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葉妖染默默的抓下他的手,靜靜望著他的眼睛。

「為什麼這麼做,告訴我原因。」

到了這一刻,她連脾氣都發不出來了。

從頭到腳,都是涼的。

一顆心直跌谷底。

她最信任的人……

她最愛的人……

在她身上下了封印,讓她修為永遠無法提升……

到底是為什麼?

看著她拚命修鍊,然後永遠無法晉陞,很好玩嗎?

呵,怪不得,他怎麼會突然改變主意,教她修鍊。

原來他早就打算好了。

不給她有任何提升的機會。

看著他沉默下去的容顏,葉妖染突然有點想笑。

眼眶卻有點紅。

他不讓她修鍊,有苦衷,有不得已的原因。

她可以不知道,她可以什麼都不問。

但是犯得著這樣嗎?把她當成一個傻子耍。

看著她日夜不休認真修鍊,他心裡難道,就不會有那麼一丁點的愧疚?

「墨蒼穹,你這樣,有意思嗎?」

葉妖染微微退出他的懷抱。

一雙鳳眸,隔著時光,冰靜的看著他。

「看著我整天修鍊,卻怎麼也提升不了,你很高興?」

男人劍眉已經狠狠蹙起。

他薄唇動了動。

想要說什麼,卻什麼也說不出。

怎麼解釋……都沒有意義。

他封印了她的丹田,再叫她修鍊……這是事實。

他無法改變。

「小傢伙……」他喉嚨動了動,眼底閃爍著疼痛的光,「是我不好,你……」

不等他說完,她打斷他:「原因,我不需要道歉,我需要原因。」她漂亮的眼眸定定看著他,見他眼底的慌亂,語氣稍稍軟了些,「墨,給我個可以接受的理由。」

比如他這麼做是為了她好。

比如她晉陞會對她身體有傷害。

比如封印還有別的作用。

更甚至,就算是為了私心,不想讓她成長,想一輩子護她在臂彎下這樣狗血的幼稚理由,她也可以接受!

轉瞬間,才知自己已經幫他找好了很多個借口。

不管是什麼都好。

她需要一個理由,讓她知道那個從來不捨得她掉一滴淚皺一下眉頭的男人,為什麼會讓她這樣難過。

他在看著她每次滿頭大汗從修鍊退出來,卻一點進展都沒有的時候,難道不會心疼嗎?

只要你說。

我就原諒你。

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封印就封印了,有你在我什麼都不怕。

氤氳著晶瑩的鳳眸看著他。

然而他最終還是什麼,什麼都沒有說。

獨家暖愛,總裁太霸道 時光是寂靜的。

二人對視了許久。

他的眼眸中,依然是深邃如夜空的顏色。

她看不透他。

除了他願意袒露出來的情緒以外,她從來看不懂他。

須臾,葉妖染深吸了一口氣,低垂眼睫。

抬手一寸一寸掰開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

她站起了身。

垂著眼眸看他。

「墨,我很失望。」

她的語氣很輕,很縹緲。

卻也很明了。

抬起腳,不再看他眼中是怎樣的懇求,她轉身往門外走去。

床榻上的男人,終於回過神來,望著她嬌小的背影。心底突然湧出了一股強烈的恐慌,在瞬間吞噬了他。

甜心嫁一送一:總裁,請簽收! 想也不想,他身子一閃便撲了過去。

從背後死死抱住她。

手臂收緊,紫眸帶著后怕的看著她。 「不要走。」他語氣了帶上了祈求,將頭抵在她的肩上,「小傢伙,不要走。」

一個強大到六界聞之喪膽的男人,卻用如此低聲下氣的語氣。

只為求她別離開。

熟悉的氣息侵襲而來,葉妖染鼻尖一酸。

片刻后,動作緩慢的退出他的懷抱。

「你讓我靜一靜。」 癡情總裁:藍色愛琴海之戀 她說,「我們都該靜一靜。」

好好想一想。

事情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她那麼信任的他。

為什麼會對她做出這種事。

她清楚自己現在很生氣,全身上下的怒火細胞都在叫囂著。

如果再這麼下去,她怕她會口不擇言說出更傷害他的話,將事情弄得一發不可收拾。

葉妖染再度深吸一口氣,轉身捧著他的臉,踮起腳尖在他唇上印了一下,柔軟的唇在他唇上輕輕擦過,留下余香。

然後關上門,離開。

這次,墨蒼穹再也沒有跟上來。

房門被關上,門外不再有光線照入。

白天宛如黑夜。

所有的光華都被吞噬。

男人靜靜的站在那裡。

漂亮的紫色眼眸,靜靜的盯著她離去的方向。許久都沒有動過。

高大的身影,穿著一身紫金色的華衣,襯著如瀑布般傾斜的紫發。

他彷彿被淹沒在了無盡的黑暗裡。

葉妖染一路飛著往北面而去,髮絲在風中狂亂的飛舞著。

她垂眼望著下方人來人往的街道集市,心底卻空陷進去了一塊。

今天……她是真的很失望。

對墨蒼穹,很失望。

他們認識了那麼久。

同床共枕,幾乎沒有秘密。

他們默契得像是同一個靈魂分裂出來的兩句身體。

待在一起時甚至不用言語,偶爾對視的一個眼神,都是心意想通的喜悅。

為什麼。

他要這樣做。

在看到封印上屬於他的氣息時,她第一反應是自己弄錯了。

那是不可能的。

他是墨蒼穹啊,她完全不懷疑他可以為了她捨棄一切的墨蒼穹啊。

他怎麼會瞞著她,幫她打下封印。

她幾乎是等不及的想要回去問他,這是怎麼一回事。

是不是有人冒充了他的力量。

他說過大千世界,有幾人長得相像並不稀奇。

那力量,是不是也可以有相像的?

所以當他承認的時候,她幾乎是不敢置信的。

她真的搞不懂!

搞不懂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他不讓她修鍊,她一直都隱約察覺得出來一些。

他不說原因,她便等著他坦白。

到底有什麼事,是不能兩個人一起解決的。

非得要動用這種方式。

她一生最討厭被算計。

尤其是,最信任的人。

當初莫子軒,已經夠讓她心寒的了。

封住她的丹田,再教她修鍊。

呵,這簡直像是一個笑話。

葉妖染不由自嘲的冷笑一聲,駕著啼血劍往前飛去。

冰冷的風劃過臉頰,彷彿可以讓心裡好受一些。

每次難過了,她都喜歡出去兜風,前世如此,現在也沒有改變。

飛到城外,是一大片的叢林。

許多修鍊者喜歡來這邊歷練修鍊,而她卻格外喜歡過來遊玩。

葉妖染正預指揮著啼血劍下落,卻見一道淡紫色的光芒迎面飛來。

她下意識的停住,黛眉凝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