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若不是怕同時被兩個六星高手圍攻的話,他早就動手教訓眼前之人了,但是如果對方真的不識趣的話,敖風古也不建議賭一把,在吳天動手之前,將其撕碎。

沒錯,在敖風古的心中,根本沒有將李青衣當一回事,可憐對方還在將自己當作一個人物。

「小子,話可不要亂說,居然讓我一個六星強者滾?看來今天我得替你父母好好的教育教育你,免得你出門再闖了大禍。」

敖定將軍失去了武力,這個消息早已經傳開。

樹倒猢猻散,牆倒眾人推,如今的敖定郡州,地位有些尷尬,作為敖定將軍的兒子,眾人也沒將其看在眼裡。

若是敖定將軍還是八星武者,李青衣自然不敢這樣對待敖風古,可是如今敖定將軍已經是個廢人了,一切就不一樣了。

敖風古冷道:「我的父母怎麼教,還輪不到你這個沒家教的東西說三道四。」

「哼,看招!」

話音未落,李青衣已經來到敖風古身前刺出數劍,猶如一躲美麗的青蓮在半空之中盛開。劍氣凌厲,眨眼間便將敖風古照在其中。

「說我父母?你這孫子,差輩了吧!」

面對李青衣的攻擊,敖風古面不改色,為了趕時間,將身後的睡龍寶劍握於手中,向著李青衣劍花中心點去,卻是在剛才的一剎那,敖風古便將對方劍招中的漏洞看在眼中,此時用力一劍,便對著其劍招的中心點去。

「不好!」

李青衣面色一變,顯然是看出了敖風古劍法貫通高階的實力,而他卻只是劍法貫通中級的境界,心知比拼劍招的話怕是不敵。 忽然,一截劍尖,刺穿了李青衣。

敖風古也有些驚訝,眼神中充滿了迷惑,饒是他,直到現在也沒弄明白是什麼情況。

只見一節雪白的劍尖穿透李青衣的胸膛,順著鋒利的劍尖,一滴滴殷紅的鮮血,從李青衣那溫暖的胸腔內流出,落到地上,變的冰冷無比。

「叮噹!」

李青衣眼神中充滿了不可置信,僵硬地轉過脖子,他的手臂,再也握不住那柄他平時最愛拿出來顯擺的寶劍,想要轉過脖子看一眼吳天,但是吳天卻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劍光閃爍,帶起一道血紅的匹練,顯的妖異無比,吳天露出一絲微笑,抽出手中的長劍。

嗤!

與此同時,少了劍尖的堵塞,李青衣胸腔內的鮮血直接噴了出來,敖風古手中長袖一揮,將所有的血液揮了出去,灑在了吳天的臉上。

吳天用嘴唇舔了舔,眼神鬼魅,盯著敖風古道:「我還不需要有人幫我出手!」

「好一場狗咬狗!」敖風古冷道。

聽到敖風古的話,黃一眉等人剛剛落下的心再次提了起來,本來吳天殺李青衣的時候,眾人還以為吳天就算不是與他們一夥的怕是也打不起來了,但是現在再聽敖風古所言,卻是再度緊張起來,心中暗嘆一口氣,皆是向前走了一步,站在敖風古的身後暗自戒備。

不過,吳天的反應再次讓眾人的猜測落了空,只見吳天並沒有生氣,反而還很贊同的點了點頭。

「不錯!確實是一場很棒的狗咬狗!」吳天臉上的血液還未乾,他的行為十分怪異,讓人有些琢磨不透。

七殺宮,作為一個殺手雲集的地方,十分殘酷血腥。

作為少宮主,吳天的心理上,也是見慣了血腥的。

敖風古嘴角扯動,此時的他已經沒有繼續對對方出手的想法。

吳天,就是一個心理扭曲之人,對待吳天敖風古只有可憐之色,他眼中的目光完全是關愛「弱智兒童」的眼神,不過在他轉身剛要離開的時候,耳邊再次傳來了吳天的一句話,讓敖風古震怒不已。

「不錯,不錯,真是一場十分精彩的狗咬狗,還是一場雙犬爭寵,真是讓主人欣慰啊,不過主人更看好的是你,這一點是不會變的。」吳天笑著對敖風古說道。

吳天依然是那副表情,但是敖風古卻是沒有那份心情陪他萬耍了。

「真是沒救的人!」敖風古鄙視地看著吳天。

「哼!給臉不要臉,能做本少主的僕人是你的榮幸,你竟然敢反抗!今天看我好好教訓你。」

吳天冷道,手中長劍提起。

也就在此時,一道銀光閃過,將吳天刺向敖風古的一劍挑向一旁,同時一道清瘦的身影來到了敖風古身邊。,

「堂堂六星武者,打一個五星武者也要說的這麼堂而皇之,真是不要臉,讓我來會會你。」

來者正是黃一眉,同為六星武者,且為武者學院新一代內資質比較好的一個人,黃一眉不認為他會比眼前的這個吳天差。

黃一眉對著敖風古使了個眼神,示意對方退下。

「這段時間,我不斷磨礪我的戰鬥,你儘管放心。」

黃一眉經過上一次的盪神谷一游,已經注意到了他的一些不足,回去之後也是特意的與人進行對戰,增加戰鬥經驗,此時幫敖風古是一方面,黃一眉更有增加戰鬥經驗想法。

「你是什麼東西?」

吳天見到有人擋在了敖風古的身前,心中有些不悅。

在七殺宮,他吳天說要哪個天才當狗,哪個美女暖床,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

而現在倒好,不但有個人對他的好意連番拒絕,居然還冒出來個擋路的。看著眼前的黃一眉,吳天的心中已經升起了點點殺意。

「你就這麼對你老爹說話的?可真沒教養!」

黃一眉嘴中調笑著,但是眉頭卻微微皺,一股淡淡的危機感縈繞在心頭。

可是有不知道是何處來的危機,不由將目光看向了眼前的吳天,這次,黃一眉從對方的身上感受到了淡淡的殺意。

「他想殺了我?」

黃一眉依然一臉微笑的看著吳天,但是身體卻緊繃起來,並且微微顫抖著。不過不時害怕,而是興奮,畢竟,這可是他一直期待的生死決鬥。

「哼!」

幾句帶有濃重的火藥味的對話下來,吳天的耐心終於被磨光了,只見他冷哼一聲,手中的寶劍一挑,化作一道銀光向著黃一眉襲取,速度奇快無比,但是面對同樣是練就一手快劍的黃一眉來說,卻是棋逢對手。

敖風古判斷出來:「劍法貫通高階!」

「看來,作為七殺宮的少宮主,吳天確實挺強的,但是這劍法貫通高階的水平,就不是一朝一夕能夠達到的。」

黃一眉手中細劍一盪,只見他的劍身微擺,整個人已經化為一道殘影。

正是其修鍊的《四風劍法》的妙處,凌厲而不失輕柔,快速而不失靈活,如影如夢。

「好厲害,我完全看不見黃一眉的劍法,我不是他一招的對手。」圍觀者中,一個四星武者看著黃一眉,心中生出畏懼之色。

黃一眉手中細劍時而像冬日的寒風,冷酷不已。時而像秋日的大風,瑟瑟掃落。時像夏日的颶風,狂暴不已。時而像春天的微風,溫柔中帶著殺機。

不得不說,雖然黃一眉的劍法境界不如敖風古,但是其手中的《四風劍法》卻是精妙無比,此時在黃一眉的全力催動下,更顯其變化的多端。

那怕是吳天,見到此劍法的精妙眼中?也不由閃過一絲驚訝,但是隨即便被一抹高傲掩蓋。

「哦?劍法不錯,不過也僅僅到此為止了!」

說著,吳天瞬間展開了武葉領域,同時也將體內的勳章激活,他打算要用全部實力,在一瞬間將黃一眉打倒,他想看著黃一眉痛苦的表情在他的劍下求饒。

沒錯,他就是喜歡別人絕望之時的那種表情!

吳天身後的二個武者,穿著一身黑衣,給敖風古一種特別詭異的感覺,敖風古皺起眉頭。

「那二個手下,實力比吳天還強!」

洪亮亮悄聲道:「你看誰能贏!」

「黃一眉缺少實戰經驗,這一戰不好說。」 二人的戰鬥,驚動了越來越多的人,甚至一些家族的老一輩帶頭人也都看見了,不過他們並沒有勸阻。

武者聯盟勢力雄厚,學員遍布各地。可是七殺宮作為一個殺手組織,最讓人不敢得罪。

吳天武葉領域全開,六星巔峰武者的實力讓黃一眉壓力瞬間增長了數倍,手中的快劍苦於招架,一時間竟然發揮不出其本該擁有的速度。

「好快的速度!」黃一眉微微皺了皺眉頭。

叮叮聲不絕於耳,吳天此時就像是一個打鐵之人,手中的利劍便是那鐵鎚,一道道沉重的劍光,隨著他的手部起起落落。

猶如一個個鐵鎚落在黃一眉的細劍上。

黃一眉的長劍,就像是一片芭蕉葉,在狂風暴雨中快要支撐不住。

但是奇怪的是,明明多次,吳天可以重傷黃一眉,但是他卻放棄了那樣的機會,這一幕讓眾人看在眼中,不由升起了一個想法。

「貓捉老鼠!」

沒錯,就是貓做老鼠,此時的黃一眉就是那一隻被貓玩弄於鼓掌之中的老鼠,顯然。黃一眉此時也發現了這一點!

「少瞧不起人了!」

似乎是發泄,黃一眉怒吼了一聲,臉部發紅,眼中充血,一直優秀無比的他此時就像受到了天大的屈辱,瞬間爆發出來。

「武者聯盟東院小學的佼佼者,怎麼這麼差勁啊!」

「不是差勁,而是七殺宮少宮主太強了。」眾人竊竊私語。

黃一眉頭頂武葉領域展開,隱隱間有著吹動的樹葉虛影出現。

「風靈武葉領域!」

這是眾人第一次看到黃一眉的武葉領域,那一片片風靈葉像是暴怒的精靈一般在黃一眉的頭上翻舞,但是它的暴怒卻掩蓋不住它的靈性。

隨著武葉領域的展開,黃一眉的氣勢開始攀升。

「不愧是天才!沒想到他的武葉領域,是風靈武葉領域!」

黃一眉修鍊《四風劍法》,有了這風靈武葉領域顯然大大提高了他的能力。

「風靈武葉領域,這下吳天麻煩了。」

不知道是誰低語了一句,將眾人的視線從黃一眉得到武葉領域上收回了視線。

黃一眉的天賦不弱,只是缺乏戰鬥經驗而已,風靈武葉領域一旦展開,再加上其身上的可以增加速度的力量勳章,場中的局面一時間竟然被黃一眉站住了上風。

不過,吳天雖然落了下風,卻沒有表現出一絲的慌張,臉上依然掛著那個可惡的微笑,只不過其中卻多出了一抹嗜血。

「哦?這就是你的底牌了嗎?還不夠啊!」

吳天冷笑,他的頭頂也出現了一道武葉虛影。

只見,三片銀杏葉在他頭頂旋轉。

「銀杏武葉領域,這很普通的武葉領域啊,七殺宮的少宮主,天賦難道這麼弱!」

然而,吳天只是隨手一擊,黃一眉便摔了出去。

敖風古皺起眉頭,這吳天身上似乎有些秘密,在他的銀杏武葉領域釋放的時候,他發揮出極為強大的力量。

「武者聯盟的佼佼者,真的是太弱了,沒意思!」吳天冷冷笑道。

黃一眉臉色有些蒼白,到現在他也不明白,為什麼會輸給吳天。

圍觀之人,頓時開始譏笑。

「那黃一眉,不是武者聯盟極力培養的人物嗎?」

「哎!武者聯盟不行啊,特別是這東院小學,本來就是被其他三院壓著打的,你們難道不知道,武者聯盟西院小學、南院小學、北苑小學,那是名聲在外的。」

這時候,黃一眉臉上無光。

連帶段磊、洪亮亮都是氣憤無比。

「可敢接我一招!」敖風古走了出去。

「我的奴僕,你要和我玩?」

敖風古提起睡龍寶劍,劍尖直指吳天。

「夠了!」這時候,國後身邊的紅人,青靈兒走了出來。「國后的宴會,馬上要開始了,吳天你也列席其中。」

吳天看著青靈兒,眼中露出一絲貪婪之色。

青靈兒皺起眉頭,冷哼一聲,一股精神力釋放而開,頓時給吳天釋放出一股壓力。

「那就一招吧!」吳天轉而看著敖風古,隨即他頭頂的銀杏武葉釋放。「你就不展開你的武葉領域嗎?我的奴僕?」

「對付你,還不用!」

吳天冷笑,身形一動,人已經消失。

敖風古的精神力張開,臉上一笑,已然知道吳天的攻擊方向,他手腕一動,龍爪變,龍臂變一瞬間完成,隨即睡龍寶劍一震。

金音龍鈴微微一震,音波導入睡龍寶劍。

叮!

吳天只感覺,一股音波隨著他的寶劍,傳到他的手,傳到他的耳朵。

「嗡!」

吳天一個踉蹌,半跪在地上。

「恩,也不用下跪的,一眉我們去宴席吧!」

黃一眉哈哈一笑:「好!」

眾人嘩然,敖風古居然一招,讓吳天半跪在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