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聽到這話,葉天有些無奈的以手扶額,都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能當做沒有聽到這個問題了。

這時候,陸雨璇俏臉微紅的從樓上下來,見葉天已然沒有大礙,這才鬆了一口氣,對他說道:「何警官讓我們幾個這幾天看好你,什麼事情都由她來解決。」

「哦!」

葉天應了一聲,驚恐的看著走到自己身邊,正動手要掀自己衣服的夏詩詩,趕忙一邊護著衣服一邊問道:「夏詩詩,你這是要做什麼?這光天化日之下,可千萬不要這樣子啊!」

相比葉天的天空下,夏詩詩反倒坦然了許多,語氣自然的說道:「當然是檢查一下你的傷口了,不然你以為我要幹什麼?」

說話間,夏詩詩不禁瞪了葉天一眼。

「哦……」

聽到這話,葉天這才鬆了口氣,不禁有種老臉發燙的感覺,忙回道:「沒事了,傷口已經全好了!」

說著,他將領口拉低,露出了肌肉堅實的胸口。

只見那壯碩的胸口上,有一處地方膚色明顯比周圍要淺得多,顯然便是昨天葉天受傷的地方。 看著那不過一個晚上就癒合的傷口,從這處癒合的傷口可以看出,當時傷得有多麼嚴重了。

幾個女孩在鬆了口氣的同時,也不禁心有餘悸。

看到葉天的傷口癒合,雖然已經從李琳那裡,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經過,夏詩詩還是忍不住問道:「葉天,以你的實力怎麼會受傷呢?對方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這倒不是……」葉天苦笑著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我之所以會受傷,是因為傷我的人和曾經的同學尹依長的很像!

兩人實在是長得一模一樣,我開始完全就分辨不出來,如果不是她對我下死手,我都要認為她就是尹依了!」

說完這話,葉天不禁嘆了口氣,神情間顯得有些惆悵。

「那個尹依又回來了?對了,我記得上個星期,她回來過一段時間又走了?怎麼現在又回來了?」

樓梯處,傳來了陸雨萱驚訝的聲音,在她身後是一臉睡眼惺忪的宋小苗。

顯然,兩個女孩才醒來沒多久。

昨天晚上,陸雨萱早早的就去休息,所以並不曾知道整件事情的經過。

李琳這時替葉天回答道:「不是,尹依沒有回來,是昨天晚上發生了一件當眾殺人的大事!

葉天在追那個殺人犯的時候,發現那個殺人犯和尹依長得得一模一樣,所以一時失神被對方傷到!」

走下樓梯的陸雨萱滿臉驚訝,十分不解地問道:「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

李琳翻了下白眼,說道:「你當然不知道了,你昨天那麼早就去睡覺,睡得跟死豬一樣,怎麼可能知道啊!」

陸雨萱怒視著李琳,雙手做出了呵癢的動作,氣沖沖的說道:「死琳琳,你居然敢說我是死豬?你是不是要死呀!」

「切!怕你?」李琳不屑地回道。

夜先生,你的蠻妻請簽收! 不過話雖這麼說,她卻躲到了陸雨璇的身邊,明顯有那麼點言不由衷的樣子。

見李琳跑到一邊,陸雨萱並沒有追上去,而是關心地看著葉天問道:「葉天,你確定山裡的人真的是尹依嗎?」

葉天搖了搖頭,再次嘆氣道:「我不知道,我直到現在都還不能確定,那個到底是不是尹依了,兩人實在是長得一模一樣啊!」

「這件事情,可要查清楚!」陸雨璇嚴肅的說道。

「我知道,等下我會找人問問,一定會查清楚的!你們幾個都忙去吧!不用管我了,我只是一時大意,以後不會在發生這種事情的!」葉天點頭說道。

「你都這個樣了,讓我們怎麼能放心得下?」陸雨璇說道,「反正離著高考也沒多久,該複習的已經複習了,我們幾個剛好抽空陪陪你,順便照顧一下你!」

「真的不用了,我現在很好。」葉天苦笑道,「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之前還有比這更嚴重的傷!像現在這樣的小份,哪裡需要人來照顧啊!」

「不行……你必老老實實的呆在家裡,哪裡都不能去!」陸雨璇堅決的說道。

在陸雨璇說這話的時候,在場的幾個女孩也跟著點了點頭,儼然一副以陸雨璇馬首是瞻的樣子。

「好好!隨便你們吧!」葉天無奈的笑了笑。

一直以來,他都基本上沒有怎麼休息過,不管是學校還是外面,好像沒有一刻能夠停下來過。

這樣長時間的忙碌,確實讓他感覺到很累,趁著這樣的機會,多休息上幾天也是好的。

見葉天答應,陸雨璇不禁溫柔的笑了笑,說道:「正好,難得能夠聚在一起,我和她們先去買菜,等下中午我來下廚做飯!

說起來最近這段時間,你都成天的東奔西跑的,忙了這麼久了,現在是時候休息休息了!」

「雨璇姐,我幫你吧!」李琳走上前,說道。

「那行,我們先去買菜吧!順帶送紫衣她們倆去上學」陸雨璇笑著說道。

說著,便招呼兩個小丫頭,和李琳一起走向大門。

陸雨萱和宋小苗見狀,也連忙喊著要跟著一起去。

這時候,夏詩詩連忙問道:「那我也一起去吧?」

陸雨璇回頭輕笑道:「不用了,你就留下來照顧重病號吧?」

夏詩詩一聽,倒也沒有堅持,果然坐到葉天身邊,開始為他端茶倒水,隨帶別削水果什麼的,就差沒有親自喂葉天吃下去了。

這一番下來,可謂是把葉天照顧的無微不至,也讓葉天只覺渾身難受的要命。

說了幾次,可夏詩詩都恍若未聞,他也只能無奈的放棄了。

沒多久,陸雨璇她們都買好菜回來。

見到陸雨璇回來,夏詩詩不禁嘻嘻一笑,這才放下伺候葉天的活計,跟著陸雨璇幾女向廚房走去了。

看著屋裡的幾個女孩忙活著,葉天不禁感覺心裡一陣溫馨,心中忍不住生出了想要帶著幾女,找個清靜的地方好好過日子去。

其實也不用找,這個世界哪裡還有什麼地方,比天地棋局的小天地來得清靜。

更何況,天地棋局中還有那神奇無比的幻境世界,就算在小天地中呆膩了,也可以到這幻境世界體驗不同的奇妙。

不過,葉天也知道這也只能是在心中想想而已,真要想做到根本就不可能。

不說其他人,單單身為陸天集團的陸家兩位小姐,不是他能夠遐想的了。

雖說他現在有了一點成就,和陸天集團相比,那就相當於大象邊上的一隻螞蟻了。

就是這樣,葉天一直有著自知之明,和陸雨璇之間的關係最後只隔著一層窗戶紙,只要葉天主動一點就可以輕易地挑明了。

可葉天一直裝作沒有發現,並沒有主動去調頻,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了。

就在葉天心中遐想萬分的時候,幾個女孩子忙忙碌碌之下,飯菜也很快就都做好,一起搬上了餐桌。

葉天坐下來,看著那如花是一樣的飯色,不禁有些驚訝,問道:「這些菜應該不是一個人做的吧?」

陸雨萱得意的說道:「當然了,我們都有做了一樣菜哦!嘗一嘗,看能不能長出是誰做的!」

聽到這話,葉天略微驚訝的挑了挑眉毛,笑問道:「我要猜對了,有什麼獎品嗎?」

「有!」李琳說道,「只要你猜中了,就能得到我們雨璇姐的香吻喲!」

聽到這話,雖然知道是開玩笑,葉天也不免有些怦然心動,當下恨不得直接出聲,將這玩笑話變做事實。

不過,他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便笑著說道:「好了,不開玩笑了,我還是直接品嘗吧!對不對,你們要說一聲哦?」

說話間,他看了陸雨璇一眼,見俏臉緋紅的陸雨璇也正看向他。

四目相對之下,兩人同時從彼此的眼中讀出了些對方的心思,不禁久久的著對視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都忘了時間的流逝,突然響起了李琳的聲音。

「喂!你們兩個打算對視到天荒地老嗎?」

聽到這聲音,葉天和陸雨璇不僅反應過來,同時臉上發燙,顯得有那麼些尷尬。

當下,還是葉天臉皮比較厚,裝作若無其事的說道:「我要開始品嘗了,能不能品嘗出這飯菜誰做的!」

說話間,他拿著筷子,在一盤樣式最精緻的菜上夾了些許,遞進口中輕輕的叫著。

很快的,葉天便露出了享受的神情,大為滿意地說道:「這一定是雨璇做的吧?只有她才能把菜做到這麼的色香味俱全了!」

說話間,他將目光投向了陸雨璇,頓時便看到陸雨璇露出了滿意微笑,顯然他是猜對了。

果不其然,在葉天話音剛落下的時候,李琳便鼓掌笑道:「喲,不錯哦,不僅猜對了,還順便給雨璇姐拍了記馬屁,哦,不對,是拍了記香屁!葉天,你這撩妹的技術當真是越來越好了!」

陸雨璇不驚白了李琳一眼,夾了一筷子的菜塞進了她的嘴中,埋怨道:「你還是不要說話的好!」

「唔唔……」李琳頓時裝出了委屈的樣子,搞怪的嗚嗚叫著,讓人不禁莞爾。

說起來,葉天能夠猜中陸雨璇做的菜來,並不是件困難的事情。

豪寵神祕妻 請在這段相處的時間內,陸雨璇經常和兩個小丫頭一起做飯,這吃久了自然也就記住了。

更何況,陸雨璇的手藝相當不錯,做菜向來細緻,倒也不難猜出來。

在喝了一口水后,葉天又夾了另外一盤菜,雖然樣式看著沒有陸雨璇做的精緻,但也算是還過得去。

只是剛將那菜放進嘴裡嚼了沒兩下,葉天頓時一臉的痛苦,捂著嘴跑到了廚房裡面。

隨著,廚房中變成了葉天呸呸的聲音,以及連續的漱口聲。

聽到這個動靜,陸雨萱不禁柳眉倒豎,鬱悶的說道:「有這麼難吃嗎?」

說話間,她自己夾了些許放進嘴中嚼了幾下。

片刻,陸雨萱的臉色和苦瓜一樣,轉身也沖向了廚房,正好和從廚房中走出來的葉天擦肩而過。

下一刻,廚房從復起了之前的動靜。

葉天不禁錯愕的回頭,這一下連猜都不用猜了,立馬便知道那菜是誰做的了。 苦笑著搖頭,葉天將剩下的幾樣菜都一一品嘗了起來,居然毫無例外地猜對了做菜之人。

宋小苗不禁驚訝地看著葉天,不敢相信的問道:「哇哦!葉天,你是怎麼做到的?居然全都猜對了!」

葉天笑了笑,說道:「我也不知道,也許是幸運吧!」

這話說的,明顯幾個女孩都不信。

只是葉天對此也不在意,他當然不可能說出自己之所以會全都猜中,是因為在他品菜的時候,都會默默地觀察的幾個女孩的神情反應。

畢竟她們在葉天品菜的時候,雖然裝出了淡然自若的神情,但眼神都會免不了會頻繁投向自己做的菜。

在這樣情況下,以葉天敏銳的眼神,自然不難觀察到了。

不管是哪個,除了最開始的陸雨璇,是真的依靠品出菜的味道,其他的都是依靠這種方式猜出來的。

對了,還有陸雨萱不是!

這時候,她正一臉沮喪地盯著自己面前的那盤菜,滿臉的百思不得其解,獨自嘀咕道:「不可能啊,怎麼味道會這麼重的,我都是按照書上寫的少許來添加的呀!」

「少許?」站在陸雨璇身邊的李琳聽到這話,不禁翻了下白眼,「你那還叫少許啊?你家的少許是三分之一湯勺的加調料的嗎?」

李琳這話一出,葉天頓時無語苦笑起來,難怪剛才陸雨萱的那個菜會難吃成那個樣子,還是直接下了三分之一湯勺的調料啊!

這樣子下調料,要是能好吃就見鬼了!

評完菜后,葉天便和幾個女孩開始吃了起來。

夏詩詩品著陸雨璇燒的精緻小菜,不由得有些羨慕的說道:「雨璇姐做的飯菜當真好吃,難怪葉天一下子就猜出來了,以後我可要跟著你好好學一學呢!」

也不知道那天晚上在樓上,陸雨璇和夏詩詩之間是怎麼完成溝通的,之前劍拔弩張的爭奪葉天大房之位的兩人,似乎一下子和睦相處了起來。

這讓葉天不禁有些犯嘀咕,根本就猜不出這兩個女孩究竟在玩哪一出?

這時候,陸雨璇自然不知道葉天心中正犯著嘀咕,在聽到夏詩詩的這話,當下笑道:「當然可以,只要你願意學,我當然會教你了!」

就在這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咦?這時候怎麼會有人過來呢?我去開門!」李琳疑惑的說道。

放下手中的筷子,跑過去把門打開。

讓李琳意外的是,門口站的人卻是一個她不曾見過的美麗女子。

不等李琳問話,葉天的聲音便從餐廳中傳了過來。

「咦!白玉瑩,你怎麼會過來的?」

聽到葉天的聲音,李琳不禁訝道:「又一個?這是真的要找齊三宮六院七十二妃的節奏嗎?」

來人正是白玉瑩,她並沒有聽到李琳的嘀咕,沖著眾人微微一笑道:「冒昧來訪,不打擾你們吧。」

「哪裡!哪裡!一點都不打擾,快請進吧!」李琳笑了笑,將白玉瑩讓了進來。

白玉瑩的突然來訪,讓葉天感覺到有些意外,現在陸雨璇他們介紹一下白玉瑩的身份。

同樣的,葉天也不忘向白玉瑩介紹一下,陸雨璇幾個女孩的身份。

在知道了陸家姐妹居然是帝國十大集團,陸天集團董事長的雙胞胎寶貝千金,白玉瑩不禁大為訝異,忍不住多看了她們兩眼,心中對葉天居然和這對雙胞胎住在一起感到大為的不解。

不過不解歸不解,白玉瑩並沒有表現出來,頗為自然的對葉天笑道,「你們都在用餐呀!看來我來的真是時候,不介間我坐下來一起吧?」

「當然不介意!」陸雨璇笑道。

說著,她轉身走到廚房,為白玉瑩多添了一雙碗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