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而在紅臉老者身旁,站著十餘名氣息渾厚的高手,而從他們散發的氣息來看,他們都是清一色的絕代王者,其中一人的實力,比紅臉老者還要可怕,疑似六級逆獸王。

「閣主,那人靈魂已經遭到重創,你們可以動手了。」

豐腴美婦深吸一口氣,穩了穩有些慌亂的心神,走到了紅臉老者身前,努力擠出迷人的笑容,輕聲說道。

「你做的很好,這是給你的獎勵。」

紅臉老者身邊,一名身穿墨綠色長袍,頭髮好像枯草一般,不修邊幅的老者突然裂開了嘴巴,露出一口噁心的黃牙說道。

突然,一條碧綠色,手指大小的小蛇突然在他嘴巴中鑽出,不等豐腴美婦做出第二反應,破開了她的額頭,鑽進了她的大腦中,在她痛苦的哀嚎聲中,快速的吞噬她的大腦。

看著她凄慘,痛苦的摸樣,聽著她發出的慘絕人寰的聲音,不少通天閣高手感覺到后脊樑發麻,看向綠袍老者的眼神充滿了恐懼。

不到兩個呼吸,豐腴美婦的大腦就被碧綠色小蛇吞噬了,七孔流血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徐閣主不要介意,你通天閣困住的那人身份恐怕不簡單,而她又知道了太多不應該知道的事情,所以我只能殺了她,否則事情一旦曝光,將很麻煩。」綠袍老者召喚回了碧綠色小蛇,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

「蛇尊者客氣了,這米婭膽大妄為,擅自利用我通天閣的渠道,為那人行便利,破壞你們的計劃死不足惜。」紅臉老者很好地掩飾了眼中的怒氣,無奈在心中嘆息一聲,賠笑著說道。

通天閣之所以不顧名聲,選擇出手對付葉晨風,也是無奈的之舉。

本來通天閣通過數百年培養的渠道,眼線已經成功弄到了西魔宗和冰宮暗中勾結的證據,卻不幸被西魔宗暗中勾結的另一股神秘勢力蛇谷的人發現,不但功虧一簣,還讓自己陷入到絕境之中。

在西魔宗,冰宮,蛇谷三大勢力壓迫下,傷亡慘重的通天閣不得不道出了實情,選擇與他們合作,暗算葉晨風。

「你能這麼想最好了。」西魔宗三護法,曾被混沌神獸擊傷,如今完全恢復實力的魔裏海陰沉沉的說道:「現在,就請徐閣主開啟攻擊陣紋吧,如果徐閣主能幫我們擊殺那人,你通天閣犯下的罪責,我西魔宗可以既往不咎。」

「好!」

徐閣主無奈的點了點頭,拿出了一面水晶摸樣的陣牌,映照在通天閣中,開啟了通天閣最強的攻擊陣紋。

頓時,數千道攻擊陣紋在通天閣中彙集,形成了一面巨大的攻擊輪盤,穿透了內堂屋頂,籠罩了剛剛控制噬神腦,吞噬了黑色魂絲的葉晨風。

「通天閣,你們竟然敢暗算我!」

看著陣紋流動的攻擊輪盤,感覺到輪盤中透出的肅殺之力,葉晨風眼睛中透出了一道厲色,立即與靈魂獸雙頭血龍王融合在一起,向天雷戰衣中注入強大的魂力,激發天雷戰衣最強的防禦,護住了全身。

「噬神腦,破禁!」

噬神腦的力量完全爆發,融進了通天閣護閣大陣中,快速的推演陣紋演變,尋找破陣的契機。

「轟隆隆!」

這時,穿雲裂石般的爆破聲響起,一道道攻殺陣紋在輪盤中心鑽出,宛如一道道天雷,密集的轟擊向了葉晨風。

「劍靈傀儡,抵擋!」

葉晨風迅速召喚出劍靈傀儡,向他體內融入大量的能量,命令他幫自己抵擋攻殺陣紋的攻擊。

在劍靈傀儡和天雷戰衣全力防禦下,一道道攻殺陣紋無法對葉晨風構成威脅,抓著這個機會,葉晨風快速的控制噬神腦推演陣紋變化。

「那裡!」

噬神腦快速推演了半柱香的時間,葉晨風找到了破陣的契機,十道劍之道紋飛射出他的身體,撕裂了道道攻擊陣紋,以極快的攻擊向了通天閣護閣大陣西北方。

「咔嚓!」

遭到十道劍之道紋攻擊,一道道裂痕在在護閣大陣表面裂開,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四周蔓延。

「什麼……」

護閣大陣出現裂痕的瞬間,徐閣主立即感覺到了,臉色狂變,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下一刻,護閣大陣薄弱點再遭攻擊,裂痕越來越大,帶動著整個通天閣都搖晃了起來。

「怎麼了徐閣主,發生什麼事了?」

身穿黑色雲紋長袍,烏黑長發隨意披散在雙肩,身上散發著讓人壓抑氣息的中年男子低沉的問道。

而這名黑袍男子,乃是西魔宗大護法,也是眾人中實力最強的存在,達到了六級逆獸王境界。

「那人就要破陣出來了。」

徐閣主瞪大了雙眼,看著顫抖越來越強烈的通天閣,依然無法想象,傳承數百年的護閣大陣,就這樣被人在半柱香時間破掉。

「轟!」

徐閣主話音剛落,十道劍之道紋化成了雷霆巨劍貫穿而出,將固若金湯的通天閣壁洞穿了一個大洞。

下一刻,葉晨風化作一道金光,穿出了通天閣,出現在了外面。

「我倒是小瞧你的手段了,不過今天你插翅難飛。」

魔裏海看著破掉通天閣護閣大陣,脫困而出的葉晨風,臉上露出了森然之色,釋放濃濃的殺氣鎖定了他,不給他突圍的機會。

遭到西魔宗,蛇谷,冰宮埋伏,葉晨風再次遇險…… 「原來真是你們。」

看著一臉猙獰的魔裏海等人,感受到鎖定自己的恐怖殺氣,葉晨風卻出奇的冷靜和從容。

因為他知道,越是危險,越要冷靜,否則自亂陣腳,只會加速死亡。

「告訴我傅青山他們躲在什麼地方,如果你乖乖配合,我可以做主給你一個痛快,否則,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魔裏海一臉猙獰的質問道。

「傅青山他們就在海風城,至於能不能找到,就看你們的本事了。」葉晨風微微一笑,神色傲然的說道。

而他說話之際,他的意念快速的溝通寄生在混沌神木中,自我療傷的混沌神獸。

「混沌,以你目前的狀態,可以發揮多少實力。」

「我還可以爆發三次六級逆獸王極限攻擊,不過三次攻擊之後,我可能會陷入沉睡,短時間無法再幫你了。」混沌神獸意念告知道。

「好,三次攻擊足夠了。」

葉晨風深吸一口氣,開始控制黑焱天火,古寒玄冰,古極紫雷在混沌神木中融合,隨時準備轟出神罰之怒,殺出重圍。

「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鬼話嗎?」魔裏海臉色陰沉的說道,眼睛中迸射出滲人的光芒。

「信不信由你們,反正我已經說了。」葉晨風聳了聳肩膀說道。

「果然好膽識,以閣下的氣魄和天賦,應該不是北靈域的人吧。」

眾人中實力最強,六級逆獸王境界的西魔宗大護法魔隆淵目光深邃的看著桀驁不馴的葉晨風,越發感覺他身份不一般。

「你覺得我應該來自於哪裡?」

葉晨風鋒利的目光與魔隆淵交錯在一起,冷冷的問道。

「我對閣下的身份不感興趣,不過我卻想和閣下做一筆交易,只要閣下將傅家餘孽藏身的位置告訴我們,並跟我們去冰宮做客一段時間,我保證不傷害你。」魔隆淵緩緩地說道。

「如果我不答應呢!」葉晨風嘴角微微上翹,孤傲的反問道。

「媽的,你不要給臉不要臉,我們捏死你與捏死一隻螞蟻一般簡單,如果你再不配合,我會讓你嘗盡世間所有的痛苦。」魔裏海漸漸失去了耐心,破口大罵道。

「哈哈,如果你西魔宗不想在斗魂大陸消失,你們儘管出手吧。」葉晨風大笑一聲,張狂的說道:「不怕告訴你們,我家族的人已經在趕來的路上,等他們來了,我倒要看看是你們死,還是我亡。」

「嗯……」

葉晨風話音剛落,魔隆淵,魔裏海等人的臉色同時變了。

他們最害怕的就是葉晨風擁有可怕的身份背景,如果葉晨風真的來自於一個超級聖地,那他們確實不敢將葉晨風怎樣。

但他們又不甘心放過傅家,更擔心葉晨風或者傅家將他們暗中合作的計劃公布出去,破壞他們籌劃很久的計劃。

「閣下來自那個大陸,出於那個家族?」魔隆淵臉色陰沉的問道,深邃的目光死死地盯著葉晨風,想要通過他的表情,辨認他說話的真偽。

「剛剛想告訴你,你不想知道,現在我又不想說了!」

將眾人的表情收入到眼底,葉晨風知道,自己偽造的身份讓他們所有顧忌,這大大增加了自己突圍的機會。

「你……」

看著葉晨風戲虐的眼神,魔隆淵等人氣的臉色陰沉,眼角的肌肉不由得跳動起來。

「如果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抓住眾人顧忌的心理,葉晨風就要離開。

「等等,在閣下家族人未來前,你不能離開。」魔隆淵擋在了葉晨風身前,目光鋒利的看著他,不容抗拒的說道。

「怎麼,你們想要囚禁我?」

葉晨風眉頭微微一皺,看著擋在身前,散發著強大壓迫氣息的魔隆淵,冷冷的問道。

「你要這麼認為也可以。」魔隆淵霸道的說道。

「好好好,我現在就給家族的人傳訊,讓他們來接我,到時我讓你們好看。」

葉晨風氣沖沖的說道,從乾坤戒指中拿出了一顆傳訊珠,向傳訊珠中傳訊,怒斥著魔隆淵等人的惡行。

「大護法,這小子來頭不會真的很大吧。」

看著有恃無恐,不斷沖著傳訊珠怒罵自己等人的葉晨風,魔裏海不由得擔憂起來。

雖然西魔宗是西大陸霸主,冰宮、蛇谷都是六品宗門,但與斗魂大陸一些超級勢力相比,他們還差的太遠了。

「不用慌,我們又沒有傷害他,反而被他殺了一名宗門長老,到時就算他家族來了,我們也不用懼怕。」魔隆淵鎮定的說道。

就在魔隆淵等人傳音交流時,氣的滿臉通紅,破口大罵的葉晨風有意的遠離了他們。

三十米,五十米,八十米……

當義憤填膺的葉晨風遠離魔隆淵等人百米遠時,突然召喚出金鵬羽翼,燃燒金鵬血脈,化作一道金光飛到了半空中,以肉眼難辨的速度向北海城外飛去。

「不好,那小子跑了,我們追!」

看到葉晨風突然逃跑,魔隆淵等人愣了一下,紛紛凝聚魂翼進行追趕。

「好快的速度!」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六級逆獸王境界的魔隆淵追逼近了葉晨風,強大的殺氣鎖定了他,驚人的速度讓他感到了棘手。

「神罰之怒!」

魔隆淵出手攻擊之際,葉晨風轟出了早已醞釀好的神罰之怒,碾動著虛空,與魔隆淵印出的遮天大手撞擊在一起。

「轟!」

一股強大的爆破聲在半空中響起,可怕的能量風暴宛如大海浪濤,在半空中翻滾,將窮追不捨的魔隆淵等人席捲在了裡面,減緩了他們追殺速度。

「乘風訣!」

魔隆淵等人速度受到影響,葉晨風立即施展乘風訣,大幅提升飛行速度,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光影,飛出了北海城,向北海州西北方向飛去。

「小子,你是逃不掉的。」

就在葉晨風以極快的速度飛進了北海州西北部一座延綿不知道多少里,地形複雜的山脈時,一道憤怒的咆哮聲響起,速度極快的魔隆淵追來了。

「六級逆獸王果然可怕。」

聽到耳畔環繞的巨大聲音,葉晨風繼續施展乘風訣,振幅飛行速度,在蔥蔥鬱郁的山脈中穿梭,想盡一切辦法擺脫他的追殺。

奈何魔隆淵飛行速度太快,很快,他就拉近了與葉晨風之間的距離,一道道威力十足的大手印接連轟擊向了葉晨風,延緩著他飛行速度。

「混沌,攻擊。」

當魔隆淵以極快的速度追趕上葉晨風時,一股可怕的獸吼聲在葉晨風身體中響起,滾滾聲浪宛如一條狂奔的巨龍狠狠地轟擊向了魔隆淵。

「轟!」

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破聲響起,突遭混沌神獸發出的最強獸吼聲攻擊,一時大意的魔隆淵被震飛了出去,一縷鮮血順著他的嘴角流淌了出來。

當魔隆淵依靠強大的實力,強行壓制住體內涌動的氣血時,葉晨風早已飛遠了。

「小子,上天遁地,我必抓住你。」

魔隆淵發狠的說道,不顧身體傷勢,繼續追殺葉晨風,勢必要將他生擒。 「可惡,這魔隆淵怎麼像跗骨之蛆,怎麼甩也甩不掉。」

葉晨風本以為遭到混沌神獸一吼之擊,可以擺脫魔隆淵追殺,但一個多時辰后,魔隆淵再次追了上來,一點點逼近了他。

「老大,那老小子飛行速度遠勝於你,以你的速度根本擺脫不了他的追殺,不如趁其他人沒有追來前,你我聯手殺了他。」混沌神獸提議道。

「好,我們就賭一次!大不了我再燃燒千年壽元。」葉晨風深吸一口氣,暗自決定道,迅速尋找動手的地方。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葉晨風發現了一座險峻的峽谷,眼睛一亮,一個俯衝飛了下去,衝進了陡峭中的峽谷中。

遠遠看到葉晨風飛進了峽谷,速度極快的魔隆淵追了上去,跟隨葉晨風來到了狹長的峽谷底部。

「怎麼不跑了!」

來到峽谷底部,魔隆淵意外的發現葉晨風沒有再逃走,靜靜的站在一塊堅硬的磐石上等待自己,眉頭微微一皺,環視著四周,冷冷的問道。

「我覺得這個地方不錯,很適合給你做墓地。」葉晨風迅速喝了一口天機之水,恢復了消耗的魂力,冷冷的說道。

「哈哈哈,就憑你也想殺我?」

魔隆淵彷彿聽到世間最可笑的笑話,大笑一聲,不屑的說道。

「吟!」

魔隆淵大笑之際,一道高昂的龍吟聲突然響起,雙頭血龍王浮現出葉晨風身體,盤旋在他頭頂,沖著魔隆淵大聲吼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