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而那刺啦咔嚓的聲音,也是從那裡傳過來的。

幾位長老對視一眼,眼中均帶著疑惑,棺木怎麼會突然動起來?

顏家主皺著眉走上前去查看,那棺木般越來越動得厲害,已經掀開了一條縫。

「砰!」

棺木上蓋突然炸開,木渣和木屑滿天飛,顏家主用手稍稍擋了擋,向後退了一步。

等到他看清眼前的情景,不由得大吃一驚!

「爹!」

那從棺木里坐起來的不正是已經死去的顏老家主嗎?

顏家主臉上帶著興奮,他以為顏老家主其實並沒有死,剛剛那些異動是因為他要出來。

他走過去攙扶坐起來的老家主,意圖將他從棺木裡帶出來。

既然人沒死,還要棺材做什麼,多晦氣。

他的手還沒碰到老家主,胸前就重重的挨了一掌。

他一時不防備,被推翻在地上,胸腔里翻湧著,吐出一大口鮮血。

「爹……」

爹怎麼會突然打他?一定是他生氣了,生氣他們把他當做死人放在棺材里了。

這樣想著,他就沒有了疑惑。

畢竟是他做錯了,若是挨一頓打就能讓老父親消氣,他願意。

沒有什麼比老家主還活著這個消息更讓人開心了。

而幾位長老卻覺得有些不對勁,雖然他們都希望父親死而復生。

可是,這太蹊蹺了。

他們親眼看見父親死在那群神秘人手中,就連最好的醫師都斷定回天無力。

所以,怎麼可能突然活過來?

「爹,孩兒錯了,孩兒這就把你弄出來。」

顏家主從地上爬起來,再次上前想要攙扶老家主。

「大哥小心!」

「舅舅小心!」

顏家主沒有將這將這些話放在心上,猶自向著棺木里的老家主伸出手。

「砰!」

又是重重一掌,顏家主直接被打飛到幾位長老面前。

「大哥!」

砰地一聲,棺木整個炸開,老家主慢慢站起來,僵硬地擺了擺四肢。

顏家主被幾位長老攙扶著,看著一堆碎屑中央筆直地站著的老家主,他眼裡充滿了疑惑。

「爹,你怎麼……」

「他不是外公!」

夜凰羽的目光一直盯著忽然死而復生的人,他突然嚴肅地開口。

顏家主不悅地看了他一眼。

「阿羽,那明明就是你外公,你怎麼能這麼說?」(未完待續。) 一旁向來沉穩的二長老眸色變了變。

「大哥,阿羽說的不錯,我們親眼看見爹已經死了的。」

「二哥說的不錯。」四家主眼中也是慎重。

顏家主眼神固執。「那是我們判斷錯了,爹其實根本沒死。」

如果不是爹會是誰,他們怎麼能睜著眼說瞎話?

「大……」

「如果他真的是外公,怎麼會打你?甚至想要殺你?」

夜凰羽深吸一口氣,意圖勸說顏家主。

那個人一定不是外公,外公的眼神他認得,是充滿慈愛的。

可是眼前這個,他的眼睛里空洞無神,甚至認不出他和幾位舅舅。

這個人,不是外公!

「你外公只是生氣了,生氣我們沒有判斷清楚就把他關在棺材里。他打我是因為我不孝,是應該的。」

說著,顏家主鬆開二長老四長老扶著他的手,再次向著「老家主」走過去。

「舅舅!」「大哥!」

幾個人快要急瘋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眼前的「老家主」有問題,他怎麼就不聽呢。

「爹……」

「家主!」

就在顏家主離「老家主」一米遠時,管家忽然驚慌失措的跑進來,打斷了他上前的腳步。

「怎麼了?如此慌張?」

「家,家主,那些人,那些人又來了。」

管家氣喘吁吁,眼神中還帶著驚恐。

「什麼!」兩個長老皆是上前一步,聲音里不自覺帶了緊張。「你快說清楚!」

「夜,夜家軍已經和他們對上了,根,根本不是對手。家,家主,我們該怎麼辦?」

管家快要哭了,這一次那些人比以往更殘暴,見人就殺,夜家軍都抵擋不住。他們,他們這下該怎麼辦?

顏家主向他走近幾步,臉色慘白。

「你說,夜家軍都對付不了?」

「是,是。」

管家被這氣勢一壓,嚇得直點頭。

「大哥,我們去看看。」

四長老說著向外走去,二長老和夜凰羽也跟著過去。

顏家主抬起腳也準備去,卻突然想到什麼,一邊轉頭,一邊對管家吩咐。

「管家,你先帶老家主……」他的聲音戛然而止。

眼前哪還有什麼老家主,只有一堆殘渣木屑。

他向四周看了看,也沒有看到人。

「家主,您剛剛說什麼?」

「沒什麼。你下去吧。我去外面看看。」

顏家主眉頭輕輕皺起來,壓下心中的疑惑,走出去。

果然如同管家說的那樣,顏府再一次被那群神秘人襲擊。

當夜凰羽和兩個長老走出來時,入目的就是四處倒著的家丁和丫鬟,還有,血。

夜凰羽看著這一幕,眼中的震驚不曾退去。

忽然,他的腿被人抱住。他低頭一看,那人臉上糊著大片的血,看不清他的五官。但從他的衣服可以看出來,是夜家軍。

那人的嘴唇蠕動著,好像在說什麼。

夜凰羽俯下身,耳朵湊近他的嘴巴,才聽見那如同蚊子一樣小,蒼白無力的聲音。

「少,少爺,快走,快走,他們,怪物。」

說完這句話,他頭一偏,沒了氣息。

「醒醒,醒醒。」

夜凰羽搖著他的身子,那人始終沒有動靜。

他把他放下,看看周圍,橫七豎八倒著十幾個夜家軍。

他心裡忽然一緊,他帶出來的夜家軍按人數算也只有三十個。

可現在,一下子就死了十幾個。

一聲啼哭傳過來,夜凰羽一驚,拔腿就循著聲音跑過去。

「救,救命!」

顏夫人抱著孩子躲在大柱子後面,聽著越來越靠近的聲音,驚慌的呼救。

在她周圍,十幾個夜家軍和顏府的侍衛正在和神秘人拚死相抗。

那些神秘人像是機器一般無休無止的攻擊,絲毫沒有停歇的樣子。

其中一個手掌握拳,向著顏夫人所在的地方一拳砸過去。

柱子在他那一擊下從中折斷,讓剛踏進這裡的長老和夜凰羽大吃一驚。

「大嫂,小心!」

三人一露面,就被神秘人包圍起來。

夜凰羽腳下一滑,從縫隙溜過去,出現在顏夫人身旁,和正要傷她的神秘人對上。

他的掌和那人的拳對上,力量之大,讓他不自己後退了一大步。

他不敢想象,這樣的力道若是直接打在舅母和孩子的身上,會造成怎樣的結果。

「舅母你躲遠些。」

他一邊說著,眼神不離眼前的神秘人。

那人在一拳被阻之後,迅速變幻成大掌,狠狠地朝夜凰羽拍過去。

夜凰羽快速提起幻力,和眼前的人對峙起來。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他的幻力擊打在他身上,如同一拳打在棉花上,根本沒有作用。

他知道有一種人天生不能修習幻力,只能靠後天強健體魄讓自己變得強大。

可是肉體的力量再強大也敵不過幻力啊,更何況是他近乎接近紫階高級的幻力。

眼前的人在他的幻力下,竟然毫髮無傷,依舊殺氣騰騰的向他出手。

那人的速度很快,出手很猛,他只是稍微一出神,就只能被牽著走。

而兩位長老那邊也苦不堪言,被打得衣服上侵染了血色,其中一個胳膊還受了傷。

可惡,他們不像前兩次只是傷了兩三個人就離開,這一次,更像是下了死手,把他們往絕路上逼。

看著寥剩無幾的夜家軍,本來以為有了夜家軍的支援,他們就有了希望,可現在,連夜家軍都無力抵抗。

夜凰羽被逼得節節後退,後背抵在了牆壁上無處可躲。

那人一拳落在他的肚子上,像是要把他的肚子打穿一般。

他忍著痛手腳並用,可他的力氣對於眼前的怪物來說,猶如九牛一毛,根本不足畏懼。

夜凰羽從沒有想到過,有一天,他會落到這樣的地步。

他終於明白那麼強大的外公為什麼也會被暗害了,因為,這些,根本就是怪物!

打不死,弄不傷,力氣永遠也用不完,披著人的身體,這到底是什麼?

他的臉上已經青青紫紫一片,眼睛里還有著懊惱和憋屈。

面對這樣一群怪物,深深的無力感湧上全身。

一開始,他還能躲得過,漸漸的,體力耗盡,動作也變得遲鈍,彷彿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那一下一下打在身上,整個身體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