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聽到雲逸凡之言,李元洪直接跳了起來,義憤填膺地道。

雲逸凡點了點頭:「也好,那就有勞三皇子殿下了,這種女人只能是給大元帝國招黑,還是早清理早好。」

李元洪眼神一凝:「在下明白!」

話音落下,他對着雲逸凡一拱手,這便快步走向了不遠處的林艷宛。

林艷宛此刻癱坐在地上,整個人都處於一種茫然的狀態,直到此刻,她都不明白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

就在這時,李元洪已經來到了她的近前。

「殿………殿下,這……這究竟是為什麼?!」

見到李元洪來到近前,她的神情猛地一震,總算從獃滯中回過神來,一臉不解地道。

她不是傻子,李元洪剛剛對雲逸凡彎腰行禮的場景,她全都看在眼裏,那等恭敬的態度,哪裏像是一個皇子應該表現出來的啊?哪怕是在面對胡公子之時,對方也從來沒有像適才那般恭敬啊!

李元洪冷哼一聲:「哼,賤人,你竟然敢污衊雲公子?你可知道,雲公子乃是我大元帝國年輕一輩的最強者,也是丹盟重點培養的煉丹天才,你污衊雲公子,那就是跟皇室以及整個丹盟過意不去,如此作死,誰來了也救不了你!」

「什麼?!大元帝國年輕一輩的最強者?丹盟重點培養的煉丹天才?!」

等到聽了李元洪的講述,林艷宛頓時雙目圓睜,整個人如遭雷擊!

她聽到了什麼?雲逸凡居然是大元帝國年青一代的最強者?而且……而且還是丹盟重點培養的煉丹天才?

「不可能的,這不可能的………他怎麼可能是大元帝國年青一代的最強者?怎麼可能是煉丹天才?這絕對不可能的!!!」

猛地搖了搖頭,她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當初那個對她言聽計從、死心塌地,但卻被她無情拋棄之人,居然成了整個大元帝國年青一代的最強者?而且還成為了一個天才煉丹師?!上天這是跟她開了一個怎樣的玩笑啊?

試想一下,如果她當初沒有背叛雲逸凡的話,那麼此時的她作為雲逸凡的女人,將會是何等的威風?何等的榮耀?!

「噗!!!」

越想越後悔,越想越懊惱,終於,一股無明業火從胸中燃燒,讓她再也控制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其中竟然還夾雜着一些臟腑的碎塊!

「為什麼?!上天為什麼要如此對我?我林艷宛上輩子究竟造了什麼孽啊?!」

慘笑一聲,她的面色突然變得一片慘白,氣息也開始漸漸變弱,最後一刻,她的目光不禁看向不遠處的雲逸凡,眼底全都是無盡的懊悔!

曾經,有個少年把她當成了全部,可她卻並未珍惜,時至今日,她真的希望這只是一場夢,一場本不該出現的夢!

帶着無盡的悔恨和對這個世界的留戀,她的雙眼終究還是緩緩地閉了起來,竟是真真的後悔而死!

「什麼情況?怎麼自己就掛了?!」

一旁,當見到林艷宛突然吐血而亡,李元洪的面色微微一呆,完全被眼前這一幕弄懵了!

「嗎的,死了也好,倒是省事兒了,來人吶,把她給我帶下去,找個地方埋了!」

搖了搖頭,他趕忙回了回神,卻也懶得多想,一招手,兩個在暗中保護他的隨從便是跳了出來,乾淨利落地將林艷宛的屍體拖走,沒有一絲的遲疑。

。 小偶人感覺自己躺坐在一處溫軟的地方,有些迷惘地巴眨著黑眸,直到對上一雙明眸善眯的雙目。

那雙眼眸烏黑錚亮,眉眼細長,帶著一種如梅花般的高貴冷傲,微卷的長發自然下垂,長及腰處。

姣好的身軀包裹在一身殷紅的旗袍下,裙擺上面點綴著幾朵半開半合的花,這不知名的花十分妖冶,更加襯托出女子冷艷的氣質。

這是一個傲雪凌霜的女人。

「這…小東西是活的?」看著那雙極有靈性的眼眸,女人有些驚奇。

手上這小胳膊小細腿的人偶,讓她不由得輕柔地對待,唯恐一個不注意就折壞了。

如此有趣的人偶,留著給小妹當禮物也不錯,女孩子都喜歡洋娃娃一類的東西,若是抓一隻活的送給她,她肯定會高興不已。

小偶人坐在她纖細的手上,無畏地直視她,對於她的疑問不予理會。

「少尊,此地不能久留。我們已經離開家族五年了,必須儘快回族。」

一旁的侍僕見自家主人的心思似乎被這隻人偶給吸引去了,恭敬地提醒道。

這名侍僕看上去像是只有八九歲大的稚童,身形比女人矮一大截,臉上全無屬於孩子般的天真無邪,面無表情中透著少年老成。

「公丘,那些人已經等不及了嗎?」女人驀然一笑,帶著濃濃的譏諷之意。

「本以為可以等到我找到小妹之後,再一個個去收拾他們,卻不想意外總是不知在何時出現……」最後一句消散為一聲嘆息。

「若我回去,小妹怎麼辦?萬一她還在某處等著我呢?」女人盯著小偶人的眼神微凝,神情恍惚,彷彿想起了什麼。

渾身散出一縷縷思愁,甚至是若隱若現的悲戚,亦有加深的趨勢……

心中突兀迸發出的情緒比任何一次更加激烈,從當年那一次之後,她便再也沒有如此深刻地抗拒回到那個地方。

公丘聽狀,臉色一白,砰地雙膝跪地,無比凝重地開口:

「少尊,不可……」

「我知道!」女人打斷他,似乎自言自語:「可你知不知道,若我這輩子找不到她,那我將可能永遠止步於此……」

公丘瞳孔微縮,不可置信。

「既然都已經找到這裡了,那就把山皋縣翻一遍,就回去吧。」女人不看他一眼,淡然地開口。

彷彿剛才的一切都是過眼雲煙,她又恢復到了往日的冷傲。

她身形一晃,下一刻便出現在山皋縣的上方。懸浮在高空中,居高臨下地望著巨藤們涌動。

六瓣巨霓花妖嬈地伸展著身姿,周身是十多根暗紅色的直系根莖,在外一些就是數百甚至上千根墨綠巨藤。

它們如大蛇般交纏、涌動,佔據著屬於自己的地界。居然沒有發現上方俯視著它們的女人。

小偶人撐起小身板,坐在她手掌邊緣,學著她的樣子往下看,兩根小細腿悠哉地晃呀晃,似乎不擔心自己會不會一不小心就掉下去。

「小東西,你也不怕掉下去。」女人見她這樣,忍不住輕笑。

真是一個既膽大妄為又特別有靈性的小人偶,讓她不知不覺地散去了剛才的鬱結。

女人微攏掌心,預防小偶人動作太大,一個不小心掉下去。

。在櫃檯發覺事情不對勁的店長大叔,連正在準備打咖啡也顧不得了,趕忙走了過去,向珈百璃詢問情況。

「天真,你剛才對客人做了什麼。」

「哦,我幫她鬆了松筋骨,順便讓她當了一次空中飛人,雖然她可能感覺不到。」

「這是什麼意思?天真,你能說的通俗點嗎。」

店長大叔沒聽

《我在動漫載入了神明系統》第298章薩塔尼亞再次進場 方寧來到了釜炎鎮的釜炎道館門口,看到一個紅髮少女正在給妖火紅狐做特訓:「來吧,妖火紅狐用魔法火焰!」

方寧看著眼前的紅髮少女,很客氣的說道:「你好,我是來挑戰道館的?。」

「我是釜炎道館訓練家亞沙,拿現在就開始準備對戰吧。」道館訓練家亞沙看著方寧,迫不及待的躍躍欲試。

方寧立馬擺了擺手,看著亞沙尷尬的笑了笑:「對了亞沙,對道館挑戰賽不是應該在道館裡面的對戰場地么?」

亞沙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不好意思我忘了,來跟我進到道館裡面吧。」

方寧跟著亞沙進到了道館裡面,看到裡面的對戰場地不光有好幾個洞,而且還坑坑窪窪凹凸不平。

亞沙道:「不好意思,前幾天有個道館訓練家不停使用挖地洞絕招,弄得全是洞,我都給忘記收拾這對戰場地了。」

她帶著方寧來到了道館裡面的休息室裡面,到了一杯水遞給了他:「來到釜炎鎮辛苦了,來喝杯水休息一下。」

方寧拿著水杯,看著亞沙好奇的問道:「對了亞沙小姐,你這個道館打道館賽,有一些別的什麼規則沒有。」

她摸了摸下巴,想了想說:「我爸爸說,除了和別的道館一樣,就是自己根據訓練家使用精靈來改變的。」

方寧問道「你爸爸?」

亞沙點了點頭,看著方寧笑著伸出一個耶的手勢:「前天我爸爸收到邀約,要去一場精靈協助研討會了,所以我才當上道館訓練才兩天。」

「噗!」方寧剛喝了幾口聽到了這話立馬噴了出來,看著亞沙道:「亞沙,你當上道館訓練家才兩天呀!」

亞沙點了點頭:「是的,但是別小看我。」

方寧喝完水,站了起來看著亞沙對著她說:「來吧,我們一起吧道館對戰場地收拾好吧。」遞給她一把鐵鍬。

「好,說干就干!」

方寧和亞沙他們兩人,一人拿著鐵鍬走到對戰場地上,方寧拿出所有精靈,而亞沙也是一樣把精靈都給放出來:「大家都出來,一起幫忙吧。」

她有點不太好意思:「不好意思,麻煩你幫我一起來修補對戰場地的洞口。」用鐵鍬填上一個小洞口。

「沒事,早點修補好早點開始道館賽。」方寧對著修補好的洞口,踩了幾腳用力的,把它踩的平平實實。

方寧見亞沙比較馬虎,就對著她問了一個比較在意的問題:「對了亞沙,道館的徽章你有準備放好么?」

亞沙:「我又不會輸。」

「亞沙小姐,最起碼是要準備一下的。」方寧看著亞沙笑著提了一個醒。

「說的也是。」

方寧和亞沙一起來到道館得儲物間,她撓了撓頭想不起來父親把徽章放在哪裡:「爸爸,會把徽章放哪了?」

他們在儲物間里找了一兩個小時,在柜子裡面最深處的一個角落裡面,她有高興:「太好了,終於找到了。」

亞沙:「以後我會好好保管好的。」

等把道館裡面的事情處理完了后,天色已經差不多快要給黑了下來,方寧看著她笑道:「天色不早了,我明天再過來挑戰道館打道館挑戰賽。」

離開道館,方寧在這裡隨便找了名宿住了一個晚上,直接到了第二天早上,起床伸了懶腰心情很是不錯。

再一次來到了道館后,看到亞沙就在道館裡面等著自己,拿出精靈球:「來吧方寧,我很期待和你的對戰。」

「出來吧,熔岩蝸牛!」

方寧拿出精靈球放出第一隻美納斯出來對戰,看著沙瓦得意的笑了笑:「對付火系,自然要是用水系的。」

道館訓練家亞沙道「噴射火焰!」

方寧立馬就讓美納斯使用水炮絕招,兩個對戰相互碰撞並且威力不相上下,方寧對著美納斯再一次喊道:「美納斯,用泡沫光線絕招!」

「熔岩蝸牛,滾石!」

「神秘護身!」美納斯聽到方寧喊的絕招名字后,立馬就用了絕招護住了自己,再一次用水炮再一次反擊。

亞沙:「熔岩蝸牛,躲開!」

亞沙看著方寧笑了笑:「不錯呢果然有兩把刷子,那這招呢?」說完,就讓熔岩蝸牛使用絕招哈欠攻擊。

美納斯被熔岩蝸牛用哈欠給打中睡著了,亞沙笑了笑說:「怎麼樣,這招就是為了對付水系而準備的。」

方寧看著美納斯睡著了:「美納斯快醒醒別睡了,快起來和熔岩蝸牛起來戰鬥了。」但是美納斯睡得非常香。

「熔岩蝸牛,給他最後一擊」

熔岩蝸牛聽到了亞沙的指示后,立馬就對著美納斯發出噴射火焰絕招,直接就把美納斯給直接打敗了。

「回來吧,美納斯。」方寧把它收回精靈球裡面,立馬拿出第二個精靈球,看著道館訓練家亞沙笑道:「我的第二隻精靈就是這了傢伙。」

從精靈球裡面放出的精靈球沙奈朵,看著它喊道:「沙奈朵對著熔岩蝸牛使用幻象術!」

沙奈朵用幻象術控制了熔岩蝸牛,直接一下子就把它給直接的扔到了地上,熔岩蝸牛倒在地上被打敗了。

沙瓦最後拿出精靈球,看著方寧笑道:「這一隻可是我的王牌喲,出來吧我的最強王牌拍檔,妖火紅狐!」

「咬火!」

亞沙「用魔法火焰!」

妖火紅狐拿著自己魔杖對著沙奈朵使出了魔法火焰絕招,方寧看到后對著沙奈朵:「沙奈朵,用念力!」

念力控制著魔法火焰直接回去,並且直接打中了妖火紅狐的身上。

亞沙道::「大字爆!」

方寧道:「用幻象攻擊!」

幻象攻擊和大字爆都雙雙命中可對方得精靈,沙奈朵只是倒退了好幾步,而妖火紅狐直接倒在了地上。

亞沙得妖火紅狐站了起來,她突然嘴角一笑:「妖火紅狐,幻象術!」

沙奈朵收到控制被甩了出來,方寧看到這一幕:「火系精靈居然會超能力的絕招,這讓我有點意外呀。」

亞沙得意得笑問道:「是么?」。從一臉懷疑人生的老岳父那返回出租屋,艾文開始考慮搬家的事。

他剛剛給清潔公司打了個電話,對方表示清理工作已經基本結束,明天上午就能進行驗收。

而這也就意味著,只要將新家缺少的那些傢具家電和日用品都搞定,他就可以考慮找個時間正式搬家了。

「有溫妮這個精通各種生活魔法的

《我的魔獸不對勁》第161章肉體不敵機械所以血肉苦楚凌然點頭,這孩子若不是認識了周凱,也許成績不至於這麼差,不過,如今又因為周凱,有了被訓練的機會,算是福禍相依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