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融合境已經不需要怎麼睡眠了,沒睡好也不至於這個樣子吧?

兩人都是一頭霧水。

「陸師姐。」

「陸師姐早!」

「陸師姐……」

陸明舒木然聽著一個個弟子從身邊經過,熱情地她打招呼,一律點頭回應。

若是以前,她這個樣子,總有人背後說,這個陸師姐,怎麼對人這麼冷淡啊!也太高傲了。

可是現在,不但沒一個人有意見,甚至還偷偷在說,陸師姐好酷哦,不愧是新秀榜榜首。

呵呵,這就是人。

到了彩棚,她的位置早就有人清理過了不說,甚至連擺在面前的果品,都比別人更多更好。看到她過來,馬上給她讓出一條路來。

新秀榜,不過是熱身,英雄榜,才是麒麟會的大頭。

出神境的比試,規則比新秀榜簡單得多,實行的是擂台淘汰制,只要輸一場,就失去了晉級的資格。

這個規則非常殘酷,也許能憑運氣進入前十,但排名第一的,絕對是最強者。

這和新秀榜恰恰相反。因為新秀榜主要看的是潛力,而英雄榜,看的就是實力!

九瑤宮三位正副使,有能力上台一爭的,只有安同塵一人。康田這個正使,資歷老,用來壓陣。殷虹則是為周妙如辦事來的,實力也就一般般。

陸明舒很不解,九瑤宮現在這麼沒落,門派中的出神境,算來算去,也就那麼幾個拿得出手。付尚清為什麼不自己參加呢?他不是很天才嗎?遇到前任周掌門的時候,他還卡在內息境與融合境之間。得周掌門援手,他進入融合境,並且在七年內,一舉進入出神境。

這個成績,說到哪裡,都稱得上天才了。

一般來說,各大玄門的頂尖弟子,從融合到出神,花費的時間在十二年左右。這其中,埋頭苦修大概是八年到十年,然後花費三年來打磨,這樣一來,進入出神,就能穩住境界。

就算不要打磨的時間,七年直接突破,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人品再差,付尚清的天資,從來沒有人懷疑過。

眼下九瑤宮這般沒落,他身為掌門,為什麼不來麒麟會爭一爭呢?如果一舉成名,九瑤宮立時便能翻身。

陸明舒不知道付尚清是怎麼想的,也許他覺得自己沒有把握,想留待下一屆?十年的時間,對出神境來說,不算什麼。

三位正副使過來了,殷虹一到,就笑眯眯地招了陸明舒說話,噓寒問暖,也不管她從始至終冷著一張臉。

最後還是安同塵發話,讓她先回去了。

殷虹心情很好,哪怕安同塵下她的面子,也沒半點生氣。

她怎麼會生氣呢?昨天晚上,王妃召見了她,明確說了,希望陸明舒就此留下,不用再回九瑤宮了。

殷虹自是滿口答應。想到王妃賞賜的那些寶貝,她就滿心火熱。 一秒閃婚:首長大人夜夜寵 這真是一趟好差事啊!動動嘴皮子,就把事情辦成了。她已經卡在瓶頸很久了,那些寶貝,說不定能讓她的境界再往提一提。

這麼想著,她對陸明舒不免生出一絲嫉妒。

這丫頭,運氣還真好,居然就這麼被王妃看上了。雖說王妃這麼強勢,她以後的日子未必好過,可身為廉貞星君的伴侶,她以後還會缺資源?七真觀可比九瑤宮富多了啊!

殷虹想,如果換成自己,有機會攀上中州王妃,還考慮什麼?真不曉得這個丫頭哪來那麼大氣性。

不過,沒關係。王妃都發話了,她再不願意,還不是得乖乖聽命?身為女子,就該認命啊!沒看掌門夫人也認命了嗎?堂堂周家大小姐,嫁了付尚清這個窮小子不說,還處處以夫為先。

比試還沒開始,丁青青領著侍女過來。

康田三人忙起身見禮。

丁青青笑道:「諸位別忙,我奉命來傳句話。」

說罷,對陸明舒道:「陸姑娘,王妃請您過去說說話。」

周圍響起低低的驚嘆聲。有知道內情的,目光複雜地看著她,不知道的,悄悄地咬著耳朵。王妃還真是喜歡這位陸師姐呢!昨天才賞了一串玄水珠,今天又請她過去說話。那可是主席,別說融合境了,就算普通一點的出神境,都沒資格去坐。

殷虹有點擔心地看著她,生怕陸明舒生硬地拒絕,惹得丁青青生氣。

不想,她什麼也沒說,起身回了一禮,就默默離了席。

殷虹鬆了口氣。認命就好。就說嘛,誰能拒絕王妃的青眼?

丁青青眼中閃過一絲意外,面上笑容不變:「姑娘請。」

陸明舒跟著丁青青,一路到了主席。

丁青青回話后,她上前見禮:「九瑤宮陸明舒,見過中州王,見過王妃。」

中州王和王妃都笑了起來。王妃招手:「不必多禮,來來來,坐到這邊。」

席位早就騰出來了,就在王妃身側。

「多謝王妃。」陸明舒又施了一禮,才入了席。

王妃握著她的手,上下打量了好一會兒,笑道:「真是看不出來,台上那般霸氣,卻是個這麼嬌嬌的姑娘家。」

中州王笑道:「可不是!若是不知道,我還當是哪家的閨閣千金。」

「難得還這般鎮定,小小年紀,這麼沉得住氣。」

「是啊……」

聽著中州王和王妃稱讚,今日坐在主席上的嘉妍縣主哼了一聲。

那天被謝廉貞揭穿,她又是生氣又是尷尬,就沒再去七真觀的彩棚了。陸明舒現在坐的位置,本來是她坐的,身為王族惟一的女兒,她的地位一直很高。不想,因為陸明舒,連位置都騰出來了。

嘉妍縣主咬著牙,泄憤地扎著一塊糕點。

「姐姐,這糕不好吃嗎?」小王子沒發現她的情緒,好奇地問了一句。

「好吃!好吃得不得了!」嘉妍憤憤說了一句,夾起那塊糕點,當成陸明舒,一口咬下!

(未完待續。) 「你平時都不下山嗎?」

「沒什麼事需要下山。」

「那豈不是一天到晚都在練功?」

「也不是。早上起來先遛一下小呆,然後做些雜務,讀書。下午練劍,晚上修鍊。」

「小呆是什麼?」

「小呆是我撿的小獸,有些像馬,現在是我的坐騎。」

「原來如此……」

嘉妍縣主聽著主位傳來的笑聲,咬得更用力了。真不知道這有什麼好笑的,一天到晚除了讀書就是練功,她是木偶嗎?這麼無趣的人,不曉得表哥看中她什麼!

「咔嚓!」突然咬到個硬物,嘉妍牙床一麻,「啊」的一聲叫了出來,眼淚都飆出來了。

「怎麼了?」這聲慘叫,吸引了中州王和王妃的注意。

嘉妍縣主吐出口中之物,看到混在其中的血絲,「哇」的捂著腮幫子就哭了。

「姐姐咬到蚌殼了!」小王子回頭說。

王和王妃哭笑不得,逸郡王責怪道:「都這麼大的人了,吃東西也不小心點。」

「沒留意也是有的。」王妃笑道,「青青,快給縣主看看。」

「是。」丁青青也是滿臉笑意。

確定牙齒沒事,嘉妍鬆了口氣,揉著腮幫子,一回頭,看到陸明舒提了提嘴角,一股邪火冒上來,張口就道:「你笑什麼笑?!」

陸明舒轉過視線。

「看什麼? 豪門閃婚:賀少寵妻上癮 說的就是你!本縣主很好笑嗎?」

「嘉妍!」逸郡王喝斥。這是什麼場合?就算不喜歡她,也犯不著當眾找碴。

「我就問她一句,還問不得了?」連父親都站在她那邊,嘉妍更惱火了,指著陸明舒,「你說啊!」

陸明舒淡淡道:「沒什麼,只是想到贏了縣主的賭金,覺得開心而已。」

嘉妍縣主愣了一下。

「難道縣主忘記了?」陸明舒提醒,「開幕那天,縣主可是當眾與我打賭,賭我能不能進入新秀榜。」

嘉妍縣主還真忘記了。

那天讓侍女冒充送葯,被謝廉貞揭穿,她低落了好幾天,連比試都沒來看,這件事也一併拋在了腦後。現在被陸明舒當著王和王妃的面一提醒,汗毛都豎起來了。

賭金!賭金是一百塊玄晶!

她第一時間去看自己的父親,逸郡王。

逸郡王滿臉驚訝,問道:「有這事?」

陸明舒一點也不客氣,搶先解釋:「郡王不知道嗎?縣主那天尋我打賭,說我若是沒進入新秀榜,就不許纏著……咳,若我進入了新秀榜,她就輸給我賭金。」

不許纏著什麼,後面被她省略了,可對嘉妍縣主稍微有點了解的人,都知道後面接的是哪個名字。

逸郡王皺起眉頭:「願賭服輸。嘉妍,既然輸了,那就要認。」

「……知、知道了。」

等了半天沒下文,逸郡王奇道:「還愣著幹什麼? 妖孽皇后:龍椅要換人 付賭金啊!」

嘉妍縣主快哭了。賭金、賭金是一百玄晶啊!一時之間,她哪拿得出來……

陸明舒看著她,完全沒有解圍的意思。

逸郡王拿女兒沒辦法,只好自己打圓場:「陸姑娘,嘉妍被我寵壞了,若有什麼冒犯的,還請不要跟她計較。」

陸明舒搖頭道:「公平賭鬥而已,說不上冒犯。」

逸郡王擠出一絲笑,心裡嘀咕,這位陸姑娘,到底是真不懂,還是故意不讓嘉妍下台啊?

口中道:「嘉妍的賭金,我來幫她付吧。不知要多少?」

「不多,一百玄晶。」

逸郡王轉頭吩咐貼身侍從:「去取一百……玄晶?」後面兩個字,音調陡然升高,詫異地回頭看了看氣定神閑的陸明舒,又去看嘉妍縣主。

嘉妍縣主頭低得不敢抬起來。一百玄晶,一個出神境,都未必有這麼多的身家。她雖有食邑,想動用一百玄晶也要通過逸郡王……

「嘉妍!」逸郡王沉聲喝道。

嘉妍縣主更加不敢抬頭了。

「你這個……」氣得手抖了抖,逸郡王好不容易才壓住自己的情緒。這個傻女兒,百分百讓人帶溝里了!這麼想著,對陸明舒的感觀也不好了。就算嘉妍舉止失當,至於這麼坑她嗎?

陸明舒才不管逸郡王想什麼,還是那樣沉著自若。

逸郡王深吸一口氣,繼續吩咐侍從:「去取一百玄晶來。」

侍從領命而去。

不多時,一個錦袋交到了陸明舒手裡。

一百玄晶,分量不小。逸郡王的聲音有些咬牙切齒:「陸姑娘,這是一百玄晶,你可收好了。」

陸明舒總算沒有當面清點,給他保留了最後一點面子。

「多謝。」

王妃見狀,微微一笑,遞給中州王一個眼色。

中州王搖了搖頭,回了她一個無奈的眼神。

這個姑娘,脾氣果真硬得很。都這個當口了,還敢得罪逸郡王。或許是,她根本沒想過留下來吧?

「星兒呢?叫他來這邊看吧。」

「是。」丁青青領命。

陸明舒目光閃了閃。想到昨晚,她不太想見謝廉貞。聽魏春秋說了那些秘事,她窺見了謝廉貞的過去,那和她想象中並不一樣。原定的計劃完全無法實施,她還沒想好怎麼面對。

可王妃的命令,她又阻止不了。

過了一會兒,謝長暉推著謝廉貞過來了。

「大哥!」小王子歡快地跑過去。

謝廉貞笑了,摸了摸他的頭。

任誰看了,都會覺得這是溫馨的一幕,可陸明舒只覺得心裡發寒。

一個對什麼事都不在乎的人,怎麼能偽裝出這樣的溫情脈脈?好像真的很疼愛這個小弟似的。

「王,王妃。」輪椅上的謝廉貞,對著主位微微欠了欠身。

中州王看了看他,笑道:「最近修為又有精進啊!這是準備衝擊出神了嗎?」

謝廉貞頷首:「是該試試了,若是失敗,也好調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