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胡向北邁步向林天成走來,走到林天成的面前時,他雙手後背直接將身子轉了過去。

擺出了一副不屑與林天成動手的姿態。

堂堂天盟分堂堂主要是隨便對人家動手,豈不讓天下人恥笑。

「小子,聽說你冒充我天盟盟主,還費了我教頭的右手臂,這件事情是你乾的嗎?」

林天成依舊是翹著二郎腿,神情自若的回答道,「沒錯,都是我乾的,在場的各位都可以作證。」

作死,絕對的作死!

那些圍觀的修真者們咬牙切齒的看着林天成。

你說人家天盟分堂堂主都已經在這裏了,你不跪下認個錯就算了,竟然還說在場的各位都可以給你作證。

在這條作死的路上,這小子已經是越走越遠了。

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落淚。

等見到棺材的時候,一切都晚了。

劉四的心裏隱隱有一絲激動,「小子,你就得瑟吧!待會就有你好受的。」

廢了自己一條手臂就算了,竟然還敢當着堂主的面冒充天盟盟主。

這可是絕對的死罪。

白雪姑娘拉着她的妹妹白雨跪倒在了堂主的身後。

就在兩個姑娘準備磕頭求饒的時候,林天成卻伸手將她們拉了起來。

「別跪!」

堂主胡向北的胸膛之中早已有驚濤駭浪,但是他的面色卻無比的鎮定。

胡堂主依舊雙手後背背對着林天成,沉聲說道,「小子,念在你年少無知,姑且允許你自廢雙手,這件事情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打狗還得看主人,劉四可是胡堂主最得意的教頭,林天成竟然說廢他一條手臂就廢了一條手臂。

而且,這傢伙竟然還敢當着自己的面冒充天盟盟主。

林天成仍舊是坐回了椅子上,怡然自得的說道,「見到了天盟盟主,你不下跪,竟然還想要廢我兩條手臂,胡堂主,你好大的狗膽呀!」

圍觀的修真者們已經被驚嚇的說不出話來了。

胡向北的忍耐度終於達到了極點,他反手一掌朝着林天成的天靈蓋震去,「找死!」

胡堂主可是有着渡劫期初期境界的實力,在整個天雲城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這一掌下去,林天成必死無疑。

劉四這傢伙已經激動的不行了。

剛剛,他還真擔心林天成這小子自廢雙臂之後,胡堂主就真的這麼放了他。

好在這小子喜歡自尋死路,胡堂主的這一掌下去絕對會要了他的性命。

得罪了劉四的人,哪能自廢雙臂那麼簡單。

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幾乎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

…… 她倒想看看這傢伙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然而剛伸出手,身旁那人就單手攬住了她的肩膀,小手臂抵在她下巴處,緊接著腦袋也靠了過來。

「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了,我突然頭好暈啊,崔老師。」

隨著《裁玉決》的播出,朔月CP最近風頭正盛,工作人員當中也不乏一些在磕真人CP的,遠遠看到這一幕,頓時激動得咣咣捶牆!

崔越側眸看了一眼靠在自己肩上的人,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來。

哪有這麼巧的事,說不舒服就不舒服?

但看破不說破,她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休息室就在旁邊,「不舒服就進去休息會兒。」

看到自家老幺收回的手,舒成弘不高興了,「你不舒服你賴著我們家老幺做什麼,你不是有助理嗎?」

「嗯?」

江朔趴在崔越肩上,眼睫低垂,斜掃了范榮意一眼。

范榮意秒懂,連忙把拍照手機還給了陳妍菲和蘇子涵,說:「那啥,我朔哥可能感冒了,我得去買點感冒藥。越哥,麻煩你先照顧一下我們家朔哥了。」

他說完就飛快逃離現場,瞬間就跑沒影了。

陳妍菲拿著手機,看到崔越對江朔的態度,心情複雜地說了一句「那我也先走了」,然後匆匆離開。

一邊走還一邊嘆氣,心說這個江朔搞不好還真是正宮了,唉。

見他們都走了,江朔滿意地挑了挑眉,說:「現在沒了。」

「你……」舒成弘噎了一下,十分委屈,「你根本就是裝的,老幺你別信他。」

崔越:「……」

他裝的,我能不知道?

但我能不信他么?好感度還要不要了?

江朔勾唇笑了笑,趴在少年肩上活脫脫像個千年男狐狸精,「難道你不是裝的?」

聞言,舒成弘神色僵了一下,然後收起了那副小白兔的模樣,目光筆直地跟江朔對上。

與陳妍菲對崔越的喜歡不同,他眼神里的東西,只有擁有同樣想法的人才能懂。

那是由深深的佔有慾轉變而成的敵意,洶湧不息。

跟剛才的小打小鬧不同,江朔和舒成弘的對視里,明顯劍拔弩張,硝煙味十足。

蘇子涵覺得這個跨年演唱會的後台簡直有毒。

他真怕這兩人會當場打起來,趕忙拖著舒成弘離開,「走了走了,你是把腳崴了又不是把腦子崴了,幹嘛呢這是?走走走,我送你去醫院。老幺,我帶他先走了哈!你們慢慢綵排。」

舒成弘是真崴了腳,在蘇子涵的攙扶下,他才收回目光。

轉身前還看了崔越一眼,然後才走。

「終於清靜了,」江朔嘆了口氣,「崔老師,想跟你單獨相處一會兒,可真不容易。」

崔越側眸看著他,一抖肩膀,「人都走了,還裝?」

說著,她伸手推開休息室的門,率先走了進去。

江朔站直了身體,勾了勾唇角,轉身跟上。

關了門,總算稍微安靜了些。

儘管休息室的隔音做得並不怎麼好。

坐在裡面依然能聽到外面走廊人來人往的腳步聲,但至少也算是一片私人空間。。 此時的關市國際體育中心外掛滿了楊澤與多禾的海報,海報上還用著超大的字體註明了決賽二字。幾乎所有的觀眾也無比期待著這一場的比賽,一大早,便有很多人爭先恐後的進了比賽現場。

皇甫櫻等人也早早坐到了觀眾席,期待著比賽的開始。

現場的工作人員又將那一個被玻璃罩子罩住的金腰帶給端了上來,主持人依舊笑容滿滿地來到了擂台上。

「各位,今天是我們這個格鬥大賽的最終戰,我相信,這爭奪金腰帶的過程一定會無比的精彩。究竟這金腰帶到底花落誰家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此外,我們公司現在還推出了一個投票系統,大家可以在手機的微信公眾號上為你覺得可能贏得最終勝利的人投上一票,假如你投票的人真的贏了金腰帶,那麼,投票的觀眾將會獲得此次比賽的一個紀念品。」

聽著主持人在台上唾沫橫飛,皇甫櫻立馬拿出來了手機點開這個格鬥大賽的公眾號為楊澤投上了一票。

「那麼,接下來,就有請我們的選手登場,為這一場格鬥大賽畫上一個完美的結局。」

主持人說完,楊澤與多禾從後台緩慢走到了擂台上,這一次,多禾將自己的形象給徹底的改變了一番,原本的蓬頭垢面,變成了現在的清新脫俗。

而楊澤此時的心情卻是無比緊張,他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因為他自己獲得了齊天的靈魂后,還從來沒有與自己實力相近的對手對打過。

正所謂強者對強者,無論輸贏,都會造成兩敗俱傷。

「呼!」楊澤長舒了一口氣,緩解了下自己的緊張的心情。

多禾倒是平靜如水,一臉的淡定。

「那麼,接下來,我們的最終決戰,即將打響。各位,請好好欣賞比賽吧!」

主持人在說完以後便離開了擂台上,而那個金腰帶則被放到了台下。

現場的觀眾很是期待二人對打究竟會是怎樣的一個場景,看著擂台上的二人,很多觀眾便已經開始緊張起來。

「待會兒,敬請使出全力,我可是不會手下留情的。」多禾一臉平靜地跟多禾說道。

「那是當然,對於你,我絕不會有所保留。」

「如此,便好。」

話音剛落,多禾便開始渾身使力,他手臂上的青筋暴起,瞳孔瞬間變了樣子。

「昆蟲等級二點零。」

「呀!」

多禾此時身軀暴漲,瞬間長成了之前的兩個大。

「哇!這是什麼?」皇甫櫻睜大了雙眼。

「此法,還從未見過,猶如野獸,甚是可怖。」諸葛明皺起眉頭。

面對著身軀暴漲的多禾,楊澤站在他對面就如同一隻待宰的羔羊。

「很好,很強大。正合我意。」

楊澤倒是沒有絲毫的害怕,反而是興奮起來,之前那種緊張的感覺也消失不見。

楊澤運轉起體內的金陽心經,讓渾身充滿了力量。

「來吧!」楊澤對多禾說道。

「接招吧!」

多禾朝著楊澤狂奔而來,他腳踏每一步,整個擂台都為之震動。

「喝!」

多禾舉起拳頭朝著楊澤揮舞過來,那拳頭好似有著一股強大拳風,似飛刀,快速地朝著楊澤襲來。

面對著這無比強大拳頭,楊澤使出一個瞬步便直接躲開,那拳頭揮空,重重地砸到了擂台上。

「砰!」

那擂台直接被砸開了一個洞。

「哇!」

現場觀眾一片嘩然,那一拳要是砸到楊澤身上,那後果則不堪設想。

用瞬步跑開了的楊澤開始發動攻擊,他將力量聚集在手上,朝著多禾揮去。

楊澤的那拳頭似火,看起來充滿了力量。

「砰!」

多禾竟然直接用手接住了楊澤的那一拳。

「什麼?」

多禾一臉的難以置信。

這是他獲得武神之力后,第一次被人抵擋了攻擊。 請訂閱的朋友過十分鐘再來看,帶來的麻煩十分抱歉!

請訂閱的朋友十分鐘之後再來看!

本書首發於起點中文網,各位在盜版看書的書友可在起點中文網網站,起點讀書app,qq閱讀等閱文正版平台閱讀。

訂閱的書友們,萬分抱歉,十分鐘!

請訂閱的朋友過十分鐘再來看,帶來的麻煩十分抱歉!

請訂閱的朋友十分鐘之後再來看!

本書首發於起點中文網,各位在盜版看書的書友可在起點中文網網站,起點讀書app,qq閱讀等閱文正版平台閱讀。

訂閱的書友們,萬分抱歉,十分鐘!

陸成一時間有些呆住,林輝就當場傻了。他林輝不遠千里因為一個誤會,被支配到魔都來,落地之後教訓下自己的徒弟,都要被一個計程車司機罵自己沒教養,到底是自己瘋了還是這個世界都瘋了?

計程車師傅看到林輝還瞪大著眼睛看著他,再要凶幾句時,陸成趕緊打圓場道:「師傅,去四季春酒店,這是我的老師!剛剛都是誤會,就算不是誤會,他教訓我幾句是應該的。」

陸成是怕他喊師父與師傅同音被誤會了,所以講一聲老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