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蕭默微微皺眉,隨即向楚風聖王傳音說道:「楚風前輩,可否幫我一個忙?」

與青火緊挨著的楚風微微一愣,隨即不動聲色地傳音:「什麼事?」

「幫我報價400億!」蕭默傳音道。

「400億?」楚風微微皺眉,可很快就明白了蕭默的用意,微微點頭。

「修羅,你贈予青火的黑蛤蟆我也眼熱的很,這黑蛤蟆我出400億,賣我可好?」楚風微微一笑,簡單一句話卻是在廳內掀起軒然大波。

400億!恐怖的數字!

這些年楚風和青火兩位聖王一直都很低調,韜光養晦不顯山不露水,誰想到他居然有這般魄力,一口氣拿出四百億來買黑蛤蟆?

主位上,空明陡然轉頭,目光死死盯著楚風,冷聲道:「楚風別吹牛!你有四百億?」

楚風淡然一笑,不置可否。

空明隨即目光落在蕭默身上,他十分懷疑……是否是修羅與楚風兩人在唱雙簧,畢竟前面一次都沒出價,這時候突然出價400億,這也太突然了吧?但這都是懷疑,又沒有一點兒根據。

「400億還有更高的沒?」蕭默淡笑道,心底下卻也不由得升起了一絲緊張,400億若是沒更高的話,那就完全砸自己手裡了。

空明沉默良久,隨即咬牙說了一句:「401億!」 「401億。」

聽到這個聲音,蕭默心底下也是鬆了口氣,但緊接著就是更大的好奇,對空明錢財的好奇。

400多億就這麼花了,在全場競拍中,力壓所有人,這空明到底有多少錢啊?

「修羅,可還需要再壓一把?」正當蕭默沉思之時,又傳來楚風的源識傳音。

蕭默眉頭一皺,隨即輕輕搖頭。

再壓一把……萬一空明不買了那就白玩了。

現如今,既然決定在全大陸開辦半唐,所需庚金絕對不是個小數目,動輒上百億都不止,原先的錢財已經不夠用了。

很快,隨著空明將楚風聖王也壓下去之後,整個內廳內再無一人報價。

「拿來!」空明一指蕭默手中的鑰匙,冷喝道。

「錢呢?」蕭默瞥了他一眼。

「諒你也不敢耍花樣!」空明隨手從懷中掏出一張印有四聖錢莊的票據,抖手丟給蕭默。

「又是票據?」蕭默一怔,不過今時不同往日,今天五大聖王都在,一百多領主也在,倒也不怕空明賴賬。

「呼~」

蕭默一甩手,手中的黑色副艦鑰匙飛向空明,同時還有一枚泛著朦朧青光的玉簡。

這玉簡內載有副艦的簡單說明,熟讀後簡單操控副艦是沒有問題的,當然,其內肯定沒有奧匈帝國的歷史人文,也沒有盤祖這種信息存在,還有很多關鍵訊息都被蕭默省去了。

「諸位,先失陪了。」空明接過鑰匙和玉簡后,源識一掃玉簡,嘴角浮現出笑容,向大廳內眾人一抱拳,旋即整個人都化作朦朧銀光,剎那消失。

「空明大人倒是很心急啊。」

「走,咱們也去瞧瞧。」

大廳內一名名領主議論著,隨即空明一脈二十來名領主皆是起身向外走去。

隨著空明一脈領主全部跑了出去,內廳一下子空蕩了許多,還在喝酒的領主們一個個心思也都跟著飛了出去,通過源識感應著莊園外的黑蛤蟆。

「修羅,黑蛤蟆還有多少,再賣我一個?」青霆目光中帶著希冀之色,向蕭默傳音。

蕭默向青霆投去歉然一笑,搖了搖頭。

「哼!」青霆雙眸中的希冀盡數不見,轉而有些幽冷,一言不發。

接進來幾天筵席繼續,買得黑蛤蟆后空明聖王明顯興奮的很,不時綻放出笑容,頻頻舉杯暢飲。

蕭默青火一行人在筵席第二天後就告辭離去,這種大會本身就是遊戲性質居多,本來青火楚風等人都是不想來的,是蕭默再三請求才同一來的,而蕭默在辦完自己的事兒以後自然也沒有再呆下去的必要。

十天後,蕭默回到修羅領。

一回到修羅領蕭默就交代蠻羽幾件事兒。

首先就是將那401億的票據交給蠻羽,叮囑他儘快取出庚金,同時一邊向四聖錢莊貸錢。

第二件事兒就是……半唐可以發芽了,可以擴張了!

最後就是……修築通天大樓!

這每一件事兒都需要大量庚金,按蕭默預想,在庚金大陸上至少要開辦六十家半唐!這就需要上千億庚金!

單說六十家半唐的修築錢財可能有上百億就差不多了,但還有維護等開銷,前十幾年可能一直都虧損等等。

當然,最耗費錢財的還是這通天大樓!

這樣一座直通蒼穹的天樓要建築多少層?連蕭默自己的不知道!

最少也需要數千層!甚至上萬層!

每一層修築需要耗費的錢財都相當誇張,完全建成目前來看那根本不現實,現如今也只是做好準備,招募工匠,打牢地基而已。

時間飛逝,彈指又是五年之後。

空明聖山,聖宮之北二十裡外的圖藍平原上,通體漆黑的黑蛤蟆趴伏著,黑蛤蟆渾身一直震顫著,表明一直處於啟動狀態,同時黑兩翼艙門開啟,尾翼有藍色火焰噴射著。

五年了,黑蛤蟆幾乎成了空明的第二行宮,而且是移動行宮。

主控室內,空明愜意地躺在乳白色太空椅上,一名衣著清涼的美女在後面為其按揉肩膀,他雙腿搭在中控台上,口中哼著小曲,心情相當美麗。

同樣在主控室內的還有牛魔領主以及狂風領主二人。

「這可比什麼坐什麼馬車都舒服多了。」空明微眯著眼睛說道。

在黑蛤蟆內,什麼中央空調啥的那太低級了,其內一年四季溫度可隨心意變化,而坐在太空椅上也是相當舒適。

五年下來,空明自認為對黑蛤蟆的掌控已經差不多了,黑蛤蟆的諸多功能都已經瞭然於胸。

「今天去哪呢,牛魔要不然去你那看看吧?」空明抬了抬眼皮,笑眯眯看了一眼身邊的牛魔領主。

聞言,牛魔領主臉色微變,牛魔領主旁邊的狂風領主也是笑容一僵。

「去我那?老東西我都被你榨乾了都!」牛魔領主心中暗罵,臉上卻是不敢表露出來。

自從買下黑蛤蟆后,空明聖王瀟洒到了新高度,去下面各個領主那串門相當頻繁,有黑蛤蟆在跑一趟也就幾天的時間,躺著睡一覺就行了。

去下面各個領主那幹啥呢?

也不幹啥!但最起碼聖王到了你總得招待一番吧?一番招待破費不說,少不得還需要整點禮物什麼的,畢竟……這不單是聖王還是老泰山啊!你敢不尊?

更有甚者,空明直接在副艦內載上幾十個女兒一同去庚金大陸上各個領地遊玩,在和一名名領主吃飯喝酒的時候還會帶上一兩名女兒,而後狀態貌似很隨意的介紹一句:這是我小女兒,年方二八……

啥?沒羞沒躁?但好好想想,空明能有今天的高度靠的是啥?一是強橫的修為震懾,而後就是這臉皮了。

總而言之,黑蛤蟆一加入,空明現在是如虎添翼,女婿大軍在極速膨脹壯大著。

狂風領主眼睛骨碌碌一轉,輕聲笑道:「岳丈大人,要不然咱們去修羅領轉轉,您什麼時候把那修羅給收了,那是真的發了!」

「是啊。」牛魔領主也是笑道:「修羅隨手就送了青火一隻黑蛤蟆,自己最少還有兩隻,可實際上有幾隻呢?說不定還有幾十隻呢!」 「還有幾十隻?」空明瞪眼,隨即搖搖頭,「不可能,據說青霆最後想找他買,但他沒賣,我估計兩隻也差不多了,你當這是吃飯呢?」

正說著,一道白光從空明頭頂鑽入,空明眉毛一挑,當即收到了傳訊。

「修羅上貢使者到了,才進貢了五億?」空明臉色頓時不太好看。

「五億?」牛魔領主一怔。

狂風領主瞧了一眼空明的臉色,眼睛骨碌碌一轉,突然說道:「老岳丈,我還有點事兒就先走了。」

話音落,狂風領主像是躲避瘟疫一樣,也不等空明回答,飛速跑了出去。

「老滑頭。」空明望著狂風離去的背影,心中暗罵,旋即目光落到牛魔身上,「牛魔正好你在,我有一件事兒要你去辦。」

牛魔心底下生出一種不詳的預感,硬著頭皮道:「什麼事兒?」

空明寒聲道:「修羅這廝不知好歹!現在場子鋪得那麼大,可五年了才進貢五億!你去狂風領地的半唐一趟,小撈一筆……」

聞言,牛魔臉色頓時就難看起來,去狂風領的半唐小撈一筆,這不是拆修羅的台嗎?

這種事兒當年和代森等十幾名領主已經幹了一次了,結果呢?代家三兄弟被連根拔起……

牛魔真想像狂風一樣找個借口開溜,但這時候再走明顯是晚了些,顯得太過刻意。

「這……」牛魔頭疼了。

現如今修羅可是第一領主!近年來風頭正盛,與青火和楚風兩大聖王交好,身份幾乎可與聖王平起平坐。

「老東西,差我去……這不是把我往火坑裡推嗎?」牛魔心中怒極,臉上卻不敢表露出來。

「無妨,我還會差其他幾名好女婿一同去。」空明淡笑著道:「現如今黑蛤蟆我也有,有我在後面支著,牛魔你擔心啥?」

牛魔咬牙說道:「小胳膊擰不過大腿啊大人,這活我……您還是找其他人吧。」

空明眉毛一掀,冷笑道:「牛魔,你可別學狂風,這種軟骨頭成不了氣候,我只要你去小撈一筆,又沒叫你去殺修羅他妻兒你怕啥?只需給他一點小警告就行了!」

牛魔緊鎖著眉毛,一聲不吭。

話說到這個份上,還好拒絕嗎?答應……那是得罪修羅,反之若是拒絕空明……以後日子更不好過。

半個時辰后,牛魔領主離開。

隨後兩個時辰,空明則是一直在與麾下女婿大軍們傳訊著……

修羅領王宮,一幽靜偏殿內。

蠻羽盤膝坐在石床上,閉著雙眸靜心參悟著。

跨入兵域已經有不短時間了,但參悟規則這條路蠻羽一直沒摸到頭緒,哪怕蕭默給了他不少超強者的參悟心得,規則之力參悟手札,可距離真正進入領主級層次,蠻羽還差了許多。

忽然——

「咔咔」

石門開啟,銀耳邁步進入偏殿,蠻羽也在同一時間睜開眼睛,神情疑惑望著他。

銀耳來了?沒什麼事兒應該不會來的啊。

「蠻王……出了點事故,蒼龍領、牛魔領、褚庸原領、白河領上半年共虧損十三億多。」銀耳恭敬站在一旁,輕聲道。

「怎麼會這麼多?」蠻羽眉毛一掀。

現如今五十多個半唐才建立五年多,每個分部每年都虧損一兩億,畢竟宣傳方面還不夠深,而且初期需要一些「讓利」,比如大量反水、超高賠率吸引賭客,調動賭客激情這種手段,虧損點也正常,這些蠻羽早有預料。

但……這次四個分部半年虧損十三億多?這也太不正常了吧?並且蠻羽還注意到這四個分部都屬於空明一脈。

銀耳沉默片刻,如實說道:「據查,半年多以前蒼龍領主、牛魔領主還有白河領主以及諸庸原領主四位領主各自到對方領地的場子內豪賭,各自撈了不少。」

「還有這種事?」蠻羽皺眉。

蠻羽很清楚,私下裡蕭默是打過招呼,領主級強者那是不允許前去半唐賭的,畢竟領主級想要耍點手段那很難發現,比如在牌上附上一縷規則印記,這種手段非領主級肯定發現不了的。

一般情況下,領主們還比較在乎臉面,但真要去半唐玩……誰也攔不住。

「這麼巧四名領主,又都是空明一脈的?」蠻羽喃喃道。

「半年前上貢五億空明可收到?」蠻羽挑眉問道。

「收到了,收到了!是我親自前去送交給聖王大人的管事的。」銀耳連忙說道。

「那不應該啊,咱們沒得罪空明啊?五年五億還嫌少了?」蠻羽狐疑道。

五年上貢一次,一次上貢五億,這是蕭默定下的!

這個數其實很優厚了,畢竟半唐目前還在虧損,能擠出這麼多,也很不容易。

「這事兒你不用管了,我得去和大哥說一下。」

話音落,蠻羽起身大步走出偏殿。

同一時間,原八崎領內的廣湖原上,數以萬計的工匠正在忙碌著。

周圍的土地已經翻新,打得夯實,地面是純青耀石鋪就,佔地足有十里方圓!

青耀石乃是庚金大陸上硬度相當高的一種寶石,哪怕是監察使級強者全力一拳頭,也只能在這青耀石地基上留下一道凹痕。

這就是建通天大樓的地基,這地基足有十幾里深,光是地基就花費了二十多億庚金。

想建造幾千層的通天大樓,地基一定要牢固,否則根本無法承受森墨號主艦的重量。

畢竟想通過發射湮滅極光,森墨號必須是在外界發射,還必須是在頂層發射!

因為不能飛,不可能發射完再收了森墨號登頂吧?稍微耽擱下,可能空間裂縫已經修復好了!

「小師弟,你真想好了?建造這樓花費的錢財可不是一點兩點啊。」正在開始建造第二層的地基上,青火望著那忙碌的工匠,轉頭笑問道。

「嗯,這是地基,需要耗費的錢財多些,往後就不用這麼多了。」蕭默點頭說道。

青火微微一笑,沉吟道:「我倒是有一個好法子,讓你少花點錢,甚至不用花錢就能建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