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落天驕也同樣被嚇了一跳。

“血龍牙說,這些妖獸雖然已經死去很多年了,可是它們生前異常的強大,故而誕生出了不同於獸魂的怨靈獸魂,而我的吞噬獸獸魂正好可以吸收它們以恢復力量!”

葉千鋒眉開眼笑的說道。

“可是你怎麼吸收那些怨靈獸魂?別告訴我你直接將他們塞進牙縫裏吧?”

落天驕不可置否的說道。

“簡單啊,血龍牙的天賦之一就是抽取獸魂,嘿嘿!”

說道這裏,葉千鋒徹底的嘚瑟了起來,當場就拿起血龍牙朝着一具巨大的妖獸屍體跑去……

“等等我!”

落天驕望着葉千鋒的背影吶喊了起來,眼見葉千鋒帶着寒靈雨跑了,他就急了,他可不敢一個人呆在一起,要是離開血龍牙力量籠罩之後,他的下場就可想而知了。 “那些怨靈獸魂雖然實力不能同正常的獸魂相提並論,不過有些妖獸因爲生前過於強大,現在的我還不能將它們收割,並且就算我能將它們收割了,我怕吞噬獸獸魂也不能徹底的吸收它們的力量,畢竟吞噬獸如今也不過只相當於恐怖級巔峯的實力而已!”

血龍牙發出這樣的警告之後,隨即指揮葉千鋒將它插進了一個巨大的妖獸頭蓋骨之中,那妖獸的屍體早已徹底的腐爛,只剩下了蒼白森然的白骨,不過那偌大的頭顱之中卻有一團深紅色的靈魂之火在閃耀着。

“將我插99進那一團深紅色的靈魂之火中,現在我應該能徹底的收割它的靈魂之力!”

隨着血龍牙的神識發出之後,葉千鋒就用血龍牙狠狠的插99進了那一團深紅色的靈魂之火之中。

啊!

血龍牙刺進靈魂之火的那一瞬間,那一團深紅色的拳頭大小的靈魂之火居然發出了凌厲而又悽慘之際的慘叫聲,明明只是一團小小的靈魂之火而已,卻在瞬間暴漲到了大象一般大小,並且那聲音直讓葉千鋒三人靈魂也顫抖了起來。

好在,血龍牙也不是吃素的,並且葉千鋒早已將吞噬獸獸魂的吞噬技能給釋放了出來,就算那靈魂之火想要做出最後的垂死掙扎,在兩者的夾擊之下,也只是凝聚成了妖獸生前的模樣,張牙舞爪,猙獰無比的朝着葉千鋒咆哮,奈何那妖獸生前雖然高大雄偉,實力也非常的不俗,不過現在卻只相當一絲殘餘的怨靈的靈魂之火也只能凝聚出大象大小的模樣,並且根本掙脫不了血龍牙的控制……

力量,咆哮的力量,奔騰的力量,如同千軍萬馬衝刺的力量瞬間就涌進了葉千鋒的身體之中,繼而順着葉千鋒的筋脈流淌到了葉千鋒背上吞噬獸的肚子之中,那肚子,端的可怕,就算那靈魂之火的力量強大到不行,也只能成爲了吞噬獸獸魂的補品而已。

饒是如此,只是靈魂之火釋放出來的力量流淌過了葉千鋒的身體,就讓他的筋脈脹痛得萬分的難受,不過也正是這樣,葉千鋒才能藉助吞噬獸將極小的一部分力量轉化成爲他自己的力量…….

和前幾次一樣,葉千鋒的身體不斷的膨脹,不斷的縮小,不斷的膨脹…….

周而復始很久之後,葉千鋒的身體終於不再變化,只是這一刻他身上釋放出來的立場卻比之前顯得更加的強大,居然隱隱有突破到五品玄武境的境界……


“不是吧?這樣也行?也太詭異了一點吧?”

望着那開始非常難受,現在卻非常享受的葉千鋒,落天驕帶着一雙血紅色的雙眼說道,因爲葉千鋒身上發生的一切太讓他眼紅了。

“我記得我們家族有一本古老的古籍之上有過相關的記載,在那遙遠的過去,很多修者都修煉有一門能夠吸取別人的力量技能,就和葉大哥的邪魔吞天法差不多,不過卻更加的高級,能夠讓吞噬者永久的擁有那一股力量,不過葉大哥此刻藉助的卻不是邪魔吞天法,而是吞噬獸獸魂的天賦技能:吞噬…….天啊,莫非他是想要以此來恢復吞噬獸的等級不成?”

想到這裏,先前還在爲葉千鋒擔心的寒靈雨捂着嘴巴尖叫了起來,因爲她實在不敢想象,當吞噬獸的獸魂因爲吞噬了這裏無窮無盡的靈魂之火的力量恢復到洪荒獸神王者等級的時候,那個時候的神州,神州是整個九州還有誰能是葉千鋒的對手,畢竟完整的吞噬獸可是能夠隨意的吞噬任何力量比自己低的一切力量…….

“老子想要罵人!簡直是太尼瑪的逆天了!”

就算是基本上不說粗話的落天驕也忍不住仰天吼道,這一刻,他不眼紅那是假的,可是他更爲葉千鋒感到高興和欣喜,因爲只有葉千鋒強大了起來,當他們走出這裏之後,面對那幾個龐大無比的家族的時候,葉千鋒才能活下去,纔有機會凝聚出九重天閣,繼而成爲那九州之中第一的修者,到那個時候,作爲葉千鋒兄弟的他還會怕誰?

“吼!”

良久之後,葉千鋒終於吞噬完了那一團拳頭大小的深紅色的靈魂之火,繼而仰天發出了震撼的咆哮之聲,這個時候的葉千鋒渾身釋放着恐怖的力量,就算他沒有突破到五品玄武境,修爲也是大有長進,並且吞噬獸卻狠狠的享受了一番大餐,眼看就要恢復到驚悚級了。

“爽,太爽了!”

葉千鋒發出吞雲的咆哮之後笑着對身後的兩人說道。

“你是爽了,可是我卻很不爽,我說什麼好處都讓你給佔盡了,你怎麼也得對我做點補償吧,要不然的話,我還真後悔跟着你跳下來!”

落天驕黑着一張臉對着葉千鋒說道。

“哈哈,我到是什麼嚴重的問題,這個很好辦,難道你沒有想到當我將那些屍體之中的怨靈,或者是兵器之中的怨靈吸收掉之後,你就能隨便的挑選兵器了嗎?”

葉千鋒眯着眼睛笑了,並且一雙眼睛再次開始尋找起下一個目標來。

“好啊,好啊,我也要,等等,我要什麼啦?我覺得還是長劍好,不行,劍太普通了,那到底什麼兵器好啦?”

沒等落天驕興奮起來,寒靈雨到是首先拍着收跳了起來。

“不急,不急,慢慢選,你們選中什麼我就將什麼的怨靈凝聚成的靈魂之火給吞噬掉,不過血龍牙說有些怨靈的靈魂之火它還沒有能力收割,並且吞噬獸不能將其中的邪惡力量消化掉,所以現在最好還是尋找那些深紅色的靈魂之火!”

葉千鋒一邊尋找,一邊對着兩個興奮到不行的傢伙說道。

“呀,那裏有一把完好的一雙手一般寬大的重型巨劍,我倒是可以用,你讓血龍牙去感受感受,看能不能吸收那其中的怨靈!”

“我看上了那一條流雲鎖,還有那一把金光閃閃的長劍,還有還有…….”

不管是落天驕還是寒靈雨,都興奮過了頭,以至於很快就選中了很多的目標,到是讓一旁的葉千鋒苦笑連連…….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看你們還是先休息一會吧,我讓血龍牙挨着去感受一番,哎,想不到我居然淪落到做苦力的地步了!”

葉千鋒一邊無奈的發出感嘆,一邊開始讓血龍牙挨着感受起那些被兩人看中的兵器來……. “主人,其實不用探查我也知道,這片區域怨靈凝聚出的靈魂之火是深紅色的就只有剛纔那一團而已,其他的,等級都已經超出我目前能力範圍,所以,我們只能再到其他的區域尋找了!”

當血龍牙發出這樣的一段話之後,當葉千鋒將血龍牙的話轉述了一遍之後,落天驕當場就毛了,直接掐着葉千鋒的脖子吼道:

“兀那小子,你也太不厚道了,自己吃幹抹盡之後,連點湯湯水水也不給兄弟剩點嗎?”

“葉大哥,血龍牙真的辦不到嗎?”

寒靈雨雖然相信葉千鋒說的是真的,不過還是帶着一絲僥倖的用着央求的語氣問道。


“咳咳,我還能騙你們嗎?”

好不容易從落天驕的魔抓之下掙脫出來的葉千鋒連咳數聲的說道。

“好吧,就讓血龍牙帶路,看能不能找到點它能夠收割的貨色!”

落天驕依舊不死心的說道,並且那語氣是相當的兇悍。

“主人,氣死這裏死去的妖獸和各種族的人類修者,生前的修爲最起碼都在神侯境,並且絕大多數的修爲或者等級都超越了神侯境,驚悚級而深紅色的靈魂之火就是生前達到了神侯境,或者是驚悚級的妖獸死後才能形成!”

血龍牙說出了它所知道的一切,不過這一番卻讓葉千鋒三人當場就震精石化了。

從那無窮無盡的屍山骨海來看,這裏死去的修者和妖獸起碼也是數以十萬計,那豈不是說在遙遠的年代之中,神侯境的修者,驚悚級的妖獸真的只是大戰之中的炮灰而已?

“我的天啊,這也太恐怖了吧,神侯境的修者,驚悚級的修者居然只是這裏的最弱者?靈雨,你怎麼看?你相信血龍牙所說的嗎?”

“迴天驕大哥的話,我相信,因爲我相信葉大哥所說的一切!”

在落天驕那不可置信的眼神之下,寒靈雨非常認真的挽着葉千鋒的手臂說道。

“我不是不相信血龍牙,而是不敢想象在那古老的年代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爲什麼強如神侯境的修者只是炮灰?而那些修爲達到了神君,甚至是神王以及以上的修者到底是被何等厲害的人殺死的?曾經的修者世界,到底有多麼的恐怖?那些人到底強悍到了何等驚天動地的境界?”

“你們想想,暫且不說我們在這裏看到的一切,就說說那天外迴廊吧,那黑與白的無盡骸骨被那神祕的宮闕鎮壓着,又到底是誰有能力建造出一座巨大的如同山峯一般能夠自己飛翔的宮殿?又說說那黑血潭吧,到底是何等逆天的妖獸之血才能讓它變成血紅色?最後說說這個廢棄沃土吧,一個被堪稱神靈的傢伙創造出來的遼闊無邊的沃土啊,居然被人打殘了,那可想而知這裏曾經發生的戰鬥時何等的兇險壯觀。最後,我們再來說說我們面前的這個小骷髏吧,尼瑪的居然還能在死去了很多很多年之後重生,難道你們就沒想過曾經或許真的存在過永恆不死與天地同壽的神與仙嗎?要不然怎麼解釋如此之多的修爲強大到不行的生物如同螻蟻一般死得到處都是嗎?”

落天驕越說越激動,最後甚至拿葉千鋒來說事了。


“我說你幻想以前的時代就幻想吧,爲毛要說我是骷髏?能不能別進行人身攻擊啊?再說我是小骷髏的話,我就算是發現了重型的好錘子也不給你!”

葉千鋒不幹了,直接威脅道。

“好吧,我錯了,不過你不得不承認最起碼你以前真的是一具小骷髏吧,嘿嘿!”

落天驕雖然接受了葉千鋒的威脅,不過還是陰笑道。

“這純潔的傢伙啊…….”

被打敗的葉千鋒無語的望了落天驕一眼之後,就拖着相當於一直掛在自己身上的寒靈雨繼續尋找那深紅色的靈魂之火來…….

讓人震精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好似眨眼的時間,就已經過去了二十天,在這二十天的時間之中,葉千鋒三人再次尋找到了一具神侯的白骨,一把靈器級別的闊型重劍,一條靈器級別的展開好似一片彩雲的彩雲巾,以及幾具擁有深紅色靈魂之火的妖獸白骨,這些東西,都是血龍牙能夠收割其中怨靈凝聚出的靈魂之火的,在吞噬獸獸魂將那些靈魂之火徹底的吞噬之後,它終於恢復到了驚悚級,並且靈魂也飽滿了起來,不再只是一絲殘魂,不過距離那三魂歸位的地步還差得老遠。

在吞噬獸吞噬靈魂之火的這個過程之中,葉千鋒的修爲終於做出了突破,進入到了五品玄武境,只是進階之後的葉千鋒隱約間卻有一些變化,貌似是因爲消化了那些怨靈的靈魂之火的原因,他整個人看上去有些邪裏邪氣的,眉宇間總是帶着一股流芒的氣質……..

“我回來了!”

在落天驕得到了和他人差不多一樣形狀的靈器級別的闊型重劍,寒靈雨得到了能夠死死的纏住敵人的彩雲巾之後,白皮的神識老遠就回蕩在了葉千鋒的腦海之中,只是當葉千鋒帶着興奮無比的心情望向白皮的方向的時候,下巴卻差點都掉在了地上:

只見那原本白如雪的白皮的身後帶着一連串的黑色的邪氣,好似一陣妖異的邪風一般吹到了他的面前。

“我說你怎麼變成這幅模樣了?莫非你被邪氣給玷污了?”

望着飄蕩在自己面前,渾身上下卻被裹在一層邪氣之中的白皮,葉千鋒傻傻的問道。

“回主人,我也不知道,反正在我將那些遠古時代的強者留下的一些劍意,刀之奧妙,等等各種戰技的精髓吸收掉之後,我身邊的這一團淡淡的黑黑的邪氣就一直跟着我,先前我也有些擔心,不過時間長了我也就習慣了,我不管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妥,反而覺得非常的舒服,因爲那邪氣給我的感覺就好似黑痞大哥給我的感覺是一樣!”

如果黑痞聽到白皮將它和邪氣相提並論的話,估計就算不狠狠的揍白皮一頓,也要讓白皮去牆角畫圈圈。

“快,快讓白皮說說它到底得到了一些什麼?”

一旁的落天驕見葉千鋒第一時間關心的不是戰技,就猴急猴急的說道,雖然他從家族之中得到了一兩部不屬於三昧焚天的戰技,不過他還是知道能夠吸引白皮的戰技絕對不是他自己的戰技能夠比擬的。

“急什麼?反正已經得到了,還怕戰技能跑嗎?”


葉千鋒不疾不徐的說道,繼而開始詢問白皮到底得到了一些什麼。

“其實我也只是得到了一樣完整的戰技而已,那就是風神怒,正適合主人和三元融合之後使用,不過我很高興,我的天賦技能終於被徹底的激發了出來,我不光能夠將別人施展過的戰技臨摹出來,並且還能將多種戰技,甚至只是一道劍意,刀之奧妙等等殘缺的技能加以融合,繼而創造出適合修者施展的超級戰技,更重要的一點,我終於知道自己的名字了,主人你自己看吧!”

白皮說完,就輕輕的落在了葉千鋒的手掌之後,緊接着三個醒目的金色大字就映入了葉千鋒的眼簾之中——神技譜!

“神技譜?什麼玩意?”

湊到葉千鋒身邊的落天驕不明所以的問道。

“神技譜,顧名思義,就是能夠書寫在白皮書頁之上的戰技,無一不是人世間根本無法一見,只屬於傳說神話之中的神一般強大的修者創造出來的超級戰技!”

葉千鋒帶着顫音說道,如果“風神怒”被書寫在了白皮的第一張書頁之上的話,那說明他將獲得的戰技將是何等的牛氣,將帶領他走進一個何等遼闊的天地?

“風神怒:風神之絕技,共九式,第一式大風起,第二式風神嘯青天…….怎麼沒了?剩下的七式啦?”

當看清楚白皮的第一頁之上對龍飛鳳舞的一段小字之後,葉千鋒就將白皮翻了個底朝天,卻發現剩下的七式根本沒有。

“主人,你不用找了,現在的你只能施展出第一式,就算你和三元融合之後,也只能勉強施展出第二式風神嘯青天,只有等你徹底的掌握前兩式之後,第三式纔會出現!”

白皮做出瞭解答。

“我說白皮,你也太不厚道了吧?我連獸魂都沒有,怎麼可能有風系的力量,又怎麼能夠使用風神的戰技?我鬱悶啊,傳說中的風神的絕技,我有幸見到了,卻不能修煉,你說,這不是風神在和我開玩笑嘛?”

落天驕看完那風神怒的介紹之後就很是不滿的抗議了起來。

“我也沒有煉化風系的獸魂,不過天驕大哥你也不用泄氣,等我們出去之後,就可以在煉化風系的獸魂啊,有黑痞幫助,最起碼也能煉化一頭高級的風系獸魂吧,就算黑痞回到了白板狀態,我們也可以用魂玉,只要是封印着風系獸魂的魂玉就可以了!”

寒靈雨自然是非常厚道的,連忙替葉千鋒安慰起在一旁上躥下跳很不滿的落天驕。

“沒用,就算你們煉化了風系的洪荒級妖獸也沒有用,除非你們也能找到一頭能夠和你們進行融合的風系獸魂,不過能夠和你們進行融合的獸魂貌似萬中無一,除非你們也擁有和黑痞大哥一樣的天書!”

葉千鋒非常尷尬的學着白皮那非常憨厚的聲音說道。

“我去…….”

落天驕當場就跌倒在了地上,雖然寒靈雨也有些失望,不過她還是挺得住,因爲在她看來,只要葉千鋒強大了起來,只要葉千鋒能夠使用風神怒就行了。

“這次真的對不起了,風神怒這等神技居然要修者和風系的妖獸融合才能使用,不過你們也不用氣餒,白皮說了,他融合了多種殘缺的戰技之後創造出了一種不需要特殊方法就能使用的,最起碼也比我的三昧焚天要強上一線的戰技——萬法出世驚天地。”

葉千鋒這一次到是非常厚道的安慰了一直倍受打擊的落天驕一次,繼而將從白皮那裏得到的戰技“萬法出世驚天地”傳授給了兩人……. 如果說三昧焚天乃是十大家族之中的高級戰技的話,那“萬法出世驚天地”就是相當於十大家族中的最頂尖最頂級的戰技了,甚至還有所超越。

畢竟,萬法出世驚天地乃是天地至寶白皮融合了那些古老年代之中的強者留下的戰意,劍意,刀之奧妙等等殘缺的戰技融合而成的,不過這樣的戰技想要徹底的悟通,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辦到的,只是葉千鋒三人根本不知道罷了,所以,當他們迫不及待的開始參悟萬法出世驚天地之後,那時間如同奔騰的江河海水一般咆哮而過…….

從葉千鋒三人進入到廢棄沃土到他們依然還沒有從參悟之中醒來的你那一天,時間已然過去了一個月,也就是說,三人錯過了出去的時間,只有再繼續等待一年之後,纔有機會走出這一個廢棄沃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