夏的飛機。

而上機之前,電話聯繫上了留在大夏沒有一同出來的蕭戰!

「一天之後,我會返回大夏!」

得到秦風的消息,蕭戰欣喜若狂。

「是,大人,屬下一定準備周全!」

很快,大夏境內,秦風的手下們也是紛紛得知了天策戰神即將回歸的消息,全部在第一時間前往迎接。

「允兒,你等著,我很快就會回來了!」

飛機上,秦風透過窗戶看着外面的藍天,心情充滿期待和激動。

「主人似乎很開心?」

加百列坐在秦風身邊,一頭靚麗的金色長發,精緻的瓜子臉,吸引了周圍不少乘客的目光。

秦風點了點頭,「我的女人,很快就復活了!」

復活?

加百列一愣,她的認知里,從來沒有聽說過復活這種說法。

不過主人既然說是,那就肯定是了!

……

一天後,飛機抵達S城,降落在東海機場。

終於回到故土,熟悉的感覺縈繞心頭,秦風臉上笑容更甚。

「走,我們下去吧!」

秦風朝着加百列說道。

加百列筆直的挺起了身子,點頭道:「是,主人!」

「在外面,不用叫我主人,可以叫我秦風先生。」

秦風說道。

「是,秦風先生!」加百列馬上改口過來。

兩人下了飛機,很快,便是看到了迎接而來的蕭戰一行人。

蕭戰激動的看着秦風,恭敬行禮,「戰神大人,歡迎您凱旋而歸!」

秦風點點頭,彷彿又恢復了曾經天策戰神的冷酷,但眼中卻有炙熱的光芒閃過。

「走吧,直接去羅浮宗!」

「是,大人!」

蕭戰重重點頭,旋即帶着一群屬下在前面開路。

現在秦風不同於從前,雖然依舊是天策戰神,但卻辭去了在皇族的一切職務,只有殊榮,並沒有實權。

蕭戰一行人也沒有辦法為了秦風一個人,專門將整個機場封鎖。

於是,周圍涌動的人潮,很快便是堵住了眾人的去路。

「王成宇,我愛你!」

「啊啊啊,王成宇,我終於看到我的偶像了!」

秦風和加百列跟在蕭戰一行人身後,很快發現前面的出口被堵了起來。

一群粉絲正站在前面,還有許多媒體,燈光不斷閃爍,粉絲們則是高舉手中的綵排,不斷歡呼著,熱情讓人無法想像。

在他們這一行人的前方,一個一身名牌,耳朵上帶着吊墜,打扮華麗,染著紅色頭髮的青年,正和粉絲們不斷進行着互動……

。 就當一行人在外面說話的時候,田中武館的大門,忽然無風自動,對著一行人打開了。

岳玲玲倒吸了一口冷氣。

秦風只是淡淡地掃了一眼田中武館大開的大門,然後開口說道:「好了,門開了,看來那個田中先生……有些著急啊。」

秦風說罷,就昂首挺胸,闊步朝著田中武館總館裡面走了進去。

身後大夏武道團的眾人,雖然剛才義憤填膺,說著要和秦風一起,可現在,幾乎是每個人的臉上,都出現了幾分猶豫之色。

岳玲玲咬了咬牙,一狠心,帶頭沖了上去。

有了岳玲玲開頭,其他人也零零碎碎地,各自邁著速度不同的步伐,跟了進去。

秦風順著田中武館的正門,一路走進了演武堂當中。

演武堂里,一個經典東瀛武士打扮的男人,背對著他們站立,一身麻灰色的袍子,腰間別著一把長刀。

秦風頓住了腳步。

「秦風,你來了。」

男人口中的大夏話極為嫻熟,甚至沒有什麼東瀛的口音。

秦風緩緩開口,說道:「就是你,派那個陰陽師傳話的吧?」

中年男人輕笑了一聲,說道:「傳話?我是派他們去殺你的。」

「你明明知道,他殺不了我。」秦風的神色冷然。

中年男子終於緩緩轉過頭來。

他的身材雖然矮小,但是氣勢並不容忽略,一雙眼如同牛眼一般,烔烔有神。

臉型方正,唇上留著兩撇小鬍子,面上彷彿始終帶著幾分笑意似的。

「田中先生……」秦風的雙眸微眯。

「不錯。」

田中先生朝他點了點頭:「秦風啊……真是個實力不錯的大夏人!真沒有想到,居然能一路闖到這裡來!」

秦風冷哼了一聲:「一群蝦兵蟹將,也想攔我?」

被秦風如此羞辱,但田中先生不但沒有憤怒,反而朗聲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

「蝦兵蟹將!沒錯,那些人在你的面前,的確算不了什麼東西!」

秦風只是一聲冷哼:「少說那麼多廢話,王道殺拳的秘籍交出來,自斷雙臂,我或許還能留你一線生機!」

田中先生聽了秦風這句話,又是笑了起來:「看來,秦風,你對於自己的武力,很自信啊!」

秦風微微頷首:「沒錯,我相信,我身為大夏武道正統的傳承人,一定能比你們靠偷靠搶,才能佔為己有,開始修鍊大夏武籍的東瀛人,要強上不少!」

田中先生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看來你來者不善,是不願意與我多談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