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能讓人類巔峰強者的時曉驚駭起來的,有會是什麼?

一股強烈的恐懼從四肢百骸中升起,雖然那並不致命,卻讓得洛塵的靈魂陣陣顫慄起來。

呼呼呼呼呼呼~~~~~~~

一個綿延幾公里的黃色爪風忽然出現,其來得是那麼的悄無聲息,天祝白牛帝,時曉,洛塵他們三個都沒有察覺到!

他們都是誰?

一位帝王,一個禁咒,一位

本以為天祝白牛帝已經夠隱蔽了,藏在天空白雲里。

可是還有東西比它更隱蔽,幾乎是在它出手之後才發覺其存在。

而這種攻擊模式,洛塵在崑崙看到過。

爪風鋪天蓋地,幾乎一瞬間籠罩在他們頭頂,籠罩在他們三個頭頂!!

這是想要將他們一網打盡?!!

崑崙之中,誰有這個實力?!

隆隆隆!

天塌了,黃爪颶風頓時撲了下來,剛猛無比的颶風將洛塵時曉的肌膚刮出了血,染紅了衣裳。

洛塵和時曉同時抬頭,只見在那黃色爪風之中,彷彿有數以萬計的虎爪同時拍了下來。

沒有能反應過來,或許時曉有所明悟,但如果那萬千虎爪拍向他們的方向話,不死也得重傷!

轟!!!

千米高空中,即便是天祝白牛帝龐大如雲的身軀,在這一爪下,從雲上狠狠地跌落下來。

鮮血四濺,大地崩塌,整個崑崙都彷彿在顫抖!!

要知道洛塵幾乎拼盡全力,也堪堪讓天祝白牛帝下沉了幾百米而已啊!!

洛塵和時曉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到心悸。

幸好這一爪並不是拍向他們!

時曉深吸一口氣,看向了地面:「這是崑崙祖虎一貫的獵食作風。」

悄無聲息地潛入,然後發動雷霆一擊!

「嗷吼~~~~~~」

一聲破天長嘯,打破了崑崙的寂靜,狠狠地傳遍了整個崑崙!!!

萬物皆在顫抖,所有妖魔在這一刻都忘記了它們原本的工作,只能卑微的匍匐身子顫慄!

地面之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隻巨大老虎,金黃色的紋路,象著着帝王的尊貴與威勢!

斑斕虎頭衝天而嘯,萬獸之王的恐怖氣息在那一刻陡然在崑崙鋪開。

「應該是你之前的伏天朱雀,將它給吸引過來了。在我們與天祝白牛帝戰鬥的時候,它便已經在蟄伏了。」

這才是最讓她驚恐的!

猛虎捕獵,最擅長一招將敵斃命,而這崑崙祖虎,無疑將這一招發揮到了極致!!

「哞~~~~~~」

天祝白牛帝從被其砸出來的山谷中爬了出來,白雲之軀消散,它真正的妖軀才顯露出來。

一隻耗牛,龐大無比超過百米高的白耗牛。

此時它正怒視着崑崙祖虎,帶着天敵般的仇恨,頂着超過五十米的牛角發起了猛烈衝鋒!

山峰被其撞塌,平原被其踏成谷,河流被其轟碎

氣勢洶洶,只不過在洛塵和時曉眼中有些惱羞成怒的樣子。

崑崙祖虎眼中露出人形化的嘲弄,虎軀猛的大開,然後一震,迅猛地避開了天祝白牛帝的牛角衝鋒,然後快速揮舞出的一爪瞬間突破了血雷阻礙,拍打在其腦門上。

嗡~~~~~

「哞!!!!」

天祝白牛帝被拍得暈頭轉向,它已經沒有了白雲之軀,神通已經失掉了大半,如今有怎麼可能會是一直養精蓄銳的崑崙祖虎的對手呢?

「如何?我的意思是幫崑崙祖虎。」洛塵聳了聳肩道。

時曉看向了下方內鬥的兩位帝王,點了點頭,同意了洛塵的話。 殿中轟然,在宣慶帝耳中卻是死寂。

宣慶帝的臉上已全然看不出是什麼表情,他目光空洞的殿中站著的長公主和蘇如賦,身側的陳皇后說了什麼,他一個字都聽不進去,耳朵里嗡嗡作響,已經做了多年皇帝的他仍舊免不去心底不斷湧上來的那股悲哀、憤怒,那是多年前熟悉的感覺——

這種感覺,當年曾經迫使過他走上揭竿而起的路,哪怕後世的史書會說他篡權奪位,他仍舊沒能控制住自己。

往事一幕幕在跟前閃過:

長公主整整比他小十歲,當年長公主朱青憐出生的時候,他殷殷切切的抱過這個小妹妹,日日夜夜盼著小妹妹能長大成人。那時候,哪怕是皇子里有人說一句小妹妹不好看,他都能衝上去打人。可他那麼寶貝著的小妹妹,後來卻走上了和親的路,飽受屈辱,險些死在那兇惡的地方。他還記得小妹妹和親的那一天,穿著紅色的嫁衣,一滴眼淚都沒落,只不斷的告訴他,讓他別擔心……

那麼那麼好的妹妹,為什麼?

他想不明白。

如今,他還是想不明白。陳昭,當年那個口口聲聲說愛慕小妹妹要娶她為妻的女人,在小妹妹走後還曾經失魂落魄的夜夜酒館買醉的男人,到底是有幾張面孔?

當年那一場和親蹊蹺,他知道,小妹妹並非自願,他也知道,只是他以為,是前朝的皇室逼迫了她,原來不是。

確實有人逼迫她,原來並非前朝,而是被他信任了三十年的陳昭,而是那個曾經愛慕著她、而她也許了芳心的人……

宣慶帝緩緩閉上眼睛,眼中已潮濕,他害怕再看一眼小妹,眼淚就得落下來。

當年舊事是他的痛,更是小妹的痛,如今他才知道,原來小妹的痛遠遠比他想的更深,只因那傷口是她心頭所愛贈與!

陳昭,罪該萬死!

罪該萬死!

宣慶帝的牙齒咬得咯嘣響,他不敢睜開眼睛,只怕自己的情緒控制不住,會衝上殿中將陳昭揪出來痛打一通,猶如當年還是青年時代怒髮衝冠。他暗暗平復了好久,再睜開眼時,雙眸血紅,平穩的聲音里全是濃重的殺意:「陳昭,長公主所言,可是真的?」

陳昭坐在位置上沒有動彈。

宣慶帝問話,他該站起來,可他沒有。

他的腿軟了,一點勁兒都使不上來,他從未這樣過,但這一刻,巨大的恐慌攫住了他。

他撐著在桌子下暗暗嘗試了幾次,才終於從座位上起來,身軀狠狠一晃,他幾乎穩不住,便順勢跪在了殿中:「陛下,長公主所言罪狀驚天駭地,老臣不敢善領!長公主說自己有證據,證據呢?還請長公主面呈出來,讓老臣心服口服!」

殿中本已喧鬧非常,聞言,倒是一片靜寂。

大家的目光都轉向了宣慶帝。

長公主的證據,都已經擺在了宣慶帝的案桌前。

一份奏章,一封迷信,一份名單。

但是大家都知道,這些都是彈劾陳昭的前面四條罪名的,這最後的兩條罪名駭人聽聞,若無實證,任誰都不敢領。一旦領了,就是誅滅九族的天大罪名!

陳昭要證據,也在情理之中。

長公主微微頷首,回頭看了一眼陳昭。那一眼,長公主渾濁的老眼裡露出嘲諷之色,似乎早已料到他會這般說。

陳昭的心險些停止了跳動。

多年不打交道,他仍舊熟悉這個人,這是她胸有成竹的表現。

恰在這時,一直圍觀沒說話的朱信之嘆了口氣,緩緩起身:「陳太保,憑著你手書的那一封構陷皇子的密函,你本已無活路,如今垂死掙扎,不過是為了保全你們陳家。但,」他頓了頓,接著說:「既然鑄成大錯,就該知道天道循環不饒人,昨日因種今日果,掙扎亦是無用。」

陳昭沒說話。

今日結局已經註定,他棋差一招,註定不可逆。

朱信之是說對了,他垂死掙扎,不過是想保住陳家,保住太子,保住陳皇后,以免陳氏一族被抄家滅族。

可……還能保得住嗎?

他心中沒底。

朱信之走了出來,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這個人本來就是走到哪裡哪裡就散著光和熱,自然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他撩起衣擺在殿中跪下,朗聲說:「父皇,兒臣有罪。」不等宣慶帝問他什麼罪,他自顧自的就說了:「其實在八月初的時候,長公主曾經來找過兒臣,當時發生了兩件事。第一,王妃身邊的陪嫁丫頭死了;第二,高行止所在的潑墨凌芳被薄森帶人圍了,將高行止抓捕入獄。」

他一開口,宣慶帝如刀的目光就落在了他的身上,似乎在質問他,既然是月初的事情,為何會在今日說起。

朱信之觸到宣慶帝凌厲的眼神,內心湧起一陣愧疚:「父皇,兒臣並非有意欺瞞您,只是事關重大,不但關係到您,還關係到一件更為要緊的事,兒臣為了不打草驚蛇,也是為了查明真相,故而一直沒說。如今證據確鑿,兒臣再不能隱瞞。」

他的聲音很穩:「長公主在奏章所說,一切屬實。只是此事關係到皇家顏面,請父皇先審長公主所奏前四條罪名,至於後面兩條……」

「朕,明白。」不等他說完,在座的宣慶帝已點頭打斷了他。

朱信之顧及宣慶帝的顏面,宣慶帝自然領情,他方才已經看了那奏章,只因心疼長公主,一時還沒緩過來,這會兒慢慢散了那口氣,提起這事兒,心底便如怒火盈天,險些燒沒了理智——任何一個男人遇到這樣的事情,都是一模一樣的反應,更何況他還是個天子,太子的存在,就註定是普天之下最大的一頂帽子,世人還不知要如何恥笑他!

可這事自打發生,就再沒體面可言!

宣慶帝做了多年的皇帝,他不是天真不諳世事的少年,他不相信,這事兒可以用皇權壓製得住。

既如此……

宣慶帝緊緊的捏著拳頭,思來想去,才開口:「你和長公主顧忌朕的顏面,不願直白將事情的真相吐露人前,這份好意,朕懂。只是……」

說到這,他表情猛地一變,冷笑著回頭瞪著身側這個女人:「只是,這註定是我朱家的奇恥大辱,有人便是知道朕為了顏面,必定不肯大肆宣揚,終究有辦法能保得住他們,才做下這等彌天大錯。旁人不顧及朕的顏面,朕也早已全無顏面,何必讓人稱心如意?」

「念!」

宣慶帝大喝一聲,將那份奏章丟給了景和公公。

景和公公臉色大變,噗通一聲就跪下了:「陛下,不可!」

「皇兄不可!」

「父皇不可!」

不單單是景和公公,就連長公主和朱信之也連聲呼喊。尤其是長公主,她臉上閃過一絲掙扎痛苦,一直說:「皇兄,不可,不可……」

宣慶帝卻看也不看他們,只惡狠狠的盯著陳皇后:「朕讓你念,你就念!」

景和公公捧著那份奏章,手卻抖個不停,聲音哆哆嗦嗦,彷彿隨時都能哭出來。

陳皇后大汗淋漓,將她臉上的胭脂水粉都糊了,她整個人猶如在冷水裡撈起來一般,細細看去,身軀不斷的在發抖。陳皇后素來穩重,這樣狼狽的時候眾人從未見過,一看她這幅表情,眾人心中倒是對長公主所言信了七七八八,也越發好奇起來,那份奏章里所言到底是什麼,為何能讓長公主、朱信之都為之隱瞞,又為何會讓宣慶帝不惜丟盡顏面也要說出來?

眾人心裡貓抓一般的撓著,都看著景和公公,他卻抱著那聖旨猛地磕頭:「陛下,老奴就算是死,也絕不會念這一份奏章!陛下——」他凄厲的哭著:「你就聽淮安王爺的,先審一審那四條罪,再過問這最後兩件事,好嗎?」

竟是死都不肯念!

眾人更驚。

宣慶帝冷冷的跟陳皇后對視片刻,渾身的勁兒都彷彿鬆了下去,他平靜了一下,才說:「好吧,既然如此,先審吧。」

恰在這時,只見一人快步跑了進來,跪地道:「陛下,四品帶刀侍衛孤鶩、長天帶著高行止前來求見。」

陳昭猛地跌坐在地。

高行止已在早上長公主看過之後就被他轉移了,他將高行止藏在自己名下一家酒樓的密室里,一般人是找不到的。方才心頭那一點懷疑變成了現實,他已失去了制約長公主的最後籌碼。他太自信了,以至於以為只要捏著一個長公主在手,就能將朱信之一步步逼入自己的陷阱,他甚至沒準備除此以外的后招,失策,要命的失策!

今夜,陳家的結局已不可更改!

「宣——」

很快,高行止伴著孤鶩、長天緩步走入了殿中。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他的身上,瞧見他一身是血,左手小指沒了,傷口猙獰的露出,眾人都露出駭然之色:聽說當年高行止初初入京時,曾經與武舉狀元裴謝堂打過一架,兩人不相上下,這位高公子的武功,可以說在座的沒幾個能打得過。誰傷的他?

眾人心中一致疑問。卻見這位人物狼狽卻從容的走到殿中,跪下之後,開口喊了一句:「皇舅舅。」

。 這一次,沈虞臣說完,轉身就走。

這殺傷力非常誇張,顏所棲感覺她真的把沈虞臣渣了,她太壞了!

沈虞臣上車,步淮見到大總裁嘴角的笑,總感覺又有什麼陰謀詭計用在了顏所棲身上,而且還得逞了!

算計還可以用在追人身上么?

步淮開車后,沈虞臣說:「再買一副裱框。」

步淮:「好。」

沈虞臣說:「顏所棲畫了一副我。」

步淮嘴巴一抽,我靠,他根本就沒有問是因為什麼原因好么?大總裁你這麼秀,你考慮過你員工的感受么?

真的,這炫耀的意味太濃了。

《濃顏》劇組。

遠遠的,就能感受到劇組外聚集的粉絲的熱情。

助理小雲已經開始花痴,十分激動道:「這份工作真的值得,可以見到簡向緋男神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