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羅天知道他心有不甘,微笑一指點出,醍醐灌頂魔法釋放出來,很快一股氣勢在小黑身上衝天而起。

三秒過後,小黑已然達到五次突破桎梏之境。

「主人,您……」小黑驚喜不已。

羅天不在意地擺了擺手,將天空上的劍氣之龍的禁錮魔法接觸,而後對那青年道:「饒你一次,不會饒你第二次,希望你能有自知之明。」

這次青年動手羅天沒有太多在意,因為其並沒有殺意,只想擊敗自己證明一下他。

但是,如果這青年不依不饒,再想嘗試證明一下自己的話,那麼羅天表示會直接教他做人,讓他明白自己是多麼的弱小。

「走吧。」羅天一指點出,一條空間通道出現在面前,牽著羅甜甜一步踏入。

一行人離去,那青年才回過神兒來,臉上茫然之色消失不見,抬頭見那頭劍氣之龍氣息頹靡,不由重重嘆了一口氣。

仙尊之境,尚且無法在仙界立足。

「小龍,我們離去吧,不達仙帝之境,絕不出山。」羅天已經離去,青年身上的威壓自然消散,飛身來到天空上的劍氣之龍背上,一人一龍,消失在天際。 星芒仙宮,此時一尊女帝背負著手站在窗檯眺望遠方。

「月芒死了,被一尊可怕的強者滅殺。」這尊女帝正是星芒女帝,周身泛著銀色神光,看起來如同傳說中的神女一般。

叩叩叩!

房間門被人敲響。

「進來!」星芒女帝頭也不回,輕聲道了一聲。

吱吖!

一個青年走了進來,躬身道:「女帝,有人在宮殿外請您出去。」

聞言,星芒女帝點了點頭,緩緩轉身過來。

見到這尊女帝的面容,那青年眼中劃過一道愛慕,不過很快便低下頭來,道:「來者實力很恐怖,竹不是對手。」

青年名為肖竹,一位仙尊級別的恐怖大能。

「正常。」星芒女帝一點兒也不意外,邁動蓮步,帶著一股香風走過肖竹,聲音縹緲:「這人我也不是對手,不過這是宿命定下的安排,引導我將此人引來。」

「宿命?!」肖竹臉色一變,心下更是震驚無比,道:「那尊大神不是已經隕落了嗎?!怎麼他還能引導女帝?!」

聞言,星芒女帝瞥了他一眼,輕聲笑道:「神的生命是永恆的,尋常神,便是神皇神尊,那也只是神人,當不得真正的神。」

肖竹渾身一震,失聲道:「宿命上神已經到達不可言的境界的嗎?!」

星芒女帝不再說話,因為她也不知。她只知道,宿命這尊神,堪稱世間無敵。

這個世間,指的並非人世間,也不是仙世界,指的是九重天這個最頂尖的小世界世間。

想到這兒,星芒女帝目露緬懷之色。在數萬年前,她不過一個普通小女孩,便是因為這宿命的引導,她蛻變成了星芒女帝。

「走吧,出去看看讓宿命都想見上一面的人,是多麼優秀。」星芒女帝不再回憶,一個閃身,來到宮殿上空。

肖竹在原地待了一會兒,而後同樣瞬移來到宮殿上空。

「道友。」星芒女帝看著不遠處的羅天,點頭一笑。

羅天瞥了這星芒女帝一眼,發現她已經達到仙主之境,堪比第五次突破桎梏的存在。

「我已經到來,叫你背後之人出來一見吧。」羅天淡漠道。

方才接近仙宮,羅天感受到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隱藏在宮殿之下,能被羅天看做強大無比的存在,至少也是比擬九次突破桎梏的存在。

「你竟然感應到宿命的存在?!」星芒女帝一愣兒,隨即有些驚訝道。

羅天擺了擺手,有些不耐煩地道:「我認為還是自覺滾出來比較好,我出手直接滅殺你,別挑戰我的耐心。」

這隱藏之人雖說實力強大,但是並沒有突破到界王之境,所以在羅天眼中依舊如同螻蟻一般。

一指,即可滅殺。

聽到羅天如此狂妄的話,星芒女帝目光當中閃過一道殺意。

這宿命算起來是她的恩師,在她面前如今不敬,實在是有夠不給她星芒女帝面子。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星芒女帝冷聲道。

聽到這話,羅天臉色徹底陰沉下來,請他來卻是不現身一見,這讓他有種被挑釁了的感覺。

羅天翻手一壓,星芒女帝直接跪倒在空中,臉上儘是驚恐之色。

「你以為你背後之人是我對手嗎?!」羅天將手收回,冷視這尊女帝,漠然道:「將我引來,卻不現身一見,是在挑釁我?!」

轟!

一道強大氣勢在星芒女帝背後驚起。

羅天瞥了一眼過去,一個仙尊級別的螻蟻竟然妄想對他出手?!

咻!

對此,羅天只是一指點了過去,直接將這個仙界大能滅殺。

「肖竹!」見此,星芒女帝怒吼一聲。

羅天冷然一笑,這悲情的一幕,怎麼看起來自己像是惡勢力一方一樣?!

「再不出來是不是?!」羅天對宮殿下方傳聲道。

靜寂一秒。

靜寂兩秒。

第三秒隨之過去。

羅天眉頭皺起,手輕輕抬起,臉上已經沒有了任何錶情。

「道友……」就在羅天準備將這星芒女帝滅殺的時候,一道聲音在他耳邊兒響起。

聞言,羅天冷笑一聲,非要他動手才肯出來?!

咻!

一指瞬殺魔法發動,一道光束直接朝著星芒女帝眉心處奔去。

「星芒,小心!」一個少年身影顯現出來,瞬間抵達星芒女帝面前,右手一揮,想要將羅天的攻擊打散。

可是,只是一尊與九次突破桎梏比擬的存在,如何能夠抵擋住羅天的攻擊?!

轟!

一陣轟鳴聲響起,少年身軀直接潰散開來,化作星點飄散在空中。

「宿命!」星芒女帝震怒無比,探手對著天空上的星點抓動,臉上竟然流下兩行血淚下來。

見此,一邊兒的羅甜甜眼睛眨動兩下,嘴角勾起一絲譏諷地笑容。

跪下,我的霸氣老公 在她感應之下,那少年並沒有被自家老爹滅殺,而是化作這些星點消融掉了這次攻擊。

對此,羅天也是有些詫異,想不到這傢伙竟然使用這種方法將他的攻擊消融掉。

「星芒,我的實力超乎世人想象。」聲音傳來,滿天星點凝聚,重新化為一個少年,來到星芒女帝面前,將她扶起,右手揮了揮,讓其身體回到巔峰狀態。

星芒女帝精氣神恢復,看著這少年破涕為笑。

「嘖嘖嘖……」羅甜甜一臉地不爽之色,搖頭嘖聲,這兩人仿若在秀恩愛一般,眉目傳情,噁心的她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羅天聽到這丫頭的話,不由朝她看了一眼過去,傳音道:「這傢伙不簡單,你先去將你老媽找到。」

「好!」羅甜甜被這兩人噁心到,早就不想待在這兒,聽到自家老爹發話,一個閃身,消失在了高空之上。

羅甜甜離去,羅天絲毫不擔心這丫頭的危險。

便是以他如今的實力為這丫頭加持魔法,都沒人可以傷害到她一根毫毛,更別說中年時代的他了。

「不可言之境,當真美妙。」少年轉身,對著羅天微笑道。

本是比擬九次突破桎梏境界的他,此時卻是已經突破到界王之下,九次突破桎梏之上,是為不可言的恐怖境界。 這少年竟然藉助他的攻擊突破到不可言的境界,讓羅天暗道一聲有趣兒。

「我已經突破到不可言境界,你的實力雖說強大,但是並不能將我擊殺。」少年轉身,看著羅天微笑道。

他的體質與修行功法,屬於受虐性質。你的攻擊越強,他便越喜歡,實力增長的也更加迅速。

羅天收手,盯著這少年,點頭道:「看起來的確是有些變態。」

聞言,少年挑眉道了一聲謝,而後對星芒女帝道:「你先行離去,這兒不是你能夠待的地方。」

星芒女帝一愣兒,本想說些什麼,少年一道眼神過來,她苦笑點頭,身影消失在空中,回到宮殿當中。

「想不到世間竟然會有你等強者,看來不可言境界並非終點啊。」少年感嘆一聲,他原以為自己此生都無法突破到這個境界,不料羅天卻是突然出現。

羅天道:「修鍊之途,沒有終點。便是到達頂點,也可再進一步,那一步之後,便是一個新的境界。」

界王之上,羅天也不知道,不過可以想象,後續自然會有更加強大的境界。甚至有可能,已經有人到達這種境界,只是不現於世而已。

「道友說的極為正確。」少年認同點頭,介紹自己道:「我名宿命,世間之人的命運皆有我掌控。」

聞言,羅天眉頭一皺。

「當然,道友這等強者,自然不是我能夠掌控的。」宿命笑道:「在九重天內,不可言之境有三人。數百萬年來都沒人更進一步,本以為已經到達終點,今日看來,並非如此。」

「你說這麼多的目的是什麼?!」羅天問他。

宿命搖頭,目光離開羅天,眺望遠方,聲音縹緲:「你雖為不可言之上的境界,但是如今已經無法讓我突破,不過我還是想跟你做一筆交易。」

羅天看著他,等待他的下文。

「請坐。」宿命右手一揮,空中出現兩個石凳一張石桌,他先一步坐下,對羅天微笑探手道了一聲。

羅天上前一步,緩緩落座。

「道友的實力自主增長,的確佩服。」宿命瞥了羅天一眼,羨慕道。

聽到這話,羅天眉頭一皺,想不到這傢伙竟然知曉。

宿命再道:「我還知曉這世間,不止一尊你這樣子可以不用修鍊便能夠自主增長境界的人。」

「什麼?!」這番話則是讓羅天徹底變色,心下極為震驚。

見到羅天的神色,宿命抿嘴一笑,一指點出,一塊鏡子出現在半空當中,裡面出現幾個男女的頭像。

羅天看去,畫面當中總共兩男兩女。

「這四個人都如同你一樣,自主增長境界。」宿命道:「不過,他們可都沒有你這麼幸運能夠到達如今這一步,早早便全部被人滅殺。」

說到這兒,宿命很是好奇地看著羅天,似是在奇怪怎麼會有大能放任羅天如此增長下去。

「我並非你們這個世界之人。」羅天道。

聽到這話,宿命擺手道:「並非如此,便是世界不同,大能同樣是會存在的。你那方世界,必然也是有人關注著你的,只是你以前不知曉而已。」

羅天皺眉沉思起來,他的實力增長的太快,恐怕便是那些一直盯著他的大能都預料不到吧?!

「你如今多少歲?!」宿命問道。

「十五歲。」

咣當!

宿命掉落石凳,顯然被羅天的年齡給震住。

「你才十五歲?!」宿命難以置信地道。

「怎麼了?!」羅天不解地問他。

咕咚!

宿命吞了一大口唾沫入肚子,重新坐好,手指鏡子畫面當中的一個男人道:「他被斬殺之際,實力在神尊,年齡約莫數千歲。饒是如此,也是將九重天內那三個不可言之境的大能給嚇得半死。」

說完這番話,宿命看著羅天,始終脫離不了震驚,搖頭繼續道:「你這以十五歲之齡到達這個境界,實在是有些恐怖了。」

這才不過十五年,就達到這個境界,那要是再過個五十年,一百年,甚至一千年呢?!那該會到達何等境界?!

宿命表示這根本不敢想象,也想象不了。

羅天將目光放在其他三個人頭像上,問道:「其餘三人呢?!」

宿命瞥了一眼另外三人的頭像,嘆了一口氣,道:「這三人就略微遜色多了,一萬歲的時候才抵達我之前那個層次。」

羅天沉默一會兒,宿命也沒再說話,一時間陷入寧靜當中。

過了好一會兒,羅天開口道:「你是如何得知這些事情的?!」

聞言,宿命道:「如先前所言,這世間上所有人的命運都被我掌控。我想知什麼,那便知道什麼。」

嗡!

就在宿命話音剛落的時候,一道波紋自虛空當中震動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