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而西南角,僅僅只有一個「楓葉要塞」,加上最近崛起的「沙恩鎮」,防禦力量真的是相對薄弱。

因此,巨魔軍團也很樂意配合他們走西南進入大荒。

威爾……洛克……多鐸……儼然連成了一條西南行軍之路。

這個時候,楓葉子爵就不得不面對巨魔軍團了。

其實這個時候西部政治格局就決定於巨魔之戰了。

楓葉子爵贏了,那他就將得到紫羅蘭王室的嘉獎,正式晉級伯爵,成為西部行省的一方政治集團領袖。

他要是輸了,頂多就是巨魔軍團溜入大荒,伯爵歸來就將清洗西南貴族,整個西部陷入政治動蕩,但是紫羅蘭王室也可以對伯爵進行問責,從而渾水摸魚。

也就是說,無論楓葉子爵勝利與失敗,王室都將不會輸。

……

這一手玩的,當王小天意識到后,真真的是為王室的手段而感到心悸。

……

最關鍵的是,王室明顯不想讓西部亂起來,所以他才扶持楓葉子爵。

於是,此刻的多隆關隘就開始徹底熱鬧起來了。

當局勢已經逐漸明朗后,多隆關隘就成為了戰爭的關鍵點。

按照楓葉聯軍的推測,巨魔們應該不會硬鋼楓葉要塞,畢竟那可是一座鋼鐵要塞,那麼,繞開楓葉要塞就成了巨魔的選擇,而整個西南角,也只有這個多隆關隘能成為巨魔的通道。

因此,在楓葉聯盟清掃了後方的巨魔散兵后,貴族聯軍開始朝著多隆要塞匯聚。

在軍事戰爭中「圍三缺一」是一種戰術,對於巨魔這類生物,現在,他們是前有楓葉子爵,後有伯爵側的聯軍,他們的面前只有一條路。

楓葉要塞相信只要了解過它的歷史的部隊都不會進攻的,因此,多隆關隘在這數百年來第一次熱鬧起來了。

……

在半獸人佔領了關隘后,簡單的防禦工事就被築成了。

剩餘清掃巨魔部隊也進行的很順利,一支支隊伍開始朝著多隆關隘匯聚。

當然了,由於巨魔軍團前方是大量的流民,因此,王小天也很榮幸的在多隆關隘前駐紮,隨時準備收攏流民。

……

看著前方的關隘,王小天的內心波瀾不驚。

放眼望去,這道關隘,寬度也僅僅是容納大概一輛馬車通行的寬,而且兩側的絕壁光滑反光,據說是當初那位傳奇一刀劈開的。

黑色的山體,宛若巨龍橫卧,綿延不絕。

遙想當初那位一刀劈開多隆山脈的傳奇,王小天有點難以想象。

「這就是傳奇嗎!」

他心中喃喃著,有震撼,卻沒有畏懼,因為,他手握符文科技,符文之力運用得當也能造成這種偉力。

……

也正是這長不知多少,寬卻很窄的關隘,正好成為戰場。

這種小口子一般的地勢,頗有幾分「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感覺。

再加上這個狹窄的口子,巨魔軍團的大型武器勢必不能通過,而在王小天的身後,不知一輛重型的戰爭魔能機器被調動出來。

「這將會是一場絞肉機式的戰爭!」王小天看著這個口子,想象著不久后,無數巨魔前赴後繼的倒在這裡他就感慨到。

……

就在楓葉集團的貴族軍隊整備完畢后,戰爭,來了!

「急報!巨魔來襲!巨魔大軍攻陷格林鎮!驅使大量流民,直逼楓葉要塞防線而來!楓葉要塞、多隆關隘正式進入戰爭模式!」 ?魯克——作為冰霜巨魔一族的後裔,他參加一個史無前例、統帥了所有巨魔種族的龐大計劃,為了這個神聖的計劃,他帶著他的部落中所有青壯巨魔走出了維坦的極北之地,踏上了這片土地。北地血戰,他手下的勇士失去了一半,然後又輾轉紫羅蘭西部行省,追隨著他的族人也所剩無幾了,但是他仍然毫不猶豫的響應了巨魔軍團統帥的號召,進攻多隆關隘。

作為冰霜巨魔一脈的部落族長,魯克同時也擔任著巨魔軍團的將軍職務。

當他下達了要進宮多隆關隘的命令時,他手下的巨魔們毫不畏懼的慷慨前進。

……

戰火被點燃。

對於魯克而言,自從踏出極寒之地后,戰火就不曾熄滅,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

伴隨著巨魔們的戰爭黑霧的籠罩,多方關注的碰撞開始了!

多少年了。

魯克清晰的記得他繼任族長的那一天,在祖地,他看到無數的先輩前赴後繼的衝擊冰寒之地外,不斷的犧牲在解放巨魔的道路上。

從魯克記事起,他所面對的就是白茫茫的極寒之地。在他們一族的古老傳說中,在極寒之外是春暖花開,肥沃美麗的黑土地,那裡有說不清的獵物,有最溫暖的環境……而巨魔一族曾經是大地的主人,他們的足跡遍布大陸的各個角落,他們的祖先統治著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種族。

巨魔,曾經是世界之主!

但是魯克沒有想到,他有朝一日居然會有機會走出極寒之地,走出那片貧瘠而且惡劣的極寒之地,雖然他是以這種形式走出了極寒,但是一想到他所參與的計劃,他毫不猶豫的響應了號召。

這是一個機會!

也有可能是巨魔一族唯一的機會。

「呼……」

魯克輕嘆一口氣。

接近三米的個頭令他看上去魁梧威嚴,深藍色的皮膚象徵著冰霜巨魔一族的寒霜之力,他就這樣搭著一身獸皮,從裸露在外的身體上,清晰可見密密麻麻的傷疤,這個壯年的巨魔將軍看上去十分的疲憊。

巨魔們很驕傲。

驕傲就意味著混亂,因為誰都不服誰。

但是恰恰是這種驕傲混亂令他們祖祖輩輩被困在了極寒之地,始終無法邁出一步。

魯克明白,這是一次機會。

而他們,就是巨魔一族的先驅。

文明分崩,淪落蠻夷,但是巨魔骨子裡的驕傲還在,魯克作為巨魔一族少有的喜歡思考的巨魔,他深深的明白一個道理。

未來必須要自己去創造。

如果當年不是人類擊敗了巨魔,擊敗了獸人,擊敗了精靈,他們最後也不可能建立起這麼輝煌的文明。

巨魔們失去了文明,但是它們能夠用鮮血和死亡鑄就巨魔的未來!魯克將與它們同行!這個壯年的巨魔將軍一直戰鬥在第一線!

在它倒下之前,巨魔們的勇氣永遠不會消失!

……

多隆關隘的另一邊。

王小天的身影出現在獸人的前方。

他緊緊注視著眼前黑壓壓的流民,不由皺起了眉頭,隨後他的目光轉向了他前方的貴族隊伍。

要知道,這次多隆之戰可以說是政治格局之戰,也是關係到他們命運的一戰。

而這多隆關隘,口子狹窄,這些難民一擁而入,幾乎是徹底堵住了整個關隘口子。

但是在關隘的另一邊,戰爭迷霧下,巨魔們還在瘋狂的驅使著難民們湧入多隆關隘。

……

「可笑!」羅恩子爵此刻淡淡的嘲笑著,「這些巨魔該不會以為這些賤民們能衝破我們的防線吧!」

「依我看,這是巨魔們擾亂我們防線的計謀,卡莫兄弟,我授權你,可以將這些干擾戰爭的賤民們全部擊殺!」

羅恩對著身邊的一位半獸人若無其事的說道,但是那冰冷的話語卻令人咂舌。

而那位叫「卡莫」的半獸人聞言,皺了皺眉頭,他看著羅恩子爵,若無其事的樣子,臉色一沉,沉聲說道:「羅恩子爵,這裡可是有著近萬名流民,難道我們要全部擊殺嗎?!」

「有何不可。」羅恩不動聲色的回答到。

「子爵大人,依我看這些普通人類也沒有什麼大作用,就不要在戰前浪費我們的戰爭資源了,我們可以安排戰士遷移離開,那邊的獸人們不是沒事嗎,我們可以放獸人們出去防線,將流民們一批一批的引導過來。」

卡莫平靜的說道。

「唔……那就這麼辦吧!」

羅恩輕笑一聲,笑眯眯的對著卡莫說道。

……

「嘶……」王小天心裡暗暗叫苦,這叫什麼事啊。

這個半獸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那個羅恩子爵讓他們擊殺流民,表面上是為了大局穩定,實際上,要知道一個異族大肆屠殺人類,哪怕這些人類是貴族們毫不在意的賤民,這也是一種大忌。

於是,這個半獸人順手就把皮球丟給獸人。

要知道,戰火已經點燃了。

目前的多隆要塞,一邊是構築了防事的人類貴族,另一邊是戰爭迷霧籠罩的巨魔軍團。

現在把獸人們放進去收攏難民,萬一處理不好,就是貽誤戰機,而且誰也不知道巨魔們什麼時候發動進攻,到時候人類貴族把獸人後路一斷,獸人夾在中間就真成了炮灰了。

……

冷笑一聲,羅恩子爵笑眯眯的對王小天下達了這個命令。

實際上,在獸人們以看戲的姿態看各大貴族像瘋狗一樣追逐利益時,這些「體面」的貴族們早就想把王小天他們弄死了。

「好!」

同時,王小天也不動聲色的對著圖雷說著。

「圖雷,你去對雷德、杜魯他們說,進去安撫流民,分批將流民導向防線後方,但是在流民躁動時,或者遭受意外時,允許動用武力,允許動用符文武裝【終極一擊】以下的所有許可權!一切以自保為主!」

「但是,記住!一定要對難民們背完人道主義救援詞,讓他們知道我們正義的一方,否則不準動手!」

……

「嘿嘿,」雷德和杜魯他們臉上泛著古怪的笑容,眼中透著一股子興奮,興沖沖的帶著部下穿過人類貴族防線,走向關隘。

深秋蕭瑟,荒涼貧瘠的多隆山脈前,黑壓壓的一片,人頭聳動,這些衣衫襤褸的難民們雙目獃滯,就這樣麻木的向前推搡著,經歷了巨魔們這麼多天的驅使,這些人的心理承受著巨大的壓力,隨時可能崩潰。

這一次,他們又被巨魔們驅使著沖入了多隆山脈的這個小口子。

誰也不知道口子的另一邊等待他們的是什麼。

但是這群難民們還是麻木的湧入,因為,在這之前,他們被巨魔們驅使著,用屍體填平了城鎮的護城河;他們被巨魔們驅使著,用生命餵飽了巨魔的飼養獸;他們被巨魔們驅使著,麻木的行走在大地上。

還有什麼是他們所不能接受的呢!

幾個全身披著灰色盔甲的魁梧大漢被包裹在閃爍著符文綠光中從遠處的防線踏步而來,那沉重的步伐宛若隕石般沉重。而且那些個魁梧大漢身影極快,瞬息間就來到了難民群的前方。

隨著那些魁梧大漢的身影清晰,難民群也一陣騷動,因為,那些披著古怪盔甲的魁梧大漢根本不不是人。

他們那猙獰的獠牙,或者那衝天的犄角,以及古怪的尾巴……都表明這些大漢都是獸人。

在難民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後方又有了動靜。

在無數難民的眼中,那幾個重甲獸人背後,獸人軍隊宛若潮水一般涌了上來。

轟!

一聲巨響,一柄裹挾著凌厲煞氣的漆黑戰斧從天而降,那肆虐的煞氣,以及巨斧砸出的巨大裂縫令人膽戰心驚,緊隨其後的是一個一身漆黑戰甲的獒人,那猙獰的臉龐散發著令人窒息的壓力。

沉重的腳步聲響起,鎧甲碰撞的金屬聲,刀刃出鞘的聲音,交織成一片。

難民們看到了令他們終身難忘的一幕:無數穿戴著散發著符文之力裝備的獸人,成片成片的出現。

「殺!」

一聲低吼,難民群中出現了動靜。

幾道詭異的影子蠕動,從難民中間沖向獸人軍隊,而且難民中間閃耀著一些魔法光芒,一些人類瞬間變成猙獰的巨魔,巨大的武器立刻出現在手中,悍然沖向墨刃軍。

這一變故立刻驚動了正朝著難民湧來的獸人部隊,然而令巨魔們吃驚的是,這群獸人非但沒有減速來開距離,反而越發迅速靠近這些巨魔們。

同時,前方的重甲步兵小隊身上的盔甲開始綻放綠色的符文光芒,後方,符文武器的光芒開始亮起,周圍的空氣符文武器閃耀著灼灼光華。

面對這突然的襲擊,墨刃軍似乎毫不慌張,無愧精銳之名,符文武裝幾乎是同時進入戰鬥狀態。

而走在最前列的重步兵中,雷德穿著「荒野之咬」套裝,大踏步的朝前迎上了那些來襲的巨魔。

面對敵人的襲擊,雷德只是小小的動用了荒野之咬套裝的【橫衝直撞】技能,造成了劇烈的衝擊波,然後他大笑喊道著:「我們是正義的人民之師,秉持著人道主義精神,收留無辜的難民,對邪惡的巨魔軍隊予以正義的制裁……」

「殺!」暗影巨魔們手中的利刃閃爍著寒芒刺向雷德。

作為巨魔軍團的斥候,暗影巨魔天生可以溶於陰影,是天生的遊盪者,他們的祖先可以追溯到「陰影君王」「黑暗的統治者」「星界低語者」——卡卡羅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