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藥酒很快起效,不斷揮發着熱度,引得後背更加疼痛。

他狠狠蹙眉,強忍着,一句痛呼都沒有。

等上完藥酒,封晏額頭冷汗淋漓。

那刺痛深入骨髓,要不是他有着超強的意志力,只怕要暈闕過去。

唐柒柒看着他的樣子,心臟揪著疼。

眼淚,情不自禁的落下。

自從來了后,似乎也沒少闖禍。

之前壓折了他的胳膊,現在又弄傷了他的後背。

「我很沒用,你留着我就是一個禍害,還不如……」

她哽咽的說道。

說這話也沒別的意思,更多的是不希望他再受傷了。

可這話落在封晏耳中,卻讓他心臟狠狠一顫。

她正在想方設法的逃離自己。

胸腔里瞬間盤踞著怒意,他情難自禁,不顧後背的疼痛,直接將她拉入懷中,薄唇毫無徵兆的落下,強取豪奪。

「唔……」

她慌了,不斷掙扎。

要是以前肯定掙脫不開,可是這次他右胳膊沒什麼力氣。

她用盡全身力氣推開,封晏踉蹌跌撞後退,撞到了牆壁,疼的倒吸一口涼氣。

「我我我……」她一時間手足無措,「我不是故意的,你……你吻我,我才動手的。」

封晏深深壓下痛處,已經分不清是後背的還是胸口蔓延上來的了。

他眯眸看着她,裏面漆黑的眸就像是打翻了濃墨一般,深不見底,幽不可測。

她心臟沒由來的加速跳動,她捏緊手不安的看着他。

「你……你還好嗎?疼不疼嗎?需要我幫忙嗎。」

「出去。」

他冷厲的說道。

「可是你的傷還沒……」

唐柒柒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他冷聲打斷:「你要是繼續待下去,我會將你就地正法。我保證,你下次推不開我,要繼續留下來試試嗎?」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 追難渾身一僵,緩緩回頭,看見夏厲寒站在門外,喉頭一滾,頓時噎到了!

他很艱難地伸長了脖子,「呃呃呃」的說不出話來。

梅寒裳趕忙倒了水遞給他,他喝了好幾口水,才終於緩過勁來。

「王、王、王爺……」

「哼!」

夏厲寒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追難連滾帶爬地跟着去了。

小狼狗:「嗚嗚……」

它太同情追難小哥哥了!

夏厲寒回到西屋,繼續拿着自己的書看,也不理會追難。

追難低頭站着,時不時用眼睛瞟一下夏厲寒的書,就這麼等了大概一盞茶的工夫,他終於有點忍不住了:「王爺,咳咳,那個啥……書倒了。」

夏厲寒嘴角一抽,他絕對不會承認,自己生悶氣生了一盞茶的工夫。

「倒了不能看嗎!」他冷冷道。

「是、是。王爺您博覽群書,別說倒著看了,從后往前看,斜著看,都行的。」追難想拍個馬屁。

但主子卻覺得,這是嘲諷,頓時惱了,重重將書拍在桌子上,「啪」!

追難身體一抖,低眉斂目不敢吱聲。

「你、你、你!」

夏厲寒用手指著追難,「我看你現在跟煤將軍一樣,也吃裏扒外了,是吧?」

追難賠著笑:「王爺說的哪裏話,王妃都是王爺的,哪裏有裏外之分呢?」

夏厲寒:「……」

他竟然覺得好有道理,這個傢伙跟着那個梅寒裳,嘴皮子也練利索了?

但他當然不會承認自己無話可駁的,蠻橫道:「總之,你是本王的貼身侍衛,本王讓你做什麼,你就做!其他的事情,不要自作主張!如果你不行,那就換人來!」

追難頓時苦臉:「王爺,您這是嫌棄屬下了嗎?」

他可憐兮兮的樣子,取悅了夏厲寒。

看吧,他果然還是對自己有感情的,離不開自己的。

「王爺,屬下走了,誰幫您洗澡啊,誰幫您梳頭啊,誰幫您暖.床啊。您身體不舒服的時候,誰能衣不解帶的照顧您啊?」

他說着露出凄苦表情,「如果王爺真的嫌棄屬下了,屬下在這世上活着還有什麼意思呢?」

夏厲寒:「……」

怎麼感覺哪裏有點不對?

追難「噗通」跪下來,跪行到夏厲寒的面前,抱住了他的腿:「王爺,您非要讓屬下走的話,那就讓屬下做完最後一件事吧?」

「什麼事?」

夏厲寒沒有真想讓他走,但他想知道,這個忠心耿耿的傢伙想要為自己做完最後一件什麼事。

「請您讓屬下,去把王妃做的那幾個餅吃完吧……」

夏厲寒愣,隨即爆發出一聲怒吼:「給本王滾出去!」

追難麻溜地滾了。

他沒有放棄梅寒裳的餅,回去繼續吃。

梅寒裳聽着屋子裏「乒鈴乓啷」的響聲,有點擔心:「你真不怕王爺降你的罪嗎?」

追難腮幫子鼓著,搖頭說:「不會的,我陪着王爺長大,他最信任我了。我走了,沒人給他洗澡、梳頭、暖.床,他肯定會不習慣的,他捨不得我走。」

梅寒裳:「……」

她怎麼感覺到了不一樣的基情?

「那你不怕他心疾複發嗎?」

追難吃餅子的動作頓了下,臉色好像是有點擔心。

但隨即他又展眉而笑:「王妃您不是在嗎?王爺即便發了心疾也不會有事的。」

梅寒裳懷疑地看着他,這是什麼主僕情,塑料的吧?

她想了想,起身提了藥箱往外走去。

追難看着她出去的背影,對小狼狗說:「看吧,王妃是最關心王爺的人,以後我可以放心了。」

小狼狗「汪汪」兩聲,歪著頭繼續吃餅。

梅寒裳走到西屋窗下,從窗戶縫裏往裏看。

夏厲寒正在裏面扔東西,氣得滿臉通紅。

她看着他生氣的樣子,捂住嘴笑了。

看見這個病嬌貨生氣,她可真爽啊!

沒錯,她來不是擔心王爺,是來看他熱鬧的!至於提着醫藥箱,那只是個掩護而已!

正笑着開心呢,忽然一本書朝着窗戶這邊砸過來,砸開了虛掩的窗扇,掉在梅寒裳的頭上。

「哎喲。」梅寒裳沒忍住,捂著頭痛呼一聲。

接着窗戶打開了,夏厲寒冰冷的臉懸在窗戶上面:「你在這幹嘛?偷看本王嗎!」

梅寒裳連忙將手裏的醫藥箱亮出來:「我準備來給王爺診脈啊!早晚診脈,王爺說的不是?」

自己果然聰明睿智,醫藥箱這個掩護現在用到了。

「進來!」他氣哄哄道。

梅寒裳就進去了。

屋子裏滿地都是書,梅寒裳沒處落腳,只好放下醫藥箱,蹲下來撿書。

一邊撿,她就一邊說:「王爺,您的身體不適合生氣的。」

「還不是你們氣的我?」

梅寒裳抬頭看他一眼,認真道:「王爺,您仔細想想,我也就是第一次跟王爺有點誤會而已,後面哪裏惹過王爺生氣?」

還不都是你自己病嬌,故意非要跟別人生氣!

她覺得自己需要跟他這種任性的孩子講講道理:「人生在世,不如意的事情十之八.九,若件件都要生氣,可哪氣得過來呢?這人生還長著呢,退一步海闊天空。」

夏厲寒冷哼一聲:「長?」

他就是知道自己活不了幾年了,才恣意放縱。

有能力有抱負又怎樣,沒有命去實現。還不如就恣意一點!

見他眉宇間隱有憂鬱,梅寒裳知道,自己是戳到了他的痛處。

莫名的,她就有點心疼他。

在現代,他這個年齡才是少年呢,大好的青春年華還在後面,但他卻要面臨生死了。

她將撿起的書放好,提着醫藥箱走到他身邊:「王爺,您不要放棄希望,這不是我來了嗎?」

夏厲寒猛然抬頭看向她。

屋內的燈光照着她的半邊臉,是暖暖的橘色。

他的心底深處莫名有一股暖意湧上來,眼前那英氣的眉眼,忽然變得可愛了許多。

她殷紅的嘴唇吐出來的話,是他這些年聽過的最好聽的天籟:

「我來了,總會想法子治好你的病的,你別擔心。」

別擔心……

一種重重的東西沉澱在夏厲寒的心裏,讓他有種從未有過的踏實感。

他沒說話,靜靜地看着她。

她彎起眉眼笑了:「王爺這些日子經過我的治療,是不是好了許多,現在還不信我?」

他垂眸哼了一聲。

心裏卻知道,他是信的。第二日,王憶來到門前輕輕敲門。

「你的身體還沒有恢復,要多出來走走。」

可是過去半響都沒有回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