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蜜拉眼前的迷霧,也在這一刻忽然被撥開,然後,她看到原本的沒什麼特別的陣法圖,也在這一刻清晰無比。

一條,兩條,三條……

蜜拉呼吸一窒。

竟然有整整99條!

那些線條,互相交織、纏繞,彼此擰成了一股繩,如果不仔細看,留以為是一條。

這就是之前自己怎麼看,也只看到一條的原因嗎?

蜜拉似有些明悟。

然而,當她這麼想時,原本那些根根分明,十分清楚的線條,忽然又開始模糊起來。

蜜拉一愣。

她當即皺起眉頭,想要再次去捕捉那些線條,然後,就發現線條的數量一下子暴漲,因為每一根的線條都比剛才的至少細上幾倍,此時具體是多少,也數不清了。

可惜,待蜜拉想要靜下心去細數數量,線條突然變得越發的模糊。

眨眼睛,就模糊的看不見了。

甚至,蜜拉都覺得自己眼花了,眼前哪有什麼線條,都是自己臆想出來的。

蜜拉有點氣悶。

下一秒,眼前啥也不剩。

蜜拉坐直了身體,緊緊盯着程煜老師。

程煜微笑着問:「蜜拉同學,請再次回答這個問題。」

蜜拉嚴肅道:「老師,我剛才看到了99條,但是我覺得一定不止這麼幾條,因為我好像無意間看到那些絲線一下子分裂出了無數條,待我想要細看之時,就發現自己的視野模糊了,再也看不見了。」

程煜聞言,神色一頓,心裏感慨了一下,天資好一點的人,學起來確實要比資質普通的快。

作為現場資質最高的學生,蜜拉領悟到陣法圖的觀看要點后,就在這短短的時間,就超過了在場所有學生的努力啊。

蜜拉問:「老師,我的感覺出錯了嗎?還是剛才出現了幻覺?」

程煜道:「沒有,你的感覺沒有出錯。相反,這才是陣法圖的正確打開方式。」

見學生們困惑的看着自己,程煜接着解釋道:「陣法圖的正確觀看方式,是用精神力,用你已經清理出來的,你能完全可以掌控的精神絲。」

「而不是用肉眼!」程煜看着學生們,笑道:「在場的人,應該都發現了吧?」

王強強馬上道:「是的!老師,我早就知道了這點,可是,我還是用不好精神絲。」

程煜到:「這很正常,因為精神絲完全由自己的精神力去操控,而每個人的微操能力不同,效果自然也就不用了。我今天要交給大家的方法很簡單,那就是多練習!熟能生巧,一件事重複做上一千次,一萬次、一千萬次,跟只做一次,一百次的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大家紛紛睜大眼睛。

程煜接着道:「但是,很多同學一定有相同的問題,那就是,大家手裏的陣法圖票十分有限,沒有辦法讓大家不停的去練習吧?」

「沒錯!」蜜拉第一個開口。

「我的手裏,也快要沒有了,我已經很節省著用了。」顧瑤苦着臉,小聲說。

「老師,我手裏已經沒有票了。」王強強說這話時,眼巴巴地盯着程煜老師,就想要從程煜老師嘴裏聽到一句『沒關係,我有,我給你們!你們隨便用。』

不過,讓王強強失望了,程煜使用沒有說這句話。

程煜看着學生們,笑着道:「你們來上我的課,來對了!我今天要分享給大家一個方法,這個方法,也是我從觀看青釉大師的陣法圖裏面領悟到的。」

蜜拉、顧瑤等人紛紛豎起腦袋。

程煜站在講台之上,笑着道:「這個方法非常簡單,那就是大家在觀看、分析某種事物時,養成用精神絲觀看、思考的習慣。」

嗯?

大家一聽,紛紛一頓。

是啊。

他們怎麼從來沒有想過呢?

蜜拉更是猛然一拍大腿:「我應該早就知道的呀!」

程煜笑着道:「可能很多同學覺得這個方法很簡單,自己怎麼想不到?其實,想要用精神絲去思考,去觀察事物,也並不是盲目的,一定要注意方法。」

接着。

程煜再次將自己的方法分享出來。

蜜拉、顧瑤等人聽得大為震動。

學生們不摸魚,不開小差,認真聽課與學習,程煜當然十分滿意,他突然覺得自己也找到了適合自己的教學方法。

比如,以後會結合書面的課程,作一些小改動,這些小改動,必須是要真正能惠及學生的,而不是傳遞空洞、刻板的知識。

「……你們使用精神絲觀察分析普通物品時,精神力是不會得到提升的,因為普通物品無法像陣法圖、魂器一樣去滋養、提升你的精神力。不過,卻可以有效的鍛煉你對自己精神絲的掌控力,我強烈建議你們保持這個習慣。」程煜靜靜說着,最後,在課堂快要結束之時,程煜道:「因為時間有限,今天的學習就到這裏了,下一天的課程,是去用精神絲繪製一張自己的陣法圖,我希望大家踴躍參加。」

什麼?

大家以為自己聽錯了。

蜜拉、顧瑤互相對視了一眼,蜜拉沒忍住,直接站了起來:「老師,您可以重複一下剛才的那句話嗎?」

程煜微笑問:「剛才是沒聽清楚嗎?好的,我重複一遍。」

蜜拉、顧瑤、在場的其他學生們,又聽程煜老師重複了一遍,為了確保自己美聽錯,蜜拉、王強強等人,還打開了光腦的錄音功能,把程煜的話錄製了一遍!

然後,所有學生都聽清楚了!

程煜老師下一節繪畫課,要帶着大家繪製陣法圖!!!(未完待續) 【新的機遇之河北魏博】

時不我待,朱溫在敬翔的輔佐下,立即調整了軍事部署,改南下為北上。

「收菜」戰爭已經進入第二階段,蔡賊秦宗權在第一階段吃夠了朱溫的苦頭,認識到了來自朱溫的強大威脅,於是也做出了相應的戰略改變,收縮防線,集中兵力,準備除掉汴州朱溫。其中,命令弟弟秦宗衡率領的「淮南遠征軍」放棄淮南、返回蔡州協防,就是戰略重心轉移的標誌性事件之一。

天佑朱溫,蔡賊的「淮南遠征軍」兵變,部將孫儒殺死秦宗衡,隨即率部繼續向淮南挺進,與楊行密爭奪揚州。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蔡賊秦宗權。

這也為朱溫把戰略目標向北轉移提供了客觀條件。

朱溫命令愛將李唐賓率領三萬人馬,按原計劃攻擊蔡州,牽制秦宗權;派悍將朱珍,率精兵一萬,北渡黃河,支援樂從訓。

樂從訓的三萬人,被魏博叛軍殺得雞飛狗跳、抱頭鼠竄。朱珍只帶了一萬人,結果又當如何?

朱珍帶著一萬人,從滑州白馬津渡河,由南往北連克黎陽、李固、臨河三城,擊敗萬餘魏博叛軍,斬獲甚多,還覺不過癮,又派人劫掠澶州,與魏博軍的精銳部隊——「豹子團」遭遇,一鼓作氣將「豹子團」全殲……威震河朔,「朱珍」二字止兒啼。

簡直就跟開了掛一樣。

樂從訓受到了鼓舞,於是打算率軍突圍,與朱珍裡應外合、內外夾擊。奈何樂從訓是王者也帶不動的青銅,他以朱珍難以追趕的速度潰敗。他以為自己是青銅,其實是鐵渣。

魏博叛軍斬殺樂從訓,並將軟禁中的樂彥禎一併誅殺。

樂從訓為自己的魯莽付出了生命代價。而他父子倆的死亡,也讓朱溫失去了干涉魏博內政的正當理由。

魏博叛軍首領羅弘信非常世故,立刻向汴州朱溫奉送了大量金銀財寶,請求消除誤會,恢復舊好。

「誤會」指的是魏博軍殺死汴州求糧官雷鄴一事。

朱溫討伐黃巢的時候,朝廷詔令魏博軍提供三萬斛軍糧及二百匹馬。現在朱溫奉旨討伐秦宗權,又詔令魏博軍提供兩萬斛軍糧,結果魏博軍以各種理由拒絕提供,於是朱溫派雷鄴前來督促。

可巧,雷鄴剛到魏州,就趕上了魏博兵變,雷鄴被亂軍所殺。這也是朱溫此番興師問罪的另一個借口。

現在,擺在朱溫面前的,有兩條路。第一,拒絕和談,命朱珍進攻魏州,直至吞併整個魏博軍;第二,接受和談,收下羅弘信的誠意,撤出河北。

朱溫選B。

理由如下:

在秦宗權、朱瑄、朱瑾、時溥還未徹底解決的時候,不宜再與河北強藩糾纏;

樂從訓父子已死、羅弘信也就征糧官遇害一事賠禮道歉、補齊損失,若再加征討則名不正而言不順,失去了道義根基;

朱溫的戰略目標已經達成,既收穫了實際的實惠,又以強者姿態介入河北政治舞台,還與魏博羅弘信結成同盟關係,已然名利雙收。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要強。

當進則進,當止則止。大智知止。

讓朱溫做出這個明智選擇的,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河陽方面也來了求援使者。

【新的機遇之河陽】

樹欲靜而風不止。

在朱珍威震河朔的同時,河陽張全義也向朱溫發來了求援信。

原河陽節度使諸葛爽,偷襲魏博韓簡,致使韓簡兵敗身亡,次年,諸葛爽也病逝。大將劉經、張全義擁立其子諸葛仲方為河陽留後。

新帥諸葛仲方年齡尚幼,主少國疑,擁立他的大將劉經,也就成了「攝政王」,軍政大事皆出劉經之手,從而引起了另一位「老臣」的不滿,此君便是諸葛爽的心腹愛將——河陽節度副使李罕之。

李罕之,太有料了。史籍原文相當搞笑,是為數不多的能讓讀者笑出聲來的人物傳記。很難相信是出自嚴肅權威的「二十四史」:

「少學為儒,不成,又落髮為僧,以其無賴,所至不容。曾乞食於酸棗縣,自旦至晡,無與之者,乃擲缽於地,毀棄僧衣,亡命為盜。」——《舊五代史·李罕之傳》

基本不用翻譯了吧。

天生我才必有用。李罕之身強力壯,膂力過人,厚顏無恥,天生賊王八的料,多次碰壁之後終於找到了合適的職業:強盜。

恰逢黃巢造反,李罕之欣然從賊,果然發揮所長,「漸至魁首」。後來,黃巢屢敗於高駢,李罕之便與秦彥、畢師鐸等投降高駢,高駢表其為光州刺史。

不出一年,蔡賊秦宗權肆虐,李罕之棄城逃跑,依附於河陽節度使諸葛爽,因與諸葛爽的早年經歷神同步,又驍勇善戰,而深受諸葛爽器重,被表為河南尹、東都留守。

諸葛爽的前半生也是個段子,與李罕之一樣,史籍原文就很搞笑,這裡稍加翻譯,前文有所提及,在此拿出來跟李罕之對比:

早年為縣派出所臨時工,因遭縣令的笞責,怒而辭職,當起了民間閑散藝人,路邊賣唱,唱得太難聽,沒人給錢,恰逢龐勛作亂,於是欣然從賊附逆,後來龐勛失勢,投降朝廷,累功升遷,又在黃巢之亂中反覆無常,大搞政治投機,漸成河陽節度使。

諸葛爽對李罕之的內心獨白是:「你無恥的樣子很有我年輕時候的神韻。」

當李克用遭「上源驛事變」之後,途徑洛陽,受到了李罕之熱情款待,及時撫慰了李克用受傷的心靈,二人結下了深厚的友誼。這一點很重要,從某種程度上說,這次關懷為李罕之奠定了一生的榮光。

蔡賊秦宗權派孫儒剽掠東都,李罕之敗逃,孫儒將東都洛陽洗劫一空后,又縱火焚燒宮闕房屋,隨後撤走。李罕之率部回到東都洛陽,收拾殘垣斷壁。

諸葛爽死的時候,李罕之正屯兵於澠池,痛失「擁立之功」,又因是「先主寵臣」,自然要遭到「攝政王」劉經的排擠打壓。

劉經聲稱要親自鎮守洛陽,率領大軍來到洛陽,然後突襲駐防澠池的李罕之,不料被李罕之打敗。劉經棄城逃走,李罕之窮追不捨。

劉經急忙調派張全義領兵支援,阻截李罕之追兵。

張全義也對劉經心懷不滿,於是陣前倒戈,與李罕之兵合一處,共同攻擊劉經,不勝,於是二人退保懷州。

沒過多久,陰魂不散的孫儒又回來了。「監國攝政」的劉經再也無暇顧及李罕之、張全義,集中全力對抗孫儒,結果被孫儒打敗,劉經保護著幼主諸葛仲方,駕一葉扁舟,逃到汴州。

孫儒遂自稱河陽節度使。

恰逢秦宗權「殺豬」失利,蔡賊勢力士氣低落,賊兵賊將驚做鳥獸散。孫儒也不得不再次撤出洛陽一帶。臨走的時候,照例對當地進行了系統性破壞,能帶走的就帶走,帶不走的就付之一炬(盡驅河陽之人殺之,投屍於河,焚燒閭井而去)。

東都洛陽,自黃巢之亂以來,屢被戰火侵擾,繼黃巢之後,又遭秦宗權、孫儒輪番蹂躪,史籍記載,此時的洛陽城幾乎不存在完整的建築,一眼望去,全是斷壁殘垣,「白骨蔽地,荊棘彌望,居民不滿百戶」,「四野俱無耕者」。

若問古今興廢事,請君只看洛陽城。

河陽地區的荒廢凋零,秦宗權、孫儒要負主要責任,說他們罪大惡極、惡貫滿盈,一點兒都不過分。但是,南中國的某些地方卻為巨匪孫儒修下祠堂,世代供奉,其中的原因將在後文一一呈現。

孫儒走後,李罕之與張全義進駐河陽,收拾殘局。 褚逸辰聽到她答應了輕笑,笑聲爽朗,一掃之前的陰霾。

「好,只要你肯去,都由着你!」

他的聲音太過於溫和,李安安有點不習慣,又說了兩句掛斷電話。

楊霞一副八卦的樣子。

「安安,如果你真的喜歡褚總的話,要小心梁倩!」

李安安側臉不解地看着她。

「我跟你說,就是你出院的那天晚上,我還看到梁倩纏着褚總,不過你放心,褚總義正言辭地拒絕了,她傷心的走了,我看得清清楚楚!」

李安安皺眉,梁倩,聽到這名字就莫名不喜。

別墅。

褚逸辰在換衣服,一連好幾件,他都不滿意,脫了又穿,穿了又脫。

褚管家站在他身邊。

少爺要身材有身材,要顏值有顏值,而且自帶貴氣,穿什麼都好看,即使這樣,對自己也依然要求嚴格!

最後褚逸辰選了黑色休閑襯衣長褲,身形優雅,外帶了一絲慵懶。

在鏡子前打量后,他骨節分明的手指解開襯衣最頂端的兩顆扣子,露出精美的鎖骨。

一股貴氣在他的身上盪開,又十足的不羈。

卧室外李程敲門。

「總裁,人已經抓到了,關在外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