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聽著玄清真人嘲諷的話語,吳傳勝恨得牙痒痒,但卻也是一點兒辦法沒有,只能陪著乾笑,對玄清真人點頭哈腰不已,把柄在人手,只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了。

正如電線杆子的確是再普通不過的電線杆子。但是那電線杆子栽種下的方位卻不是普通的方位。

這電線杆子栽種下之後,對人的生命健康沒有什麼影響,但是如果被這電線杆一對沖,那屋子中所住的人的運氣就完全被毀掉了。

運氣這種東西準確來說,其實並不在相術能夠影響的範疇之內。但是風水卻是能夠對一個人的環境產生影響。比如一個人心煩意燥,那處理事情或者是待人接物的時候,脾氣必定暴躁無比,好運氣也就無從談起了。

最要命的是人運氣一差,做事情事事不順心,那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好心情,而且會覺得特別絕望,順帶就會讓人的身體出現許許多多的狀況。

其實也就是說,這玄清真人正是通過豎起這根電線杆子破壞了寧歡顏家居的風水,間接影響寧歡顏的運氣,然後循序讓寧歡顏的病情更加變本加厲起來。

難不成你們以為我玄清真人這幾十年都白活了,任由你們這些小輩隨意『揉』捏,還是以為我在番禹闖下的偌大名頭都是白來的!算計本真人我,我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玄清真人抿了一口茶水之後,眼神之中滿是怨毒。說–55789+dsuaahhh+25550726–> 嗡!嗡!嗡!隨著開明靈獸那狂暴的笑聲,它那九個頭顱上的獨眼在不斷的睜開,每一個眼眸的睜開,都叫虛空之中一陣顫動! 校花的全能警衛 ,都如太陽崩裂了一樣,萬千神芒猛然衝出,無窮光輝璀璨散發,無人可以正視,恍如一場浩劫!

該死,這開明靈獸竟然不是在詐自己,而是真有後手沒有使出來!而且就眼前這態勢看來,恐怕開明靈獸一族真正的最為強大的手段,不在它們那強大的『肉』體之上,也不在那對金之本源如指臂使的『操』縱,而是在它們這九枚頭顱上的獨眼之中!

可是這獨眼散發出的光華所蘊藏的氣息究竟是什麼?!望著那正在不斷開張的眼眸,林白心中充滿了疑『惑』,在那眸光餘暉的照耀下,他只覺得就像是冥冥中有什麼氣機鎖定了自己一樣,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隱秘,盡數都被『洞』穿!

那是一種發自神魂深處的悸動感,就像是開明靈獸的這些眼眸擁有著破障的力量一樣,不管是再強大的人,不管是什麼生物,不管你是藏了什麼東西,在它眼眸的注視下,所有的防範都將『盪』然無存,盡數暴『露』在這開明靈獸的感知之中。.訪問:щщщ.。

這是林白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一種狀況,他也完全想不明白,這開明靈獸一族為什麼會有這樣強大的神通。強烈的危機感在他的心中不斷的滋生,直叫他覺得就像是冥冥之中,有無數的死亡氣息正在『逼』近著自己,要將自己完全吞沒。

甚至於在這眸光的注視下,他心中都不禁有從此處逃離的念想生出,但他想要挪動腳步,在這眸光的注視下,卻是根本無法提起半點兒的力氣,完全無法動搖分毫。

轟!而與此同時,開明靈獸的九枚獨眼,此時盡數睜開,那璀璨的眸光,恍如九枚橫貫長空的璀璨驕陽,奪目的光華將它的身軀完全佔據,叫人根本無法與其直視。

不僅如此,隨著這眸光的出現,林白能夠感受得到,開明靈獸身體的氣機也在不斷的增強,就如同是某種詭異的力量作用到了它的身上,讓它復生了一樣,使得它變得更加強大,強大到即便是自己,在面對著開明靈獸的時候,都要心生畏懼。

這是一場無法避免的浩劫,這是一場無法終止的殺戮,唯有以命相拼,才能給自己爭取到一絲生機,不過就林白看來,這態勢下,就算是自己全力出手,恐怕能夠奪取到的生機,也不會有太多,連半成恐怕都遠遠不夠。

「你應該要慶幸,這麼多年來,你是第一個『逼』 霸道總裁愛上我:老公要親親 。能死在我這眸光之下,是你的榮幸!」而就在此時,開明靈獸冷然開腔,聲音中滿是肅殺之意,而且隱隱中更是帶著一種睥睨氣息,仿若在這一刻,它已化身為神!

璀璨的光華已將四下的一切盡數吞沒,叫人根本無法看到開明靈獸的身軀所在,那聲音更是恍若幻聽一般,在耳畔四下左右不斷繚繞,使得人的感知力變得愈發模糊。

「想殺我,沒那麼容易!」聽得開明靈獸此話,林白神情一凜,沒有任何遲疑,左手持著符筆,右手持著飛劍,陡然舞動起來,神情更是凝重的幾乎快要滴下水來。他明白,如今的狀況下,自己絕不能有任何留手,就算如今已是強弩之末,哪怕是拼著本源受損,也必須要奮力抗爭,否則的話,等待著自己的,就只有死路一條!

話一出口,林白手中的飛劍錚然出鞘,直接與他的命紋相合,散發出龐大無匹的威壓,驟然分化成千萬股,向著四下便衝擊而去,試圖以滔天劍氣,衝破這光華的籠罩!

而與此同時,他的符筆更是顫動連連,勾動著四下的五行氣息,不斷以大道之理進行排布,然後幻化成威力無邊的符籙,向著璀璨光華衝去,試圖將其炸裂!

「你覺得如今的態勢之下,你的這些手段,還能有用嗎?」望著林白的手段,開明靈獸沉悶出聲,聲音之中不含分毫感情『波』動,淡淡道:「窺其本源,破!」

話音落下,那瀰漫於天地之間的眸光,驟然開始了某種詭異的變化!那種變化叵測到了極致,叫人根本無法揣度,直叫人覺得在那眸光之中,藏孕著一種能夠將世間一切事物的本源都盡數窺探乾淨的詭異之力,任何事物,都要在其面前返璞歸真。

而就在那眸光的照『射』之下,原本凌空的飛劍,釋放出的萬千劍氣,竟然在一瞬間,直接化作無形,原本狂暴的劍氣,就像是歸咎於虛空一般,完全不見其形!

不僅僅是飛劍,就連那些林白以符筆勾勒出來的符籙,在面臨爆發的前一瞬間,被那些出現了詭異變數的眸光照耀下之後,竟然也開始四分五裂,重歸於此前匯聚成符籙的五行元氣,然後向著天地四方彌散開來,從何處來,便歸於何處,不見其影。

只是短短瞬息之間,林白的兩種強大手段,便被這眸光所破!望著這詭譎叵測的一幕,林白只覺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在顫抖,眼眸中更是充滿了驚愕之『色』。

此時此刻,他如何還能發現不了這開明靈獸眼眸中藏著的詭異力量是什麼!這是一種神聖莫測的力量,是一種能使世間浮華或簡單的事物,盡數回歸本源的力量。

也就是說,在這眸光之下,符筆所匯的符籙,在眸光照『射』下,要發生一個逆推的過程,它是由五行元氣所灌注而成,便要重新歸於五行元氣,回歸成無形;也就是說,在這眸光之下,璀璨的劍氣,要土崩瓦解,徹底消散成空,歸於飛劍之內。

這是一種凡俗世間所根本無法擁有的力量,這種力量,甚至在林白看來,幾乎都可以將其稱之為造化之力。試想一下,除卻這天地間的造物主之外,還有什麼事物能夠讓原本璀璨的一切,徹底歸於無形,讓其返璞歸真,讓一切力量從何而來,便從何而去!

這是要比開明靈獸的金之本源,更要恐怖千百倍的強大手段,這是他們這一族最為詭異的手段,也是這一族能夠笑傲與世間,傳承了這麼多載的緣由所在!

這開明靈獸究竟是有著怎樣的造化,為什麼它能夠擁有這樣不可思議的力量?!在這一瞬間,林白的心中突然有一種前所未有的無力感生出,他突然發現,在開明靈獸的這眼眸之下,自己的一切手段竟然根本都無法派上用場,只能成為一場泡影。

「九眼開,天地穿!」而就在此時,冥冥之中,卻是又有開明靈獸的宏大之音傳出,那聲音如洪鐘大呂,響徹天地四方,帶著一種難以言說的神聖和倨傲之意。

轟!話音落下,順著開明靈獸的九個眼眸之中,驟然有無數璀璨的光華直接衝擊天幕而起,每一道光華都粗大無比,恍若是擎天的巨柱,璀璨奪目,撕裂了寰宇,衝破了霄漢天空,那光華霸道而又決絕,直叫天地四方都在為之而不斷的顫慄!

這是開明靈獸的至強手段,是它們這一族的最重要的傳承秘術,是一種勘破本源之後,化本源之力為己用,可以讓世間一切在其面前,都無法逃遁的攻勢。


而在這眸光中,更是有著難以言說的殺機!這是開明靈獸心中的喪子之痛,它是天地生養的靈物,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它不會如小兒『女』般嚎啕大哭,它只會將所有的憤怒和悲傷深埋於心底,讓這些『欲』絕的悲愴,化作無盡的殺意!

殺機瀰漫之下,整個山巒都如同是跨入了寒冬季節一般,即便是那些在這聖地之中不知道存活了多少年的參天巨木,都開始不斷的凋零落葉,充斥著肅殺氣機。

天地在顫抖,四野在顫慄,似乎真要如開明靈獸所言,九眼一開,天地便要破裂!

仰望著這眸光, 醫女有空間:殿下少惹我

「竟然已經走到這一步了!」而就在這璀璨的眸光生出的那一瞬間,那浩大澎湃的氣息,已然傳遍了整個聖地,百靈老人猛然抬頭,目光複雜的感受著那狂暴氣機,喃喃自語道,話語聲中充滿了難以言說的意味,就像是曾與這開明靈獸有著深沉的往事。

這是什麼氣機?是誰觸碰到了什麼不可知的存在?!與此同時,正在某處山巒間奔行,想要從某個靈獸手中攫取到稀世奇珍的顧太虛也是神情一凜,陡然分心。

木小子,你也和那畜牲對上了嗎?!不僅是他們,巫玄如今也已感受到了這氣機,那如血般猩紅的雙眼驟然抬起,直視氣息傳來之處,面頰上滿是凄厲的冷笑,而後冷冽道:「不管是你,還是那畜牲,你們都終將死於我的手下!」

轟!轟!轟!轟隆之聲不絕於耳,天地在這一刻,仿若是徹底沸騰了!開明靈獸沉寂了無數年,如今九眼初開,天地之間,誰能纓其鋒?!說–55789+dsuaahhh+25550727–> “天佑主公,此乃破敵之時,應該全面出擊,拿下涼州一統北方。”李儒忽然開口道。

他的開口,弄得李易和田豐一愣,唯有賈詡和戲志纔好像明白了什麼,露出恍然的神色。

聽着李儒的話,李易的腦袋有些不夠用,思索了好一會,也沒想明白是怎麼回事?

“爲何?”李易問向李儒。

李儒聞言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找來幷州涼州的地圖,然後纔開始講解。

“主公,這裏是幷州,北方草原被鮮卑匈奴所平分,而幷州這部分的鮮卑被咱們擊殺一空,匈奴則是被曹操殺得夠嗆,如今敢前來的只有匈奴,估計是曹操戰敗的消息傳到草原,他們蠢蠢欲動,一但發現幷州不是曹操的,他們會如何去想,如何去做?”李儒說道這裏,就不再開口。

因爲李易露出了原來如此的表情,前幾年草原異族被曹操殺得夠嗆,躲還來不及怎麼會來攻擊幷州,田豐接到的密保,估計是匈奴前來探查幷州實力的探子,在探知之後,直接撤離,被玩家擊殺,才留下了那樣的物品。

幷州的虛實敵人探查不了多少,但是他們能夠查到的東西,可是十分重要。

匈奴被曹操擊敗,肯定想要復仇,而曹操被李易擊敗,說明李易比曹操還強。

涼州的曹操如今正處在被攻擊的狀態,此時不在背後偷襲,更待何時,匈奴必定集結大軍,從涼州北方殺入,大肆搶掠一般,此乃一石三鳥之計。

第一鳥報了曹操欺辱之仇,這是匈奴王振奮軍心士氣威望的好機會。

第二鳥可以搶奪涼州的物資,豐富他的王庭和屬下,讓他冬天過的舒服些。

第三鳥可以讓草原內自己的敵人去送死,等到他搶夠了,肯定會殺向幷州,然後那些與他不和的人會被李易殺掉。

這麼一想,確實是絕佳的機會。

李易點點頭,明白了李儒的意思。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擺出一副強兵壓境的樣子,讓草原異族認爲他不好惹,而被壓制的曹操則是軟柿子,背後偷襲的事情是他們最願意做的。


“很好,從幽州幷州抽調一部分兵力,在保證州郡安全的情況下,儘量多調集兵力,我要一舉拿下涼州。”李易的拍板,無人反對。

田豐等人開始商議抽調多少兵力,當天夜晚,李易的調兵令開始下達。

幽州調集三十億精銳,幷州抽調五億精銳,直奔涼州而去,而呂布得知之後,瘋狂反擊做出了一股與曹操同歸於盡的態勢。

呂布的衝殺,讓曹操疑心大增,在明知不敵的情況下,呂布如此去做,必然有勝利的辦法。

與劉備一起,擊潰呂布的攻擊後,兩人都沒有追擊呂布的殘兵,而是派出斥候,探查幷州的情況,這一查不要緊,得知李易增援之後,兩人的神色十分緊張。

目前與呂布的戰鬥他倆稍微佔據上風,多達四位的頂級謀士,能將兩人的六名頂級戰將當作十五人去用,呂布的戰將無法阻擋,所以才佔據上風。

但是李易帳下李儒賈詡戲志才的到來,會改變這一切,有了三名頂級謀士的加持,他們的優勢將會變小,對敵之時將會再次陷入劣勢。

面對這種情況,兩人唯有拼命攻擊,不能將涼州拱手讓人。

可惜,事與願違,在李易親臨之後,會同呂布殘餘,直接發起猛烈攻擊,殺得曹操劉備兩人抵擋艱難,靠着城牆的防禦,才勉強抵擋,甚至抽調了涼州其他部分的兵力,才堪堪擋住。

這樣一來,北方草原異族就發現涼州的空檔,在曹操抵擋李易的時候,集結海量騎兵,衝草原殺出,在三天內,搶光了十二座城池,讓曹操既憤怒又無奈。

憤怒的是異族從背後偷襲,讓他無法繼續防守涼州,無語的是,李易趁着這個機會,必然會拿下涼州,拿下涼州之後,他可是直接丟失三州,這三州是他大部分的基業,丟失三州的他,實力甚至連劉備都不如。

後方異族的肆虐,前方李易的猛攻,讓曹操心身交瘁,不知如何是好,短短几天,頭上竟然長出白髮。

郭嘉等人見此,十分自責,他們沒有想到這種事情,就是失職,但是事情已經發生,現在要想的是如何擬補。

“主公,放棄涼州,將基業轉移到東方三州,那樣一來還有一線生機。”郭嘉的建議,讓曹操有些渾濁的眼神充滿了一絲光彩。

仔細想象一下郭嘉的建議,在看着整個大漢的地圖,東方三州的位置十分微妙,青州豫州是東方三州的門戶,一但這兩州失手,東方三州可是如同甕中之鱉,沒有一絲機會。

郭嘉如此建議,必然是置之死地於後生,不成功就成仁,如此想法,讓曹操振奮了精神。

是的,他還沒有輸,還有希望,就算一無所有,也能重新獲得,比起十年前,不過是從新再來罷了。

“很好,既然這樣,開始轉移,通過傳送法陣,給我將能拿走的,都帶走,不能留給異族和一天。”曹操精神起來,開始發號時令。

前線則是慢慢後撤,將城池讓給李易,企圖讓李易佔領城池,放緩李易攻擊的速度。

但是李易可不會上當,城池即便敞開大門,他也不進入,只在曹軍後面窮追猛打,以消滅曹操有生力量爲根本,城池什麼可以等到以後在佔領,削弱敵人的機會可不多。

就這樣,十天之後,李易親率大軍殺到了涼州州府隴城,將整個隴城佔爲己有。

確定城內沒有陷阱之後,直接進入隴城,然後慢慢佔領整個涼州。


隴城城內,原本的曹操府邸,一片狼藉的府邸讓李易看的十分唏噓。

自從戰鬥開始,曹操已經換了三個府邸,從洛陽的原皇宮,到幷州的長安,再到現如今的隴城府邸,這三個家都被李易搶到手,連帶着三州易手,曹操被他剋制的死死的。

如今曹操的消失,肯定去了其他州郡。

“主公,前線戰報。”張讓的聲音,讓李易看來過去。

只見張讓手捧一份信件,將他遞給自己,然後恭敬的站在一邊,等待他的命令。

接過信件,快速閱覽,知道了前線的情況。

草原之敵確實是匈奴大軍,總計五十億的匈奴騎兵,如今正在涼州北方肆虐,曹操的撤離,讓他們囂張起來,已經有三十座城池被搶奪一空,只留下空空的城牆,連城內的房屋都被他們拆走。

如同一幫窮鬼附體,讓李易哭笑不得。

看完信件,傳閱給其他人,等到衆多謀士看完,他們的臉上露出喜色。

匈奴異族的如此做法,必然讓其他城池感覺到危機,而解決的辦法只有投靠李易,這會加速涼州的安穩,讓涼州進入快速發展的狀態。

並且呂布已經率領大軍前往平叛,算算時間,再有一天半天的功夫,就會與敵人相遇,以呂布衆人的實力,匈奴異族還不手到擒來,甚至能大練兵一場,填補驍勇級大軍的缺失。

“主公,北方異族不爲懼,咱們的重心還是要放在曹操的身上,曹操丟失了涼州,不然不會在北方閒逛,肯定會逃往南方,這樣一來,三王全在南方,決戰將會開啓,三王不會坐視主公做大。”戲志才的講解,讓在場衆人齊齊點頭。

草原異族從實力上來說,十分強大,但是強大的實力分成數份,分別是鮮卑匈奴羌族,還有一些其他異族,他們彼此還進行交戰,搶奪草原的物資,能夠前來大漢的敵人並不多,就算加起來也不是李易的對手。

所以草原異族只是麻煩而已,而三王則不同,給他們機會,他們就會趁勢而起,發展的不可收拾。

李易拿下涼州之後,就雄踞北方四州,除了青州之外,整個北方都在李易的手中,相對的,三王可以攻擊的地方也就多了。

劉備的益州可以攻擊涼州,孫權的荊州可以攻擊司隸,曹操的青州可以攻擊司隸與幽州,三州面臨攻擊,屆時李易肯定會分別防禦,進攻的話,李易暫時不會去想。

地盤擴大之後,需要長時間的穩固,穩固之後,才能繼續開戰,三王定然會趁着這個機會,與李易開戰,不讓他有機會休養生息。

而李易只能與三王進行戰鬥,在戰爭的間隙中,慢慢發展,一但戰線不利,將會一敗塗地,反之三王則會越來越弱,最後被李易拿下。

隴城的商談,持續的時間不長,謀士們開始發揮他們的智慧,治理整個涼州,要讓涼州儘快進入正軌。

呂布等人則是追在匈奴的後面,瘋狂練兵,將來犯的敵人殺得丟盔卸甲,十名頂級戰將的強大,讓匈奴的第一次體會永生難忘,一切井然有序,只要幾個月之後,涼州就會穩如泰山。

時間轉眼間就到了七月份,曹操的下落已經明瞭,跑到青州之後的東方三州,以那裏爲根基,瘋狂徵兵,做出一副與李易決戰的態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