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約特羅渾身散發著紫色光芒,這代表著他五級元氣戰士的身份,而古家堡上方飛碟所釋放的能量攻擊,不亞於一個四級元氣戰士的攻擊。

古奇知道,完了,全完了,一切,似乎都結束了。

古家堡很快便只能聽到古奇的哭泣聲,約特羅忽然大笑道:「哈哈哈哈,約特奇,你以為你真的能逃出父親的手掌心?」

古奇紅著眼,抬起了頭,看著約特羅,這個毀掉古家堡的人,怒喊到:「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不肯讓我過正常人的生活!」

約特羅笑道:「約特奇,父親很想念你呢,讓我把你帶回去,似乎父親還交代了,要將你身邊的所有人都殺光,嗯,不知道這個小鎮里還有沒有其他人。」

這時,一個粗狂洪亮的聲音響起:「沒人了,不光這裡,他們的鄰居黃石鎮也空無一人了。」

伴隨著聲音,一個身材高大的身影從古家堡的大門外走了進來,這個人一身青甲,整個人氣勢磅礴,卻只有一隻手臂。

古奇看到青龍騎士帶著一群士兵出現,便徹底絕望了。

他知道,青龍騎士來了,這裡就不存在任何有生還的可能性。

約特羅笑道:「還是青龍叔叔厲害,用了這麼短的時間就可以將兩座城鎮的人消滅光。」

青龍騎士不苟言笑,厲聲道:「把這個廢物抓起來,帶回去給約達爾國王!」

古奇紅著眼睛死死的盯著青龍騎士,厲聲說道:「我!不是!廢物!」

耀眼的藍光充斥著古奇全身,古奇再一次站了起來。

約特羅皺了皺眉,走了上來,說道:「三級元氣戰士?呵呵,沒想到啊,廢物約特奇,這麼快你就達到你的巔峰值了。」

古奇的雙眼,似乎放射出了火焰,正門處的青龍騎士不屑一顧,對約特羅說道:「特羅,別把他打死,約達爾要活的,」 原本是那麼美好的生活,就在一瞬間,在古奇的眼下,消失了。

古家堡成了一片廢墟,而作為鄰居的黃石鎮,也沒逃過這場浩劫。

古奇握緊雙拳,耀藍色光芒充斥著古奇渾身上下。

約特羅悠悠的向古奇走去,身上散發著淡紫色光芒,這標誌著兩級的差距。

古奇身上的聖古精肌要比約特羅身上的晚了九年才來到,即便古奇現在擁有傳說戰士的潛力,但也無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修鍊到約特羅的層次。

這個時候青龍騎士開口說道:「特羅,速戰速決,這是大陸東方,不是咱們的地盤,過不了多久就會有一群麻煩傢伙來這裡調查。」

約特羅譏諷的看著古奇,嘴裡說道:「很快,很快。」

「快」字剛發出,約特羅的身體就像是從槍眼裡發射出的子彈,一道紫色流星直接撞擊到那顆「藍色星球」上,古奇壓根反應不過來,身體直接被衝到了一塊廢墟處,當即吐了一口鮮血。

約特羅似乎不打算給古奇任何還手的機會,乘勝追擊,兩道紫光沖向古奇左右兩側的肩胛骨。

古奇立馬揮出兩道藍光,與之相撞卻消散如煙,兩道紫光如約而至,直接將古奇的肩胛骨射穿。

古奇忽感一陣劇痛,雙臂便無法再抬起,從地上打了個滾,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古奇恨的咬牙切齒,如果再給他一些時間,他或許就可以保護古家堡了,但是沒有,太突然了。

一切都結束了。

見古奇沒了戰鬥力,約特羅笑道:「約特奇啊約特奇,這三年多,我們可寂寞死了,約特貝比我還要想你,快乖乖跟我回去吧。」

古奇怒罵道:「畜生!我就算死,也不會跟你回去的!」

約特羅被激怒,又打出兩道紫光,沖向古奇的雙膝,「啊!」一聲痛苦響徹天地,兩道紫光射穿了古奇的雙膝,這無非是等於廢了古奇的雙腿,適才射穿肩胛骨便是廢了古奇的雙臂。

古奇忍不了這巨痛,一下暈了過去。

約特羅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笑,說道:「不知道這個廢物,為什麼父親要讓我活著帶回去。」

青龍騎士看著那昏倒的約特奇,說道:「特羅,你未免下手太重了。」

約特羅笑道:「青龍叔叔,父親要帶活的,只要活的就行,沒說不能把他打殘,反正他也沒啥用的。」

青龍騎士嚴肅的說道:「我們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青龍騎士的身後有八名士兵,應該是青龍騎士手下的士兵,一個個至少都是四級戰士的實力,其中一個上前想要帶走古奇,可是古奇的周圍,忽然出現了一個金鐘,將古奇套住。

青龍騎士立馬感受到了魔法波動,厲聲說道:「來者何人,既然來了,為何不現出真身?」

約特羅驚道:「青龍叔叔,這裡還有活人?」

顯然,之前青龍騎士說所有人都解決掉了,忽然之間又來了一個,這著實讓約特羅感到好奇,什麼人能在青龍叔叔的眼皮地下逃出?

青龍騎士自然也知道來者不善,但是以他的修為,竟然感受不到那人的所在。

忽然,一聲蒼老的聲音似乎從天際發出:「這個孩子你們今天帶不走,若不想惹是生非,勸你們趕緊撤離!」

約特羅沖著天空喊道:「你算什麼東西,有本事出來!」

青龍知道對方不簡單,但身為太元大陸的頂尖元氣戰士,他怎會因人一句話而離開?

青龍騎士知道,逼此人現身的最好辦法,就是對古奇施展殺招。

想到這裡,青龍騎士身上泛起了粉色的光芒,標誌著他七級元氣戰士的身份。

一道粉光直接襲向昏迷中的古奇,他知道那金鐘是個六級魔法,在他七級元氣的面前不堪一擊,但他也做好的收手的準備,因為他們此行的任務是要活人,他自然不敢一下將古奇殺死。

古奇身外的金鐘消失,一個光粒不知從何處出現,劃過古奇的身體,古奇的身體似乎被光粒吸收了一樣,瞬間消失,而光粒衝破天際,再次消失。

約特羅那敏銳的眼睛觀察到了這個光粒,想要騰空而起,追逐光粒,但剛要起飛,便被青龍騎士叫停。

青龍騎士那威嚴的面孔中多了一絲不甘,喃喃自語道:「怎麼會是他?」

————————–

一個月後,約氏城堡,會議室中。

約達爾的臉色鐵青,雙手背於身後,沖著一旁的青龍騎士說道:「青龍,你確定是那個傢伙?」

青龍嚴肅的說道:「不會錯。」

約達爾的臉色愈發難看,喃喃自語道:「天雷響,金蟬出,七星法師之雷震!」

青龍面帶疑惑,說道:「為什麼雷震會在那麼一座小城裡,為何還要救約特奇?」

約達爾搖了搖頭,說道:「探查的人也從不知道約特奇與雷震有來往,但據說約特奇曾經釋放過大雷電球,想必也有雷震有關。」

青龍嚴肅的說道:「那就沒跑了,沒想到約特奇竟然逃到了東方,元氣與魔法的修鍊都到達了三階段。」

約達爾當即說道:「他潛力的極限就到這裡了,日後不會再有提升的空間,我只是擔心他把我的計劃給聽了去。」

青龍有些不解的說道:「可是國王陛下,以約特奇的潛力,怎麼可能在十歲的年齡完成元氣與魔法的雙休?」

約達爾搖了搖頭,雖然嘴上不說,但是他卻知道其中之緣由。

當初搜尋無果后,約達爾便想到了自己修建的密道,派人查看後果然發現密道的出口被打開,還堵上了快石頭。

而時候丹尼告辭的時候發現那黑包裹中空空如也,就知道一定是古奇逃離時將大羅歸一帶走了。

然幾天後,約達爾又震驚的發現,自己藏的九帝元氣訣也被盜。

約達爾派出了無數人,幾乎遍布了整個太元大陸,誓要將古奇找出來,終於,再一次篝火聚會上,約達爾的一個線人聽到有個喝醉的老頭說起他們家的一個孩子胸前,有一對紅色翅膀,這才讓約達爾明白約特奇已經變成古奇。

現在知道古奇已經是三級元氣戰士的身份,他便知道古奇肯定使用了九帝元氣訣。

約達爾越想越氣,竟開始自言自語的罵道:「混帳東西!暴遣天物,暴遣天物啊!」 古奇這一昏迷,便昏迷了三個月。

三個月後,古奇首度睜開眼,發現這裡一片陰暗。

他躺在草席上,周圍都是山石,似乎是在一處洞穴中,偶有「滴答滴答」的水滴聲,讓他感覺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古奇心想:「這裡是哪裡?我不是應該被抓回約氏城堡了嗎?」

回想起他昏迷前的一幕幕,眼淚就止不住滑落,一切都沒了,古震伯伯沒了,古釗哥哥沒了,三爺爺沒了,就連白雲客棧那風騷的老闆娘,也沒了。

只有他,從這麼一個奇怪的地方活著。

忽然,古奇聽到山洞外面有腳步聲,漸漸逼近山洞,古奇撐著身子坐了起來,聽到腳步聲已經走進山洞,古奇當即說道:「什麼人。」

只聽山洞裡的腳步忽然靜止,片刻后,一熟悉的聲音響起:「小娃娃,你醒了。」

古奇一愣,當即喊道:「雷老…雷老!是你!你沒死!」

雷老走了過去,坐在古奇的身旁,深情的看著古奇,嘆了口氣,說道:「我雖沒死,但古家堡中卻只剩你一人。」

古奇雙眼含著淚光,雷老一改之前老頑童的形象,說道:「要是我晚點走,或許這慘烈的事情就不會發生。」

古奇記得之前雷老說過半年後走,這麼一算,那時也差不多是雷老要走的時間。古奇說道:「那您豈不沒走成。」

雷老說道:「我本已出了城,從古家堡到黃石鎮,再從黃石鎮到老棧橋,走到老棧橋上的時候,我就感受到黃石鎮有強大的能量波動。一個強大的元氣戰士帶著八個四階元氣戰士,配合著空中的高科技飛碟,一瞬間將黃石鎮打成廢墟,我趕忙過去查看,跟著那群人又回到了古家堡,卻發現古家堡也成了一片廢墟,再後來就發現他們全到了古家的城堡位置,那時便看到了你。」

古奇說道:「那時候我已經昏倒了。」

雷老忽然想到了什麼,說道:「對了,小娃子,我記得你之前肩胛骨與膝蓋骨全被打碎,為何昏迷了幾天後就自動癒合了?」

被雷老這麼一說,古奇才想到之前被約特羅揍的慘不忍睹,手腳幾乎被廢了,這會雖然身上還有些疼痛,但似乎肩胛骨與膝蓋並沒有什麼異常。

古奇心想:「莫非是聖古精肌的作用?」想來想去,似乎只有這個解釋了。

古奇自己明白,但是不能與雷老說出,只能說道:「是不是那個元氣修鍊功法的作用?」

雷老搖了搖頭,說道:「功法是功法,與身體無關,你身體里可能還有什麼特殊的東西,保護著你的筋骨。」

古奇表示並不知道,雷老又問道:「小娃娃,你怎麼會與那些人結下樑子?你可知他們都是何人?」

古奇看了雷老一眼,點了點頭。不枉雷老冒死相救,有些事情也無需隱瞞。

雷老搖了搖頭,說道:「如今我把你救走,他們自然知道是我做的,怕是以後我也不安穩嘍。」

古奇抱歉的看了一眼雷老,說道:「雷老…我…我強大起來之後一定不會再讓自己身邊的人受到任何傷害的。」

雷老「哼」了一聲,說道:「小娃娃,我需要你保護?我只是說以後不安穩,並沒有說我怕他們,你讓他們來找我試試,實不相瞞,我救走你的時候,他們追都沒敢追!」

古奇驚訝的看著雷老,說道:「真的前輩?」剛說完這話,古奇就後悔了。

要知道那天可是有青龍騎士在場,能從他手底下將他救走,這雷老豈是一般人?

雷老不屑的說道:「別看那幫傢伙近年來發展迅速,但是還不足以威脅到我,倒是你,是怎麼得罪那群傢伙的?為何那群傢伙非要帶走你?」

古奇暗自神傷,說道:「那些傷心的事情我不太想說了。」

雷老知道,這件事發生在古奇身上,無異於滿門抄斬,這麼痛苦的回憶,雷老不便多問。當下又說道:「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你醒了我就要回家族交差了。」

古奇心灰意冷,只得說道:「雷老你不用管我,我四處走走,走到哪裡,哪裡便是我的歇腳之處,我不信天下之大,還沒我古奇容身的地方。」

雷老搖了搖頭,說道:「既然你能在小小的古家堡被人找到,那樣你去什麼地方都會被人發現,除非你以後不叫古奇,改名換姓。」

古奇咬了咬牙,他已經改了一次名,這三年多一直夾著尾巴做人,既然他叫古奇,他便決定他就是古奇,世界這麼大,還真的無法無天了嗎?

想到這裡,古奇義憤填膺的說道:「我現在叫古奇,我以後還會叫古奇,我不會再夾著尾巴做人,該來的躲不過,只要我不死,我一定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雷老搖了搖頭,說道:「你這孩子…你換個名又能怎樣,只有你實力強大了,你才有資格去與他們對抗,而不是在弱小的時候逞英雄!」

古奇搖了搖頭,說道:「這個名我是不會換了。」

雷老氣的吹鬍子瞪眼的,說道:「小娃娃,我可是為了救你,把自己也搭進去了,你可別這麼不珍惜性命。如果你想叫古奇,還能活下去,要不就到我家族裡藏著,要不就到倫巴家族裡藏著。或者…」

雷老好像想到了一個地方,忽然興奮的說道:「小娃娃!要不你去中立區的聖魔法學院吧!誰也不敢從中立區惹事!」

古奇喃喃說道:「聖魔法學院…」這個名字他聽過無數次,是學習魔法之人的神聖地方,他以前也就想想,從來不敢奢望。

雷老又道:「妙哉,妙哉,小娃娃,你現在修行的元氣,乃是九帝元氣訣,萬一被倫巴家族的人發現,你又說不清道不明,而聖魔法學院里很少有元氣的修鍊者,既可以隱藏你的元氣,還可以讓你的魔法提升,兩全其美,何樂而不為呢?」

古奇被說的有些心動,他現在迫切需要提升自己的實力,否則他將無法保護身邊的人。

既然聖魔法學院安全,那自然是他最理想的去處,但是古奇不知道怎麼才能去,於是問道:「前輩,那怎麼才能到聖魔法學院里學習呢?」

雷老盤算了一下,說道:「現在聖魔法學院新的一期已經開學兩個月了,按照你現在的水平,已經達到進入聖魔法學院的線,年齡也剛剛好,雖然已經開學兩個月,但是與我跟校長的關係,說說是沒問題的…」

古奇一聽雷老跟校長有關係,當即說道:「那太好了,麻煩雷老了。」

雷老「嘿嘿」一笑,說道:「我可不能白拿你的魔法印,嘖嘖。」

雷老不說,古奇都忘了雷老還承自己一個大情,但是古奇這條命都是雷老救的,一張魔法印又算的了什麼呢?就算那張魔法印留在自己的身上,之前也被那幫人搶了去了。

雷老說道:「好,你同意了,那我們就出發,我要去北境,可以先帶你去中立區,然後再北上,不耽誤。」

古奇興奮的點了點頭,二人又在洞穴中過了一夜,古奇也吃了些東西便睡了,於第二天起了個大早出發。 雷老開啟了五級風系魔法疾風之翼,僅用三天時間,就帶著古奇從大陸東方來到了中立區。

中立區人來人往,熱鬧非凡,大都名門貴族,衣著頗為講究。古奇雷老二人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路過的人看到古奇雷老二人,眼神就似在看小乞丐與老乞丐一樣。

有一個問題一直困惑著古奇,古奇有些奇怪。他記得雷老曾與他說過,真正厲害的魔法師都是一系之長,但古奇看雷老又是金鐘罩,又是疾風之翼,不免對他之前的話產生了懷疑,便問道:「雷老,為什麼你會這麼多系的魔法?」

雷老笑道:「小娃娃,你也可以,但前提是你的等級足夠高。」

古奇疑惑的看著雷老,問道:「可前輩說的,巔峰的法師都是一系之長,學習過多反而會耗費精力。」

雷老一愣,說道:「小娃娃,你倒是反問起我來了,你想一下,如果你一開始學習了很多初級魔法,那你還有精力學習五雷珠嗎?」

古奇撓了撓頭,說道:「那雷老你不也…」

雷老當即敲了古奇的小腦袋一下,說道:「你起初僅僅會一個雷擊,想要最快的學習魔法,你便不能學習其他魔法,但當你已經可以熟練釋放出大雷電球的時候,你再學習個火球術,便是分分鐘的事情,不再耗費精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