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而凌風懷中的寶兒,微微的翹起紅紅的小嘴,臉上明顯的閃過幾分不滿,她不要再讓這個爹爹來欺負她的娘親。

清風道長的雙眸微微的眯起,眸子深處,閃過明顯的陰沉還帶著幾分狡猾的算計。

而慕容凌雲的表情最是複雜,他一方面,他擔心著凌風會被軒轅澈帶走,因為那樣一來,他與凌風之間的一切,只怕就永遠的結束了,而另一方面,他又希望,軒轅澈與凌風之間的誤會可以解除,畢竟他這兩天,清楚的看到凌風的痛苦。

所有的思緒,所有的變化都只不過一瞬間的事情,而這一瞬間,軒轅澈便也已經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軒轅澈的眸子,直接的找到凌風,看到安然無恙的凌風與寶兒不由的鬆了一口氣,而眸子深處,也微微的閃過一絲輕笑。

快速的躍下馬,他幾個踏步,走了過來,只是,卻沒有直接的走向凌風與寶兒,而是走向了清風道長,恭敬的行了禮,然後一臉尊敬地說道,「清風道長,晚輩打擾了。」態度亦是出奇的恭敬。而他竟然沒有自稱本王,而是以江湖上的稱呼,自稱晚輩。

他的這一反應,讓所有的人都不由的愣住,他可是高高在上的王爺,而且向來都是狂妄而高傲,幾乎從來都不把別人放在眼中,而此刻,竟然對第一次見面的清風道長,這般的恭敬。

不用說凌風與慕容凌雲,就連清風道長也不由的愣住,雙眸中快速的閃過一絲疑惑。

「王爺,客氣了。」清風道長只能客氣的回禮,只是,態度卻相對的太過冷淡。

軒轅澈也不以為然,反而輕輕的笑道,「呵呵呵..,風兒與寶兒在清山一直勞煩清風道長照顧著,晚輩感激不盡,一直想要找個機會好好的謝謝道長,這次,風兒又鬧脾氣出走,再次來打擾道長,晚輩真是過意不去,所以特意來帶風兒與寶兒回去。晚輩特意備了一份后禮,雖然知道,道長不是出塵脫俗之人,不會在意那些身外之物,但是,卻是晚輩的一份心意,還請道長笑納。」軒轅澈很是委婉的說明了來意,而且將先前的事情一筆帶過,因為此刻,不是解釋的時候,他現在,只想快點將凌風與寶兒帶下山去。2k閱讀網 ?第225章

凌風不由的愣住,錯愕的眸子中,慢慢的漫過憤怒,他竟然說她是鬧脾氣出走,那麼大的事情,他竟然就這般輕描淡寫的帶過了?而且說的似乎一切都是她的錯是的。這個男人,竟然….,

而只怕,誰都不會想到,軒轅澈竟然也會送禮,只是卻並只聽他說說,並沒有見到拿出什麼禮品,正在疑惑間,便聽到軒轅澈再次說道,「禮品隨後就會送到,本王心中著急要看到風兒與寶兒,所以先到了。」

凌風再次的愣住,這個男人,不是吧,要多少禮,還需要專門有人來送,不會只是說說而已吧?

清風道長也不由的愣住,不過雙眸中卻快速地閃過一絲瞭然,瞬間明白了軒轅澈的意思。

他這般的委曲求全,只是為了帶走凌風與寶兒,想起,先前屬下的回報,說軒轅澈可能已經查出了他們的所在地,而此刻軒轅澈的反應讓清風道長不由的懷疑,他是否應該知道了,他的身份?

軒轅澈的雙眸一直都直直地望向清風道長,所以他所有的表情,都盡收他的眼底,就算清風道長再刻意的掩飾,想要完全躲過軒轅澈的眼睛,似乎也不太可能。

看到清風道長眸子間,那微微的懷疑,軒轅澈心中暗暗冷笑,但是,臉上卻仍就是一臉的尊敬,「此刻晚輩就帶她離開,就不打擾道長了。」

然後才慢慢的轉向凌風,一臉輕笑的向著凌風與寶兒走去,而望向緊緊的挨在凌風身邊的慕容凌雲時,他似乎沒有絲毫的異樣,而臉上的笑仍就那般的燦爛,只是望向凌風的眸子中,卻多了幾分複雜,隱著幾分暗示……….,

雖然他眸子間的暗示並不太明顯,但是,凌風還是很快的明白過來,也隨即瞭然,軒轅澈應該早就知道清風道長就是那個變態男人,也就是說,當日在王府中,他對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故意的,都是為了騙清風道長的。

想到此處,凌風的心並沒有絲毫的輕鬆,反而猛然的痛了起來,再怎麼樣,他都不可以犧牲她的孩子,他先將一切告訴她,她會幫他,她會配合他,而她也相信絕對不會是現在的這種結局,他們,至少可以保住她的孩子,但是現在….,

就算知道了,他當初並非真正的懷疑她,懷疑她與慕容凌雲,她此刻反而愈加的恨他。

但是,她卻也明白此刻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就算沒有他的暗示,她也想跟著他先下山,擺脫掉清風道長再說,但是,想到,若是,她就這樣跟著他下山,會不會愈加的引起清風道長的懷疑,畢竟,她是逃出王府的,而且剛剛還在說著,不想見到軒轅澈,此刻,這麼快,就跟著他回去,似乎太假了,而這麼多年來,清風道長也非常的了解她的個性,知道她不是那種隨意改變主意的人。

而雙眸微側時,便恰恰看到清風道長一雙眸子正直直地望著她,眸子深處帶著一絲別有深意的淺笑。

凌風不由的一驚,雙眸快速地轉正,直直地望向軒轅澈,但是,卻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望向他的眸子中,微微的閃過了什麼?

她想,至少他要說出一個合適的理由,能夠說服得了清風道長的理由才行。

只是,不知道,這個男人,會不會想到這一點……

看到凌風沉默不語,沒有答應,但是也沒有拒絕,軒轅澈不由的暗暗一愣,眸子間,也快速地閃過一絲錯愕,他本來以為,她一定會冷冷的拒絕的,畢竟在她的心中,清風道長可是難得的好人呀,而在她看來,留在清山也是最安全的,但是,現在,她卻……

雙眸微微一眯起,腦中快速地閃過一個念頭,難不成,她已經發現了什麼?但是,卻又快速地否定了這個想法,他,都是通過四個暗示與裴昊軒查了近一個月,才終於查出一點線索,而她,只不過是一個弱女子,又怎麼可能識破清風道長的陰謀呢,更何況她對清風道長一向都非常的尊重,根本就不可能去懷疑他呀?

只是,她沒有拒絕,此刻對他而言也算是好事,只要她不拒絕,他便可以帶她與寶兒離開,畢竟此刻還有慕容凌雲在場,他倒是可以幫他。

「風兒,你與寶兒在這兒已經打擾了清風道長那麼久了,還是跟本王回家吧。」軒轅澈繼續向著凌風走去,而臉上的笑,也愈加的輕柔,聲音中,都是那種絕對的溫柔,不僅僅讓凌風愕然,就連站在凌風身邊的慕容凌雲都不由的微微蹙眉,眸子間閃過一絲難以置信的驚愕。

只是,凌風此刻沒有開口,他也沒有開口,他想要先聽聽凌風的想法,再做決定,若是凌風不想跟著軒轅澈回去,他就算拼了命,也要阻止,若是凌風想跟軒轅澈回去,那他,便只有….

軒轅澈走的並不快,而剛剛凌風與慕容凌雲他們也已經走出了些許的距離,所以軒轅澈走過去,倒是還需要幾分鐘的時間,而這幾分鐘內,他也是在等待著清風道長的反應。

他當然知道,清風道長不會那般輕易的放他們離開。

果然,有軒轅澈快要走到凌風的身邊時,清風道長突然開口說道,「風兒與寶兒在這兒早就習慣了,王爺實在是多慮了。」

他的聲音,仍就如同平日的那般的輕柔和藹,只是,卻不知道,他說的習慣是指凌風習慣了,還是他習慣了。

軒轅澈心中暗暗冷笑,這隻老狐狸終於還是忍不住了,哼,他就是要逼著那隻老狐狸露出原形,不過在那隻老狐狸露出原形之前,他必須要將凌風與寶兒帶走呀,要不然,後果只怕不堪設想。

「呵呵呵….,。「軒轅澈的腳步刻意的停了下來,一臉輕笑的轉向清風道長,輕聲道,「再習慣,都沒有自己的家裡住的隨心呀。而且本王亦不能讓自己的妻子子女兒一直住在外面呀。」

此刻他的聲音,雖然仍就輕柔,但是,語氣上,已經有了些許的變化,最為明顯的自然是,將稱呼改成了本王,當然,此刻,也可以理解是軒轅澈就給凌風聽到的。

只是,慕容凌雲也不由的驚住,雙眸快速地望向凌風,再掃向軒轅澈,然後直直地對上寶兒,一臉錯愕地說道,「什麼意思?他是什麼意思?」雖然眸子直直地望著寶兒,但是他的話,卻不知是在問誰?

而在場的所有的人,也只有他不知道,寶兒其實就是軒轅澈的女兒。

凌風有些不忍,也有些無奈,一時間不知道要如何開口,清風道長自然不可能會去解釋這些。

而軒轅澈以為慕容凌雲早就知道這件事,看到他一臉的錯愕,不由的微微蹙眉。

沒有聽到任何的回答,慕容凌雲的眸子慢慢的轉向凌風,臉色中,帶著幾分難以置信的驚愕,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風兒,你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寶兒什麼時候成了他的女兒了?」寶兒明明是三年前,那個意外之後留下的,怎麼可能會成了軒轅澈的女兒?

心下猛然的一驚,雙眸突然的圓睜,眸子間,快速地漫過難以控制的幾股情緒,有憤怒,有冰冷,也有難以接受的震撼。

「是他?」雙眸中那複雜的情緒不斷的漫開,他的聲音也突然的變得陰冷,再次咬牙切齒地低吼道,「三年前的那個人是他?」

他的眸子緊緊地盯著凌風,想要得到一個答案,但是,隱隱中,又有些害怕,害怕會得到一個證實。

凌風知道此刻已經不能再瞞他了,只能微微的點點頭,算是回答。

頓時,慕容凌雲間的憤恨快速的蔓延,然後快速地望向軒轅澈,一臉狠絕的吼道,「竟然是你,當年,做出那般禽獸不如的事情,害風兒差點失去性命的人,竟然是你?」

此刻,慕容凌雲的眸子間的那股焚燒般的怒火直直地射向他,似乎狠不得立刻將他化為灰燼。

軒轅澈的臉色一僵,雙眸中快速地閃過沉痛,他也明白當年的事情,對凌風的傷害,只是卻從來沒有聽她提起過,如今聽慕容凌雲,說起,便如同一片一片的撕裂著他的心。

軒轅澈此刻的沉默,看在慕容凌雲的眼中,便成了默認,而軒轅澈臉上那複雜的表情,愈加的證明著事情的真實。2k閱讀網 ?第226章

「好,很好。」慕容凌雲的雙眸猛然的一沉,眸子間,閃過嗜血般的暴戾,而臉色也不由的泛著鐵青,而此刻,沒有人知道,他所說的好是什麼意思,只是,卻都可以清楚的看得出,那個好字,與他此刻的表情極為的不想稱。

凌風不由的驚住,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慕容凌雲這樣的表情,一直以向,慕容凌雲在她的面前,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是那種千年不變的溫柔與包容,甚至不曾在她的面前大聲的說過一句話,讓凌風有時都忍不住懷疑,慕容凌雲是不是根本就沒有脾氣,但是,現在,她卻知道,自己錯了,而且錯的離譜,他現在的這個樣子,比盛怒中的軒轅澈好不到哪裡去。

凌風明顯的感覺到,慕容凌雲那隱在衣袖下的手,不斷的收緊,僵滯著,而且還似乎有著一種想要揮出的衝動,似乎是狠不得立刻的揮向軒轅澈。

此刻的慕容凌雲的確是狠不得的立刻的揮向軒轅澈,但是,他卻又極力的忍住了,不是因為他知道自己打不過軒轅澈,而是因為,他想要弄清楚一件事。

他的眸子中的怒火直直地噴向軒轅澈,一臉的狠絕,帶著咬牙切齒的嘶磨聲,讓周圍的不斷的升溫。

「那麼,這次,你娶她,根本就是另有目的?」極力的控制著自己的怒火,那帶著冰冷,帶著憤恨的字,一個一個的從慕容凌雲的口中擠出。

軒轅澈的身軀微微的一僵,雙眸中也快速地閃過一絲驚訝,下意識的脫口說道,「本王,。….。」以他平日的個性,或者根本就不會去跟慕容凌雲解釋,但是此刻,他卻不能讓他誤會,更不能讓凌風有絲毫的誤會。

「三年前的傷害還不夠嗎?如今,你還要再狠狠的補一次?」慕容凌雲卻快速地打斷了他的話,而雙眸中的怒火不知道是已經控制不住了,還是他根本就不想控制了,狠狠地盯向軒轅澈,不斷收緊的手,也慢慢的移到了胸前。

「你與我父親的仇恨,與風兒沒有任何的關係,你怎麼忍心,讓她成了你們報仇,泄恨的犧牲品,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這麼殘忍的對她?」慕容凌雲的身軀微微的動了一下,似乎無意間的向著軒轅澈靠近了些許,讓兩人之間,本來就不遠的距離,愈加的靠近。

「慕容凌雲,你冷靜點,本王娶她時,根本就不知道….,。」軒轅澈不由的低吼,此刻,他不可不像因為慕容凌雲的衝動,而讓事情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不知道?你不知道什麼?」此刻的慕容凌雲已經什麼都聽不進去了,此刻,他唯一想要做的只怕就是直接的殺死軒轅澈,憤憤的怒吼,再次的打斷了軒轅澈的話,唇角卻不由的扯出冷冷的譏諷,「你不知道,她就是當年被你糟蹋的女人?,還是你不知道,她不知道,她的身份就是慕容烈的女兒?,還是你不知道,多了一個寶兒?」

軒轅澈雙眸微微一沉,冷聲道,「本王當時,的確不知道,她是三年前的……,。」看到慕容凌雲這副完全失去了理智的樣子,軒轅澈不得不解釋著。

因為,他知道,此刻,他若與慕容凌雲產生了矛盾,那麼就絕對無法將凌風與寶兒帶離清山,所以,他不得不耐著性子解釋著,只是,慕容凌雲此刻,根本就不給他任何解釋的機會。

「哈哈哈….,。」慕容凌雲突然的放聲大笑,「軒轅澈,沒有想到,你原來也會說謊,你竟然告訴你不知道,她就是當年的那個女人,你吸了她的血,毀了她的清白,然後你告訴我,你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誰?你若是不知道,她是慕容府的人,怎麼可能會那麼的對她?」

慕容凌雲,此刻雖然怒火中燒,但是,卻還是有著正常的思緒的,他了解軒轅澈,若非軒轅澈當時,就知道凌風是慕容府的人,他根本就不可能這般的對她。

軒轅澈一時無語,他當時的確是因為,知道,她是慕容府的小姐,對會那麼的對她,但是,那時,他以為是慕容凌雪,而當時,他也根本就不知道,有凌風這個人的存在。

「怎麼,無話可說了嗎?」對上軒轅澈的沉思,慕容凌雲的雙眸猛然的眯起,狠聲道。

「慕容凌雲,你給本王冷靜點,本王本來根本就沒有必要跟你解釋,此刻,這般的解釋,只是看在凌風的面子上,本王當時的確是因為知道她是慕容府的小姐,才會那麼做的,但是,本王一直以為那人是慕容凌雪,若是本王知道她的存在,根本就不可能會讓她消失三年。」軒轅澈的臉色微沉,一臉嚴肅地說道,而說話間,還小心地望向凌風。生怕凌風會有所誤會。

慕容凌雲微微一愣,似乎猛然的清醒了一般,只是雙眸間的憤怒仍在,而握在胸前的手亦是不斷的收緊著,「那麼你說,你這次娶她,到底是何目的,而且當初,你分明是逼她嫁的。」

聲音中仍就帶著無法掩飾的憤怒,只是,已經不再像剛剛那般的怒吼,雙眸中也多了幾分思索。

他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凌風,絕對不會。

軒轅澈不由的愣住,雙眸也下意識地望向凌風,微微思索了片刻,才一臉嚴肅說道,「若是本王說,是因為對她的在意,所有才娶她呢?」

他對凌風的感情,他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掩飾,而且此刻,這樣的解釋不僅僅是對慕容凌雲,更是對凌風,他也更希望,凌風能夠明白他的苦心,與他回王府。

慕容凌雲的身軀不由的一僵,雙眸中的所有的情緒也不由的僵住,剛剛的憤怒,也瞬間的變成了一種錯愕。

而臉上,也多了幾分猶豫,若真是那樣,他就沒有理由阻止軒轅澈與凌風了。

只是,此刻,已經完全的被慕容凌雲忽略了的清風道長,雙眸中卻快速的閃過一道算計,然後慢慢的開口道,「王爺若是真的在意風兒,又怎麼會那般的誤會她,懷疑她,甚至還打掉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清風道長是標準的唯空天下不亂,卻還裝出一副為凌風打報不平的凜然,讓本來已經冷靜下來的局面,再次的升騰。

慕容凌雲那剛剛壓下的怒火,也快速的竄了起來,而眸子深處,更多了幾分傷痛與自責,只是,這次,沒有直接的對著軒轅澈怒吼,還是有些難以置信地望向凌風,沉聲道,「風兒,師傅說的是真的嗎?」

這兩天來,他雖然也很想知道,他那天離開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會讓凌風突然的離開了王府,但是,凌風不提,他也不想多問,怕會讓凌風傷心。

但是,此刻聽清風道長,說出,軒轅澈竟然親手打斷了凌風肚子里的孩子,他的心,便猛然的揪起,而且越揪越揪,就如同一個旋轉的螺絲,不斷的在他的心臟轉著,轉著。

凌風的心中,也猛然的一驚,她自然知道,清風道長是故意的,想要故意的挑起慕容凌雲與軒轅澈之間的矛盾,好明正言順的阻止軒轅澈帶她離開。

只是,那件事,也是千真萬確的,她根本就無法隱瞞,而且這事也是她親口告訴清風道長的,此刻再去否認,只會讓清風道長懷疑。

軒轅澈也不由的驚住,萬萬沒有想到,清風道長會這般的卑鄙,竟然會用這種方法阻止他帶凌風與寶兒離開、

而此刻,他又不能將所有的事情挑明,若是讓清風道長知道了,那麼他的所有的計劃都白費了,而且,現在,凌風與寶兒還在這兒,他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帶著凌風與寶兒,可以從清風道長的手下逃下山。

此刻,凌風的沉默,便足以說明了一切,而慕容凌雲,也完全的可以肯定,他的眸子,慢慢地轉向了軒轅澈,此刻的眸子間,不僅僅有著那完全可以將人焚燒的怒火,還有著那似乎要將這清山上的所有的有生命的,沒有生命的東西完全的凍結的冰冷。

「軒轅澈,這就是你對她的在意?」他的唇微微的啟動,那讓人驚滯的聲音,慢慢的傳開,一個一個字的蹦出,冰冷刺骨,還帶著一種狠不得將他立刻撕裂的絕裂。

而話一落下,他那一直收緊的手終於猛然的揮出,直直的揮向了軒轅澈。

軒轅澈下意識的閃開,但是,卻沒有還手,「慕容凌雲,你夠了,有些事,你根本就不應該插手。」2k閱讀網 ?第227章

而慕容凌雲的揮向軒轅澈的手,愈加的加快,也愈加的用力,「軒轅澈,你還手呀,你以為你不還手,我就會放過你嗎?你到底有沒有人性,你竟然親手殺死了你與風兒的孩子,你竟然這般的傷害風兒,難怪風兒會離開王府,原來是….,。」

慕容凌雲的動作不斷的加快,而聲音也愈加的憤怒,只是說到最後時,也隱著太多的沉痛與後悔。

「當天,若是我不應該離開的,不應該離開的。」聲音突然的變得低沉,似是喃喃的自語,而雙眸中,亦是多了更多的憤恨,卻不知是在恨軒轅澈,還是在恨自己。

寶兒的一雙圓圓的眼睛不斷的在慕容凌雲與軒轅澈的身上掃過,最後才略帶疑惑地望向凌風,一臉不解地問道,「娘親,爹爹是什麼意思呀,爹爹是說,那個男人,殺了寶兒的弟弟嗎?」

聰明的寶兒,不僅僅聽懂了慕容凌雲與軒轅澈的對話,而且,還領悟出了更高的一層意思,他們剛剛說,她是,娘親與那個人的女兒,而又說那個人親手殺了娘親與那個人的孩子,那不是殺了她的小弟弟嗎?

凌風不由的一愣,雙眸下意識般的快速地望向寶兒,對上寶兒那一臉認真的表情,猛然的驚住,略帶急切地說道,「這是大人之間的事情,小孩子不懂,不要亂說。」

她可不想,寶兒小小的心靈中,會滿下仇恨。

「我才沒有亂說,爹爹剛剛明明就是那麼說的。」寶兒的紅唇微微翹起,一臉不滿的抗議,「不住就問爹爹。」然後快速地望向慕容凌雲,大聲的喊道,「爹爹,是不是那個壞男人殺死了寶兒的弟弟呀。」

軒轅澈的身軀猛然的僵住,一時間,似乎沒有發現慕容凌去快速地揮向他的拳頭,避都沒有避開,竟然被慕容凌雲狠狠的擊中。

慕容凌雲的那一拳,可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快而且狠,就那樣硬生生的擊在軒轅澈的臉上。

慕容凌雲也不由的驚住,沒有想到,軒轅澈躲都不躲,看到軒轅澈的臉頰快速的紅腫了起來,而且唇角還慢慢的滲出血絲,再次意欲揮向他的拳,便硬生生的收住。

而想到剛剛寶兒的問題,雙眸中也不由的快速地漫過自責,他剛剛只顧著放火,忘記了寶兒也在這兒,再怎麼樣,他也不能讓寶兒有這樣的想法,更不能讓寶兒的心中有任何的仇恨。

慕容凌雲此刻的想法,倒是與凌風不謀而合。

軒轅澈的唇角的血,一點一點流出,慢慢的流下,那瞬間紅腫的臉頰,更是顯示著,慕容凌雲剛剛的那一拳有多重,還好,慕容凌雲只是用拳,若是有劍的話,此刻,他只怕就….

而軒轅澈似乎根本就沒有感覺到自己臉上的傷一般,雙眸直直地望著寶兒與凌風,眸子間,是那種讓任何人看了都會不忍的沉痛。

他的女兒,竟然罵他是壞人?

他的女人,誤會他,恨他,是他故意設計的,這些,已經夠讓他心痛的了,但是現在,連他只有兩歲的女兒,都要恨他嗎?

凌風看到他臉上的殘裂,不由的驚住,而對上他雙眸中的沉重時,心也不由的一沉,她知道,被自己的女兒罵成壞人,是多麼殘忍的事情….

「爹爹,你怎麼不打那個壞人了?」寶兒看到慕容凌雲停了下來,明顯的有些不滿。

「寶兒,你剛剛聽錯了,爹爹可不是那個意思,他沒有….,。」慕容凌雲想要向寶兒解釋,但是,話語卻不由的頓住,因為那畢竟是事實。

「那爹爹剛剛為什麼要打他?」寶兒微微斜起小腦袋,一臉疑惑地問道。

「這……。」慕容凌雲頓時無語,騙小孩子可能很容易,但是騙寶兒,只怕就沒那麼容易,而且慕容凌雲根本就不會說謊,那怕是對小孩子。

「寶兒,不要亂說。」凌風突然厲聲說道,「那都是大人之間的事情,小孩子不要亂插嘴。」

她再怎麼恨他,怨他,都不能讓寶兒也跟著她一起恨他,怨他。

她終究無法做到那般的無情,殘忍。

「軒轅澈,你現在可以離開了。」慕容凌雲的眸子,冷冷地轉向軒轅澈,一臉冷冽地說道,「不過這筆帳,我一定會跟你算清楚的。」他只是不想在寶兒的面前與他再動手,但是,並不代表著,他會就此放過他。

只是軒軒澈卻如同沒有聽到慕容凌雲的話一般,仍就直直地望著凌風,望著寶兒,並沒有出聲,但是,此刻,他心中的痛,心中的傷,卻無法讓凌風視而不見。

凌風微微的轉過眸子,不再與他相對,但是,卻仍就感覺到,無法忽略掉他那直直的望向她的眸子中的那種沉痛。

「風兒,跟我回去。」終於,他慢慢的開口,沉聲說道,聲音中,沒有太多的感情,但是,卻帶著幾分強硬,慕容凌雲這般一鬧,已經打亂了他原來的計劃,但是,此刻,他仍就不能放棄,更無法放心的將凌風與寶兒交給慕容凌雲,以為,慕容凌雲,對清風道長太過信任,根本就不可能會懷疑他,極有可能會上了清風道長的當。

「跟你回去?」慕容凌雲,卻不待凌風開口,便憤憤地吼道,「讓她跟你回去,再繼續….,。」突然想到寶兒,雙眸下意識地望向寶兒,憤恨地聲音也不由的止住。

這樣的局面,有著太多的顧及,有著太多的隱患,不僅僅凌風此刻進退兩難,連軒軒澈都有些為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