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蘇子靜那時只覺得心裡有什麼東西湧出來,眼眶通紅衝上去,一口咬斷了蘇耀的喉嚨。

空氣漸漸靜止,蘇耀甚至來不及掙扎,捂著脖子倒在地上,放大的瞳孔中赫然印出一個紅色的魚頭。

蘇子靜嚇得慌不擇路,跌跌撞撞往小北村跑。

她跑了很久,才到的小北村,她看到黃鸞站在家門前觀望,滿身血的她哭著說:「爹爹被壞東西咬傷了——」

黃鸞慌了,叫上人跑去接應,路上將今早之事解釋一番,卻絕口沒提蘇子靜一個三歲娃娃能獨自翻山越嶺跑回家的事。

她為什麼幫著蘇子靜隱瞞,不過是聽了蘇耀吩咐,盡量不讓蘇子靜的異常讓更多人知道。

到了地方,黃鸞看到倒在血泊中的蘇耀大哭,蘇子靜站在她身邊,眼神哀傷,並未掉淚。

村民在給蘇耀斂屍時,蘇子靜拉著黃鸞的袖子,仰頭說:「娘,爹爹讓我給你帶了話。」

黃鸞正是傷心欲絕的時候,只覺得蘇子靜這話有問題,當時她全心沉浸在哀痛中,聽到逝人留話,未仔細分辨,就隨著蘇子靜往偏處去。

來到不遠的山路邊,黃鸞帶著哭腔問:「你爹最後說了什麼?」

蘇子靜站定,背對她片刻,轉身沉痛道:「爹爹讓你陪他去死!」

說出此話后,蘇子靜如同小炮彈沖向黃鸞。

黃鸞臉色大變,只尖叫一聲,就被蘇子靜撞下懸崖。

村民聞聲趕來,只看到那個小女娃趴在崖邊,手向外伸著,像要抓住什麼卻又沒抓住,急得哇哇大哭的樣子。

眾人一頭霧水,直到聽小女娃喊「娘」時,眾人才慌了神,紛紛跑過來看,只看到崖邊樹枝上掛著的衣服碎片。

再看崖邊的一條鞋子滑出的痕迹,有人猜測,是黃鸞哀傷之下沒注意,腳踩滑掉了下去。

而也有人猜測,是黃鸞見丈夫死了,一時想不開,也隨丈夫去了。

至於這件不幸事的結果,誰也沒得出結論。

更沒誰會想到,作出這一切禍事的罪魁禍首,便是那哭暈在村民懷中的小女娃!

小女娃一暈就是一夜,等第二日醒來,就只記得父母雙亡這件事,對於經過,早已忘得一乾二淨。

回憶起過往的不堪,蘇子靜從噩夢中醒來,猛地睜眼,就看到小蘇子靜似笑非笑的眼神。

「怎麼,想起來了?」

蘇子靜獃滯盯著她片刻,緩緩坐起身,亦笑:「想起來又如何?」

小蘇子靜收起笑,「他對你那麼好,為什麼你要殺了他!」 二百八十四、夜襲哨卡

兩個人一路上誰也沒有說話,都是小跑着前進著,不一會二人便回到了卡車停放的位置。

史柱國他們也在等待着吳江龍,可誰也沒想到他這麼快就偵察回來了,再一仔細看,發現吳江龍身後竟跟着一個很是魁梧的男人,於是眾人都圍了上來。

「你身後的這位是?」史柱國作為隊長首先問道。

「啊!他是我剛才在偵查的時候差點要了我命的人,他讓我帶他過來見你。」吳江龍說完向旁邊側了一步,讓出了那個陌生人的身影。

眾人聽到吳江龍說「差點要了他命的人」頓時都感到很詫異。對於吳江龍的本事,他們都明白,向來是他要別人的命的人,沒想道這個渾身散發着冰冷氣息的男人竟然這麼厲害,眾人立時對這人男人都警惕起來。

「你就是史柱國史隊長吧,你看下這封信你就會明白了」

陌生人說完,彎下腰,從小腿的褲子內部斯出了一塊布,裏面竟然包裹着一個信封,隨即交到了史柱國手裏。

史柱國看了陌生人一眼,便接過了信封。

看着信封上的封條,史柱國的身體輕微的震了一下。這信封上的封條所代表的意義只有史柱國才知道,就連吳江龍他們都不認得。

史柱國快速的打開信封,簡短的看了一下,然後問,「你就是葉正。」

「是,」我叫葉正。

葉正,軍人家庭出身,對軍事有着特殊天賦,長大后受父親的引導進入某特殊軍事學校學習。曾參加過自衛反擊戰,后加入某集團軍特戰部隊。這次是被上級秘密派來支援史柱國他們執行特殊任務的。

父親,葉國平,中國軍人,老家河北承德。

母親,中國越南僑民,。

接着是對葉正的一些特長介紹。

「你都有什麼特長?」史柱國隨後問,他是聽了吳江龍的介紹后,故此才問出這樣話。

沒想到,葉正很麻利地回答道,「擅長暗殺!、狙擊、情報、精通越語」

幾句話一出口,讓在場的人都很吃驚,他們還從來沒有人聽說過,會有人這樣自我介紹。

「好吧!」史柱國像對待異類人似地,在心底對葉正深深地打了個問好。他覺得,既然有上級的介紹信,自己也就沒必要再追問下去了。還是把他介紹給大家,抓緊時間完成任務要緊。

「來,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的新成員,葉正,大家歡迎!」隨即,史柱國帶頭鼓起掌來。

其他人也跟着鼓掌。

吳江龍聽了葉正的自我介紹后,心裏暗自琢磨著,「怪不得這小子,能夠在自己渾然不覺的時候,將匕首貼上自己的脖子。原來,他有這兩下子。」

其實,這也只是吳江龍的自我感覺。如果當時吳江龍不那麼大意的話,葉正也根本沒有機會。只是吳江龍的身體實在太疲憊了,身體還沒有完全的恢復過來。

隨後,史柱國又向葉正介紹了吳江龍他們。

葉正自己也把如何混入越軍的經過向大家說了一便。

「那你是怎麼找到我們的呢?」

李森對葉正還是有着一絲戒心。

「記得上次你們在高平外的山路上阻擊過的一群越軍么,我那時就混在其中,我一直在找你們的下落,不想那次差點就死在你們的手上,其中令我差點喪命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就是你吧!」

葉正對着吳江龍說道。

吳江龍也想起了那個詭異的身影,隨後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隨後葉正又接着說道:「那次逃跑以後,我一直在跟蹤你們,後來我知道了你們就是我要找的人,於是我預先判定了你們如果回國的話,肯定會走這條路,所以我很早就在這裏等你們了。」

李森聽完還是有些半信半疑,其實不光是李森,吳江龍他們每個人都有些半信半疑。

畢竟這個人來的太突然了,而且是在這麼特殊的情況下,如果是越軍派來的特工怎麼辦,所以不得不時刻提防着他。

隨後史柱國發揮了他領導才能,帶領大家開始研究起作戰計劃。

據葉正介紹,越軍在他們現在所處位置的正前方,有一道關卡,但他們人不太多,也就在十個人左右。

「就十個人啊!」吳江龍插話說。

「十個人也不能大意。」史柱國說。「如果敵人提前報信,那個時候就不是十個人了,可能會在前面有層層堵截。」

「都過來,我分配下任務。」

眾人圍過來后,史柱國做了一下分工。

這次,史柱國做出了一個另所有人都詫異的決定:執行這次任務的人只有吳江龍和葉正,行動時間定在晚上。

其實史柱國的用意是想通過這次行動,一來是鍛煉吳江龍,讓吳江龍從葉正的身上學一些他沒見過的東西,二來也想驗證一下葉正,他是否真的值得他們信任。

命令已經下達了,其他人也不好說什麼,只好服從命令,做好回國前的各項準備工作。

此時,吳江龍和葉正已經開始做夜間戰鬥的準備。

兩個人隨便找了個地方開始休息,相距不遠,但誰都沒有說話,各自想着心事。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已經到了深夜。

看看霧蒙蒙的天空,史柱國覺得時間差不多了,於是叫醒吳江龍和葉正。

吳江龍和葉正兩人迅速起身,拿起槍。

這時,史柱間腕上的手錶正指向凌晨十二點。

「出發吧!」史術國說完后,兩人轉身朝着黑暗中走去。

吳江龍和葉正兩人的身體素質都是沒的說。只見他們在黑夜中跑的很快,不一會功夫便到了關卡近處。兩個人找了個隱蔽位置藏了起來,靜靜地觀察著前邊情況。

吳江龍藉著不遠處的微弱燈光,小心地觀察著敵人。

對方一共有九個人,路**有一個用木頭搭建起來的大約有半米高的柵欄,距離柵欄一米的左後方向有一個臨時搭建起來的小屋,估計是給越軍休息時準備的。

柵欄的後面有兩個人在巡邏,吳江龍大概算了一下,敵人從柵欄的兩側到相遇的時間大概是十秒,然後兩人大約會說上一兩句話,中間會停頓二十秒,然後兩人又各自向著對方的方向巡邏。

柵欄后巡邏兵的後面還有一個用麻袋堆起來的掩體,裏面正有兩個人在有說有笑的不知道在說什麼,因為只露出了兩個左右搖晃的腦袋,所以吳江龍也不確定裏面還有沒有其他人。

至於其他的敵人人,此時估計正在裏面熟睡。要知道現在已經是深夜快凌晨一點了。

吳江龍將情況跟葉正說了一下,隨即兩人商定了一下,由葉正繞到柵欄的另一邊,首先分別幹掉巡邏的兩個越軍,然後再給掩體下的幾個傻子一個瓮中捉鱉,至於屋子裏面熟睡的幾個人,就可以隨意處置了。

因為是偷襲,所有兩人當然不能用槍,匕首是他們最好的武器,不到萬不得已,最好不要開槍。

正當兩個巡邏兵正在向對方聚攏的時候,一個黑影從遠處快速的繞到了柵欄的另一邊。吳江龍和葉正兩人各自悄悄的向著柵欄的兩旁爬去,猶如兩條正在接近獵物的獵豹,而他們的「獵物」此時還在抱怨着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裏,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們。

待兩個巡邏兵短短的交流了幾句后,便各自向著對方的方向慢慢的走去,由於吳江龍他們隱藏的很好,他們各自趴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完全和草地形成了一體,以致巡邏兵向四周張望了一下,結果什麼也沒發現。

正當他們轉過身,向著柵欄中間走去的一瞬間,身後一個黑影悄然無息的站起,一把匕首已經劃過了巡邏兵的咽喉,另一隻手也同時捂住了對方的嘴。這個身影不是別人,正是埋伏已久的吳江龍。

感受着自己的血液嘩嘩的流出了體外,而自己卻連一聲也叫不出,只能掙扎著自己的身體,想要從對方的手裏掙脫出來。

但是這一切都只是徒勞,隨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吳江龍這才鬆開了巡邏兵脖子上的匕首,慢慢的將屍體拖進了樹林。

此時葉正這邊也迅速的解決掉了另一個巡邏兵,以他最擅長的暗殺手法,也只比吳江龍的動作快了那麼一兩秒而已。這讓一直在注意吳江龍那邊的葉正頓時驚訝不已,對吳江龍更是不敢小覷。

兩人「安頓」好了兩個巡邏兵的屍體后,接下來面臨的將是那兩個在掩體后的越軍,那兩個人此時還在有說有笑的,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巡邏兵已經被殺死了。

「老兄,我今天感覺有點不對勁啊,怎麼總是感覺今晚要有事發生!」一個越軍搖頭晃腦的說道。

「你就是喜歡瞎想,我們能有什麼事,我們這多人還怕那幾個中國人,你現在該想的是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從這鬼地方調出去才對。」另一個有些鄙視的說道。

「不對,我就是感覺有點不對勁,我去看看那巡邏的倆小子去。」說完抬起靠在掩體的上身,慢慢的伸了一個懶腰,剛想說些什麼,便什麼也說不出來了,只能聽到「嗚嗚「聲,此時他的嘴已經被死死的捂住了,緊接着一個匕首快速的劃過了他的咽喉。

另一個越軍正在納悶着:「沒事你嗚嗚什麼啊」突然另一隻手也是同樣的死死的捂住了他的嘴,一個匕首瞬間劃過了他的咽喉。

不過幾秒鐘,兩個剛才還在有說有笑的人,就這麼倒下了。其實要說那個人的感覺確實很准,只不過他感覺來的稍微晚了一些,要是早上那麼一分鐘的話,也許他們現在的情況就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將兩個越軍的身體放好,這時吳江龍看了葉正一眼,葉正也在注視着吳江龍,兩個人的眼神沒有了之前的冰冷,有的只是對對方的讚許。

葉正首先向吳江龍豎起了大拇指,吳江龍也向其投以一個微笑,接着吳江龍用手指了指屋內,示意還有幾個沒有解決掉。

隨後兩個人誰也沒有說話,默契的慢慢走向那個小木屋,吳江龍靠在門的左邊對着站在門另一側的葉正先是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門,然後又指了指葉正,隨後食指繞了一個小彎指向了門。意思是我先進去,你隨後再跟進來。

見葉正向他點了點頭,吳江龍便悄悄的轉過了身,拉開了門。葉正緊隨其後。

只見狹窄的小屋內橫七豎八的躺着五個人,只有最裏面的一個人是躺在一個椅子上,門是需要向外拉的,當吳江龍拉開門向里走去時。幸虧是吳江龍眼神好,一隻正要邁進去的腳瞬間停在了半空,原來腳下正有一個越軍躺在了門口,此時正在熟睡,還能聽到隱約的鼾聲。

吳江龍暗暗擦了一把汗,如果這一腳下去,定然會將其驚醒,估計屋內的所有人都會醒來,那麼這次的偷襲就算徹底的失敗了。

吳江龍隨即慢慢的收回了腳,向著身後的葉正打了一個手勢,然後慢慢的蹲下身子,右手的匕首狠狠的扎進了在門口熟睡的越軍的心臟,一陣疼痛讓正在做夢的越軍驚醒過來,睜眼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吳江龍的臉,還沒待他叫出聲來,一隻大手已經死死的捂住了他的嘴。

幾秒鐘后,吳江龍邁過門口越軍的屍體,走向了左側的一個正在熟睡的越軍,身後的葉正自然看到了先前的一切,也隨後跟了進來。

由於屋內的空間很小,幾個越軍的睡姿又是亂七八糟,所以連站住腳的地方都很難找。收拾掉另一個越軍的吳江龍正要起身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聲痛苦的叫喊聲,這確實將吳江龍嚇了一跳。

原來是因為屋內燈光昏暗,地上的雜物被亂扔一地,當葉正收拾掉一個越軍正向著另一個人走去時,不小心踩到了一個背包,另他沒有想到的是背包下正是另一個越軍的手,這一腳疼的越軍大叫着驚醒了過來。

這一叫到好,在最裏面的越軍也醒了過來,看到眼前站着的兩個高大的身影,知道不好,隨後拿起身邊的手槍瞄準了正在擊殺另一個越軍的葉正,當他食指將要扣動扳機的一剎那,一隻匕首從遠處狠狠的扎進了他的心臟。但臨死前他還是開了一槍,劇烈的疼痛導致了槍口的偏離。

葉正聽到了槍聲,回頭看向那個胸口插著匕首正不甘的倒下去的越軍時,他竟有些蒙了,如果不是吳江龍及時的出手,估計他今天就要犧牲在這個小木屋裏了。

見屋裏的敵人也被消滅乾淨了,吳江龍走過去撿起了自己的匕首,隨後感覺一隻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謝謝」身後的葉正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

吳江龍轉過身,看到的不是平時那雙冰冷的雙眼,而是一雙充滿誠摯謝意又不乏鑒定的眼神。

。 「所以,剛剛那個女生是誰呀?」

一旁的洛歡早就按捺不住了,一雙明亮的眸子里,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就是我直播間的一個粉絲。」林海解釋道,「沒想到我這個小主播運氣這麼好,竟然還有一個粉絲在榕城師範大學。」

「不打擾你們約會了!再見!」聞人牧雪拉著洛歡的手,準備開溜。

「我們剛剛就加了個聯繫方式······」

林海說著,目光又和窗外的徐柚白對上了,少女彷彿被抓到一樣,迅速低下了頭。

她怎麼還沒走?

聞人牧雪拉著洛歡走了,張伯倫帶著上官坤龍,路南又湊了過來。

「好小子,你怎麼還能上台講課了?」張伯倫用力地拍了拍林海的肩膀。

「我們三個能選上這個課,是你走的後門吧?」上官坤龍已經回味過來了。

「噓!」林海嘿嘿一笑,「王老師知道我當主播,開了這門課後,覺得我比較擅長,就全權交給我講課了。放心吧,有我在,你們期末考絕對滿分!」

「那就先謝了!」張伯倫也是一笑,然後,林海竟然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和剛剛洛歡一樣的八卦之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