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而那個福爺大驚,「誰,誰搗鬼。」

這時夜修帶著面具落下,並且盯著那個福爺,「你個老胖子。」

福爺以為夜修很厲害,頓時後退道,「前輩,有話好好說。」

「你不是很厲害嗎?我倒是看看你這個死胖子跑得快,還是我的攻擊快。」

那個福爺看到背後四處都是牆后氣急道,「我,我跟你拼了。」

奈何這個福爺也不過才龍泉境,而夜修地血境巔峰后,基礎力量五萬,要是真正爆發起來,實力可以達到數千萬。

所以那一掌下去,對方瞬間被震飛,重重的砸在牆上,那個福爺各種參加,而剩下的人嚇得哆嗦起來。

夜修則掃看他們,「你們是不是覺得夜家人好欺負啊?」 那個福爺紛紛搖頭,「不,不敢,我沒這個意思。」

「沒這個意思?可我剛才聽你們聊得很歡樂啊。」

那個福爺結巴起來,「我只是替人辦事。」

「哦?是嗎?那當年夜家產業,不也有你功勞?」

那個福爺已經重傷不已,他知道要想繼續活命,就得求饒,所以他紛紛在那求饒,甚至跪下,可夜修卻哼了聲,「我不會給你這種狗奴才機會的。」

只見夜修當著眾人的面一匕首劃過去,那個福爺當場倒地,再也爬不起來,其他人更是嚇傻眼了,而夜修盯著他們冷笑,「該你們了。」

那些人慌忙要逃,而夜修不給他們機會,把這裡參與搗亂的人全部收拾了,只留下那些被凍結的人,而這些凍結的人卻納悶夜修為何不殺他們。

至於夜修不少這些小二,那是因為夜修還要靠他們傳話,只見夜修站在院子邊上,看著那幾個護衛和家丁,「給我聽著,回去告訴你們那些主子,這個夜家人,是我修羅罩著的,姑且你們可以叫我夜修羅。」

那些人凍結著,只能聽話,不能說話,心裡卻非常緊張,而夜修又看向他們道,「還有記得提醒他們,如果再敢為難夜家,我一定把他們在天龍城連根拔起,讓他們在天龍城變得一無所有。」

說完,夜修一個飛躍消失在天空中,而那些人身上的寒氣漸漸消失,直到可以活動后,他們立馬大驚失色喊了起來,「殺人啦,殺人啦。」

隨後還有人去大街上尋找護衛隊,以及剩下的人,則去告知後面那些幕後人,至於那個西侯爺此刻正在書房,突然一個護衛緊張跑了進來,「侯爺,不好了。」

「怎麼了?」

那個護衛稟報,「福爺,還有其他人,都死了。」

那個西侯爺震驚,「什麼?死了?誰幹的?」

「他們說,是一個蒙面人,而且身上一點氣息都沒,並且還帶話給你。」

「說。」

那個護衛有些不敢說,西侯爺瞪眼,「我讓你說,你就說,遮遮掩掩做什麼?」

那個護衛結巴道,「那人說,如果各位侯爺,還有家住們,繼續為難夜家,那麼那人,會把所有勢力都連根拔起,讓大家無法在天龍城生活。」

這話一出,西侯爺頓時哈哈大笑道,「連根拔起? 斗羅大陸之無敵升級 可笑,當場夜家這麼多高手和老傢伙在,都不敢跟我們說這話,最後還落得下落不明,現在卻說這番話,我真好奇,護著夜家的人是豬腦袋,還是他真以為自己很了不起。」

那個護衛不知道該說什麼,而站在那裡的牛頭護衛卻說了句,「這個人,就是之前把我弄傷的。」

「難道他很厲害?」

「這個我不知道,但是他用的東西,應該是丹藥,具體實力,我也不知道。」

西侯爺沉思道,「我敢肯定,他不是很強,不然要出手,早就來府邸上殺我了,何必給我帶這番話。」

牛頭護衛點點頭道,「侯爺說的。」

可西侯爺的人死了,心裡自然不高興,所以冰冷道,「不管如何,死的是我們的人,這口氣不能這麼過了。」

「那侯爺打算做什麼?」

「我這就去跟其他侯爺以及家住們聊聊,看如何應對。」

「是。」

隨後西侯爺離開,而夜修此刻回到自己住宿,什麼也不管,繼續進入記憶空間暗自嘀咕道,「這第八個秘境要天髓境才能看到,看來只能繼續練劍法了。」

只見夜修繼續在那練劍,畢竟這個劍法乃天龍宗的根本,可以說也是秘術之一,不管如何,後期威力肯定非同一般,也這是夜修為何一直要把他修鍊下去的緣故。

直到次日,夜修在葉貴的催促下來到了夜家大廳,只見夜貴妃看向夜修問道,「你聽說了嗎?」

「聽說什麼?」

夜貴妃把昨天的事說了一遍,最後還說道,「據說是一個叫做夜修羅的人,可我們夜家,好像沒這個高手。」

夜修的二叔也在那點頭道,「對,我們族譜中,沒這個人。」

夜修卻笑說,「竟然是保護我們夜家的,說明肯定跟我們夜家有關,至於他叫什麼,有什麼重要嗎?」

兩人聽到這話覺得有道理,而那個葉貴卻笑說,「不管如何,總算出了口惡氣。」

可那個管家卻皺眉,「可即便如此,他們依然不會賣東西給我們,還有城裡人,也不會找我們工作。」

夜修卻笑說,「我昨天不是拿出這麼多元石,你可以跟我二叔出去買一些地,我不信整個天龍城還都是他們不成。」

這話一出,那個管家明白道,「長孫公子說的有道理。」

夜貴妃笑說,「這個城,那麼大,只有十分之一是被他們控制的,剩下十分之九,還是很多商人的,只要找人匿名購買下,再轉過來一下,就可以了,等那些侯爺發現,這地早就拿下了。」

眾人覺得提議不錯,而那個管家也趕緊去辦理,而夜貴妃看向夜修說道,「倒是你,得小心。」

「我?為什麼?」

「你的天賦已經讓大家見識到可怕,所以他們肯定會想辦法除掉你,不讓我們夜家崛起。」

夜修卻自信一笑,「怎麼?難道他們還能殺到我們府邸不成?」

可就這時一家丁急促跑來,「不好了。」

眾人疑惑,而那個夜貴妃皺眉,「怎麼了?」

這家丁上前道,「剛才門口來了一護衛,說要讓長孫公子去皇宮,說國主和各大臣有重要的事要見你。」

「見我?」

「對。」

夜修倒是覺得好奇,然後問道,「那這個護衛呢?」

「就在門口。」

夜修只好出去,而夜貴妃急道,「小心。」

「放心吧,沒事的。」

只見夜修收拾心情來到外面看到一來馬車,而那馬車內坐著一名國主的貼身護衛,他看了下夜修,「夜公子,請!」

「嗯。」

當夜修坐上去后,馬車前行了,而那個貼身護衛看起來很嚴肅,甚至滿臉還有鬍鬚,不過手中握著一把劍,上面刻著幾個大字,「護國神劍」。 夜修看到這四個字覺得好奇,於是盯著那個大叔,發現他臉國字滿鬍鬚臉,而且兩眼一直很寧靜,這讓夜修忍不住問道,「這位護衛長,不知道你怎麼稱呼?」

「夜公子,可以叫我血護衛。」

「血護衛?」

「嗯,在下血葉。」

夜修明白點點頭,而那個血葉卻看了一下夜修說道,「我挺佩服你勇氣的。」

「怎麼說?」

「天龍城,現在大部分勢力,都不希望夜家回來,可你,不僅回來了,而且還讓夜家人回來了,除此之外,你竟然還跟大家說出公主的事,你這得需要多大勇氣?「

夜修聽後有些不好意思道,「血隊長,你這樣說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血葉無奈搖頭,「勇氣雖好,但是現實很殘酷。」

「這話怎麼說?」

「公主的事已經傳遍四處,本來納蘭夢,也就是公主,就一直在四處有名,可她的身份因為你暴露,這樣一來,自然也有一些人找上門來了。」

夜修聽到這話好奇道,「哦?誰?」

「十國最強的天藍國國師,以及小王子,藍玉都來了,正在向國主提議把公主許配給他,可是你已經跟公主有婚約,所以國主拒絕,但是。」

夜修疑惑,「但是什麼?」

「你也知道,天藍國的國力和能力,這個國師還來勢洶洶,並且揚言,如果不把公主許配給他們王子,那麼他們就會進犯我們領土。」

夜修眉頭皺起,畢竟進犯領土,可不是小打小鬧,尤其現在自己還弱小,所以他陷入沉思,而那個血葉無奈,「當年夜家,就是出征前往去對抗天藍國路上出事了,這次再加上這事,恐怕你這次去大殿,沒這麼好過。」

夜修聽到這個好奇問道,「哦?我夜家是對抗天藍國?」

「嗯,十五年前,天藍國跟天龍國相鄰,而且一直不交好,所以一直有摩擦,每次都是夜家打先鋒,後來因為夜家出事,因此夜家上下男丁都派往,至於女人也有不少參與,可不知道為何,半路就都不在了。」

夜修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而血葉繼續說道,「如果不想死,想保留夜家命脈,我覺得你今天可以不用去。」

「不用去?」

「對。」

夜修好奇問道,「國主的意思?」

「皇后讓我告訴你的,她說現在大殿內形勢對你很不利,尤其那侯爺和一些大臣跟天藍國串通一氣,說為了保天龍國安危,讓我們跟他們聯姻。」

夜修聽到這話苦笑,「如果我今天要是逃了,豈不是被天下嘲笑?還有那個公主豈不是也恨死我?」

「保命要緊。」

夜修搖了搖頭,「不,有時候面子比命更重要,所以,我必須去。」

「可是。」

「好了,血隊長你別多說了,我會好好的。」

血葉只好不再說話,直到來到皇宮,並且快速來到大殿外,此刻大殿內卻非常熱鬧。

那個藍玉還在不悅道,「我說天國主,你們的人怎麼去那麼慢啊?」

天國主沒說話,倒是那個西侯爺在那笑說,「藍王子,別急,我們已經讓人去請了,他一定會來的。」

藍玉這才稍微好一些說道,「等下他來了,讓他立馬給我道歉,還有當面取消跟公主的婚約,否則我回去,立馬就把天龍國給踏平了。」

在場不少大臣臉色難看,而那個國主更別提了,他臉色也不好,畢竟他可是一國之主,卻被其他國的王子叫板。

至於藍玉身旁坐著一老者,只見他緊閉著眼睛,嘴角露出怪笑,右手還拿著一串金色佛珠,而他不是別人,正是天藍國國師,也是天藍國第一高手。

也正是有他在,天龍國沒人敢上前動藍玉,至於藍玉更是一臉自傲,直到大殿外血葉說道,「人帶到。」

「進來吧。」國主趕緊對外說道,而夜修早已在瓦面聽到藍玉的聲音,所以他收拾心情後走了進去。

此刻不少侯爺和大臣正冷眼笑看著夜修,不用猜,他們都等著看夜修笑話,而那個國主身旁的皇后卻臉色不好,顯然她沒想到夜修會來。

至於那個藍玉卻站了起來笑說,「小子,沒想到吧。」

「沒想到什麼?」

「沒想到我會來啊,更沒想到,我今天會讓你來給我道歉。」藍玉邊說邊得意個不停,畢竟他的國師在這,他認定夜修不敢怎麼樣。

可夜修卻笑說,「手下敗將,一個窩囊王子,也敢在我面前諷刺我,真是可笑。」

這話一出,在場的人都驚呆了,他們沒想到夜修敢侮辱一國的王子,而那個藍玉立馬趁機抓住把柄道,「各位,你們聽到了,不是我們天藍國,不給你們面子,是這小子不要面子。」

可就這時,夜修動了,速度非常快,一下子就抓住藍玉,重重的撞在牆上,在場的人都傻眼了,而那個國主也是驚呆。

至於那個國師更是沒反應過來,直到他立馬起身叱喝,「放開他。」

夜修卻沒理會他,而是盯著藍玉笑說,「立一個武道神約,說不敢跟我們天龍國作對,也不敢侵犯我們天龍國,否則我現在就讓你死。」

藍玉卻慌張道,「國師,國師!」

那個國師哼了聲,手中的金佛珠一甩,一道道金光飛向夜修,在場的人都震驚失色,而那個夜修立馬化成虛無,使得這些金光打在那個藍玉身上。

藍玉頓時啊的一聲慘叫,然後面色蒼白,在場的人震驚失色,而那個國師更是嚇傻了,至於夜修卻抓住藍玉笑說,「這位國師,你夠狠啊,自己的王子都攻擊。」

「小子,你,你給我放開他。」

夜修卻冰冷起來,「放開他可以,讓他立武道神約,還有你,立馬帶著他給我滾出天龍國!」

眾人目瞪口呆,此刻誰都沒想到夜修做了一個連國主都不敢做的事,而那個西侯爺卻立馬回神嚷道,「小子,你,你要成為天龍國罪人嗎?」

其他人也譴責,「就是,小子,你要做罪人嗎?」

「你這是要天藍國跟我們開戰!」

【求推薦票啊,拜求~】 夜修不僅不聽勸,還冷笑,「總比你們這麼窩囊要好吧?」

這話讓那幾個侯爺和大臣臉色非常難看,至於那個國師早已氣炸,「天龍國的,你要是繼續敢弄傷我家王子,我一定滅了你。」

夜修不屑一笑,然後盯著藍玉繼續威脅,「快,立武道神約!」

那個國師大驚,他知道一旦要是藍玉立了武道神約,那以後就很難給天龍國施壓了,所以他瞪眼,「小子,你敢。」

夜修沒理會他,而是看向那個藍玉,並且另一隻手的匕首已經在他脖子上擺動,那個藍玉嚇得慌張起來,「好,我說,我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