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蘇展顏滿身煞氣的找到塵王府,要求見蘇泠風。

王府的管家並沒有因為蘇展顏身上的煞氣,而臉上出現任何異樣的表情,一如既往的禮貌、客氣、公式化,微笑道:「蘇五小姐已經歇下了,不知蘇三少爺找蘇五小姐有什麼事情嗎?明日我可以代為轉達,如果不方面說的,或者明日蘇三少爺您在過來?」

蘇展顏完全不買管家的賬,如煞神一般,陰沉著臉,跨前一步,揪住管家的脖領子,一字一頓的說道:「我要見蘇泠風,現在,立刻,馬上!」

「呃……咳咳……」管家被蘇展顏勒得有些喘過氣來,臉憋得通紅,很艱難的說道:「蘇……蘇三少爺,請松、鬆手……」

蘇展顏放開管家的脖領子,身上依舊寒氣逼人,冷聲道:「我告訴蘇泠風,我要見她!」

管家很無奈,說道:「好吧,蘇三少爺請稍等,我去問問,蘇五小姐是不是已經睡熟了,如果沒有,我就替您通報一聲,如果已經睡熟了,蘇三少爺您就別為難我了。」

蘇展顏只沉著臉,抿著薄唇,瞪著管家,並沒有接話,不過看他這幅表情,顯然是不見到蘇泠風誓不罷休的。

管家嘆了口氣,轉身向蘇泠風暫住的院落走去。

蘇泠風此刻還真沒睡,正在冥想中,不過並沒有進隨身空間。

她就覺得,今天晚上肯定不會消停的,正等著有人找上門來呢。

管家在院子外面,對奴僕房守夜的侍女說:「你去問問小冬姑娘,王妃殿下可睡下了。」

在塵王府內,大家都已經改口叫蘇泠風為王妃了。

「好的,陳管家。」那侍女答應道。

管家和侍女的說話聲音不算小,屋裡的蘇泠風和小冬都聽了個真切。

蘇泠風結束冥想的狀態,對外間的小冬說:「問問陳管家,找我有什麼事。」 「是,小姐。」

小冬答應一聲,去開了門。

那侍女已經走到門口了,看見小冬開門出來,便笑道:「小冬姑娘還沒睡呢,陳管家讓我問問,王妃殿下睡下了么?」

「小姐還沒睡,請問陳管家這個時候找我家小姐,有什麼事嗎?」小冬問。

管家就在院門口,自然聽見了小冬的話,便直接回道:「是王妃殿下的哥哥蘇三少爺,要見王妃殿下,老奴想問王妃殿下,可要見蘇三少爺?」

「好,我去問問小姐。」小冬說道。

蘇泠風已經聽到外面的對話了。

蘇展顏的到來,讓蘇泠風有些意外,沒想到來的人會是蘇展顏。

但略想了一下,又覺得蘇展顏的到來,才是正常合理的事情了。

蘇家人大多是冷血、薄情、自私、利益之上的人,她現在頂著墨問塵的准王妃的頭銜,顧及到墨問塵的面子,他們應該是不會跑來責問她什麼的。

倒是蘇展顏,在蘇家人中,算是難得的重親情的異類的,蘇毓敏身上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他跑來找她,倒不奇怪了。

「告訴陳管家,讓他帶蘇展顏來見我。」小冬進來之後,蘇泠風便直接開口道。

「好的,小姐。」

蘇泠風穿戴整齊,就來到前廳坐下了,等待蘇展顏的到來。

小冬趕緊泡了熱茶,伺候著。

時間不大,管家帶著蘇展顏進來了院子。

「王妃殿下,蘇三少爺過來了。」陳管家在門外說道。

「好,我知道了,陳管家請先回吧。」蘇泠風回道。

蘇展顏也不等蘇泠風請,直接推門,邁步進了廳內。

「你先下去!」蘇展顏陰沉著臉,對蘇泠風身邊的小冬說道。

小冬沒有動,而是看向了蘇泠風。

「你先下去吧。」蘇泠風淡淡的對小冬說。

「是。」小冬應了一聲,退了出去。

蘇泠風隨手在房間里施放了一個隔音結界,之後沖蘇展顏道:「三哥這麼晚來見我,有什麼事,就請直說吧。」

隔音結界是只有高級靈術士才會施放的技能,不過蘇展顏此刻根本沒有想過蘇泠風是個靈武雙修者,只當她使用了隔音水晶呢。

蘇展顏臉色陰沉,盯著蘇泠風,冷聲問:「泠風,我問你,毓敏身上所發生的事情,真的是你做的么?」

「三哥你是來質問我的么?」蘇泠風平靜的問。

「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蘇展顏緊盯著蘇泠風的眼睛道。

「難道唐家少爺、段家小姐等人,將蘇毓敏送回去的時候,沒有告訴你們真相嗎?」

「我不管別人怎麼說,我現在是要聽你親口來告訴我真相!」

「好吧。」蘇泠風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了一枚備份過的錄音扣,說道:「這就是事情的全部經過。」

說罷,蘇泠風摁下了播放按鈕,將錄音扣扔給了蘇展顏。

蘇展顏聽著錄音扣里傳出來的對話聲,臉色越來越難看,越來越嚇人……

這就是他的兩個親妹妹啊!

一個聯合外人設計來害自己的親姐姐!

一個將計就計,用同樣毒辣的方式,反擊了自己的親妹妹!

聽完了錄音之後,蘇展顏有些頹然的坐到椅子上,他覺得,自己的血液都快要凝固了。

這就是他的家人,他所重視的親人,一個一個,都是這麼的冷血、無情、狠毒……

蘇泠風沒說話,端起茶杯慢慢的喝著,等著蘇展顏緩過神來。

半晌之後,蘇展顏終於再次開口了,他說道:「毓敏她……到底是你的親妹妹啊!你就那麼眼睜睜的看著她……看著她被那幫禽獸……」他說不下去了。

此刻,蘇展顏臉上的表情非常複雜,流露出了痛心、失望等多種情緒。

「三哥是在怪我么?那麼三哥有沒有想,如果泠風當時著了蘇毓敏的道,喝了那杯茶,最後將落得什麼樣的下場?」蘇泠風的表情嚴肅起來。

蘇展顏當然知道,如果蘇泠風喝了那杯茶,恐怕蘇毓敏所遭受的一切,恐怕就要落到蘇泠風身上了……

可是,不管是哪個妹妹遭受了這樣的一切,都是他不願意看到的啊!

蘇展顏沉默了一會兒,最後有些無力的說道:「你也說了,那只是如果……而你當時,是可以救下她的……」

「我為什麼要救蘇毓敏?救一個處心積慮要害我的人?」蘇泠風冷笑,「再說,難道她沒有成功害到我,就可以將她所做的一切都抹掉了嗎?」

「她……她畢竟是你的妹妹!就算她犯了錯,你也應該原諒她一次,給她一次機會!」

「妹妹?」蘇泠風冷哼一聲道:「她在聯合裴玉潔來對付我的時候,可曾想過,我是她的姐姐!」

蘇展顏無法反駁蘇泠風的反問。

的確,蘇毓敏和裴玉潔合作,用那樣惡毒的手段來設計蘇泠風時,她可曾想過,蘇泠風是她的親姐姐!

在毒計被蘇泠風識破之後,再讓蘇泠風對蘇毓敏表現出做姐姐的大度,實在是有些難為人了。

可是,蘇泠風反擊的手段也太狠些……

「泠風,毓敏的確做得不對,可是……你也不能否認,她是你妹妹找個事實,你這樣對她,實在太過了!」蘇展顏乾巴巴的說。

「她不是我的妹妹。」蘇泠風面無表情的說道。

即便蘇泠風佔了原蘇五小姐的這具身體,可卻從沒有將自己當過這個世界的蘇家人。

連司徒夜藍這個這具身體的母親,她都沒有完全接受呢,蘇家其他人更是和陌生人沒什麼兩樣,何況是一直將她當成眼中釘、肉中刺的蘇毓敏了。

除非她腦袋抽了,才會將蘇毓敏當成自己的妹妹!

「泠風!你……」

「三哥!」蘇展顏還想說什麼,但未等說出口,就被蘇泠風抬手打斷了,她看著他,嚴肅的道:「我是在被蘇毓敏的欺負中長大的,三哥就算沒有見過那些我和她從小相處的模式,想必也聽說過吧?」

蘇泠風所說的,當然是這具身體的前身。

蘇展顏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點頭道:「是……」

「我可以不計較小時候她是怎麼對待我的,那麼我回到蘇家之後呢?她對我的處處針對,可有丁點顧及我們之間的姐妹情誼?」

蘇展顏說不出話來了。

從蘇泠風回到蘇家之後,蘇毓敏,還有其他蘇家人,都是怎麼對蘇泠風,或者在背後,是怎麼冷眼看待蘇泠風的,蘇展顏心裡可是一清二楚。 「是,小姐。」

小冬答應一聲,去開了門。

那侍女已經走到門口了,看見小冬開門出來,便笑道:「小冬姑娘還沒睡呢,陳管家讓我問問,王妃殿下睡下了么?」

「小姐還沒睡,請問陳管家這個時候找我家小姐,有什麼事嗎?」小冬問。

管家就在院門口,自然聽見了小冬的話,便直接回道:「是王妃殿下的哥哥蘇三少爺,要見王妃殿下,老奴想問王妃殿下,可要見蘇三少爺?」

「好,我去問問小姐。」小冬說道。

蘇泠風已經聽到外面的對話了。

蘇展顏的到來,讓蘇泠風有些意外,沒想到來的人會是蘇展顏。

但略想了一下,又覺得蘇展顏的到來,才是正常合理的事情了。

蘇家人大多是冷血、薄情、自私、利益之上的人,她現在頂著墨問塵的准王妃的頭銜,顧及到墨問塵的面子,他們應該是不會跑來責問她什麼的。

倒是蘇展顏,在蘇家人中,算是難得的重親情的異類的,蘇毓敏身上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他跑來找她,倒不奇怪了。

「告訴陳管家,讓他帶蘇展顏來見我。」小冬進來之後,蘇泠風便直接開口道。

「好的,小姐。」

蘇泠風穿戴整齊,就來到前廳坐下了,等待蘇展顏的到來。

小冬趕緊泡了熱茶,伺候著。

時間不大,管家帶著蘇展顏進來了院子。

「王妃殿下,蘇三少爺過來了。」陳管家在門外說道。

「好,我知道了,陳管家請先回吧。」蘇泠風回道。

蘇展顏也不等蘇泠風請,直接推門,邁步進了廳內。

「你先下去!」蘇展顏陰沉著臉,對蘇泠風身邊的小冬說道。

小冬沒有動,而是看向了蘇泠風。

「你先下去吧。」蘇泠風淡淡的對小冬說。

「是。」小冬應了一聲,退了出去。

蘇泠風隨手在房間里施放了一個隔音結界,之後沖蘇展顏道:「三哥這麼晚來見我,有什麼事,就請直說吧。」

隔音結界是只有高級靈術士才會施放的技能,不過蘇展顏此刻根本沒有想過蘇泠風是個靈武雙修者,只當她使用了隔音水晶呢。

蘇展顏臉色陰沉,盯著蘇泠風,冷聲問:「泠風,我問你,毓敏身上所發生的事情,真的是你做的么?」

「三哥你是來質問我的么?」蘇泠風平靜的問。

「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蘇展顏緊盯著蘇泠風的眼睛道。

「難道唐家少爺、段家小姐等人,將蘇毓敏送回去的時候,沒有告訴你們真相嗎?」

「我不管別人怎麼說,我現在是要聽你親口來告訴我真相!」

「好吧。」蘇泠風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了一枚備份過的錄音扣,說道:「這就是事情的全部經過。」

說罷,蘇泠風摁下了播放按鈕,將錄音扣扔給了蘇展顏。

蘇展顏聽著錄音扣里傳出來的對話聲,臉色越來越難看,越來越嚇人……

這就是他的兩個親妹妹啊!

一個聯合外人設計來害自己的親姐姐!

一個將計就計,用同樣毒辣的方式,反擊了自己的親妹妹!

聽完了錄音之後,蘇展顏有些頹然的坐到椅子上,他覺得,自己的血液都快要凝固了。

這就是他的家人,他所重視的親人,一個一個,都是這麼的冷血、無情、狠毒……

蘇泠風沒說話,端起茶杯慢慢的喝著,等著蘇展顏緩過神來。

半晌之後,蘇展顏終於再次開口了,他說道:「毓敏她……到底是你的親妹妹啊!你就那麼眼睜睜的看著她……看著她被那幫禽獸……」他說不下去了。

此刻,蘇展顏臉上的表情非常複雜,流露出了痛心、失望等多種情緒。

「三哥是在怪我么?那麼三哥有沒有想,如果泠風當時著了蘇毓敏的道,喝了那杯茶,最後將落得什麼樣的下場?」蘇泠風的表情嚴肅起來。

蘇展顏當然知道,如果蘇泠風喝了那杯茶,恐怕蘇毓敏所遭受的一切,恐怕就要落到蘇泠風身上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