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美人軟軟地嚶嚀一聲,那如絲的聲音讓他骨頭都軟了。

他多摸了幾把,然後又繼續往下走。

隨著體內的躁動越來越強,他也沒有心思慢慢來了。

他一個翻身,直接壓在了美人的身上。

將美人翻過身來后,那一張美麗的臉讓他心神激蕩。

果然是個美人!

只可惜美人是閉著眼睛的。不過這也沒什麼,不影響什麼。

被體內的慾望驅動著,他的動作更激烈了。

只是,美人怎麼沒胸?

不過,那張臉已經抵過一切了。

他也不介意,低頭擒住了美人的嘴唇,輾轉碾壓。

而他的手也沒停,繼續往下面走。

在摸到下面那個不應該存在的東西時,他僵住了。

怎麼是男的?!

不過,體內狂熱躁動的慾望讓他沒有心思繼續想那麼多了。

就算是男的又如何?他又不是沒玩過男的。

而且,在他看來,有些男的滋味比女的還好。

這美人如此出眾,現在還送到了他的床上,他怎麼可能放過呢?

於是,他的動作更加激烈了。

在進入美人的身體時,因為突來的劇痛,美人慘叫一聲,終於睜開了眼睛。

在看到身上的男子時,美人眼中閃過一絲震驚和駭然,似乎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他想要掙扎,卻被洪永坤控制住了。

洪永坤可是武皇,力量可比他強多了,他就好像一隻蚍蜉,無法撼動這大樹。

見美人醒來了,洪永坤更高興了。

自己一個人唱獨角戲,當然比不上倆人一起嘛!

看著美人張嘴要說話,他便將他的嘴巴封住。

終於,一切都平息的時候,抱著美人,洪永坤終於滿足了。

他要是知道這美人到底是誰送來的,他一定會好好感謝那人的!

實在是太對味了!

他心裡得意,抱著美人昏沉睡去。

「啊——!」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被一身尖叫聲驚醒。

「幹什麼呢!滾出去!」他的眼睛還沒睜開,就先怒罵了一句。

他雖然是金延辰的護衛隨從,但因為實力高強,所以也不是其他人能夠輕視怠慢的。

睡得正舒服呢,就被人吵醒,他怎麼可能受得了?

但是,他的怒喝沒有讓來人識趣離開,反而聲音更大了。

而且,除了剛開始的女聲之外,還加入了男聲的尖叫。

「幹什麼呢!」他惱怒地睜開眼睛,然後就看到床邊站著好幾個人。

雲千幽也在其中,還有好幾個他們金家的人。

大家都一臉見了鬼的模樣看著他。

什麼情況?

感覺到懷裡多了一絲特別的感覺,他下意識低下頭,然後駭然瞪大眼睛! 在洪永坤的懷裡,赫然是一個光溜溜的人。

但這人不是他之前以為的美人,而是他從來沒想過的人——金延辰!

此時,金延辰也清醒過來了,表情鐵青,身體因為激動而顫抖,眼中噴薄著駭人的怒火。

耳邊的尖叫聲還沒停止,洪永坤獃獃地低下頭,然後就看到自己的手還抱著金延辰。

而金延辰露在被子外面的肩膀上還有許多用力過猛的痕迹!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洪永坤呆愣愣地看著金延辰,被震飛的理智一點點回來了,差點將金延辰扔了出去。

——金延辰怎麼會在他的床上?!

這個想法一出,他就覺得天上彷彿劈下了一道閃電,差點就要將他劈得面目全非!

「咱們先出去!」雲千幽當機立斷,拉著娉娉婷婷轉身,往門外沖了出去。

她的動作驚醒了其他人,大家都知道,這種情況實在是難堪,也跟著沖了出去。

當這裡恢復安靜的時候,床上的倆人卻是還沒回過神來。

金延辰只覺得渾身上下都疼,尤其是那個難以言喻的位置更是火辣辣的疼。

他的臉色發白又鐵青然後又黑了,十分精彩。

之前的一切都在他的腦海中回放,讓他忍不住想嘔出來。

「少、少爺……」洪永坤心跳如擂,整個人也要瘋了,抱著他的手也僵硬了。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床上的美人什麼時候變成了金延辰了?!

死定了!

「起開!」金延辰咬牙切齒。

這一刻,他從來沒感覺過如此丟人噁心!

剛才發現自己的情況時,他已經想要爆發了,但因為雲千幽他們都在,他殘存的一點理智告訴自己,絕對不能打開被子。

而現在,他們都出去了,他覺得和洪永坤緊密接觸的皮膚泛起了密密麻麻的雞皮疙瘩,胃裡翻滾著,腦袋中的弦則在拚命嚎叫著——他要崩潰了!

裡頭的一切雲千幽他們沒看到,但也能猜到裡頭應該不怎麼好。

雲千幽的表情很是怪異,看著金延辰的另一個護衛,努力擠出一點笑容。

「我、我想,我、我突然想起來,我、我還有點事要處理!」她一臉受到沉重打擊的失落模樣,找了個借口,匆匆道別。

「雲小姐……」那人也是頭腦混亂,不知道該說什麼。

大家都看到了剛才那一幕,都正是混亂的時候,哪裡知道要對雲千幽說什麼?

而且,這麼難堪的時候,他怎麼好意思要求雲千幽留下來?

別說對雲千幽做什麼了,他們能夠處理好裡面的事情就不錯了!

「抱歉,等我處理好事情之後,我們再來拜訪!」

說完后,雲千幽便急匆匆帶著娉娉婷婷跑了。

看著三人急匆匆離開的背影,他們僵立在原地,半天無法回過神來。

等裡頭傳來巨大的聲響時,他的神智終於回來了,他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這天要亂了!

而匆匆離開的雲千幽三人,則是在房車裡拍著大腿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

雲千幽笑得特別大聲。房車的窗戶已經關上了,外頭聽不到裡頭的聲音,所以她們可以毫無顧忌。

「小姐,你別笑了。」娉娉婷婷無奈對視一眼,「你都笑了好久了!」

從一上車,雲千幽就開始笑,笑到了現在。

「不、不行,太、太好笑了!」雲千幽繼續大笑了一會才停下來。

只要一想到剛才那一幕,想到金延辰他們的反應,她就覺得特別好笑。

當然,這一切都是她做的。

只是她之前還以為,金延辰會第一時間跳起來,讓大家欣賞他美好的肉體呢。

可沒想到,他們竟然沒動靜!

太可惜了!

好吧,他們太過震驚,一時間無法反應,這也是正常的。

這是她給他們送的一個大禮,不用謝,叫她紅領巾就行了。

笑過之後,她很快恢復了冷靜,眼中閃過一絲冷意。

她敢動手,自然處理了各種尾巴。

她已經催眠了之前見過她們的侍女,那侍女的記憶中,她們都在那個房間里,並沒有其他動作。

也就是說,金延辰和洪永坤的事情,都是他們自己鬧出來的,根本不關她的事,她是無辜的。

只是,在看了這樣一些兒童不宜的畫面之後,她便可以理所當然地避開他了。

而且,金延辰的記憶中也沒有之前被催眠問問題的事情。

而讓雲千幽撞見了這樣的事情,他怎麼還好意思過來找她呢?

也就是說,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她都會很清凈。

而趁著這段時間,她就可以將其他人好好解決。

這樣的話,就不會讓金延辰他們發現她已經知道了所有事情。

而另一邊,已經穿好衣服的金延辰都快要瘋了。

砸了好多東西之後,他才將其他人找了進來。

他劈頭蓋臉問那侍女,「這是怎麼回事?!」

那侍女撲通一下跪了下來,小臉發白,「回、回少爺,奴婢之前、之前帶著雲、雲小姐她們進了房間,然後她們換了衣服后不久,就聽到這邊有奇怪的聲音,然後我們就跑了過來,結果……」

「怎麼可能!」金延辰一腳踹翻了侍女,「她們什麼都沒做?!」

「回、回少爺,真、真的!奴婢就跟在她們身邊!」

金延辰氣喘如牛,整個人一副瘋癲的模樣。

他完全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麼突然他就和洪永坤……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想到之前的事情,他心中的憤怒和翻滾的嘔吐感讓他更加狂暴了。

而洪永坤已經躲出去了。若是不躲的話,現在他就被弄死了!

金延辰覺得,整件事情都失控了!

他明明想要對雲千幽動手的,為什麼最後會變成他自己出事?

想到自己被一個男人壓在身下,他就有一股想要毀滅一切的衝動!

他在家裡如何抓狂,雲千幽並不清楚,也不想知道,因為再過一段時間,他就完了,沒什麼好在意的。

雲千幽已經在他的身體上塗抹了一些毒藥。

那些毒藥會滲入他們的身體裡頭,對他們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

她現在要將金家留在這裡的力量都給清除了。 從金延辰的口中得知,金家在這裡也有不少人手。

而且,最恐怖的是,方士工會中也有不少人和金家有合作!

這事情讓雲千幽的心情非常不好。

雖然說,方士和毒師之間也是有共通之處的,而且有些毒師家族也不一定像金家一樣做那麼多惡毒無人性的事情。

但是,和金家有合作的,雲千幽都覺得不是什麼好人。

就好像當初的朱鑫雄,他的實力之所以能夠提升得那麼快,也是用了不少旁門左道的方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