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蘇晨說:“應有盡有,你隨便說吧,明天我到圖書館去偷,你守候在外面就行了。”

我說:“這樣不好吧,是不是不道德?”

蘇晨說:“不會,反正那些書也經常被圖書館的管理員監守自盜,盜回家要麼饋贈朋友,要麼將其束之高閣,還可能被拿去賣錢花。”

我說:“那既然如此,我們也別講什麼道德了,爲了物盡其用,我們去偷書吧,明天去幹一票。”

蘇晨與我握了下手,說:“正所謂,寶劍配英雄,好書配作家!”

晚上,我和蘇晨坐在地板上,促膝長談,直到天亮,菸頭撒了一地,幾個啤酒瓶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屋裏一盞掛在頭頂的、不怎麼明亮的燈泡孤獨無聲地望着兩個狼狽不堪的男人,窗外的夜風吹亂他們本已很亂的頭髮。

第二天,他們成功在圖書館偷了30多本書,按照約定,五五分賬。下午的時候,李小峯滿載而歸,抱着一摞古書心情愉快地回到了學校,雜書在不知不覺間成爲了他唯一的精神食糧。

期中考試將至,大家忙碌起來,班級紀律亂了起來,教師們沒閒着,他們三五成羣地去酒館喝酒,課講完了、不進班了,王婷個娘們兒每天下午五點多準時坐着邵書記的豪車去“紅玉”賓館度蜜月,邵書記跟她說話時都流口水。

一個班級可謂是人心渙散、散沙一盤,普通班都是如此,不比重點班和特優班。

文祥哥無法繼續做我的愛情軍師了,他一天天忙的停不下來,女朋友多的是成羣結隊,他忙的是夜不歸宿,白天一副虛弱無力的蒼白臉色,走路都他媽喘氣、說話軟綿無力,飯也懶得買了,都是讓別人幫他帶飯。

阿曹和師兄不知道從哪兒搞了輛二手自行車,到了週五校門大開時就到處借錢,借到了錢二人便騎車直奔“在水一方”新開的一家影院去看黃色錄像。

阿曹去之前偶爾面朝天空感慨一番,說上帝不公啊,如果上帝把文祥哥的女朋友分給哥幾個幾個,我們也不至於跑出去看錄像了。

說完後,他扔掉香菸,騎着車載着師兄,一口氣騎到“在水一方”。

至於耗子,這小子迷上了博彩,無彩不博,做着暴富的崇高夢想,他一邊鍥而不捨的買彩票,一邊跑到別的宿舍大賭特賭,生活費輸的一毛不剩不說,還欠了一屁股債。他的蹤跡跟校長一個級別,神龍見首不見尾,每天除了賭博就是躲債,白天難得見上他一面,晚上躲在被窩裏挑燈夜戰,用無數種數學公式計算彩票的中獎率,併發誓中了五百萬給我們每個人買輛車。 當然,我也不甘落後,閱讀了大量的課外雜書,每一部都堪稱經典之作,玄幻扯淡類的網絡低俗小說從來不看,一定要讀好書,要讀就讀經典,我把一些列經典全部讀了個遍,非常過癮,我閱讀的速度可以說是“日行千里”,生活費基本上都花在買書上了。

我從書中得到了解脫,靈魂出竅、飛出了教室,活得不再空虛。

時光不可虛度,人活得亦不可空虛,時光怎麼度都是度,到底怎麼度有意義和價值或許誰也不知道,我能做的就是讓腦袋充實起來。

瘋狂迷戀小說的我吸引了同學們的注意,他們圍着我問長問短,問我怎麼上課不睡覺、不發呆了,是不是志向遠大、刻苦讀書,準備報考清華、北大?

我被冤枉了很委屈,爲了證明我的清白,我別無選擇,只能拿出桌兜裏的全部書籍,圖文並茂的《魯迅全集》、《三毛流浪記》、《朱自清散文集》、《平凡的世界》、《七龍珠》、《成都,今夜請將我遺忘》、《劉邦有多少女人》,還有在蘇晨的大學裏偷來的《二十四史》和《戰國策》……

不到兩分鐘,大家將這些書籍“搶劫”一空,我在教室掀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讀書熱”,帶圖片的少兒不宜的黃書被撕成一頁頁的在班級互相傳閱,女生看的臉紅,男生嘛,一看就硬。

爲了滿足大家強烈的閱讀需求,我自掏腰包、特意跑到校門口的博學書店租了幾本厚如板磚的盜版網絡小說,把書撕成十多份,分給大家一塊輪流閱讀。

若是一本黃色油畫,我會在大家的懇求之下,把它撕成一張一張地散發出去。此類書籍對於青春期的我們很有吸引力,一本黃色小說能從第一排傳到最後一排,我們比學習更努力百倍地研究此類書籍。


黃色紙張在傳閱的過程中經常不知所蹤、蹤跡難覓,我們嚴重懷疑女生們把紙張私藏了起來。文祥哥說,女生在教室撕不開面子,她們把紙張塞進口袋,晚上帶回宿舍,在被窩裏仔細研究。

在晚上,我們幾個拿望遠鏡偷窺女生宿舍時,望到了好幾個女生在宿舍看書,我他媽確定,那就是我花錢買的書。

我偷看女生宿舍的動機比較單純,只想看看肖瑩睡了沒有。只求夜裏對她默默注視一番,令人失望的是,每次都難看清楚她的臉龐,她的皮膚太黑,在宿舍大功率燈泡照耀下,閃閃發光,折煞我眼。

值得欣慰的是,這段時間我和肖瑩慢慢混熟了,她是個很難搞定的姑娘,她甚至會對你說的每一句話中的每一個字進行思考,然後再不動聲色地回覆你一句能讓你吃閉門羹的話。我一次次被打擊,又一次次站起來,終於打破了她對我的防線,進入了她固步自封的世界裏。

下了課,我有事沒事就跑到前排,與肖瑩閒扯幾句。她周圍是一些自私自利的競爭對手,很缺少扯淡的朋友。還有就是,很多女生都是有虛榮心的,有個男生追她反而會讓她感到驕傲,覺得自己有魅力、夠美麗,更何況是我這麼一個帥氣、看起來很紳士、很正經的男生。

我丟掉男人的面子,想盡一切方法靠近肖瑩,不放過任何一個接近她的機會,沒有機會就創造機會。

文祥哥說,你如果不在女生面前“不要臉”,她怎麼肯跟你在一起呢?我們都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我怎麼覺得文祥哥的話很有道理呢?

肖瑩是語文課代表,我故意不交語文作業,跟她糾纏,從而爭取更多與她接觸的機會,她表現出一副剛正不阿的樣子,說不交不行。我曾拿出當時最流行的《新七龍珠》漫畫集給她看,給她買了一瓶指甲油賄賂她。她義正言辭的拒絕我,跟我講半天什麼作業不交齊沒法向語文老師交代。每次我聽了這話都很惱火,在心裏把語文老師詛咒一邊,想發動所有男生不交作業!看看她還敢爲難肖瑩不。

我很卑鄙,動用人際關係,讓後兩排的混子們全都不交語文作業,我恐嚇他們,說誰敢不從,我們哥幾個放了學就在宿舍收拾他。如此一來,肖瑩收作業就成了難題,我追她的機會又來了,我主動充當正義使者,跑前跑後,替肖瑩收語文作業,逼着大家交作業,誰敢不交,大家對我的反覆無常很無奈。我很強壯,阿曹更是有着一副舉重的魁梧身板,我們哥幾個很團結,在班裏沒人敢和我們過不去,當然,我們從不平白無故地欺負別人。

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冒着被踩掉鞋的危險,插隊爲肖瑩買她最愛吃的牛排,下了晚自習後在超市給她買她最愛喝的營養快線。


有一次我被幾個混混給恐嚇了一頓,他們氣勢洶洶,非要揍我,說不準插隊!

阿曹正好在場,他上去一腳把帶頭的給踹到一米多遠,那廝很識相,爬起來拍拍身上的土,灰溜溜地逃跑了。

我告訴肖瑩:我的手機24小時開機,有事打電話。

自從跟肖瑩走的近了,我在白天成了個鞍前馬後的孫子,晚上成了她的“保鏢”。爲了我喜歡的姑娘,我甘願爲她做牛做馬。(我的名言之一是,在家人和愛人面前裝孫子不丟人。)

晚自習的時候,我是最後一個離開教室的,因爲肖瑩是最後走的,我要把她送回宿舍,送肖瑩回宿舍是我的責任之一。我要陪她走完一天中的最後一段旅程,要主動幫她提着水壺,讓我心愛的姑娘的小胳膊不再受累,她的身材瘦長,她提着水壺我看着心疼,她太瘦了。我不忍心再讓她一個人孤獨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夜裏的校園非常壓抑,容易讓人胸悶到窒息。

送肖瑩回宿舍的那一段路是我一天中最幸福的旅程,也是最幸福的時刻,每次我都故意放慢腳步,慢如蝸牛,腳步捨不得挪步,不敢像一個人的時候走的風風火火。 當我真正喜歡上一個人姑娘時候,我既然發現我是那麼的沒有安全感。

安全感到底從何而來,我問了自己無數遍也找不到答案,因爲沒有資本吧?

無論對愛情有沒有把握,都一定要學會珍惜當下,幸福沒有永遠,但有盡頭。我知道當下的陪伴比未知的明天更爲靠譜,對於愛情的明天,我滿懷期待,期待明天有一個更好的結局。就像一個流浪作家阿旭說的,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哪天在這個世界上活不下去了,至少還能活在自己的夢裏。

不管我對肖瑩多好,我們的關係始終都沒有發展爲戀人,它令我哭笑不得。

屬於女孩天生的敏感已經讓肖瑩知道我對她早已產生愛意,她一直對我有着適當的防備。她很聰明,把關係控制的恰到好處,我們的關係處在友情與愛情之間,超出友誼的範圍、徘徊在愛情之外。我無法前進一步,連她的手也無法觸碰,最多能碰個她的水壺。

我的好朋友得知後不再支持我追肖瑩,紛紛給我提了很多建議:

軍事文祥哥說:肖瑩把你們的關係控制在友情與愛情之間,說明她對你印象不錯,但並非喜歡你。還說明了她是個情場老手,未曾經歷戀愛的姑娘大多無腦,歷經戀愛的女孩就變得狡猾的很,你在肖瑩面前最多是個思想活躍的寧採臣,而肖瑩未必是屬於你的聶小倩。

英語老師蘇潔勸我放棄肖瑩:你追求一個人要把持有度,不要讓追求成爲強求;如果你對一個女孩很好,恨不得把心挖給她,而她始終無動於衷、甚至把你當成流|氓,這隻能說明兩個原因。一是因爲她曾經被傷害過,不再相信愛情。二是你無法打動一個根本不愛你的人。你要記住一句殘酷的話:一廂情願的愛戀是一種犯|賤。

蘇晨對我說:楓兄,你是一個文學才子,你才華橫溢時沒人愛,等到你財花橫溢了,就有人愛你了,這就叫因財生愛,沒有錢,一切都是免談,這就是現實。

朋友們的好言相勸絲毫未動搖我對肖瑩的追求,不過有天晚上,我流着心酸的眼淚在日記裏寫下了以下幾首詩:

(心煩時,我拼命讀雜書,看樣子還有點兒作用)

一、《沒有愛情的年華》

在最美的青春年華

我們都曾期待着找一個值得愛的人深深去愛

遺憾的是沒找到

更遺憾的是,找到了一個你愛她而她不愛你的人

或者她曾經愛上了一個爛人,不再相信愛情……

幾經折騰,你的青春沒有了


即使造就的遺憾錯不在你

到了最後,你還是一個人孤獨的走在路上

然後,生活的壓力接踵而來

你來不及遺憾,只能迎接新的挑戰

當你得到一切物質資本時,或許會復活生命的第二次青春

那個青春纔是你多年來一直期待的,一切應有盡有,除了已逝去的青春年華。

二、《得與失》

不得到什麼,就不會失去什麼

得不到什麼,卻偏偏想得到什麼

有時候覺得,失去什麼也比沒得到什麼要好

因爲至少曾經得到過

人的一生就是一個得與失的惡性循環的過程

得到的不知道珍惜,得不到的永遠在期待

三、《錯過》

喜歡上一個女孩追也行,放棄也對,在我一無所有的時候

錯過了,以後未必還有機會

但是爲了以後不再錯過,現在必須努力

先讓自己優秀,富有,有魅力

這就是所謂的“舍——得”吧

問題在於,“舍”得嗎?並非每次回首,愛的人都會在原點等候,或許一開始就不曾等候、

四、《一切隨緣》

累的時候,我也看破了一些東西

如果你一無所有

如果你爭取了沒得到

如果你等待的沒來到

如果你覺得屬於你的一切都沒有降臨到你身上

你不要遺憾,因爲“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或許一切隨遇而安纔是最好的生活之道

或許把一切交給命運纔是最好的選擇

晚上一點鐘,室外漆黑一片,月亮躲了起來,星星沒了蹤跡,校園恢復了平靜,一天又將過去,日子平淡無奇,甚是無聊。我趴在牀頭,打開臺燈,像往常一樣,動手寫下一篇日記來結束這一天。

寫日記的習慣已有幾年,我是一個喜歡回首往事的感性之人,習慣用現在的大部分時間,去追憶一去不復返的往事。我希望年老時能清晰地讓往事歷歷在目,所以寫日記成了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生活一切正常沒有異常,似乎沒有東西可寫,每次動筆之前都有一種無從下筆的感覺。

日記真正記載的事件很少,記載內心的所感所想頗多。成長來自內心的變化,而不是外在事件歷經的多少,當然,外部的一切都在影響着內心的變化。

翻開日記本,最近記載的大多是我追肖瑩的故事與心得,日記中人物名字出現最多的是肖瑩,怪不得哥幾個都說我重色輕友,對此我從不辯解一句。無論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我相信男人都是重色輕友的,女人也是一樣,只要性取正常的話。同性之間的誘/惑力比不上異性,尤其是自己感興趣的異性。

我把筆咬在嘴裏,遲遲不知記錄下什麼,生活平淡,沒有什麼可記載的,門牙咬筆咬的都快碎了,抽完了第三支菸,窗戶上的一個腐爛的紅色蘋果進入了我的視線。

我想起了第一次送肖瑩蘋果的事,它令我記憶猶新,它是我情竇初開的一大表現,它是肖瑩與我正式接觸的“開山之筆”,那次肖瑩第一次知道我對她的心意,它是我第一次主動追求一個姑娘的“標誌性事件”。

女孩兒是否都很物質化暫且不論,我敢打賭,無論女孩物質與否,肯花錢給她買東西,對追她還是事半功倍、能贏得她的芳心的。女孩兒骨子裏有一種虛榮,這話一點兒不假,無論她是什麼性格。

談到男女之間的愛情,沒有誰是誰的唯一,世上幾十億人,憑什麼讓對方唯獨喜歡你一個人,你有什麼魅力獨自霸佔對方? 言歸正傳,我第一次給女孩兒送東西時的心情很是激動,心跳劇烈,耳朵發熱。軍師文祥哥對此的獨特分析是,男孩給女孩送東西就暴露了追對方的企圖,不過不要緊,女孩對於饋贈的禮物一般是來者不拒,但這不代表男方能追到人家,成功與否還要看男的嘴巴夠不夠甜,主要是能沉得住氣,要從牽手、擁抱、接吻一步步慢慢來,切記千萬不能“操”之過急……

坐在倒數第一排的我通過多次對肖瑩的偷偷觀望,得知肖瑩最愛吃的水果是蘋果,她桌兜裏塞得蘋果不少。我琢磨着,要不買幾個蘋果送過去,當時時機也算成熟了,我已經在食堂創造了好幾次與她的“偶然”邂逅,也算打了幾次具有禮節的招呼。初中與她沒說過幾句話,要追人家還要從零開始。

爲了搞到質量上乘的蘋果,我鋌而走險,放學後趁亂溜了出去,在校門口精挑細選買了五個大紅蘋果,花了兩天的伙食費。

進校門時不幸被把門的堵住,他堵住我,死活不讓我進,磨磨唧唧的,我只好忍痛,送一個蘋果喂狗。他接過蘋果高興得屁顛屁顛的,嘴裏的煙都笑掉了,還說以後就是自己人……我鄙視他一眼,心說,誰跟你自己人。當個臭保安竟然仗勢欺人,牛氣沖天。

我幻想了無數遍送蘋果的結果,比如,肖瑩會拿着蘋果砸我的頭,把我砸的狗血淋頭,像那次她把胡辣湯澆在與她搭訕的男生的頭上;

或者她會像灰姑娘遇到白馬王子般激動,接過蘋果,給我一個比蘋果還大的擁抱,如果情景那麼浪漫,我是不是該單膝下跪,再說點兒肉麻的臺詞,比如嫁給我吧之類的話;

再或者她直接扭頭就走,留下我一個人無地自容地站在原地,耳邊響起衆人的嘲笑聲……

我越想越害怕,更多的是激動,走路走的步伐錯亂。

在三號食堂門口,我遲遲不敢進去,看了下時間,肖瑩半個小時後會在三樓的老兵餐廳最中間的位置坐着,一邊吃飯、一邊看手機裏下載的李晨演的電視劇,她崇拜大黑牛,他們屬於同一種膚色。她每天準時地在那兒做着兩件事,吃飯、看電視劇,我尾隨人家多日也是大有收穫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