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蕭凌天魂宮之中的塑冥道經,隨著不斷的吞噬雷霆之力,漸漸的起了一絲反應,蕭凌天也發狠起來,不停的召喚無生雷劫。

半個小時候后,第六次雷劫落下之時,塑冥道經終於吸收了足夠的力量,打開來。

蕭凌天振奮了起來,他猜的果然沒錯,塑冥道經也是需要能量的,上一次天意之劍出現,斬去神秘巨人的身影一臂,這一次,就算是神秘巨人再次出手,蕭凌天也不害怕了。

讓蕭凌天驚異的是,在塑冥道經之上,那斬斷巨人手臂幻化的圖案周圍,竟然浮現了無數密密麻麻的小字,但是現在,蕭凌天沒時間去看。

蕭凌天施展大吞噬術,不斷的吞噬劫靈,在第六次雷劫即將要完成的時候,蕭凌天發現,雷劫之中的巨人,再也忍不住了。

這一次,巨人沒有出手,而是眉心睜開了一隻豎眼,發出一縷幽光,射向蕭凌天。

在這瞬間,蕭凌天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竟然不能動彈了。

但是,魂宮之中的塑冥道經,在這瞬間,直接興奮了起來,發出無盡神光,順著那縷幽光射向巨人的豎眼。

神秘的巨人,嘴裡發出一聲可怕的慘叫,眉心的豎眼,直接被塑冥道經剝奪,對著蕭凌天飛來,看見這一幕,蕭凌天被嚇了一跳,塑冥道經的能力,太過逆天了。

那隻可怕的巨眼,變小融入蕭凌天的眉心玄關,和蕭凌天瞬間融為一體。

「吼!」

在這瞬間,神秘巨人發出瘋狂的咆哮聲,雷海瞬間翻騰起來。

聖世巫醫 塑冥道經發出一道奇異的九彩光芒,包裹著蕭凌天的身子,對著雷海之外飛去。

雷海之外,看著九彩神光飛出,劍一雙眼露出奇光,雖然不知道雷海之中發生了什麼,但是九彩光芒之內,劍一還是能隱約的看清蕭凌天的身影。

看著蕭凌天一副逃命的樣子,劍一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緊接著聽見雷海之中恐怖咆哮,一人一獸目露驚恐之色,對著蕭凌天飛去,一直飛出幾萬里,蕭凌天才停下。

剛剛舒了口氣的劍一,感受到蕭凌天身上的氣息,眼珠子都差點掉了出來。

「六、六、六次無生雷劫下!」

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這一看之下,就算劍一見過無數的風浪,也被震驚了一下,別人渡過一次雷劫,半條命不在,蕭凌天倒好,一次直接渡過六次,而且似乎雷海之中發生了什麼大恐怖,直接逃離出來。

「給我護法一下!」

蕭凌天身體落下,留下一句話,就地盤坐下來。

劍一和小狐狸瑾漓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但是兩人默契的分開,守護著蕭凌天。

此時,蕭凌天的全部身心,都轉移到他的眉心玄關剛剛融合的豎眼上,在蕭凌天靈魂之力碰觸到豎眼的瞬間,一股奇異的能量包裹住蕭凌天的靈魂力,蕭凌天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力,飛速的增長,方圓千里的一切,他都能清楚的洞悉。

「仙魂力量!」

這下,輪到蕭凌天震驚了,蕭凌天盤坐在地上,也笑出了身。

小狐狸化為一道白光,射入蕭凌天的懷裡,伸出一隻小爪氣,放在蕭凌天頭上,一臉古怪的看著蕭凌天,小眼睛中滿是迷惑之色,『沒病啊,發什麼神經!』

此時,蕭凌天睜開了眼,直接將蕭凌天抓住,塞進懷裡。

「小哥哥,你沒病吧!」

小狐狸焦急的道。

「你才病呢?」

聽見蕭凌天的回答,小狐狸雖然不知道什麼意思,但是只要蕭凌天沒事,它也振奮起來,從蕭凌天的懷裡竄出,坐在蕭凌天的肩膀上,呀呀呀的說個不停。

儘是關心蕭凌天的話,看著這隻可愛的狐狸,蕭凌天忍不住揉揉它的小腦袋,幫助小狐狸順順毛。

仙魂,那是仙之境界,才會擁有的可怕力量,蕭凌天沒想到,自己還未踏足長生武者,就接觸到了仙魂的力量,他雖然無法動用來攻擊,但是仙魂的力量,能夠洞悉絕大多數的危險。

此時,九天之上,一個男子手中握著一枚棋子,眸子之中星辰流轉,對著身後,一身黑袍,眉心流血的青年道:「你確定你發現冥尊的氣息了?」

「是的,主人!」

青年對於男子的問話,恭敬的回答道。

再次聽見黑袍青年的肯定回答,男子手中的棋子,才落在棋盤上。

聲音激動的道:「悄悄獻祭,百年之內,搶先一步進入這片大陸,等我融合冥尊的力量,問鼎仙王之境,不遠已。」 融合仙之眼,得到仙魂之力的輔助,蕭凌天能夠清晰的洞悉方圓萬里的風吹草動,而且對於以後晉陞仙之境界,有著巨大的幫助。

蕭凌天抱著小狐狸,駕雲而行,此時的劍一,對蕭凌天更加的恭敬。

蕭凌天一路走來,不斷的施展仙眸,熟悉洞悉能力,查看周圍發生的一切。

半天之後,蕭凌天確實發現了一件事情,讓蕭凌天非常的感興趣。

在遠處,兩大長生武者,將一人圍困起來,眸子之中儘是殺意,蕭凌天感興趣的不是兩大長生武者,而是被圍困的一人,那人正是百勝,離蕭凌天而去,名列天驕榜第十一的百勝。

蕭凌天抱著小狐狸,收斂氣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蕭凌天想要看看,這個高傲無比的傢伙,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對於百勝,蕭凌天可是很想收於麾下,這樣的天驕蕭凌天可不想放過。

「百勝,給你一個機會,臣服於暗魔大人,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聽見青木使者的話,百勝的嘴角浮現嘲諷之色,「一隻區區的異魔,就讓你們為奴為脾,你們這般的有骨氣,像我這種軟骨頭,太過怕死,就算了吧。」

聽見百勝的話,另一個男子瞬間殺機畢露,男子一頭火紅的長發,飄揚了起來,聲音暴虐的道:「青木,何必與他廢話,一個個小小的雷劫武者,直接拿下,讓暗魔大人種下魂種不就行了嗎?」

說話的男子,是十翼黑暗天使的坐下九大使者之一的烈火使者。

蕭凌天很意外,為了百勝,十翼黑暗天使竟然派出了兩大使者,看來百勝他是勢在必得啊。

聽見烈火使者的話,青木使者沒有回答,而是開始誘惑百勝。

「百勝,難道你不想成為長生武者嗎?你要知道,暗魔大人可是有神奇的法決,能夠讓無生雷劫巔峰的武者,輕鬆的晉陞長生武者,擁有萬載壽命,你就不動心。」

「哈哈哈!」

聽見青木使者的話,百勝再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嘲諷、輕蔑、鄙視的道:「你們以為我們和你們這些廢物一樣,晉陞長生武者,還需要別人幫助,成為一個道基不穩,一生止步於長生一重的垃圾。」

聽見百勝的話,青木的臉色也徹底的陰沉了下去,他們雖然晉陞長生武者,但是就像是百勝說的,他們的一生,只能止步於長生第一重,萬壽境。

百勝提到他們的傷口,兩人神色陰沉,殺意濃郁到極點,將百勝的所有退路,全部斷去。

「區區渡過無生雷劫的小輩,也敢在我們的面前囂張,真不知道,你的自信來自哪裡,到了地獄,在後悔吧!」

「青天神木!」

「星火化靈!」

青木使者和烈火使者同時出手,前後夾擊,恐怖的攻擊籠罩向百勝。

在這瞬間,天地之間,出現了一株千丈大小的神木,如同擎天之柱一般,從天上砸下,威勢滔天。

烈火使者指尖飛出的星火,不短的增大,化作一隻火雀,帶起漫天的星火,向著百勝撲殺而來。

面對這般可怕的攻擊,蕭凌天發現百勝自始至終,都冷靜無比。

在兩道攻擊來臨之際,百勝嘴裡發出一聲怒喝,百勝整個人,化作一條亘古永恆的星河,在哪星河之中,蕭凌天感受到了冰冷和死寂。

看見這一幕,蕭凌天和劍一都目露駭然之色。

百勝的法天相地,竟然是一條如此浩瀚神秘的星河,青木使者和烈火使者的攻擊,沒有對他形成太大的威脅。

青天神木和火雀,皆是消失在星河之中。

在這瞬間,星河之中,幻化出一張巨臉,目露嘲諷之色,一條手臂伸出,就要抓向青木使者。

對於此時的百勝,蕭凌天發現無論是青木使者,還是烈火使者,神色都沒有太大的變化,似乎對於這一切,他們早已知道一般。

青木使者目露嘲諷之色道:「百勝,如果你沒有什麼其他手段的話,就乖乖的和我們回去吧,效忠暗魔大人,永世為奴。」

「就憑你們!」

化身星河的百勝,剛剛吐出一句話,緊接著就是神色大變,因為此時,青木使者的手中,出現了一張古老的神符。

在哪張神符之上,蕭凌天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封禁之力。

神符飛出,化身星河的百勝,嘴裡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喝,星河不斷的縮小,百勝的身影,滾落而出。

蕭凌天發現,此時的百勝,身上的修為不見,直接被封印了。

青木使者和烈火使者,還沒來得及得意。

蕭凌天抱著懷裡的小狐狸,和劍一從遠處漫步而來,感受到蕭凌天身後劍一的恐怖,兩人沒有敢輕舉妄動。

「你是誰,難道想阻止我們抓捕罪犯不成,暗魔大人想抓的罪犯,沒人敢從中作梗。」

看著有些緊張的青木使者和烈火使者,蕭凌天目露微笑,「我不知道什麼暗魔大人,也對他不敢興趣,我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你們臣服於我,或者死。」

看著來者不善的蕭凌天,青木使者和烈火使者神色難看,他們可是長生武者,從未想過被一個無生雷劫的武者,這般的威脅,此時的兩人,臉色的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了。

「呀呀!」

蕭凌天懷裡的小狐狸,也是小眼睛一轉,跳到蕭凌天的肩膀上,小爪子之中,出現一柄小劍,呀呀呀的叫個不停,一臉不屑的看著兩人。

青木使者和烈火使者,看見此時囂張無比的蕭凌天和靈獸,心裡的怒意縱橫,雙眸彷彿要噴出火焰一般。

本來絕望的百勝,看見蕭凌天的到來,眸子之中,露出一抹期望之色。

蕭凌天的實力不凡,在百勝看來,蕭凌天和其身後的劍一聯手,應該能夠抗衡青木使者和烈火使者,就走他,應該沒什麼問題。

「小子,你確定你沒瘋?」

烈火使者聽見蕭凌天的話,無比的憤怒。

蕭凌天笑道:「難道你的耳朵聾了嗎?那我在說一遍,臣服或著死。」

這一次,蕭凌天的臉色陰沉了下來,一股冷冽的氣機,鎖定兩人。

[明天早上沒有,下午兩點到家,預計晚上能四更,謝謝大家支持,後天起,更新速度會加快。] 聽見蕭凌天的話,無論是青木還是烈火,雙眸之中都冒著火焰,從未有人,這般的罵過他們,蕭凌天的話,徹底的讓兩人怒了,本來的那份忌憚,也被拋之腦外。

兩人同時施展法天相地,對著蕭凌天蜂擁而來。

一人化為通天神木,一人化為火焰巨人,同時伸出手,抓向蕭凌天。

感受到兩人的森然殺機,蕭凌天的眸子之中,浮現一絲嘲諷之色。

「大吞噬術!」

對於兩隻巨大的手掌,蕭凌天直接施展大吞噬術,將兩人的手掌直接定住,體內的精氣神,不斷的對著蕭凌天身體蜂擁而來,被蕭凌天化為一滴滴的龍血,蕭凌天的一身力量,不斷的暴漲著。

在蕭凌天施展大吞噬術的時候,青木使者和烈火使者,眼珠子都差點掉了出來,如同見鬼一般的看著蕭凌天,眸子之中,儘是驚恐。

就算是蕭凌天肩膀上,一直未動的小狐狸,看見大吞噬術的瞬間,也是渾身汗毛倒立,害怕到了極點。

「饒命!」

感受到致命的威脅,青木和烈火同時尖叫起來,神色驚恐的急忙道。

「大人手下留情,我們兩人願意臣服。」

聽見青木使者和烈火使者的話,蕭凌天散去了大吞噬術。

但是蕭凌天可不會輕易的相信兩人,讓青木和烈火打開魂宮,蕭凌天的滅生之種,兩顆虛幻的小樹苗進入了兩人的魂宮之中,隱入兩人的魂體之內,蕭凌天這才放心。

就算是真的有人想要為兩人解開,也不可能,蕭凌天的意念一動,無論和兩人距離多遠,兩人都會在瞬間暴斃。

將青木和烈火,收做魂奴,蕭凌天才轉身看向百勝。

此時的百勝,看見蕭凌天的眸光,神色之中,皆是暗淡,蕭凌天的恐怖天賦,已經讓他感受到了無盡壓力。

一天前,法天相地巔峰,名列天驕榜的第一,而現在已經能輕鬆的收拾青木使者和烈火使者了。自己和蕭凌天相比,太過弱小。

青木和烈火成為蕭凌天的魂奴,蕭凌天示意之下,青木和烈火幫助百勝解開了封印之力,百勝的一身實力,徹底的恢復。

看著百勝,蕭凌天微笑道,「百勝兄,咋們就此別過,有什麼需要的話,來人王殿找劍一,他會幫助你的。」

蕭凌天說完之後,就要轉身離去,百勝突然出聲道:「凌天兄,咋們一起吧,我也想去看看的你的人王殿。」

聽見百勝的話,蕭凌天什麼也沒說,三人消失在天際。

至於青木和烈火,蕭凌天將兩人安排到十翼黑暗天使的身邊,希望大戰之時,能夠有奇效。

以前的雷鳴城,現在已經大變樣了,城門之上,換上了三個金色的大字,人王殿。

人王殿的武者,一個個精神抖擻,沒有任何一個人懈怠,除了那些負責站崗的武者,全部都處於修鍊之中,這一幕,讓百勝大敢意外。

蕭凌天帶著面具進城之時,一道身影立刻出現,正是司空屠。

「殿主!」

司空屠恭敬的行禮后,對著蕭凌天身邊的百勝露出一絲微笑,「歡迎回來!」

百勝聽見司空屠的聲音,眼中浮現一絲淚花,這個他的兄弟,一直以來從未忘記過他,百勝對著司空屠,就是一拳。

百勝的一拳,轟在司空屠的胸膛之上,蕭凌天三人都笑了。

蕭凌天轉身對著百勝道:「百勝,歡迎你加入人王殿,沒什麼禮物,等我殺死十翼黑暗天使,將其一生修為煉製為長生果,在助你一臂之力,踏入長生武者。」

「謝殿主!」

聽見叫他殿主,蕭凌天無比的興奮,在百勝的胸口就是一拳,微笑道:「人王殿,只有兄弟,以後大家就是兄弟了,一起同甘共苦,一統混亂之地,進軍中州聖土。」

「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