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聞言,柳伯神色有些凝重的看了雷諾一眼道:「城主命我來喚輔武侍郎,雷諾。」

眼見柳伯神情凝重,御東皇心想必有要事,嘆了口氣道:「賢弟,看來唯有改日再續了。」

「嗯。」雷諾微微頷首,道:「那你可要快些將傷養好,我可不想欺負病人。」

「哈。」御東皇朗聲一笑。

同御東皇告辭后,雷諾便是隨同柳伯前去議事大殿,猴子和風鈴兒則是陪著御東皇,講述雷諾擊敗弒君敵的經過……

……

城主府,議事大殿。

當雷諾隨同柳伯到來,剛好是會議結束時,凱文族長、凱奇族長、道格族長以及人族十二部落的首領在城主奧古斯丁的相送下走出議事大殿。

雖然不知道眾人商議何事,但雷諾卻能感覺到一股凝重的氛圍,當下沖眾人微微一禮,道:「晚輩雷諾,見過諸位前輩。」

「呵呵……」墨長風笑道:「原來是雷諾啊,此番『神冕爭霸賽』真是多虧有你力挽狂瀾,真是後生可敬啊!」

「前輩謬讚了。」雷諾謙恭道,絲毫沒有居功自傲。

「勝而不驕,厚德穩重,果然已是初具領袖風采了,哈哈……雷諾,人族的未來還要你們這些後輩來發揚光大了。」天馳首領大笑道。

「天賦異稟,諸神之子,雷諾,老夫很是期待你能早日成長起來,引領人族走向光明!」

「雷諾啊……」

「……」

眾位人族部落首領對雷諾在『神冕爭霸賽』上的表現超乎預料的滿意,此刻更似不吝讚美之詞,恨不能將雷諾誇出花來,饒是雷諾自認臉皮夠厚一時間也是應接不暇,只得連連客氣。

城主奧古斯丁則是含笑不語,看向雷諾的眼神充滿了濃濃的讚賞,就雷諾目前展現的潛力來看,也許雷諾真的能夠改變人族的命運。

一番讚歎作罷,墨長風沖奧古斯丁拱手道:「城主留步,時間緊迫,我等便不多逗留,這便告辭,回返部落部署兵力了。」

其他諸位部落首領亦是拱手致意。

「嗯……」奧古斯丁沉沉應了聲道:「亂世蕩蕩,烽火將起,諸位此番回去要多保重,一切按計劃行事。」

「嗯!」眾人族首領鄭重點頭,同聲道:「告辭了。」

言罷,眾人族首領便是在李副官的陪同下離開了,凱文族長等人見狀也是告辭道:「城主,那我們也回去做下準備。」

「請。」奧古斯丁道。

隨著眾人陸續離開后,奧古斯丁微微擺手道:「柳伯,你也先下去吧。」

「是。」柳伯應聲退下。

「前輩……」雷諾見狀剛準備詢問奧古斯丁喚他前來所為何事,奧古斯丁便是大袖一揮,道:「跟本尊來書房吧。」

總裁的替罪情人 「嗯。」雷諾應了聲,依言跟上,心中卻在疑惑剛才所聞眼見,從墨長風以及凱文等人的口中不難聽出,似乎有什麼大事將要發生?

而且眾人凝重的神情更是令雷諾隱隱有些不祥之感,按道理『神冕爭霸賽』以人族奪冠結束,眾人不是應該歡喜慶祝嗎?

懷揣著深深的疑問,雷諾隨著奧古斯丁一路來到書房,一股濃濃的書香氣息頓時撲面而來,四壁藏書滿滿,給人一種渾厚的底蘊之感。

奧古斯丁輕笑著,從密密麻麻的萬千藏書中抽出一部泛黃的典籍,輕輕的撣了撣,然後遞給了雷諾。

「這是……」雷諾接過典籍一看,頓時就見泛黃的封面書寫著四根雄渾蒼勁的大字——

「龍魂槍典!」雷諾的眼睛瞬間明亮起來,莫非這部槍典就是御東皇曾經向他提到過的那部?!

據御東皇說,這部槍典乃是城主府唯一收藏得高階槍技!

雷諾頓時如獲至寶,這部『龍魂槍典』對於槍技如饑似渴的他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碳。 然而,風鈴兒卻是直接抱住雷諾的胳膊,將雪潤的下巴微微一揚直接用行動做出了最完美的詮釋。

雷諾頓時只覺暖香滿懷,神色卻是有些詫異,沒想到風鈴兒會如此勇敢,如此直接。

海倫冰雪聰明,從風鈴兒看雷諾的眼神,以及雷諾流露出的神情瞬間就明白了,本來隱藏在內心深處的那抹情愫頓時被深深壓制了下去。

「呵呵……」海倫努力擠出一絲微笑,道:「鈴兒姑娘真是甜美可人兒,雷諾,可不要辜負了這麼好的姑娘,好好珍惜呀,提前祝福你們。」

「謝謝。」雷諾微笑著應道,並未察覺到海倫眼神深處閃過的一抹失落。

風鈴兒則是笑道:「海倫姐姐也很漂亮呀,祝您也早日找到幸福。」

「嗯。」海倫應了聲,旋即像是想起了什麼,道:「對了,我還有點事情需要處理,先告辭了。」

言罷,海倫沖眾人微微頷首,蓮步迤邐而去,冷艷的背影漸行漸遠,消失在空曠賽場的一角,不禁露出幾許蒼涼。

「海倫情緒似乎有些不對?」艾倫縱橫商場,久經人情世故,頓時感覺到了異常,當下沖雷諾微微一拱手道:「雷諾老弟,我突然想起還有一單生意要簽,便不多逗留了,改日我們兄弟再把酒言歡。」

「哈。」雷諾豪聲一笑道:「艾倫兄,請。」

「告辭。」艾倫點頭示意,匆匆離開。

眼見海倫和艾倫相繼離開,風鈴兒微笑的雪顏微微一寒,道:「雷大哥,老實交代,你和海倫姐姐究竟是什麼關係?」

「過命的兄弟。」雷諾想了想道,雖然海倫美若如冰中仙子,但他從來只是拿海倫當兄弟看待,斷沒有過任何非分之想。

「只是這樣嗎?」風鈴兒秀眉微簇,同為女人,風鈴兒敢保證絕對不止是兄弟情,或許雷諾是拿海倫當兄弟,但海倫對雷諾卻絕對不止是兄弟情。

不過她相信自己的雷大哥一身坦蕩,沒有理由懷疑,當下微微一笑道:「眾人都離開了,我們也走吧,不知道御大哥傷勢怎麼樣了呢。」

「好。」雷諾應道,御東皇傷得不輕,希望沒什麼大事才好,當下一行人便是返回城主府。

至於第一名的獎勵,雷諾倒是不急著去領,反正那是已經鐵打的定在他的名下,就算一年不去領也不會跑了。

東皇宮,主宮中一間金碧輝煌的豪華卧室中。

此刻,御東皇正身著一襲金色的內衣躺在床榻上,雙腿被一層瑩白色的靈膏包裹著,雙眼無神,怔怔的看著屋頂,此番戰敗對於御東皇的打擊還是不小的。

「東皇兄。」關切的喊聲從門外傳入卧室,旋即零散的腳步聲響起。

「賢弟!」御東皇那無神的雙眸頓時恢復了神采,掙扎著想要起來,他迫切的想要知道戰果究竟怎樣?

雷諾、風鈴兒、猴子來到卧室,雷諾按住御東皇的雙肩放回床榻上,微微一笑道:「傷這麼重就別亂動啦。」

「哈!」御東皇傲然笑道:「區區小傷何足掛齒,我血族擁有不死之身,不出三日,便可痊癒!對了,賢弟,你擊敗弒君敵了還是被弒君敵擊敗了?」

「嘛哩個哄的!」猴子神色一冷道:「土豪金,你這話猴爺我可不愛聽了,小雷子可是猴爺一手調教的至尊人寵,怎麼可能會輸給那隻小花貓。」

聞言,御東皇頓時激動起來,似乎忘記了身上的劇痛,一把抓住雷諾的手腕道:「賢弟,你真的勝了弒君敵?!」

「嗯!」雷諾鄭重點頭道:「略勝一籌。」

「何止!」猴子道:「現在那丫的比土豪金你慘多了,估計不在床上躺半個月下不來。」

「哈哈……」御東皇大笑道:「好!好極了!賢弟,你果然不負我重託,不得不說,你真是令為兄感到自豪啊!來人啊!」

「少主。」聞言,從門外走進來兩名嬌滴滴的侍女。

「將本少主典藏的百年佳釀拿出來,我要和賢弟痛飲一場。」御東皇道。

「可是少主,城主大人吩咐過了,讓你靜養,你有傷在身,更是不能飲酒了。」侍女弱弱的說道。

雷諾則是說道:「兄弟對飲,何須借酒言歡,我們不喝酒,喝葯。」

話甫落,雷諾大袖一揮,立刻從空間袋中取出十瓶『神聖祝福』擺在了桌子上,金光閃閃,神聖攝人。

「哈哈……新鮮!」御東皇豪邁的笑道:「賢弟,扶為兄起來,今日我們兄弟把葯言歡。」

「嘎嘎……真男兒,真豪情,怎麼能少得了猴爺。」猴子也是被感染,熱血沸騰的說道。

「三個酒鬼,喝葯也能這麼起勁兒,我給你們滿上。」風鈴兒笑道,取來酒杯,一一滿上。

「哈!」

兩人一猴相視一笑,舉被共飲,隨著『神聖祝福』如腹,三人身上頓時神光煥發,凈化光環從頭到腳連番激蕩,映襯得滿屋如同金色的海洋一般。

卻在雷諾和御東皇準備豪續兄弟情的時刻,柳伯敲門走了進來,沖著御東皇微微一禮,道:「見過少主。」

「嗯。」興緻被打斷,御東皇有些不悅的應了聲道:「柳伯,有什麼事嗎?」

聞言,柳伯神色有些凝重的看了雷諾一眼道:「城主命我來喚輔武侍郎,雷諾。」

眼見柳伯神情凝重,御東皇心想必有要事,嘆了口氣道:「賢弟,看來唯有改日再續了。」

「嗯。」雷諾微微頷首,道:「那你可要快些將傷養好,我可不想欺負病人。」

「哈。」御東皇朗聲一笑。

同御東皇告辭后,雷諾便是隨同柳伯前去議事大殿,猴子和風鈴兒則是陪著御東皇,講述雷諾擊敗弒君敵的經過……

……

城主府,議事大殿。

當雷諾隨同柳伯到來,剛好是會議結束時,凱文族長、凱奇族長、道格族長以及人族十二部落的首領在城主奧古斯丁的相送下走出議事大殿。

雖然不知道眾人商議何事,但雷諾卻能感覺到一股凝重的氛圍,當下沖眾人微微一禮,道:「晚輩雷諾,見過諸位前輩。」

「呵呵……」墨長風笑道:「原來是雷諾啊,此番『神冕爭霸賽』真是多虧有你力挽狂瀾,真是後生可敬啊!」

「前輩謬讚了。」雷諾謙恭道,絲毫沒有居功自傲。

「勝而不驕,厚德穩重,果然已是初具領袖風采了,哈哈……雷諾,人族的未來還要你們這些後輩來發揚光大了。」天馳首領大笑道。

「天賦異稟,諸神之子,雷諾,老夫很是期待你能早日成長起來,引領人族走向光明!」

「雷諾啊……」

「……」

眾位人族部落首領對雷諾在『神冕爭霸賽』上的表現超乎預料的滿意,此刻更似不吝讚美之詞,恨不能將雷諾誇出花來,饒是雷諾自認臉皮夠厚一時間也是應接不暇,只得連連客氣。

城主奧古斯丁則是含笑不語,看向雷諾的眼神充滿了濃濃的讚賞,就雷諾目前展現的潛力來看,也許雷諾真的能夠改變人族的命運。

一番讚歎作罷,墨長風沖奧古斯丁拱手道:「城主留步,時間緊迫,我等便不多逗留,這便告辭,回返部落部署兵力了。」

其他諸位部落首領亦是拱手致意。

「嗯……」奧古斯丁沉沉應了聲道:「亂世蕩蕩,烽火將起,諸位此番回去要多保重,一切按計劃行事。」

「嗯!」眾人族首領鄭重點頭,同聲道:「告辭了。」

言罷,眾人族首領便是在李副官的陪同下離開了,凱文族長等人見狀也是告辭道:「城主,那我們也回去做下準備。」

「請。」奧古斯丁道。

隨著眾人陸續離開后,奧古斯丁微微擺手道:「柳伯,你也先下去吧。」

「是。」柳伯應聲退下。

「前輩……」雷諾見狀剛準備詢問奧古斯丁喚他前來所為何事,奧古斯丁便是大袖一揮,道:「跟本尊來書房吧。」

「嗯。」雷諾應了聲,依言跟上,心中卻在疑惑剛才所聞眼見,從墨長風以及凱文等人的口中不難聽出,似乎有什麼大事將要發生?

而且眾人凝重的神情更是令雷諾隱隱有些不祥之感,按道理『神冕爭霸賽』以人族奪冠結束,眾人不是應該歡喜慶祝嗎?

懷揣著深深的疑問,雷諾隨著奧古斯丁一路來到書房,一股濃濃的書香氣息頓時撲面而來,四壁藏書滿滿,給人一種渾厚的底蘊之感。

奧古斯丁輕笑著,從密密麻麻的萬千藏書中抽出一部泛黃的典籍,輕輕的撣了撣,然後遞給了雷諾。

「這是……」雷諾接過典籍一看,頓時就見泛黃的封面書寫著四根雄渾蒼勁的大字——

「龍魂槍典!」雷諾的眼睛瞬間明亮起來,莫非這部槍典就是御東皇曾經向他提到過的那部?!

據御東皇說,這部槍典乃是城主府唯一收藏得高階槍技!

雷諾頓時如獲至寶,這部『龍魂槍典』對於槍技如饑似渴的他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碳。 「呵呵……」奧古斯丁見雷諾激奮的模樣,輕笑著說道:「這部『龍魂槍典』位列荒階極品戰技,乃是本尊自上古神魔爭霸的古戰場所得,躺在本尊的書房中有些年頭了,希望你能喚發它應有的光芒。」

「嗯!」雷諾鄭重道:「真是太感謝前輩了,如此槍典正是雷諾夢寐以求的,定不負前輩厚恩。」

「哈!」奧古斯丁曬笑一聲,道:「不用謝本尊,這是你應得的。『神冕爭霸賽』上,你一舉奪魁,一洗人族百年之辱,怒放百丈榮光,如此槍典,舍你其誰。」

言到此處,奧古斯丁突然話鋒一轉,道:「不過這部『龍魂槍典』雖是威能驚人,但修鍊起來卻無比困難。」

「初始三式雖然難練,但以你的資質半月應可練成,但後面的九式卻需要斗王境修者才可修鍊,而且必須取得百龍之血,凝練不滅龍魂,才能將此『龍魂槍典』修鍊圓滿。」

「沒有凝練不滅龍魂之前,萬不可修鍊後面九式,否則龍槍霸勁將會逆噬自身神魂,輕則痴獃,重則當場死亡!」

言到最後,奧古斯丁的語氣十分嚴肅,甚至是嚴厲!

「晚輩謹遵。」雷諾應道,心中卻是琢磨『百龍之血』怎麼取得,據他所知,在混亂大陸上龍族並不多見,莫說百龍之血,十龍之血也難收集!

不過越是困難越能激發鬥志,挫感一瞬,雷諾便是喚發無窮的鬥志,目光炯炯逼人!

難以修鍊么?

那我雷諾非要煉成不可!

似乎是感受到雷諾身上爆發出那股大無畏的勇氣與鬥志,奧古斯丁眼中的讚賞之色愈發濃烈了。

『龍魂槍典』固然威能驚人,但修鍊難度也是令無數驕子望而卻步,否則也不會躺在書房這麼久被雪藏了,就算是奧古斯丁自己都沒勇氣修鍊這部『龍魂槍典』。

因為收集『百龍之血』所花費的時間足以令任何一個天姿縱橫的修者功成名就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