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而這,顯然也是一種默認。

「看來這位小友,在烏棲域的身份地位不低啊,難道是這位公主的夫君?」風刃域國君輕笑開口道。

孟青的面色變化起來,林逍看去這風刃域的國君,忽然帶著一絲驚訝開口道:「看你的著裝,在這風刃域的身份地位也不低啊!」

風刃域國君一愣,隨即和眾人笑了起來,這小子竟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看來是你們風刃域的太監級別人物吧?」林逍說著,還看去風刃域國君的褲襠中間,讓著中年男子也是惱羞成怒起來。

「你說什麼!」風刃域國君雙目一寒,冷聲開口修為爆發,直接朝著林逍這裡鎮壓而下。

林逍嘴角掀起一抹冷笑,孟青幾人倒是沒有任何的關心,而這時胡六忽然出手,手中持著林逍給予他的長劍,朝著這風刃域的國君一劍而去,驚人的熱量散開,宛如一輪太陽般。

這風刃域的國君,在這一劍之下面色也是頓時大變,此刻直接被這股熱浪劍氣給震退了幾步。

可在關鍵時候,這風刃域國君也是雙目一閃,施展了功法朝著胡六襲來,胡六同樣也被震退了數步,可這一幕卻是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神,周圍眾人看去胡六時,眼中有著驚愕的神色。 風刃域的國君面色一沉,眼中有著無法置信之色,猛地抬頭看去胡六,發現對方竟是如此的年輕,眼中也是有著憤怒之色。

可一樣,這風刃域國君的心中,也是有著震撼。

如此年輕的少年,竟然已經可以擊退他了?

雖說剛剛風刃域國君沒有爆發全部的修為,可他的心中卻是一樣的驚駭無比,要知道眼前這少年才什麼年紀,若是日後成長起來,簡直可怕。

而最為重要的,風刃域國君看去胡六手中的長劍,以及在胡六身上那驚人的劍意,眼中更有錯愕。

「這烏棲域何時會有一個如此強大的劍修!」風刃域國君眼牟低沉,無法想象這胡六為何會出現。

而更為驚愕的一幕,則是接下來,胡六在所有人面前,看去林逍抱拳恭敬開口。

「師傅,讓我和此人一戰!」

林逍剛剛已經制止了胡六,並非是林逍不敢惹著風刃域國君,而是胡六這裡也僅僅只是道靈境初期,靈力上顯然不如這風刃域國君那麼多。

眾人已然露出了驚愕的神色,就連風刃域等國君也是如此,他眼神駭然的看去林逍。

「此人竟然是剛剛那持劍少年的師傅?」

「天啊……這,這持劍少年都如此厲害,那他的師傅豈不是更強?」

「剛剛那言辭顯然是有著自己的傲氣,不過說不把我們的煉靈放在眼裡,這未免口氣也太大了吧?」

對於胡六這裡師傅竟然是林逍,眾人的心中顯然也是驚愕的。

可對於林逍剛剛的一番言辭,他們顯然還是有著冷意,可卻沒有太多人敢去說什麼,畢竟胡六這裡都這麼強,林逍是他的師傅,定然也不會弱到哪裡去。

林逍笑道:「不用了,你現在氣息並不是很穩定,來吃了這丹藥。」說著,林逍拿出了一枚丹藥給胡六。

胡六這裡也是微微一愣,不明白林逍的意思,但還是接了過來,吃了下去。

周圍眾人卻已經瞪大了眼睛,拿出了丹藥,並且還是可以調節氣息的丹藥?

這在他們看來,簡直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林逍這裡也是在他們眼中多了一種神秘的色彩。

此次的煉靈比試也是差不多要開始,幾大超級勢力也是來到了這山頂的高台周圍。

不多時,只見死靈域的各個大護法出現,一個個氣勢驚人,其餘幾大超級勢力都有著大護法,只有烏棲域這裡沒有,這也是讓烏棲域等人面色並非很好看。

不過眾人也是察覺到,林逍這裡卻是沒有太多的在意,並且之前說的那句話,的確也讓不少人心中有著怒氣。

只見那幾個大護法竟然在擁護著一位女子上了高台,那女子林逍看去也是不由的瞳孔一凝,在對方身上,林逍感覺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

「天人境!」林逍看去這女子,對方顯然是天人境強者。

雖說是女子,但年齡上顯然已經到了中年,可成為天人之後,渾身上下散發的氣息都會與眾不同。

有種和天地融合的感覺,並且壽元上,超越了武道四境太多。

可以說,成為天人,便是超脫了。

此刻這天人女子上前,整個空間都彷彿一沉,忽然她神色一動,朝著林逍這邊看了過來。

林逍也是望了過去,露出笑意。

可這一瞬,在場卻是沒有任何的人發現,彷彿剛剛的時間已經被定格了起來。

「有趣的人……」女子低喃,她的身份,在死靈域大護法還要高。

若說大護法有著成為域主的可能,而這女子無疑在這可能上,再加上了一個更大的幾率。

「此女是死靈域的紫月聖使,聖使有三個人,他們才是最有幾率成為這死靈域的域主。」胡老看去林逍,低聲開口道。

林逍微微點頭,只見紫月聖使站在了高台中間后,眾人也是全部紛紛抱拳。

「參見紫月聖使大人!」

紫月聖使聲音非常動聽,笑道:「今日不僅是死靈域各大超級勢力的煉靈比試,也是我死靈域大護法的選撥,這選撥之人必定在煉靈上,有著驚人的天賦,當然實力上也必須很強。」

眾人對此顯然都是知道的了,這大護法在煉靈強大的同時,也必須在實力上有著驚人之處。

「為了確保公平性,進入這一片空間之中,裡面有著你們需要的煉靈爐,至於能否搶到適合自己的,就看你們的造化了。」紫月聖使淡淡開口,只見她拿出了一塊玉佩,走到了這山頂上唯一的洞口。

此刻直接把這玉佩按在了這上面,頓時這石門也是轟鳴之聲中緩緩打開,眾人也是朝著裡面紛紛看了過去。

林逍雙目微閃,看去這石門之中,他能感覺到這裡面赫然是自成一片的空間,心中也在思索那升靈塔碎片是否在這裡面。

紫月聖使說的確保公平性,只不過是在這石門之中看誰的實力比較強罷了,只有如此才能去鑒定一個人的實力。

隨著石門的打開,不少人從人群中朝著裡面疾馳而去,此次進入之人顯然都是達到了道靈境。

林逍也沒有猶豫,直接朝著這石門而去,李谷這裡也深呼了口氣,連忙跟上林逍的腳步。

一炷香之後,紫月聖使袖袍一會,頓時石門關上,同時有著一道光幕出現,石門之中的畫面也是頓時出現。

眾人都可以通過這一道光幕看到裡面的情況,顯然也是讓大家看看裡面這些煉靈師,去爭奪煉靈爐,到底誰才是最強。

烏棲域這邊,孟青心中有著擔憂,對於林逍這裡的實力雖然有著信心,可她卻明白,烏棲域現在是被各大超級勢力針對,再有之前林逍的一番話。

此次進去,顯然是有著不小的危險。

在紫月聖使一旁,那金澤大護法眼牟低沉的看去畫面,看著林逍這裡,眼中有著冷笑的同時,同樣有著懼怕。

「我就不信這小子,能夠以一個人的力量去抗衡那麼多人!」金澤心中冷哼一聲,並且在他看來,林逍這裡那日給他的丹藥,封印了他的修為,那一定是非常珍貴的東西。

若是金澤知曉在林逍儲物袋中,有著數量以萬記的九鬼封靈散,恐怕就不會那這麼想了。 石門之中,山峰眾多,而在每一座山峰上都有著一個煉靈爐。

這些煉靈爐都極為不俗,散發著驚人的靈氣,使得整個空間也都是一片的仙氣飄逸,而周圍不少人,也都紛紛開始行動,朝著那山峰上的煉靈爐爭奪而去。

林逍也看去這些煉靈爐,他雖然煉靈不需要這些,可身為煉靈師,煉靈爐顯然也是要具備的。

而煉靈爐,也是和煉靈師一樣分為品級,此地大部分都是天級煉靈爐,只要拿到手,就是歸於這個煉靈師了。

林逍想要找的,是升靈塔碎片,他覺得此地有可能是升靈塔碎片所在之地。

畢竟自己手中的升靈塔碎片也是感應到了存在,而這石門,需要那紫月聖使手中的玉佩才能打開,林逍也要抓緊時間。

李谷在一旁開口道:「林萬夫長,不知我們要拿什麼品級的煉靈爐?」

這裡的煉靈爐雖然都是天級,可在這天級之中,卻是又分為了下級,中級,上級以及完美級。

不要小看每一個等級的相差,其中的差距是非常大的。

「你想要什麼品級的?」林逍看去李谷笑著問道。

李谷思索了一下,有些尷尬道:「我實力不強,要下級的就好。」

林逍淡淡開口道:「下級怎麼可以,起碼需要上級的。」

「林萬夫長實力強勁,可我的實力哪怕連下級的都難以爭奪到。」李谷連忙開口,面色有些蒼白。

難道林逍要藉此來殺了自己?想到這,李谷的冷汗也是直流下來。

他覺得太有這個可能了,此刻連忙抱拳開口。

「林萬夫長,以前多有得罪是我的錯,我願以一臂來懲罰自己!」李谷快速開口中,他在來之前早已經有了這個打算。

此刻一咬牙,便是抬手間有著靈氣化作風刃,要朝著自己的另外一條手臂斬去。

就在準備落下時,林逍忽然擋住,面色有些古怪的看去李谷。

「我又沒說讓你去爭奪這上級煉靈爐,並且你現在已經歸於朝廷,以前那些事也不用去計較了。」林逍道。

李谷聞言先是一愣,隨即激動了起來,他看去林逍時,眼中竟是有著淚花涌動。

「如果我不去爭奪,那……誰去?」李谷連忙開口道。

「你跟著我就好,至於這裡的煉靈爐……」林逍笑道,眼牟看去周圍,淡淡開口。

「我想要的話,還不是簡單的事情?」

李谷心神微微一顫,他久久沒有回過頭來,再看去林逍時已經走遠,此刻看去其背影,不知為何激動起來。

周圍的山峰上,都開始有人爭奪煉靈爐,這些煉靈爐的品級並沒有分開,哪怕在下級的旁邊有著中級或者天級,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不多時,林逍來到了一座山峰下,抬頭看去了山峰頂端,那裡有著一輪青光散發的煉靈爐,其中有著驚人的靈力。

並且散發的氣息,超過了下級和中級,這煉靈爐赫然是一個天品上級煉靈爐。

李谷抬頭看去,眼中也是有著激動之色。

他是煉靈師,對於煉靈爐顯然也是非常的喜愛,只不過手中一直沒有好的煉靈爐。

不過李谷能感覺到,這上級煉靈爐不是那麼好拿到的,周圍也是有著幾個人看去了這山峰頂端。

其中,有著風刃域的人。

這一群風刃域的人有五個,他們這些超級勢力都可以讓十個人出來,顯然是分成了兩批。

「原來是烏棲域的人,不過你們這一次怎麼才兩個人,是不是你們烏棲域已經沒有人了,要不要我風刃域借你們一點啊?」風刃域為首中年男子輕笑道。

此人的實力,林逍看出是已經踏入了道靈境的靈境,而自己的修為,這些人若是不仔細的感應,只會覺得林逍這裡是道靈境初期。

或者說,在他們看來,李谷才是兩人中最強的。

至於在外面發生的事情,他們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只覺得胡六厲害不過只是劍道,林逍這裡感應上修為也是那麼低,所以也肯定是劍道厲害。

哪怕再厲害,他們不相信林逍可以抗衡他們所有人。

並且除了風刃域的人,還有著其餘的幾群人也都看去林逍時,眼中有著寒光涌動。

李谷心中微顫,但看去林逍時卻是發現沒有任何的畏懼之色,反而還笑了起來。

「你們想要和我爭奪那上級煉靈爐?」林逍緩緩開口。

風刃域那中年男子冷笑道:「怎麼,難道你們烏棲域還想要上級煉靈爐?」

說完,這中年男子和周圍幾人也是哈哈大笑起來、

同時在外界,不少人也都看到了這一幕,雖然聽不到在說什麼,可都明白風刃域的人在找烏棲域的麻煩。

孟青冷聲道:「這幾個混蛋!」

「放心吧,他們不敢殺人。」胡老無奈嘆了口氣,若林逍剛剛在外面沒有說那句話,想來也不會那麼麻煩。

可現在,顯然是引起了不小的眾怒。

然而,在石門之中的林逍,卻是沒有把這風刃域的中年男子放在眼裡,而是看去了那山峰頂端,嘴角微微掀起時,直接朝著那上級煉靈爐一躍而去。

「真是可笑!」中年男子冷哼一聲,立即出手,他雖然實力強大,但知曉林逍這裡詭異,也是直接爆發了戰靈朝著林逍而去。

林逍快速來到山頂,眼看著中年男子以及幾人對著自己出手,他直接袖袍一揮。

這看似普通的一揮,卻是蘊含了驚人的力量,猛地擴散而開形成風暴之力,讓中年男子幾人面色紛紛大變。

此刻他們的修為也都全部爆發,好在戰靈出現,此刻幫他們抵擋了不少。

李谷在下方心中也是一顫,此刻抬頭看去林逍,也是有著一絲擔憂之色。

「我想要的東西,就憑你們,還攔不住我!」林逍目光一閃,抬手間有著數道雷霆在其身上朝著四周轟鳴而去。

中年男子幾人面色大變,在這雷霆之中他們發現沒有絲毫的抵擋之力。

此刻全部都被驅逐而開,當他們再看去山頂時,已然發現林逍拿到了這上級煉靈爐。

李谷眼中也是有著無法置信的神色,在如此多人的圍擊之下,林逍竟然還拿到了上級煉靈爐,這顯然是非常的驚人。 所有人的面色都露出了驚駭之色,瞳孔更是微顫起來,呼吸急促之中開始倒退。

林逍拿到這個上級煉靈爐,顯然是非常的簡單。

此刻拿到手后,直接給了愣在原地的李谷。

而李谷足足在原地愣了半響之後,也是把這上級煉靈爐給拿在了手中。

他的心神也在震動,畢竟任何一個煉靈師,達到了天級之後,都非常想要一個得心應手的煉靈爐。

李谷也一樣如此,此刻林逍這裡如此大方的給他,李谷倒是有些不知怎麼去感謝的好。

林逍也是看出了李谷的一些尷尬,拍了拍其肩膀笑道:「我們都是烏棲域的,現在在這裡,只有你我二人,自然不用去計較太多。」

聽到這話,李谷心中也是感動起來,回想起當初自己對林逍這裡那麼的不好,可此刻對方得到了第一個上級煉靈爐竟然給了自己,他心中對於林逍這裡也是非常的敬然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