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苟熊大怒,喝道:「你們找死!」說完,他凝聚星元,伸出了右手。

「等等……」卧罪貳卻揮著胖胖的手臂,笑道:「你要真有點本事,也不用急著這一時吧?何不到龍翔台上打?我是不會介意,將我們野草盟成立大會的舞台,變成擂台的!」

苟熊聽卧罪貳這麼說,心中一陣陰冷,他們這是在找死!如果他們不上龍翔台,自己還不敢把他們太怎麼樣,但是一旦上了龍翔台,那麼生死便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

學院的規定里早就明確過,龍翔台是生死之地,在龍翔台,哪怕被殺,也是技不如人咎由自取!

苟熊冷笑道:「我在閉關期間,聽說龍鳳學院出了三個狂妄的所謂天才,擅自進入黑松林,被一群畜生打得落花流水,如果不是學院和趙王府高手相救,早就死在裡面了!」

他咬著牙,惡狠狠地道:「沒想到傷才剛剛好,就敢如此猖狂!看我怎麼在龍翔台上,將你們三個連畜生都不如的廢物,一個一個地撕碎!」

眾人心中都是一驚,他們有不少人看過苟熊在龍翔台上的對戰,只要是被他打敗的,沒有一人生還,都被他活活地撕成了兩半!

卧罪貳望著苟熊,心中超級不爽,他大喝道:「我去!」

任性疑惑地望著卧罪貳,卻見他眨了眨眼,向自己點了點頭。

卧罪貳的武修等級依然是觀星境巔峰,雖然破鏡在即,卻很難打過已經突破引星境初期的苟熊,他為何要去?

一向在這種對戰時候都會首先請戰的王天保,此刻竟然沉默不語,任性忽然意識到什麼,他笑了笑,對卧罪貳說:「你去吧,狂揍那個將屎拉在自己臉上的囂張狗熊!」

卧罪貳用力地點了點頭,身形一掠,便站上了龍翔台。

苟熊也準備上去,但是他身旁的女子卻拉住了他,咯咯笑道:「對付這個死胖子,何必你親自動手?交給我吧,我保證讓他叫我姑奶奶!」

苟熊一愣,隨即冷笑道:「你去,給我打得這個胖子滿地找牙,看他那刁鑽的舌頭到底是什麼長得!」

他看得出來,卧罪貳不過是觀星境巔峰而已,而自己身邊的女子,卻也已經突破觀星境巔峰,而她身上,還帶著一個必殺技!甚至連他自己,在初次遇見她的時候,也差點被她打敗!

見女子款款上了龍翔台,苟熊負著手,臉上露出了一絲輕鬆的笑。

「苟熊,你一個大老爺們,自己不敢上來,讓一個娘們上來什麼意思啊?」卧罪貳見這個妖冶的女子上來,不禁大笑起來:「你沒見這幅對聯么?財大器粗文馭天下美人! 超智能戰爭獄心之塔 這娘們,身子這麼瘦弱,可經不起我這身材馭呀!」

「哈哈哈……」

眾人頓時鬨笑起來!

蘇荷臉上卻一陣霜冷,這死胖子,居然開這種玩笑,真不要臉!但她還是開口提醒道:「卧罪貳,她是媚骨香的女兒媚小小,你小心點,等下千萬不要看她的眼睛!」

「知道了!」卧罪貳聽到媚骨香三個字,心中便已如明鏡般,那可是二十年前,秒殺無數男人的絕色女子,傳言只要與她對戰的是男人,她竟從來都沒有敗過!

卧罪貳決定,打死他都不看媚小小的眼睛!因為他知道,看了就是敗,而敗了,也許就是死!

卧罪貳眼睛看著地面,大聲道:「你是女人,我讓你先出手!」

「好!」

「綿柔掌!」

媚小小嬌喝一聲,身形轉動間,迅速欺身而來,一掌襲了過去,這掌就像她的人一樣,無比嬌媚,看似沒有半點力道。

「天罡掌!」

卧罪貳一愣,但不敢大意,使出五成星元,以右掌用玄級武技天罡掌迎了上去。

眼看兩人的手掌就要碰上,只是媚小小那綿柔的掌,卻忽然在即將對掌時竟變了招式,她的身形轉動,已經到了卧罪貳的側面,然後變掌為抓,以比剛才剛強太多的力量,抓向了卧罪貳的丹田之處。

卧罪貳身形一凝,這女子,竟然在中途變了招式,他此刻肥碩的身子正在往前撲,想再側身,卻已經來不及!

「媚狐步!」

「陰狐手!」

一個穿著白衣的少年認出了媚小小的招式,他叫道:「這是當年媚骨香的成名絕技,憑藉媚狐步的輕巧,加上陰狐手的陰毒,只怕這個胖子,凶多吉少了!」

任性望著媚小小的手,似乎還在變化,果然,在迅若雷電中,她抓向卧罪貳丹田的左手指,竟然伸出了三根白色尖銳的骨頭。

他不禁為卧罪貳擔心起來。

「咔……哧……」

在一陣很奇怪的聲音中,媚小小左手,帶著刺眼的白骨,扎進了卧罪貳的丹田玄元處,卧罪貳的衣服瞬間便被刺破。

第章極致打臉

「這是怎麼回事?」媚小小的眼神卻凝住了,她帶著白骨的尖銳手指,加上她將近八成的星元,竟然沒有刺入卧罪貳丹田外面的皮肉!

她心中暗驚道:「這個死胖子,看似皮鬆,肉竟然比鋼鐵還硬?這是怎麼回事?」

還沒等她明白怎麼回事,卧罪貳卻大笑了起來,他忽然轉身,隨後很快便用寬大的手掌拖住了媚小小的纖腰,將她舉了起來,隨後重重地將她摔了出去。.0.) 媚小小身形不穩,掉落在龍翔台上,嘴角泌出一絲鮮血。

「哈哈哈……」卧罪貳理了理自己被抓破的衣服,笑道:「你個狠毒的妖婦,想抓你卧罪貳大爺的玄元,哪裡有那麼容易?」

媚小小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她起來,慢慢地走到了卧罪貳的身前。

「你還想幹什麼?」卧罪貳看著她那不甘心的眼睛,大笑著問道。

只是,在他剛才得意之下,他卻忘記了自己不看她眼睛的決心,此刻,他卻再也笑不出來了。

因為媚小小的一雙魅惑眼睛,就像兩個無比玄妙的鉤子,將他緊緊地勾住了,他的眼神完全沉迷了進去,再也無法移動半分。

「卧罪貳,快別再看她的眼睛!」任性也發覺了異常,在下面叫道。

但是,卧罪貳卻恍若不聞,他感覺媚小小那凸凹有度的身子,衣服似乎在慢慢褪去,慢慢露出了香肩,露出了****……

他眼神變得迷茫起來,頓時口乾舌燥,他伸出了自己的手,似乎想要觸摸什麼。

媚小小嬌小一聲,忽然雙掌齊出,迅速擊中了卧罪貳的胸口。

「砰……」

「啊……」

卧罪貳肥大的身子,像一團巨大的棉花一樣,飄了出去,迅速撞在了龍翔池的黃色柱子之上,眼看就要掉落水裡。

任性見了,亂波步法迅速發動,在卧罪貳的身子將要落水的時候,險險地接住,然後用力一甩,他的身子便穩穩地落在了地上。

「哈哈哈……」媚小小嬌媚的聲音笑道:「死胖子,你皮肉再厚,還不是被我的無敵媚眼打敗了,哼,男人,都一樣!」

「你輸了!」望著狼狽的卧罪貳,苟熊大笑,神情輕蔑地道:「你就是用這種方式,那個什麼文馭天下美人、武虐龍翔天才的?」

「哈哈哈……」

眾人聽了,又看了看那副對聯,大笑起來。

「你……」卧罪貳怒道:「如果不是她施展詭計,我怎麼會敗!再來!」

苟熊卻滿臉不屑,冷聲道:「龍翔台上,沒有一天內戰同一個人的規矩!」

「敗,就是敗!一個老爺們,敗給一個女子就罷了,竟然不敢認輸,真不是個男人!」

「……」卧罪貳簡直要抓狂,他轉頭向著任性道:「任性,你兄弟我被打臉了,你說怎麼辦?」

「這個好辦!」任性嘴角泌出一絲詭笑,他迅速掠上龍翔台,忽然高聲道:「苟熊,你上來!」

「哼,你先打敗我的女人再說吧!」苟熊大笑道:「你更廢物,居然星脈斷裂,是個星魂上的廢物,我看我的女人一招就能在身體上再廢了你!」

任性輕蔑道:「你是不敢上來?」

「一個老爺們,居然自己做縮頭狗熊,自己不敢上來,讓一個女人拋頭露面擋在自己前面,我真為男人感到屈辱,你乾脆承認自己不是男人算了!」

「你……」苟熊果然被激怒了,這幾句,和他剛才奚落卧罪貳的話何其相似,卻更為刺耳,他身影一閃,迅速竄上了龍翔台。

苟熊的眼中露出精光,惡聲道:「任性,你這個廢物,白痴!你會後悔的!」

「誰是廢物,誰是白痴,待會就知道了!」任性眼神中,露出比苟熊之前更輕蔑十倍的眼神道:「你們兩個一起上吧!一個個的,我懶得動兩次手!」

「我沒聽錯吧?」台下議論起來。

「瘋了,任性一定是瘋了!」

「一個青雲榜排名第十二的苟熊,已經夠人頭疼了,他居然讓媚小小也一起上?」

「上次在黑松林,他對著妖獸,倒是不知嘴巴說了什麼,竟然讓妖獸害怕而逃,但這苟熊卻不是真狗熊,而是人,可不是那麼好嚇唬的!」

「……」

媚小小忽地說話了,她嬌笑著道:「熊子,既然這傢伙找死,我們何不成全他?」

苟熊見媚小小的眼睛在向自己拋著媚眼,他心中歡快起來,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凝聚起星元,準備全力一擊,一招便將任性斃命!

媚小小也凝聚起全部星元,並提前露出了她手指中的白爪。

「媚門飛爪!」

「熊擊萬丈!」

兩人無比默契,同時攻向了任性。

任性嘴角揚起,他的眼神突然變得暴虐起來,手中凝聚了引星境初期的所有星元,在兩人離自己只有不到兩尺的時候,他忽然身形動了起來。

「亂波步!」

「移山壓海!」

在眾人的驚訝中,響起了很多不同的聲音。

「吱吱……」

「砰!砰!砰!」

兩個飛快身影,忽然在眾人面前分開而來,一個撞在了龍翔池的柱子上,然後落進了水中,一個直接落在了稍遠的沒有柱子池水的地方。

眾人回過神來,足足沉默了三息,然後才爆發出一陣驚嘆之聲,隨即議論起來。

「哇,太厲害了!」

「這是什麼招,太酷了!」

「他明明是斷脈,卻能夠激發如此強大的星元,到底是為什麼?」

「太妖孽了!」

「……」

勝的,竟然是任性,此刻他一身青衣,在龍翔池上孑然而立,他沒有笑,也沒有說話,只有微微揚起的嘴角那一抹冷笑,在提醒著眾人,他才是勝利者!

但他不說話,並不代表其他人不說話,卧罪貳卻已經走到龍翔邊,對著抓住龍翔池的柱子,身子還在水中的苟熊笑道:「都說男女同修,一日千里!但你們這兩人,怎麼一同修行,一同出招,卻一瀉千里呢?都瀉到水裡去了!」

「現在你該知道,誰才是白痴,是廢物了吧?」卧罪貳得意洋洋地道:「你的什麼熊擊萬丈?我看是苟熊扒屎,而且全部扒到你臉上去了吧!」

苟熊的臉色鐵青,他想說話,卻說不出口,因為沒有人知道,在剛才與任性的對戰中,他覺得自己的那一招「熊擊萬丈」似乎打在了媚小小的身上。

而媚小小的「媚門飛爪」,正好抓中了自己的某個部位,讓他痛得厲害,抓住柱子就已經很費勁,根本就說不出話。

即使說得出來,他也不敢說話,這個任性,看著是斷脈,卻不知使的什麼招數,讓他們兩個自己打自己,太妖孽了,他眼神中只有驚恐,他更害怕,任性此刻再給自己一掌!

「哈哈哈……」眾人見卧罪貳說的話,既點出了這一對男女同修的事,又加強了對任性剛才說「臉上有一坨屎的狗熊」的諷刺,不禁都開懷大笑起來!

「打得好,說得也好!」看著苟熊被說得不敢回一句,連哼都不敢哼一聲,很多少年竟然喝彩起來!

這苟熊平時人緣越確實太差,只知道欺負弱小,此刻,那些被他欺凌過的少年,笑得格外燦爛,他們感覺任性和卧罪貳,為他們狠狠地出了一口憋在心裡惡氣!

「一個月前,我曾經說過,將接受任何新生的挑戰!」

此刻,任性的聲音響了起來,他用眼神掃視著台下的少年少女們,朗聲道:「現在,我還是這話!你們想要挑戰我的,上來吧!」 望著龍翔台上任性颯爽的英姿,特別是在見到他不知用什麼法子,一招便讓新生青雲榜排名第十二的苟熊和媚小小落敗,台下頓時鴉雀無聲。

「真夠狂的啊!」

「那又怎麼樣?任性是很狂,但是他有狂的理由!」

「是啊,沒有人能在進來才一個月時間,就能打敗青雲榜排名第十二的高手!」

「看來,是沒人願意上去觸這個霉頭了!」

「……」

正當眾人以為沒有人會上去的時候,一個優雅的聲音響了起來。

「哼,不過是打敗了兩個小人物而已,竟然就敢這麼放肆,你是欺我們堂堂龍鳳學院無人嗎?」

卻見不遠處,走來了五個穿著淡黃衣服的錦衣少年,其中說話的少年背著一柄長劍,眼神陰沉,鼻子很大卻又很塌陷。

「新生青雲榜排名第五的林玉堂!」

「他是龍翔城四大最強勢力之一的林家的公子!」

「聽說他不僅早就突破了引星境初期,而且身上還帶著大殺器!」

「……」

眾人望向他的眼神,滿是羨慕之色,因為這些人里,權貴子弟少,更多的是貧民子弟。

即使有幾個權貴子弟,比起林玉堂的林家來,那也是螢火之光比日月,只會自愧形穢!

「是你們?」卧罪貳見了他們幾個,眼睛能冒出火來!十多日前,他們三人,雖然看似是自己進入的黑松林,其實,卻是因為不想被他們幾個羞辱,被逼進去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