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虛空螳皇目露殺機,一對鐮刀般的爪子摩擦出金屬顫音。

葉小曦,是葉凡等人在嘉定城撿來的那個小女孩兒,谷筱琴為她起的名字,因為覺得小女孩兒如此模樣,命運太悲慘,需要有希望,便取了晨曦二字之一。

最後葉小曦沒跟她走,還把她氣的不輕,登船離開時都沒看葉小曦一眼,直到戰船離開極遠距離,只能看到模糊的身影時,才忍不住猛力擺手,和葉小曦道別。

葉凡一行無論人還是獸,都將葉小曦看做自家人。

而現在,在這暗星盟中,居然有人對葉小曦露出如此恨意,讓螳皇如何能忍?

「看來這背後有故事啊。」

葉凡一下子嗅出了這背後不同尋常的味道,關於葉小曦的來歷身份,葉凡早就有了思想準備。

當初真正將葉小曦融入自己一行人的時候,在客棧里,谷筱琴曾為葉小曦溫潤胃部,順便查看過葉小曦的身體情況。

驚詫的發現,葉小曦體內經脈十分寬闊,體質和血脈都被人動了手腳,而且,葉小曦的心性和忍耐力都超乎常理,遠超這個年齡段孩子應有的心性。

那時葉凡一行就十分肯定,葉小曦曾修鍊過武道,而且出生的地方很不一般,只是被毀掉了而已。

按照如今的情況看來,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了,這個整個腦袋和面龐被徹底毀掉,體質廢掉,猙獰恐怖的小女孩兒,竟然是出自暗星盟。

「葉凡……」

虛空螳皇有些猶疑不定,沉默了片刻,說道:「小曦她……不會給你帶來麻煩吧?如果有麻煩的話,就不要理會了。」

它深刻知道自己、大灰和葉凡此刻形勢的嚴峻,麻煩太大,實在不宜再摻進別的麻煩事。

「沒什麼麻煩不麻煩的,就算我們不找麻煩,麻煩也會找上來的,早些解決,也好早結束。」

葉凡渾不在意。

這種事他見得多了,無非是家族那點齷齪事而已,要麼妻妾爭寵,殃及後代,要麼涉及利益,要麼迫害天才。

唯一可惜的是,葉凡有心想多搜集些情報,卻苦於沒有可探查消息的人手,這畢竟是人家的地盤。

索性,葉凡不管這一層了,無論是什麼齷齪事,都沖著他來吧,堂堂武皇,還震懾不住一個家族?還保不住一個被迫害殘廢的曾經的天才?

比起半聖的麻煩,這只是小事罷了。

「好了,我這就去閉關煉藥了,先為小曦恢復容貌,再為她治療魂傷,早該為她治療的,一直拖到現在,已經夠久了。」

葉凡起身離開,打算抽出部分時間做這件事。

「我們和暗星盟還沒有撕破臉皮,要不要我去給你要些珍果寶葯?」

虛空螳皇問道。

「不用了,明知小曦是我們的人,還敢露出恨意,滿帶殺機,有這份膽子,身份不簡單,輕易就能掌控大量資源,針對性的珍果寶葯,肯定已經被捏住了,放心,我早有準備。」

葉凡邊向外走去邊舉起手擺了擺。

「呼……」

虛空螳皇微微鬆了一口氣,目光複雜地看著葉凡的背影。

它想到的,葉凡早就想到了,並且早有考量,彷彿事事在他眼裡,都如棋盤上的棋子,洞若觀火,處處算盡。這實在可怕。

但是,不得不說,這也十分讓人安心,感覺無比輕鬆。

「小傢伙,你會好起來的,葉凡出馬,從來不會讓人失望。」

虛空螳皇低聲自語,複眼中流露出一抹柔色。

如果說隊伍中誰最喜愛葉小曦,除了谷筱琴,必定是虛空螳皇無疑。

原因,無非是初見時那一句:「你的眼睛很像我呢。」

虛空螳皇以為自己夠兇惡暴戾,夠嚇人了,結果,卻換來這樣一句話。

像嗎?

有時候它總會回想葉小曦那黑寶石般閃亮的眼眸,真的很清澈,如一灘秋水,不染纖塵,充滿了童真與不諳世事險惡的純粹。

「傻丫頭。」

虛空螳皇總會這麼暗罵上一句,自己殺戮如此之重,哪裡和她像了。

谷筱琴對小曦的喜愛,是因為對其身世和命運的憐憫、同情。

而虛空螳皇則完全不同,也有憐憫,也有同情,但更多還是從心底喜歡這個小女孩兒。

……

葉凡從府邸的眾多院子里選了一間,作為靜室煉製丹藥,他準備的很充足。

治療魂傷的珍果寶葯等,葉凡早就在混亂之海搜羅了,並且早已搜羅妥當,而今自然派上了用場。

「他們應該還在猶豫吧,自以為捏住了治療元神、靈魂的珍果寶葯,就捏住了我的命脈。」

「如果我沒準備,他們肯定就捏住我了,並且可以在第一時間知道我的動作,知道我要何時煉製,缺了什麼。」

「可惜啊,我早有準備,現在他們應該還在等待著,等待我去要珍果寶葯,如此正好,我有大把的時間慢慢煉製,一群蠢貨也要耍心機,玩迫害的把戲,該說你們什麼好。」

葉凡取出一份份藥材,低階到高階皆有,擺滿了一張桌子,數量多達上百種。

在其中,數顆形狀、香氣、光芒等完全不同的燦爛異果顯得格外鶴立雞群,在眾多藥材中太顯眼了。

這數顆珍果,自然是在月澤星上洗劫來的治療元神的珍果,數個巢穴的珍藏太多了,葉凡也沒有用完,現在都還留存有很多。

至於溫養、治療靈魂的藥材,葉凡自然也搜集有,但效果自不必說,為了能讓藥效達到最大化,葉凡以月澤星得來的珍果替換。

噗!

丹爐下熾盛的火光衝起,很快將丹爐燒的通紅,甚至隱約散發出一股葯香,此時可還未煉藥啊。

無疑,這是一個品階很高,且十分珍稀的丹爐,於成藥有極大的好處!

葉凡愈發滿意,一邊操控盛烈熾熱的火焰,一邊不斷拋進藥材,中途將數顆珍果也拋了進去。

時間過的飛快,一轉眼,三天過去。

葉凡從靜室中出來了,面上帶著一絲疲憊,手中抓著三個精緻的瓷瓶。

葉凡神念一掃,迅速來到前堂,大灰、葉小曦、螳皇、小狻猊都在這裡。

而今日在這裡的,赫然是另一位半聖,禹東升半聖。

一看情況,葉凡就明白過來,這也是一位借小狻猊的。

借一位是借,借二次是借,葉凡也不在意那麼多,否則憑白得罪這位半聖,一擺手,讓禹東升半聖和其後輩把小狻猊帶走了。

對於葉凡渾不在意,彷彿只是借出一條小狗崽般,雲淡風輕的態度,大灰和螳皇都有些無言,總有種小狻猊明珠暗投了的感覺。

這可是狻猊啊,青龍九子之一的後裔,跟送不值錢的小狗崽有什麼區別?

這份膽魄、氣量、心性,以及神經之粗大,讓螳皇無比服氣。

「小曦,過來。」

送走那頭養不熟的「小狗崽」,葉凡招呼了一聲,讓葉小曦來到近前,取出二個丹瓶,說道:「把丹藥吃了,以後你就變得美美的了,跟小神女似的。」

葉小曦看也不看葉凡手裡是什麼東西,張開小嘴,一口把丹藥吞下。

葉凡頓時笑了,看向螳皇道:「螳皇,找些繃帶來。」

「好好好……」

螳皇連連點頭,嗖的一下不見了蹤影。

不多時,螳皇就回來了,拿著幾大卷繃帶,看得葉凡一陣無言,只取了一卷。

隨後,葉凡取出第三個瓷瓶,這個瓷瓶稍大一些,從中倒出一灘墨綠色的粘稠漿液,葉凡在手心研磨了一下,在葉小曦猙獰可怖的腦袋上、臉龐上迅速均勻地塗抹起來。

塗抹完畢后,葉凡一抖繃帶,將葉小曦小腦袋纏了個嚴嚴實實,只露出依舊清澈幽黑,如同寶石般晶瑩剔透的眸子,以及鼻孔透氣,連嘴巴都裹的嚴絲合縫。

如此做是必然的,因為她五官七竅都毀的差不多了,讓人簡直想把她腦袋都給換掉,可見傷勢有多麼嚴重,真正是粉身碎骨般的毀滅!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里沙,早餐還沒吃,先叫披薩吃吧。」安慰了好一會菊池裡沙,林原佳史子也不忍看她傷心下去,轉移起了注意力。

「我想吃飯,白白的大米飯……」內心的軟弱完全暴露出來的菊池裡沙就像個小孩子,朝林原佳史子撒著嬌,看得一旁的李學浩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想了想,他乾脆走向那個開放式的廚房,找到冰箱打開。裡面的情形讓他吃驚之餘又有些欣慰,雖然女主人不會料理,但冰箱里卻是塞得滿滿的,而且看裡面食材的新鮮度,似乎也是剛買不久。

「浩二,冰箱里沒有飲料和零食,都是一些食材。」林原佳史子見他到冰箱里找吃的,忍不住出聲提醒道。

聽到這話,李學浩就知道冰箱里為什麼會塞滿食材了。林原佳史子是跟他一起來的,並沒有去看過冰箱,但卻知道冰箱里的東西,那麼幾乎可以肯定,這些食材就是她為菊池裡沙專門準備的。

而為一個不會料理的人準備新鮮的食材,這滿滿的「愛意」就算是身為外人的他也可以體會到,看來她和菊池裡沙就是那種關係了。

「真是太失禮了,客人登門,都沒有準備招待的點心和飲料……」稍稍平復下情緒的菊池裡沙意識到自己的失禮之處,忙不好意思地說道。

「不用那麼在意,這小……傢伙只是陪我來的,太過客氣的話他自己也會不好意思。」林原佳史子在旁沒心沒肺地說道,剛剛可能是要說「小鬼」的,不過因為聽到某人之前說討厭別人叫他「小鬼」,所以臨時改口了。

李學浩假裝沒聽到她的話,看著女主人菊池裡沙說道:「那個……其實我是肚子有些餓了,正好看到這裡有食材,不介意我自己動手料理來吃吧?」

這話一出,兩個女人全都一愣,林原佳史子更是一臉古怪地看向他:「你會料理嗎?」因為太過驚訝,甚至連剛剛吃過早餐的事也忘了拿來問他。

「可以嗎?」李學浩不答反問,仍看著菊池裡沙。

菊池裡沙抹了抹淚痕,從林原佳史子懷裡坐直身體,有些不安地說道:「真是不好意思,浩二君可以隨意……」

「那我就不客氣了。」李學浩當然不是真的餓了,只是看著兩人「親親我我」的,讓他覺得非常違和,還不如找點事情做,恰好女主人沒有吃早餐,剛剛又經歷過那種傷心絕望的一幕,吃一頓美妙的早餐,至少在某種程度上也能慰藉一下。

「不要弄髒了,否則你要自己清理掉。」林原佳史子似乎對他的料理廚藝並不放心,叮囑了一句說道。

李學浩淡淡地應了一聲,開始忙碌起來。

冰箱里的食材真的非常充足,無論是蔬果類還是肉類以及海鮮,一樣不缺。看來林原佳史子是下了一番苦心的,不然不會收集到這麼齊全的食材。

李學浩正好拿來「練手」,先把飯蒸上,然後開始處理食材。

一開始林原佳史子和菊池裡沙都沒有怎麼在意,或許在她們看來,某人就算會料理,頂多也只是可以做到普通的程度而已,因為那樣的程度,她們努力一下也可以做到。

不過等聞到飯菜的香味,兩人都有點坐不住了,假裝若無其事地走過來。

當見到餐桌上幾乎都快擺滿的各種色香俱全的美食,兩人的饞蟲也被徹底地勾了起來,哪怕是已經吃過早餐的林原佳史子也不例外。

而且不止是香,外表看上去也非常的誘人,無論是切出來的食材形狀,還是那蒸煮炸出來的漂亮食物顏色,都在不斷吸引著兩人。

「這些都是你做的?」面對著滿桌的顏色各異的美食,林原佳史子徹底地被震住了,她已經很高看這個姐姐的兒子了,但明顯還不夠,這傢伙會的東西很多,一點也不像他這個年齡段的小鬼。

「你認為這裡還有別人嗎?」李學浩一邊說著,一邊擺上碗筷,「做了這麼多,我一個人也吃不完,大家一起吃吧。」

「哼,虛偽的傢伙!」如果說剛剛某人說的肚子餓的理由還能相信的話,在見到滿桌的食物之後,這個借口就有點靠不住了。林原佳史子雖然表現得很不屑,但嘴角卻是翹起來的,因為她終於知道,某人為什麼做這麼多的食物了,根本不是因為他餓了,而是他想給沒有吃早餐的菊池裡沙做。

只是明明就是這個目的,卻偏偏要找什麼「肚子餓」的理由,顯得很「虛偽」。要知道兩人是吃了早餐出來的,時間隔得並不久,這麼快就餓了她可不信。

菊池裡沙也想到了這個原因,她可不像某人那樣沒心沒肺,朝李學浩鄭重地鞠了一躬:「謝謝你,浩二君,你真的是一個很溫柔的人。」

「……我們開動吧。」李學浩不置可否地收下了她的謝意。

林原佳史子沒有任何客氣,坐下就吃。

倒是菊池裡沙顯得很鄭重,雙手抱拳做禱告狀:「大米的神明們,還有各位生產線上的勞動人員,感謝你們為我們帶來如此美妙的食物,我要開動了。」

說完之後,才正式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當品嘗到精心做出來的美味,以及那種極致的美妙口感,兩人除了吃驚外還是吃驚,這真是他做出來的嗎?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她們絕對不會相信,這種好吃到幸福的味道,會是他這樣一個少年親手料理出來的。

李學浩仍顯得不置可否,正要說話,陡然身上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是有什麼人打電話來了,李學浩忙掏出手機,見到屏幕上的人名時,心裡不由微微一驚。

居然是櫻井美子打來的。

要知道,此前兩人一直都是用電子郵件聯繫的,如果不是有很緊急很重要的事情,幾乎不會有打電話的時候,李學浩很自然地想到了櫻井美子跟他說過的關於櫻井惠子最近遇到麻煩的事情,可能現在就是向他求助來了。 讓葉小曦服下丹藥,又給她滿頭傷勢塗抹了藥液后,葉凡便不管了,只將瓷瓶扔給虛空螳皇,讓它每天研磨碎丹藥,將之以元氣從心口處逼入體內,以此代替口服。

這一個過程需要七天,時間不長,但對於葉小曦而言,卻是十分難熬。

因為其五官七竅都毀的太厲害,治療起來也相對麻煩與痛苦,每時每刻都有鑽心的麻癢劇痛傳來,還不能使用丹藥抑制,因為這代表著她的血肉在恢復。

然而,痛苦還不止於此,靈魂的傷勢更嚴重。

她的靈魂被下了劇毒重創,連記憶都受損了,想要治療,首先需要驅逐靈魂中的劇毒,這個過程更難熬與可怕。

在這七天里,葉小曦哪也沒去,只在房間里,時常抱著被子痛苦地翻來覆去,每次劇痛都疼得她死去活來,沁出的冷汗將厚厚的錦被浸濕個透,看得一天到晚陪著她的虛空螳皇也揪心不已。

七天下來,虛空螳皇居然瘦了一圈,滿臉的疲憊之色,心力交瘁。

而在這七天里,另外二位半聖也相繼帶著後輩來借小狻猊了,連換一換方式與說法都懶得換。

不過葉凡還是一律同意,沒有任何阻攔,任二位半聖和後輩將小狻猊帶走。

如此乾脆和渾不在意的模樣,讓這些半聖的後人都產生了錯覺,以為葉凡屈服了,更看重大灰和螳皇,甘願放棄小狻猊。

尤其是那禹天羿半聖的後人,差點都動了不還的心思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