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而那花帝也是瞬間跟上。

以兩人的實力,在這整個天地之間,都堪稱巔峰的境界!此刻雖然是隨意的走動,但是依然轉瞬千里。

但是在這等速度之下,卻令得杜飛和花帝兩人的面色極端的難看。

因為他們一路所見,整個天幕都是籠罩著淡淡的天魔氣,甚至就連那些樹木和妖獸身上,都是隱約間沾染了幾分天魔氣,變得嗜血而恐怖。

而他們還見到了不少的城市和村莊,不過都是顯然被毀壞了許久了。這樣的一幕,不得不令人懷疑,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這一路上,杜飛兩人也是發現了一些逃亡的人群,不過這些傢伙實力都不高,杜飛也明白問他們是問不出什麼事情來的。所以,杜飛兩人也只能搖頭離開。這些人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對於此刻這天地間的狀況來說,似乎已經不重要了。就算是杜飛想要救這些人,也沒有時間精力去照顧他們,而若是能夠明白這天地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似乎才更加重要。

「前面似乎有一點夠看的人物前來了,那帶頭的,應該有五品武宗層次的實力。」花帝突然身形一頓,視線落到了前方不遠之處,淡淡開口道。她的實力比起杜飛要強,感應自然也比杜飛精細。

「這等層次的強者,應該可以告訴我們,這片天地到底發生了什麼了。」聞言,杜飛也是微微的點了點頭。在玄武大陸之上,五品武宗強者,已經能夠是高級勢力之主了,就算是在九天玄宗之中,也能夠擁有一定的地位,這樣的人物,應該能夠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了。

當下,杜飛和花帝兩人身形就是懸浮在了半空之中,視線淡淡的落到了前方之處,安靜的等待著對方的到來。以他們兩位的身份,自然是不可能主動圍上去的。

「唰唰唰——」

此刻,在距離杜飛和花帝約莫百里之處,此刻有著一行約莫數百人在半空飛快的竄行著,顯然她們的實力都是算作是不弱了。只不過不知道為何,這些人的臉上都是帶著幾分惶恐之色,偶爾回頭看向後方的表情,都是帶著幾分驚弓之鳥的神色。

而那帶頭之人,卻是一個身穿紅色軟甲的紅色短髮少女,此刻,她的面色極端的蒼白,不斷的噴出鮮血,但是速度卻是依然不減。

「師姐,你沒事吧?」

一側的眾多女弟子望著她的模樣,都是忍不住擔憂的開口道。

聞言,那少女微微搖頭道:「我沒事,不過現在的情況危機,恐怕你們需要各自離開,我們若是繼續匯聚在一起的話,恐怕結局會極端的不堪。等會我留下來斷後,你們各自離開,能夠跑得了一個是一個,記住,能夠離開的人,盡數去凌天宗,現在,只有那個地方還算是安全了!」

「但是,師姐,這樣的話,你不是……」一側有人一臉擔憂道。

「放心好了,師姐我就算是死了,也會拉幾個人來墊背的,他們占不到什麼便宜!」紅髮女子冷笑一聲,但是嘴角卻是不斷的有鮮血流溢而出。

就在其他的女子要說出什麼的時候,突然間,紅髮女子的面前一變,驟然間厲喝道:「停下!」

「唰——」

大隊人馬瞬間狼狽的在半空之中蹲下,而後一道道的目光伴隨著紅髮女子的視線飛快的落到了前方之處。眼神之中充滿了恐懼。

此刻,在半空之有著兩道身影淡淡的負手而立。但是,在前方的黑衣身影之中,一種極端恐怖的氣勢蔓延而出。這等氣勢,令得在場眾人都是呼吸困難。而後方那道身影雖然看起來如同普通人一般,但是無論如何都沒辦法被隱去光芒!

這兩道人影的存在,卻是瞬間基令得這場中的氣氛凝固了起來。

這等存在,令得那紅髮少女渾身微微的顫抖了起來,在這等存在面前,別說拉幾個墊背,就算是想要出手都失去了所有的勇氣。

「太清宗之人么?還有一個熟人……石秀心姑娘,你似乎最近過得不太好啊?」前方之處,突然間一道淡淡的聲音傳出,顯然是認出了這行人的身份。

而聞言,場中眾多女子都是身形一震,而那紅髮女子也是抬起頭,一臉驚駭的望著前方,許久之後,才渾身一震道:「你…你是杜飛!?你不是被打入封界了么?怎麼會在這裡?」

「而且…而且你的實力!?」

說到了這裡,石秀心卻是猛的倒抽了一口涼氣,她雖然不知道此刻杜飛具體是什麼實力,但是那等氣勢,明顯比起她們太清宗的宗主還要深不可測幾分!誰能夠想到,當日被打入封界的一個傢伙,不過兩年不到的時間再臨玄武,已經有了如此恐怖的實力!?

「什麼?凌天宗的那位,血衣杜飛!?」

後方的那些女子也是瞬間響起了什麼一般,一個個充滿了震撼之色的望著杜飛!

當日,杜飛一戰之中斬殺太初君武宗三小洞主四小殿主外加數百個弟子,那等戰績,如今依然如同傳說一般。此刻見到真人出現在面前,而且似乎還擁有著恐怖無比的實力,這些女子的眼眸之中,都是浮現了難以自制的神色來…… 此刻,天地間的氣氛有幾分詭異,望著這些人震撼的表情,杜飛倒是忍不住搖了搖頭,想不到自己離開了三年,血衣杜飛的名頭,還是這麼響亮啊。

「似乎,你在玄武大陸之上的名聲不太好呢。」花帝望著這一幕幽幽開口道。

「都是年輕時候犯下的錯而已。」杜飛乾笑一聲,而後咳嗽一聲,瞬間轉移了話題,道:「對了,石秀心姑娘,你們現在到底是個什麼狀況啊?」

「對了,現在……」說起此事,石秀心面色猛的一變,就是回頭向著後方之處看去,頓時就見到此刻,後方之處有著極端強悍的波動和煞氣蔓延而來,而感覺到了這等煞氣,卻是令得她們這群太清宗之人,變得面色有幾分蒼白。

「杜飛,你快點走吧,若是被太初君武宗那群傢伙遇到的話,你就麻煩了,你可是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而且,那群人之中,有著武聖級別的長老坐鎮!」石秀心飛快的說了一聲,然後就是帶著人準備離開。

「武聖級別的長老?」聞言,杜飛倒是微微一愣,片刻后倒是皺了皺眉,看來,這太初君武宗現在倒是長進了啊,為了追殺幾個人,居然連武聖級別的長老都派出來了。

「你們不用急著走的,就讓我來會會這群太初君武宗的老朋友,然後你們再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吧。」杜飛淡淡笑了一聲,而後隨意的一步跨出,就是將石秀心等人攔在了身後之處。

見到杜飛這等動作,石秀心等人的面色都是微微一變,她們自然清楚,因為當日種種事情,杜飛和太初君武宗之間,可以說是血海深仇。而此刻知道對方有武聖級別的長老追殺的時候,他還如此淡定,顯然是心中有數的。

不得不承認,杜飛的名頭在玄武大陸的年輕一輩之中,實在是響亮得有幾分過分了,此刻見到他這等動作。那狼狽無比的太清宗之人,此刻居然盡數冷靜了下來,想要看看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

在距離杜飛等人所在之處約莫數十里的天空之中,此刻一行有近百人悠哉悠哉的竄來,只不過就算是如此,他們的身上都是帶著一股濃郁的血煞之氣,顯然這些日子,他們斬殺的人絕對不少。

而這些人身上都是穿著太初君武宗那經典的陰陽袍,只不過此刻那乾淨無比的袍子之上基本都是沾染上了鮮血便是了。

「卓明長老!石秀心那個小妮子帶著的人,不知道為什麼在前面停下來了!看來,他們是認命了,不如長老,那些小妮子就交給弟子等處理了如何?當然,那頭籌自然是長老您的……」

在人群之中,有八個太初君武宗的弟子扛著一面高端大氣的墨黑色座椅,此刻座椅之上,有一個中年男子隨意的斜靠著。若是此刻杜飛在場的話,應該可以認出,此人就是當年九州之戰中,太初君武宗的那個執事。只不過短短几年不見,此刻他雖然一臉的邪氣,但是那實力赫然已經有了三品低階武聖境了!如此實力,在整個玄武大陸之上,基本上都是可以橫著走了。

此刻聽到那些弟子的言語,這卓明微微睜開了眼睛,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淡淡的黑光之後,才隨意道:「你們安排便是了,但是記住了,一個活口都不要留,這太清宗既然不選擇站在我們這邊的話,那麼我們就要讓天下人都知道,和我太初君武宗做對,到底是什麼下場!」

「是!長老放心便是了!只靠我等就定然能夠將他們盡數的拿下的!」這些弟子也是一個個陰森森的笑了起來,然後他們一揮手,就是飛快的加快的速度,向著目標所在之處竄去。

「唰——」

片刻之後,太初君武宗一行已經來到了杜飛等人所在的前方之處,望著此刻停留在了半空中的石秀心等人,那些太初君武宗弟子面上的表情,卻是變得更加的淫邪了。

「嗬嗬嗬嗬,石姑娘,早就跟你們說,不要跑了,我們師兄弟可都是極端憐香惜玉的,最多廢了你們的修為罷了,是斷斷不捨得傷了你們的性命的,嗬嗬嗬——」

為首的弟子沖著石秀心等人的方向長笑出來,那等模樣,和街邊的地痞流氓已經沒有什麼區別,哪有什麼堂堂九天玄宗之一太初君武宗的儀錶。

隨後,就見到這些太初君武宗的弟子一個個分散開來,在輕笑聲中,就是將石秀心等人圍在了中間之處。只不過令得他們奇怪的確實,之前一臉惶恐的太清宗弟子,此刻居然有著一絲絲的淡然。

「你們!石秀心——」

為首的太初君武宗弟子厲喝一聲,似乎想要繼續威脅,但是突然間,他的視線一動,瞳孔一縮,因為他發現,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一道黑衣人影就是站在了太清宗弟子的前方之處,就彷彿他一直都存在,其他人都沒有發現一般。

這等發現,令得這個太初君武宗的弟子倒抽了一口涼氣,只不過這些日子太初君武宗實在是太過順風順水了,所以在咽了一口口水之後,他卻是冷哼一聲,視線落到了那黑衣男子身上,冷喝道:「朋友,雖然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但是,如果膽敢插手我太初君武宗的事情,那下場,哼哼哼——」

顯然,這個太初君武宗的弟子也是有幾分眼力的,知道這個黑衣男子應該不好惹,當下就是威脅道。

「太初君武宗過了這麼久了,還是這麼霸氣么?」黑色人影略帶幾分嘲諷的聲音響起,「不過…我想我這個樣子,你們太初君武宗的人,應該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才對,想不到,我還真的是高看了自己幾分了啊!」

「什麼你——」

聞言,這個太初君武宗的弟子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疑惑之色,而後他的視線飛快的掃了過去,下一瞬間,身形卻是一震:「嘟嘟嘟嘟嘟……杜飛!?」

「什麼!?血衣杜飛!?」

此刻,周圍原本一臉淫笑的太初君武宗弟子,一個個都是身形一震,露出了一臉驚駭欲絕的表情來!對於太初君武宗的弟子來說,杜飛兩個字,就是絕對的噩夢。當日,太初君武宗年輕一輩中的巔峰高手,可以說都是被杜飛一鍋端了!雖然這兩年補充了一些新人,也有一些之前的外門弟子冒頭。但是就算是如此,杜飛兩個字依然是他們心中揮之不去的噩夢!所以在此刻,這些太初君武宗的弟子,幾乎是瞬間被嚇尿了,就算此刻太初君武宗的威勢驚人,但是這種長年累月的心理陰影,卻不是一般人能夠掃除的。

「杜飛!?」原本在座椅之上端坐的卓明,此刻也是抬起頭了,視線落到了前方的黑色身影之上,而後他的瞳孔就是一縮。雖然他此刻看不出杜飛有什麼實力,但是膽敢出現在這裡,恐怕是有幾分手段吧?

只不過,此刻的卓明倒是對自己極端的自信。

當下,他冷笑了一聲,淡淡道:「一群廢物,一個當年被宗主打入封界的傢伙罷了,有什麼值得你們害怕的!很好!既然這個傢伙出現了,倒是送給我們一場潑天功勞了!只要能夠將其斬殺的話,我想宗主一定會很開心的。」

「是啊!」聞言,這些太初君武宗的弟子才反應了過來,他們這邊有卓明長老在,難道還怕了一個杜飛不成?

杜飛淡淡的注視著前方之處,倒是笑了笑。此刻這些太初君武宗的弟子,倒是極端有趣啊……只不過,這些人倒是沒有什麼,就是那卓明的氣息,有那麼幾分古怪罷了。只不過,對於杜飛來說,也僅僅是古怪而已。

「杜飛,你接下來是準備要束手就擒,還是要本聖動手?」卓明緩緩的在座椅上站了起來,而後一步跨出,出現在了眾多弟子之前,傲世著杜飛開口道。以他的實力,似乎真的有這個資格。

「三品低階武聖境的小輩而已。」花帝站在杜飛身邊,看著這個霸氣無比的卓明,淡淡開口道。

「雖然是三品低階武聖境,不過不像是自己修鍊出來的。」杜飛也是略帶幾分隨意的開口道。對於他和花帝來說,這等實力的強者,實在是太不夠看了,屬於隨便甩甩手就能夠拍死的境界,所以他倒是絲毫沒將對方看在眼裡。

杜飛和花帝的淡漠,自然是落在了那卓明的眼裡,隨後他的視線落到了花帝的身上,眼眸之中卻是閃過了一絲驚艷之色。這個混蛋小子,到底去哪裡搞了那麼多的女人,每次跟在身邊的女人雖然不同,但是姿色都是世間罕見。

「罷了,說說看你們太初君武宗最近到底在搞什麼吧,也許我心情好,還能夠放走幾個。」嘆了一口氣之後,杜飛才淡淡的開口道。 「嗬嗬嗬,杜飛,你還真的是看得起自己啊,今時今日,便是蘇昊之也沒有膽量在我面前囂張,既然你這麼想要自尋死路的話,本聖成全你!」卓明沖著杜飛森然一咧嘴,而後就見到他一步踏出,剎那間,滔天氣焰衝天而起,只不過,在他這極端恐怖的氣息之中,卻是潛伏著一絲淡淡的邪惡氣息。不過這些氣息雖然極其淡,但是對於杜飛來說,卻是清晰無比。

「魔種……原來如此,看來太初君武宗和域外天魔一族有關這件事情,是錯不了的了。」杜飛凝視著這麼一幕,淡淡開口道。

「什麼!?」聞言,那卓明的瞳孔也是一縮,顯然他是料不到,杜飛居然瞬間就看出了他的深淺。

「既然是魔奴,那麼就都殺了吧。」杜飛隨意的搖了搖頭,卻懶得再問什麼,類似這等魔奴,早就失去了自己的自尊,杜飛倒是不信他能夠掌握什麼了不起的消息。

話音落下,杜飛就是準備一步跨出。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花帝卻是笑了笑道:「杜飛,姐姐我好久沒動手了,既然是域外天魔一族的走狗,就給我熱熱身吧。」

「好。」聞言,杜飛倒是沒拒絕,他自然知道,這位花帝的手段,可比自己恐怖多了。

見到杜飛點頭,卻見到花帝隨意的一揮手,剎那間,一朵元力凝聚的鮮花浮現天空,而後化為一片花海向著四面八方之處呼嘯而出。

「你——」

卓明渾身一震,眼眸之中浮現了難以置信之色!從這一招裡面,他感覺到了極端濃郁的空間之氣,當下他想也不想,身形一震,就是向著後方之處退去。

「啊——」

慘叫之聲傳出,那些太初君武宗弟子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直接盡數化為了粉末,而這一幕卻更是令得那卓明渾身冷哼直冒,瞬間身上都是爆出了血光,飛快的退後!

「混蛋!混蛋!空間之力!居然是掌握了空間之力的聖級強者。」卓明在心中咆哮著,「等我回宗,一定帶著大隊人馬來,讓你生不如死!」

「這……」石秀心等人也是一臉震撼的望著這一幕,顯然是想不到,剛才還威風凜凜的太初君武宗之人,在杜飛等人的面前,居然如同紙糊的一般。

「呵呵,姐姐我難得出手,讓你跑了的話,該多丟臉啊!」

在卓明瘋狂逃竄的時候,花帝的輕笑之聲傳來,而後就見到卓明身周之處的空間突然塌陷撕裂,而後他整個人就被肆虐的空間之力拉扯著,隨後「嘭」的一聲在天空之上暴成了血霧。以他的實力想要在洪荒九帝之一的花帝面前逃走,基本上是痴人說夢!

「哎呀,一個不小心,居然沒留一個活口,小杜飛,對不起拉!」花帝見到這一幕,卻是可愛的吐了吐舌頭,沖著杜飛一臉歉意道。

這一幕,令得杜飛一陣無語,這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妖怪了,居然還在這裡裝可愛。雖然,確實真的挺可愛的!

而石秀心和其他的太清宗的弟子望著這一幕,卻一個個都是一臉的震撼之色。她們可極端清楚,那位太初君武宗的長老,是真的有武聖級別的實力的!但是,在這兩位面前,真的是……

看來,杜飛恐怖,而他身邊這個女人,也絕對恐怖無比!

「杜飛,還有這位姐姐,謝謝你們救了我們!」石秀心也是極端醒目的人物,當下沖著花帝一躬手道,「姐姐這麼年輕,卻實力這般驚人,小妹實在是仰慕。」

這幾句馬屁倒是拍到了點子上,聞言,花帝卻是笑眯眯的開口道:「好妹妹,嘴巴真甜,看你天賦也不算錯,不過修鍊錯路子罷了,日後若是多加努力的話,成就不可限量的。」

說著,花帝卻是屈指一彈,一抹光芒就是沒入了石秀心的眉心之處。

石秀心渾身微微一震,片刻后才是一臉感激的在半空之中單膝跪下。花帝給予她的,只是一點對於武聖級別的領悟,但是這點領悟,卻絕對能令得石秀心日後的成就非凡!

「一句姐姐就換了這些好東西啊。」杜飛笑眯眯的開口道。

花帝聞言卻是搖了搖頭道:「滅世之戰遲早再開,天地間的強者能夠多幾個就多幾個吧。」

聞言,杜飛笑了笑,也不再多在這個話題上糾纏,而是視線落到了石秀心的身上,淡淡道:「石秀心姑娘,起來吧,還是說說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比較好,這樣才是對我們最大的好處。」

聞言,石秀心飛快的站了起來,想了想之後,才輕聲道:「事情大概是一個月之前開始的。太初君武宗不知道突然發什麼神經,和武靈殿、黃泉殿聯手,開啟了玄武大戰。 都市絕品仙尊 只要不願意站在他們那面的玄宗,就盡數被屠殺得雞犬不留!現在普通的玄宗和勢力,已經超過大半投靠在他們那面了!剩餘的其他玄宗,和剩下的九天玄宗中的六家,都在凌天宗匯聚,準備和太初君武宗開啟最後決戰。」

聞言,杜飛的眉頭微微一皺,一個月前,正好是原生天魔王的斷臂被自己得到,第二天魔王解封的時候,這個時機,真是好巧啊!

「雖然太初君武宗的實力,在九天玄宗之中排首,但是聯合武靈殿和黃泉殿,對付其他六家,也沒有那麼容易吧?」杜飛沉吟片刻后,才繼續道。

「這就是關鍵的地方了,這些日子,太初君武宗之中不少人都是實力大漲,據說現在武聖境的強者在太初君武宗之中,最少有近百位,在這些強者的碾壓之下,就算其他六天玄宗聯手,也是節節敗退!現在凌天宗已經傳令四方,令得所有強者都向著凌天宗山門之處匯聚,我們也是向那邊而去。但是,一路上卻是遇到了追殺,我想,其他的人馬多半也是遇到追殺的。」石秀心嘆了一口氣道。

「近百武聖強者么?」聞言,杜飛的瞳孔卻是微微的一縮,看來,這太初君武宗背後的實力真的不淺啊,甚至不僅僅是和域外天魔一族有關罷了!

「那麼,石秀心姑娘你們現在是要去凌天么?如果是的話,我們就和你一起去吧。」沉默片刻后,杜飛嘆了一口氣開口道。此刻最重要的就是先回宗看看在說了。

「我們確實要去凌天宗,帶杜飛和姐姐過去也沒有什麼,只不過……」說到這裡,石秀心遲疑了片刻后,才繼續道,「我若是沒記錯的話,似乎,杜飛你是大安王朝的人吧?」

「嗯。」聞言,杜飛點了點頭,旋即一抹不安湧現了心頭,「大安王朝出事了?」

「倒也不是出事了,從半個月前,太初君武宗就傳言,說要尋出一個叫做大安王朝的低級勢力,誰能夠將這個王朝尋出的話,就重賞,現在的話,恐怕……」石秀心飛快道。

「半個月前?」聞言,杜飛的瞳孔一縮,而後一抹淡淡的殺意,就是在身上蔓延而出,「半個月前就知道消息,但是至今都沒有什麼動靜傳出,看來,這太初君武宗是設了一個套讓我鑽進去啊!看來,我還活著的消息,他們早就已經得到了啊!」

「這……」見到杜飛這模樣,石秀心心頭卻是一跳,若是事情如同杜飛所說的一般的話,她將這個消息說給杜飛聽,豈不是幫了那太初君武宗一把了?

「呵呵呵,罷了!既然太初君武宗想要和我玩玩的話,那麼我似乎也不能拒絕啊!」沉默了片刻后,杜飛才冷笑了一聲,道,「石秀心姑娘,看來我們是不能護衛你們回凌天宗了,接下來你們就要一路小心了,至於我就要去好好的會一會那太初君武宗的諸位高手了!」

聞言,石秀心遲疑了片刻后,才沉聲道:「杜飛,要不然,我們和你一起去吧……現在玄武大陸之上混亂無比,我們雖然這些日子都在逃亡,但是對於局勢還比較了解,我們帶路的話,你的速度能夠更快一點……而且,若是情況不對的話,你要答應我,到時候先回凌天宗,再說其他!」

聽到石秀心此言,杜飛倒是笑了笑,看來這個石秀心倒也是有心人了。只不過,此刻杜飛倒是不信,有自己和花帝在,那太初君武宗所謂的圈套,能夠有什麼太大的作用!

這是杜飛對於自己實力的真正信心!

因此,一念及此,杜飛倒是和花帝對視了一眼之後,見到對方也是微微點頭之後,杜飛才淡淡道:「好,既然石秀心姑娘有心的話,那麼這次就勞煩姑娘你了!此事,還麻煩姑娘好好帶路,而我們這一路上避免任何糾紛,好好的給太初君武宗一個精彩的驚喜!」 「走吧!」

見到這一幕,杜飛也知道,接下來自己是不能在這裡繼續浪費時間了,當下,在石秀心的指路之下,杜飛右手一揮,直接撕裂了空間,構建出空間通道,就是帶著太清宗一行人竄出。

只不過,這玄武大陸之上此刻一片混亂,為了不被太初君武宗之人發現,杜飛偶爾構建空間通道,偶爾則帶著一群人緩慢行走,就這樣不斷的趕著路。

當然,這一路上,杜飛也不是在單純的浪費時間而已,他畢竟離開了玄武大陸三年了,對於很多事情,都是生疏了起來,自然是需要石秀心告訴他的。

「說起來,就算是太初君武宗多了近百位武聖強者,再加上另外的兩大玄宗,勢力也不可能會強悍到了席捲整個玄武大陸的地步啊!?」杜飛皺著眉,帶著幾分思索的開口道,雖然他承認此刻太初君武宗的實力應該是極強,但是要做到這等事情,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原本應該不可能做到的,但是事出突然,許多宗派根本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就被殺個措手不及,就算是其他六天玄宗的人,除了凌天宗和太初君武宗不睦之外,剩餘的五宗,多多少少都是屬於被騙開了山門的。誰能夠想到,這太初君武宗以拜山的名義,居然能夠同時襲擊五大玄宗!?」石秀心也是嘆息道,顯然,太初君武宗這等手段,令人不得不服!

聞言,杜飛的瞳孔也是微微一縮,這太初君武宗不但有實力,而且有那種為了成大事不拘小節的氣魄,這也難怪,另外的五大玄宗根本就不是它的對手,估計只有一直以來都和太初君武宗不睦的凌天宗,才沒有著了他們的道了。

至於那些普通的玄宗和勢力,在太初君武宗席捲天下的大背景之下,根本沒有太多的選擇餘地,除了跟隨太初君武宗之外,就只有被滅的下場,在這等情況下,他們似乎也沒有其他的選擇了。而正是因為這種種狀況,所以,這玄武大陸中的一切情況,才會變得這般有幾分混亂不堪啊!

當然,此刻杜飛也算是清楚,這混亂的源頭應該就是太初君武宗,或者說,應該是隱藏在太初君武宗背後的黑手——域外天魔。

只不過知道歸知道,此刻眼前的事情,必須先行解決。至於那些討厭的生物,此刻,自己這面確實還沒有把握將他們盡數剷除!

「石秀心姑娘,那現在,凌天宗的情況如何?」沉吟了片刻后,杜飛才問出了這個問題。凌天宗相當於他的第二個家,當日為了不讓凌天宗難做,他才選擇進入封界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