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羅曼克顫聲道:「是、是死神家族中一位地位很高的族人,他、他的具體身份我也不清楚。」

伍德忍不住問道:「剛才那黑袍人呢?」

羅曼克道:「他叫彌撒,是希爾茨大人的侄子。」

木白問道:「你既然是希爾茨的奴僕,他怎麼會讓你來掌管商會?」

羅曼道:「這蒙騰城的商會只是一個小小的分會,我是希爾茨大人最忠心的僕人,所以他才會派我來掌管這裡,死神家族的人是不會幹這種低賤職位的事情。」

木白聞言,這才恍悟過來,望了伍德一眼,冷冷道:「把他帶回去給庫勒處理吧。」

伍德點點頭,走到羅曼克身前,伸出一隻手,像是抓蟲子一樣看,輕輕將羅曼克的身子抗在肩膀。

羅曼克驚得面如死灰,哀聲道:「我、該說的都已經說了,求、求你們千萬不要把我交給埃森爾家族的人。我知道你們是想要那批準備在商展時出售的神器,我、我可以全給你們,再給你們一大筆財,放我一命吧。」

「閉嘴!」伍德不耐煩的喝道:「再說話,現在就殺了你。」

羅曼克聞言,頓時被嚇得不敢說話了。

木白道:「等黑虎回來了,我們再走。」

伍德微微點頭,沒什麼意見。

兩人在原地了等了一會兒,只見一道高大身影在黑色光芒的包裹下,倏然劃破空間,一個轉眼就降落在了木白身前。 木白急忙問道:「幹掉那傢伙了嗎?」

黑虎搖搖頭,破大罵道:「他奶奶的,那傢伙的速度很快,我追不上,被他跑了。」

「跑了?」木白心頭一沉。


黑虎的臉色也很難堪,知道自己以後的麻煩將會很大,他道:「這次捅的婁子很大,死神家族的人,勢力遍布整個地獄,不管跑到哪兒都沒用,老子趁早做好準備,不然山寨肯定會被死神家族的人給剷平。」

說完,他身子轟然破散,一道氤氳的紫色神光宛如流星一樣從破散的體內衝出,飛向天際,轉眼就沒了影兒。

這是黑虎寄托在虎賁符內的意念,現在正返回他的本體。

木白伸出左手,虎賁符輕輕落在了他掌心內。

現在虎賁符失去意念寄託,也只是塊普通的爛鐵。

「走吧。」


將虎賁符收回空間戒指中,木白旋即飛起了身子,朝蒙騰城內返回而去。

伍德連忙跟了上去。

……

埃森爾商會。

庫勒在房間里焦急的來回走動,心裡上下難安,生怕木白和伍德兩人出現什麼意外。

這時候,只見伍德扛著羅曼克和木白一起走了進來。

庫勒見到走來的兩人,頓松一口大氣,一眼就注意到了伍德肩上的羅曼克,旋即問道:「這傢伙是誰?」

雖然知道羅曼克的名字,但他並未見過羅曼克的樣子。

只剩羅曼克『哎呦』一聲痛叫。伍德隨手將他扔到了地上。

指著羅曼克,伍德道:「他就是羅曼克莊園的園主。」

庫勒心中雖然早就猜到了幾分,但聽到伍德的回答,他心裡不免一陣狂喜,哈哈笑道:「好!伍德,你們這次幹得很好。」

木白道:「任務已經幫你做完了,現在把傭金給我,我要立即離開。」

庫勒驚訝道:「你怎麼突然這麼急著要走?我想還多款待你幾天。」直到現在,他一直都很想拉攏木白為自己辦事,他的辦事能力是有目共睹的。

伍德道:「這次任務出了點兒情況,他得罪了死神家族的人。」

「死神家族?」庫勒駭然驚呼一聲,臉色雯那大變,最死神家族這個名字深為恐懼,身子都在輕微的哆嗦著。 木白臉色沒什麼變化,也沒否認伍德的話。

庫勒驚恐道:「你們怎麼會遇上死神家族的人?」

伍德指著羅曼克道:「羅曼克商會的背景就是死神家族。」

「媽的!怎麼會變成這樣?」伍德破口大罵一句,現在的情況變得很槽糕了,得罪死神家族,是絕對沒什麼好下場的。

伍德道:「公子,商會必須得馬上搬走,否則等到死神家族的人找上門,我們一個都逃不了。」

「走、走!對!馬上走!」庫勒一時也顯得有些慌亂,現在這時候也只能選擇逃走了。

……

從庫勒手中領取到三億傭金,木白一刻都不想停留,當時離開了商會。

而庫勒掌管的商會也陷入了不小的慌亂中,沒人知道是什麼原因,卻都在忙著搬遷回天魔君主的領地。

他們的死活,木白倒是沒必須操心,他現在的情況是最危險的,因為詛咒已經被發現,不儘快離開地獄,就會受到來自死神家族的全力通緝。

低頭急速行走在城中心附近,孤身一人的他,對著地獄的環境不熟悉,雖然已經進入了菲爾德君主的領地,但他卻並不知道該怎麼去找傳送使者。

在街道上逛了一圈,木白心頭一動,忽然注意到了街道旁的那些販賣神器的店鋪。

這些店鋪不少都是位面商人開設的。

位面商人的氣息和死靈不同,他們身上都有生氣,一眼就可以辨認出來。

旋即,他用神念注意到一名位面商人後,邁步進入了附近的一間商店裡。

這商店的生意比較冷清,一名滿面愁容的紅髮中年坐在櫃檯上,不時唉聲嘆氣。

傳送到這地獄位面已經花費了他的巨額財富,要是不能夠將這些神器都賣出去,想要原來的大陸位面都很困難。

此時,見到走進來的木白,這中年目光一亮,滿臉堆笑的上前問道:「我這裡的裝備都是摩根大陸的頂級裝備,各種屬性都有,你想要什麼?」

木白隨意在神器展覽台上掃了眼,這些神器的種類果然很多,連法杖、武師長袍這些少見的物品都有。 微微一笑,木白道:「我不是來買神器的。」

那中年聞言,原本堆笑的臉立即拉攏下來,沒好氣道:「不買神器你進來幹什麼?走、走、走,別打擾我做生意。」

木白搖了搖頭道:「我看你這店子里的生意應該不是太好吧。」

中年臉色一黑,怒道:「你胡說什麼,我這店子的生意好的很,在不滾蛋,老子就揍人了。」

木白並不在意這中年的話,說道:「你這賣的裝備,只適合生命位面的高手使用,而這地獄的死靈,根本用不上你這裡的裝備,生意不好也是在理所當然之中。」

中年聽了木白的話,臉色逐漸感到驚訝,旋即苦笑道:「好吧,我老實告訴你,我這店開業也有一百多年的時間了,到現在也只是賣出去了兩件裝備。」

木白笑了笑道:「看來你很沒有做商人的天賦。」

中年不可否認,有些後悔道:「早知道地獄會是這個樣子,就不跟風來這裡做生意了。」

商人是為了追足財富而來,只有擁有大量財富才能在地獄中兌換更高級罕見的物品回到原來的位面售賣,以此積累財富,擁有了大量財富,才能夠在位面中建立起自己的強大勢力。

這些商人在原來的位面,個個的實力都很強,野心很大。



木白道:「我實話告訴你,我準備儘快離開地獄,但是不知道該去哪兒找傳送使者,這個你應該比我清楚,所以想過來問問,你要是想回去的話,可以跟我一起走。」

「跟你一起走?」中年一怔道:「可我身上的財富不夠。」

木白問道:「傳送回原來的位面需要多少財富?」

中年道:「根據我的了解,如果去高等位麵價格很高,需要三億,中等位面兩億,低等位面一億。」

「哦?」

木白臉色欣喜道:「這樣吧,你要是想回原本位面的話,可以帶我去找傳送使者,你的傳送費用我給你出,就當作你的傭金。」

「真的?」那中年一臉狐疑的望著木白,簡直不敢相信這天大的好事兒會落在自己頭上。 木白神色嚴肅的點點頭道:「你若是不相信的話,我現在就可以把傭金給你。」

他身上有三億多靈晶幣,這些晶幣,一旦離開地獄位面就沒什麼價值了,反正他以後也沒打算再回來。

雖然身上被魔君施加了修羅印,但他回去以後還有三年多的時間可以想辦法破解它,只要成功破解掉修羅印,就可以不受魔君束縛了。

中年仔細的盯著木白的臉色,看他的樣子一時又不像是在說假。只是這事情來得太突然,他很難去相信,一時很猶豫。

木白道:「你要是不想跟我一起去的話,我給你一筆傭金,那就麻煩你把傳送使者的所在地點告訴我,我自己去找。」

中年一聽,終於下定了決心道:「好吧,我帶你一起去,希望你能信守承諾。」

不管是真是假,一旦錯過這次機會,他以後想要再回到原來的大陸位面就很困難的,而且他實力也不算弱,如果遇上什麼危險,只是不是古神級的高手,自少逃跑的能力還是有的。

木白微笑道:「那你現在就去收拾一下,我們馬上出發。」

「這麼急著走?」中年訝道:「你是不是在地獄中遇上什麼麻煩了?」

木白點頭道:「不錯,得罪了一個很強大的勢力,無法立足下去了,必須得趕快離開。」

「原來如此。」中年點點頭,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道:「那你等一會兒,我現在就去收拾。」

說完,他急忙朝樓上衝去,用空間戒指,將展覽台上的神器一一收入其中。

木白站在商鋪一層,靜靜等候的了一會兒,只見那中年穿著一套法術長袍,手拿一柄象牙色權杖,全副武裝的走了下來。

木白見了,頗為驚訝。

中年嘿嘿一笑道:「我是一名光系法師,你可以叫我德里斯。」

「哦?」木白笑道:「你是光系法師,這光系法術最能剋制地獄中的死靈,路上就不怕遇上靈妖偷襲了。」

這中年是一名中階主神,修鍊的光系斗魂,以他實力,足以對付主神后階的實力。

德里斯微笑道:「遇上我算你運氣好。」 說著,他伸出右手,食指上的空間戒指銀光一閃,一個轉眼就將這一層展覽台上的神器全都收入了其中。

一切都收拾好后,德里斯道:「我們現在出發吧。」

木白一點頭,和他一起並肩走出了商鋪。

……

走向城外的路上。木白用神念傳音和的德里斯簡單的商議行程。

據他介紹,要找傳送使者,必須得去菲爾德深淵才行,那是一個很兇險的地方。

進入深淵,會遇上各種強大的深淵死靈,這些死靈的實力,要比穿越沉默峽谷時所遇上的靈妖要強大很多。

就算他們以最快的速度飛行前進,至少也需要七個月的時間才能進入深淵。

木白仔細聽完德里斯的話,暗自苦嘆,不知道要渡過多少兇險劫難,才能夠順利返回大陸。

如果能夠順利到達菲爾德深淵的話,從離開魔都的日程算起,自己足足要用兩年左右的時間才行,這地獄的空間還真不是一般的曠闊,以自己主神級的實力,居然都需要這麼長的時間。

兩人很快走出了城外,直接飛向半空,便在德里斯的指引下,全力朝菲爾德深淵的方向飛行而去。

直到兩天之後,整個菲爾德君主領地內,凡是有死靈聚居的地方,都收到了一封特殊的通緝令,通緝目標便是木白,連他的畫像都清晰的畫了出來。

這個通緝令的賞金是五億靈幣,是一個很巨額的數字,誘惑力不可謂不大,就連很多獵人小隊都接到了這樣的傭金任務。

而木白對此卻渾然不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