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第二個說話的少年,依然是一副禮貌過頭的態度,甚至讓人感覺有些畏畏縮縮,好像生怕自己說錯話一般。淡金色的髮絲有些凌亂地翹起,他的雙瞳也同樣是柔和的翠綠色。

「哈……真累人啊喂。廢話少說,快帶他走不就行了?」

與先前的兩人形成鮮明對比的,第三名少年雙臂交叉抱在胸前,一副不耐煩的模樣。

給魯特加的感覺,這少年和利特有幾分相似,不僅同樣有著一頭火焰般的鮮艷髮絲,更是因為兩人散發出「野性」氣息。

但兩人之間也有不同之處,如果要做比喻的話,利特就像只有在狩獵時才露出獠牙的雄獅,而眼前的少年卻是一頭無時無刻都氣勢逼人的戰狼。

「沒錯沒錯,都這麼晚了,我都餓炸了耶。快點完事去吃些宵夜吧~!」

最後的少年出聲附和道,他雙手抱住肚皮露出天真而耀眼的笑容,大咧咧的脾氣,以及一頭亂糟糟的金髮隨意翻翹,給人以不修邊幅的印象。

「不好意思,我現在身負皇命,不得不立刻離開帝都。所以,年輕的騎士們,還請向你們口中的那位『大人』道聲歉。」

魯特加沒有束手就擒的打算,對手並非昔日的戰友。

眼前的對手,就算身穿『傳說之刃』的白銀鎧甲,但充其量就僅僅只是幾個初出茅廬的孩子,魯特加不覺得自己會拿他們束手無策。

「那,那個……您這麼說,我們會很難辦的……」

雖然,銀髮少年一臉困擾的模樣,讓魯特加反而有些不太忍心。

「哈……果不其然變成這樣,那麼我們只好強硬地讓你跟著來了,『前輩』。」

充滿野性的紅髮少年似乎從一開始就猜到會變成這樣,他十分乾脆地從腰間抽出一柄刀刃全黑的單手劍來。

然而魯特加卻一點都沒有迎戰的打算。

對手雖然是小孩子,但好歹也在『傳說之刃』里有佔一席之地,魯特加沒有小看他們戰鬥能力的意思,只不過太過年輕的他們,或許會誤會事物的本質——僅僅靠戰鬥力並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

就例如現在——

毫無徵兆的,魯特加一個翻身越過不遠處的矮牆,他一閃身,便逃入了地形錯綜的下城區,並朝著帝都的邊緣全速疾跑。 ?所謂的「臨場感」,指的是——

如何在虛擬的空間中營造出讓玩家耳目一新的現實感,如何表現虛擬場景的真實感和怪物的震撼力,如何模擬戰鬥時的緊張氣氛和打擊手感,這些都是開發商們不斷努力和追求的漫長課題。

同時,這些都是讓他們絞盡腦汁也觸手難及的至高境界。

然而,臨場感充其量就只是在遊戲平台里的模擬體驗,就算再怎麼仿造,也與真正的現實不可同日而語。

年僅八歲的貴族小女孩愛麗絲,此時此刻正經歷著遊戲中無論如何模擬都不可能體驗到的終極「臨場感」。

靜滯的空氣使她頭皮陣陣發麻,嗆鼻的野獸體臭衝擊著她的嗅覺,震耳欲聾的獸嚎源源不斷此起彼伏,大地的震動從腳掌傳達至頭頂。

在她眼前的,絕不只是一匹兩匹的魔獸。

相貌醜惡的巨型怪物們正圍成半圓,氣勢洶洶地將可愛的小女孩們視作目標。

身長至少兩米的蜘蛛,摩擦著自己長滿尖刺般絨毛的前腿。

皮膚如同岩石的犀牛,在地面上掃動前肢準備隨時突進。

兩眼通紅鬃毛漆黑的狼群,嘴角滴落渾濁的唾液將青草腐蝕。

手持石矛的巨大蝙蝠,在頭頂盤旋發出銳利的嚎叫。

其他奇形怪狀的種類還有許許多多。

雖說「去狩獵魔獸吧」這話是出自愛麗絲自己之口,可身臨其境之後,她有些後悔了。

「喂……不是吧……這,這和說好的不一樣啊!」

愛麗絲髮出一聲悲鳴,很可惜她的聲音很快便被獸嚎所淹沒。

如果以她熟悉的遊戲作為標準,那麼在預想中,第一次打怪肯定是為了熟悉操作系統的戰鬥教學。

而登場的怪物,為了能吸引女性玩家,往往也是造型可愛的山貓啊,兔子啊,青蛙或者史萊姆之流。

可是在如此年幼的女性玩家眼前,登場的卻是黑壓壓的獸群。

數量目測在一千至兩千之間,總之,每一匹怪物都是殺氣騰騰的模樣,絲毫看不到戰鬥教學的輕鬆愉悅感。

「啊哈哈~~看來魔獸先生們都幹勁十足吶~~」

「艾麗澤姐姐,魔獸都是像這樣群體行動的嗎?」

「照道理來說應該不是喲~~?根據愛德華老師的生態研究,除了少數物種會群居之外,魔獸想來都是獨來獨往的才對呀~~」

「也就是說,現在眼前的光景是特殊情況?」

「嗯啊~~魔獸對於危險的直覺要比人類敏銳得多,它們能夠通過特殊的器官來察覺到對手的危險程度。據說在察覺到足以威脅存亡的強大外敵的時候,整個棲息地的魔獸才會蜂擁而至。這應該是某種區域性的生態保護體系吧~~」

「原來如此,言下之意,我們便是威脅到它們存亡的外敵了。可是這麼大一片叢林,它們聚集得卻如此迅速,看來野生動物的嗅覺還真是不容小視啊。」

妹妹兩人完全沒有緊張感的對話,讓愛麗絲氣不打一處來,到頭來,就好像只有她自己在瑟瑟發抖似的。

「那,那啥……數量太多會很麻煩吧……我們還是先撤退,換個地方?」

愛麗絲小聲提議道,難以掩飾她的嗓音里有點發顫。

「唔~~我看看哦……姐姐,應該沒這個必要喲~~論【萬物探查】觀測到的數值,它們裡面最厲害的大概只有你的四分之一而已。實際強度大概能差個好幾十倍吶~~放心啦放心啦~~」

「誒!?真的假的!?」

愛麗絲再次望向那來勢洶洶的魔獸群,見那每一匹都彷彿集裝箱卡車一般的體型,她不由吞了吞口水,覺得妹妹的鼓勵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害怕嗎?愛麗絲姐姐。」

「當然咯!對手那種怪物耶!」

愛麗絲終於顧不上面子,老老實實承認自己膽怯。

「據說,武術家在達到一定境界之後,能夠僅憑氣息就看透對手的強弱。」

「不不不不不,前提對手必須是人類才行吧!我可沒有和野生動物交手的經驗哦!說什麼武術家修鍊的時候會特意跑到山上去和熊單挑,這根本就是迷信哦!」

愛麗絲髮自內心地悲鳴了起來,要知道,所謂的『氣息』並不是電影里常常能提到的那種虛幻的感覺,而是通過觀察對手的體格、姿態、動作,並結合實戰經驗來進行的一種評估。

然而,眼前對手不是人形,由於愛麗絲缺乏所需的經驗知識,根本沒有判斷他們強弱的依據。

同時,現在的愛麗絲連自己身體的強度和界限都還雲里霧裡,在這種狀態下突然投入嚴酷的實戰,實在不是什麼良策。

就算是遊戲,敵人的強度也會有等級來作為依據的,而現實中,愛麗絲沒有【萬物探查】之類的便利能力,在她眼中的就只有魔獸那可怖的外形。

順便一提,曾經的「少年」是那種會拚命先練到充分的等級,才會進軍下一張地圖的保守類型。

所以,這裡果然還是先從史萊姆入手,循序漸進……

「那麼愛麗絲姐姐,就由你先開始吧。」

「嗯嗯~~我們先在背後替你加油噢~~」

「愛麗絲大小姐,請一切小心。」

「喂——等等!好歹我們也是組隊的吧!」

不約而同的,親愛的妹妹們和女僕同時拋出了棄自己於不顧的宣言,並踏著悠閑的步子轉身後退,只將愛麗絲單獨留在了和魔獸對峙的最前線。

妹妹們也就算了,就連女僕希爾妲的態度也鎮定自若,照常理來說,她應該為自己小主人的安危而感到憂心才對。

驚慌失措的愛麗絲匆忙伸手,拽住了離自己最近的索菲亞的袖口。

「請不用擔心,愛麗絲姐姐。你應該對自己更有自信,同樣也必須對自己的力量培養自覺。」

「什,什麼意思?」

索菲亞正色說道:「打個比方,現在的姐姐就好像是在鬧市馬路上橫衝直撞的主戰坦克,在你面前都只不過是一些脆弱的民用汽車。而姐姐你卻對自己的裝甲,重量,主炮的威力都缺乏準確的認識,這對人對己都是極其危險的精神狀態。」

「是吖是吖~~姐姐你那被地球的物理常識給拘束得太緊了啦~~這裡是嶄新的世界,就充滿想象力地放手大幹一場去吧~~

「這……」

——主戰坦克?再怎麼說也言過其實了吧。

愛麗絲的手指鬆開了妹妹的袖口,她用難以置信的眼光凝視自己的手掌。

沒錯,曾經的「少年」或許是精於武學,他有自信能夠擊倒十個不懂格鬥技的外行人,但是一百人,一千人又怎麼樣呢?

武術不是超能力,無法達到槍炮的威力,也難以逆轉數量的暴力,他再怎麼鍛煉自己,也改變不了是一個普通人的事實。

——可是……

回想起昨天夜裡,赤手空拳炸穿了餐廳外牆的那一幕,愛麗絲直到現在都還是半信半疑,卻又無法否定自己的可能性。

就算那時精神恍惚,可那一擊的所造成的驚人威力和絕妙手感,卻還是殘留在了自己的手背之上。

「好吧好吧……我干還不行嗎!」

這讓愛麗絲回憶起『少年』時代首次站上擂台時的情境。

既然已經被趕鴨子上架了,與其畏畏縮縮倒不如幹個痛快。

像這樣下定決心之後,愛麗絲的眼神變得銳利了起來。

她咬緊牙關,使勁地用拳頭擊打手掌,而這簡簡單單的,只是為自我鼓勁的舉動,卻掀起了一陣猛烈的風勁從手心爆開,連腳邊的青草被連根拔起捲入半空。

「來啊!都放馬過來吧——!!」

幼小的少女向著蠢蠢欲動的獸群打響了開戰的鐘鳴。

在暴躁的嘶吼聲中,失控的獸群宛如決堤的江水一般朝著女孩一擁而上。

千百魔獸進擊時的踩踏讓地面激烈晃動,彷彿引發了地震一般。

直到這時,愛麗絲才終於明白了自己「恐懼」的來源。

確切來說,她心中的不安並非來自膽怯,而是源於生理本能的「排斥」。

舉個極端一點的例子,就類似於看到色彩斑斕的毛毛蟲時一樣的心情,會引發源於生理上的本能的恐懼。

很多女性在看到蟲子、或者老鼠時會嚇得大呼小叫,然而——人是絕不可能輸給蟲子或是老鼠的。

此時此刻的愛麗絲能夠真切地感受到她與魔獸之間力量的差距,最好的證據便是——縱使目睹了千百獸群揚起塵土,向著自己飛撞而來,她的神經和肌肉也沒有半點的驚慌和不適。

野獸的體臭和青草碾碎時的澀味交織在一起,瞬間瀰漫在草原空氣之中,然而很快的,這股氣味便被更為刺鼻的腥臭所覆蓋。

衝刺在最前方的犀牛型魔獸,岩石質感的背部毫無徵兆地在一聲悶響中炸開了,它的內臟粉碎和血液攪爛在一起的渾濁漿體激射而出,鮮紅的霧氣飄灑到半空之中,久久不能散去。

而就在犀牛的正前方,愛麗絲的粉拳則恰好抵在了背部窟窿所對應的前腹部。

透體的氣勁猶如炸彈一般在魔獸的體內引爆,這一拳,打響了愛麗絲在異世界對魔獸的處女戰。

C國武術有別於其他格鬥技的特點在於——內勁。

換種說法,也就是所謂的「氣功」,或許在地球上許多外國友人也都略知一二。

如果說,只會單純地揮舞拳腳,施加打擊,那麼無論招式的形態做得有多精準,多漂亮,也都只不過是剛剛入門罷了。

真正的拳法,是用「勁」的藝術,武術家在鍛煉身體之前,更注重鍛煉自身的眼力。

一名成熟的武術家,能夠捕捉到常人所難以察覺的許多細節,並從每一個細節里預讀出「勁」的走向。

愛麗絲很快便發現,無論對手是人類還是魔獸,武術的本質並沒有發生太多的變化,只要她和從前一樣用心留意的話——

關節扭曲的幅度,角度。

呼吸吐納的頻率,節奏。

肌肉伸展的剛性,韌性。

以及運動軌跡的直線,和曲線。

敵人的一舉一動都盡收眼底。

那麼,在力量上佔據優勢的自己,就並無艱辛可言。

一旦進入戰鬥,愛麗絲的雜念也被拋諸了腦後,她拳腳行如疾風,意念卻靜如止水。

身體如挑戰反射一般選擇早已滾瓜爛熟的招式,盡情舞動全身上下所有關節和部位,以快打慢。

或許愛麗絲本人只是聚精會神地施展武功,但她本人卻絲毫沒有察覺,在旁人的眼裡,自己這幅幼小而嬌柔的身軀此時正化作了殘暴的旋風。

她的一拳一腳,一招一式,都彷彿驚雷炸落。

或許是因為對手並不是人類,讓她忘記了善惡道德的觀念。又或許身在明暢的草原,讓她身無拘束隨心所欲。

總之,卸除心理負擔的愛麗絲,此時所展現的破壞力要遠勝與山賊交戰那時。

魔獸們看似強壯的軀體,在愛麗絲舞起的勁風面前就如豆腐一般脆弱,「內勁」……哦不,以符合世界觀的說法是,她所放出的散發著淡淡金芒的「鬥氣」,正暢通無阻地穿透厚實的皮毛和鎧甲似的肌肉,輕而易舉地攪碎內臟,拆散骨架。

只能聽見草原上鮮血噴嗆的聲響,混雜在凄厲的獸嚎聲中不絕於耳。

「了不起的戰鬥能力。」

遠處觀戰的索菲亞由衷發出感嘆。

「唔~~這應該就是【拳法宗師】,【內力】以及【黃金鬥氣】所營造而成的立體效果吧~~愛麗絲姐姐的『鬥氣』即使在離開身體之後,也還維持巧妙的向量變化,我猜姐姐在打擊命中的瞬間,可以隨心所欲地控制打擊力的施力方向,傳遞距離和作用方式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