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第一次,他在方恆一個人族年輕人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畏懼!

「可惡!」

突然間,王狂大吼一聲,身體一動,竟開始後退了。

「跑?」

方恆這時候一笑,身體一閃就跟了上去,「你能跑到哪?」

「認輸!」

見到方恆如影隨形,這時候的王狂再也忍不住,猛然吼出了兩個字,聽到這兩個字,方恆的身體才是一下停了下來。

「呵呵,這就認輸了?」

看著王狂,方恆笑著問道。

「你實量橫,力量爆發性還比我高,我不如你,當然認輸。」

王狂冷冷的說道,下一刻他的手掌就是一揮,喀拉拉的聲音響起,肉眼可見,幾道人影從其中飛了出來,這些人,正是陣算,劍一,萬化等方恆的幾個師尊!

「師尊!」

見到這幾個人出來了,方恆也是立刻喊了一聲,聽到這聲音,陣算劍一幾個也是激動的看向了方恆了。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方恆杏真是出息了!」

「哈哈哈收了你當徒弟,我們幾個真是賺了!」

大笑聲傳出,劍一陣算幾個人也直接來到了方恆的身邊,剛才方恆和王狂的戰鬥,他們在王狂的聖武世界之內也都看到了,方恆的表現自然是讓他們高興無比的。

「哈哈,幾位師尊別這麼說,弟子能有幾天,全是靠了幾位師尊的幫助,這一點弟子是永遠不敢忘的。」

方恆這時候也是大笑一聲,聽到了方恆的話,劍一陣算幾個人也都是笑著不停地點頭,眼神中除了欣慰之色就是欣慰之色。

方恆能在這麼短時間之內獲得這麼大的進步,同時在有了這麼大的進步之後,對他們還這麼的尊敬,尊守道放在這,也就是如此了,有方恆這麼一個徒弟,他們真的是別無所求。

「呵呵,幾位師尊這段時間都是受苦了,接下來幾個師尊就好好休息吧,剩下的交給弟子。」

方恆笑道,聽到了這話,劍一陣算幾個人也都是笑著點頭,他們現在,真的是願意放心的把一切都交給方恆了,在方恆的實力和能力面前,他們聽話是最好的瘍。

「你們師徒團聚了,那接下來,也該讓那位高手停止對王傲的攻擊了吧。」

就在這時,王狂也是冷冷對著方恆說話了,聽到了這話,方恆也是一抬手,道,「林前輩,停一下。」

嗡!

話語傳出,正在進攻王傲的林霄也是猛人停在了虛空中了,王傲則是抓住了這個機會,身體一動,就直接到了王狂的身邊。

「現在,該放我們走了。」

見到王傲來到了自己的身邊,王狂說道。

「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方恆卻是淡淡道,「還有一個人,你沒有放,她是靈韻,雖然她不是我師尊,但是她也數次救過我的命。」

「我得留一個保險。」

王狂冷冷道,「我一共抓了五個,現在給了你四個,只留一個當保險,我想我已經夠誠意了。」

「誠意是有,但是不夠,而且這和之前說好的不一樣。」方恆冷冷道,「之前說了,輸了的,要完全信任贏了的,你輸了,現在卻不是完全信任我。」

「在我的認知中,我能做到這一步,就已經是完全信任你了。」

王狂冷冷回答。

「你找死!」

天家主突的冷喝一聲,身上也猛然爆發了一股殺氣,「自己說的話在這個時候還不履行,你真當我們不敢殺你了!」

這話一出,王狂卻是臉色不變,他只是冷冷的看著方恆,「你們敢殺我,我當然知道,但我必須要留一個保險,這樣就算我死了,我也能拉一個墊背的。」

「換句話來說,你們現在有兩個瘍,一,讓我們走,那剩下的一個,我們之後會放出來。」

王傲這時候也是冷冷說話,「二,你不讓我們走,殺了我們,那我們就把那一個也給殺了,然後我們會在最後關頭瘍自爆,以此引起我們破滅王猿宮其他高手的警覺,到時候你們也是麻煩不停,你們選吧。」

聽到了這話,不只是天家主和天家大長老臉色陰沉,就連林霄也是眼神中閃過了一道殺氣了,很明顯,對方這話和這行為,已經完全讓他們動了殺心。

「呵呵。」

就在這時,方恆卻是笑了。

「王狂,你可以,最後的最後,你居然還給我玩這種無賴手段,你是第一個,能在我面前玩這種無賴手段還安然無恙的傢伙,就這一點,就能證明你這傢伙的能力了。」

「所以呢?」

王狂冷冷道。

「所以,我欣賞有能力的傢伙。」方恆笑了笑,「你可以帶著王傲一起走了,不過在你們走之前,我得警告你,靈韻,你必須給我放出來,你不放出來,那天神派和你們天妖神域,勢不兩立,如果靈韻受了傷,也是這樣,總之,靈韻不能受到半點的傷害,明白么?」

「放心。」

王狂冷冷道,「我不會為了一個女人,就讓我們破滅王猿一族成為天妖神域的罪人,靈韻,不會受到傷害的,而且在我走之前,我也有句話。」

「說。」

方恆淡淡道。

「今天的勝負,只是一個開始。」

王狂冷冷道,「一個月之後,我的實力就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到時候,你我在戰上一場吧。」

「是么?」

方恆眉毛一挑,「這應該就是你們這一次大肆抓捕散修的原因了吧,這裡面,是不是有魔域的影子?嗯?聽說你們和魔域還有著合作。」

「方掌門到底是方掌門,蛛絲馬跡,就能被方掌門看出來這麼多。」

王狂也是冷冷一笑,「可以,既然方掌門都這麼說了,那我也懶得藏著掖著,實話實說,你猜的都對,我們的確是和魔域有著合作,我們抓散修,是因為魔域有幾個門派要散修,至於他們要散修幹什麼,我們不知道,我們只知道,我們抓夠一定數量給他們,他們就會給我們一些太古魔神的秘法,這些秘法,已經被我們天妖神域的幾個大族的族長親自驗證了,非常強大,一旦我們修鍊,我們都會獲得極大的進步。」

「原來如此。」

方恆點點頭,「不過魔域為什麼讓你們抓散修,而不是魔域自己抓?」

「在正邪理念對抗好不容易降低到了這個程度的大環境之下,魔域的魔道武者豈敢在做出這種天怒人怨的事情?」

王狂直接道,「他們不想被正道人士排擠,那他們自然就只能找我們了,畢竟我們是妖族,他們是人族。」

「明白了。」

方恆點點頭,「行了,你可以走了,一個月後再見吧。」

「會再見的。」

王狂也是直接道,「等到了再見的時候,就是真正一決勝負的時候。」

嗖!

話語說完,王狂的身體就是一閃,下一刻就轟咔一聲,撞破了一處空間離開了,同樣,王傲也是飛快的跟了上去,眨眼間就消失不見。

看到這兩個人離開了,方恆這時候也是低喝一聲,「我們也走。」

喀拉拉!

話語說完,方恆的手掌就是一揮,當懲撕裂了一條空間通道,下一刻方恆幾人就直接進去,飛快的離開了。

同樣,就在方恆幾個人剛剛離開這片空域沒有一會兒,嗖嗖的破空聲就開始傳出,肉眼可見,幾個身穿黑袍的老者出現在了虛空中,眼神中滿是冷漠之色。

「爹,我就說了追不上了吧。」

就在這時,王狂的身影也出現在了一個中年人的旁邊,道,「他既然敢放我們提前走,又豈會怕我們追過來?」

這話一出,這為首的中年人也是臉色更冷,「這是恥辱M在我們的王宮之外發生的事情,我們反應居然這麼慢b是對我們的羞辱!」聽到這話,其他幾個老者也都是低下了頭,他們都知道,宮主這是真的憤怒了。

王狂卻是在這時候笑了,直接道,「爹,恥辱也好,羞辱也罷,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在憤怒有什麼用?現階段,還是先把我們應該辦的事情辦好才是。」

「少宮主說的對。」

王傲這時候也是說話了,「天神派掌門親自過來打探消息,這證明我們的動作也已經被其他幾個區域大派察覺了,那我們必須眷的把事情做完,否則其他幾個大域一定會過來壞我們的事情的。」

「嗯。」

這個中年人這時候也是眼神一閃,最終點點頭,「你們說的對,現在不是關心這些新的時候,好了,我們回去吧,等待著其他幾個妖族族長的聯絡,到時候一起吧抓來的人送過去,獲得秘法。」

嗖!

話語說完,這個中年人就是身體一動,直接回去了,同樣,王狂幾個人也都是身體一動,再回到了他們的破滅王猿宮中。

同一時間,就在破滅王猿宮的高手放棄追逐方恆他們幾個的時候,方恆他們幾個,也已經跨越了無數的距離,直接回到了天神派天家的天武殿了。

一到了天武殿,立刻,天家主和天家大長老也都是鬆了一口氣,哪怕他們之前離開的很有信心,只是只有真正的到了自己的地盤,他們才是真正的安心的。

「他們沒有追過來。」

方恆這時候也是笑著說話了,「就這一點來看,這破滅王猿一族還是很聰明的,知道大局。」

「當然,破滅王猿一族能在天妖神域內有如此影響力,自然是有腦子的。」

林霄這時候點點頭。

「嗯,接下來,就是等消息了。」

方恆笑著點點頭,「不過我想靈韻前輩應該沒事的,破滅王猿一族,不會那麼傻,為了靈韻前輩就得罪我。」

「這是能夠確保的,但是,你也不要太大意,他們肯定會利用靈韻來算計你。」

林霄道,「再不濟,也要你拿出來一定的好處。」

「這是自然。」方恆笑著道,「沒人是傻子,破滅王猿一族這麼聰明,他們當然不會放棄這種獲得好處的機會,不過這也沒什麼,他們想要什麼,給他們就是,只要能讓靈韻前輩安全回來就好,只要她一安全,那到時候就是咱們騰出手來收拾他們的時候。」

「呵呵,你能有如此想法,我真的是放心了。」

林霄這時候也是看著方恆笑了,「而且,我也要代替我們飛仙林,對你說一聲感謝,這一次,真的是多虧你了。」

「林前輩不要這麼說,這幾位都是我的師尊,師尊有事,徒弟出面,理所應當,所以這是晚輩的義務,感謝,就是在折殺晚輩了。」

方恆笑道。

「哈哈,好吧。」

林霄大笑一聲,點頭道,「那就當我剛才的沒有說,接下來,你這幾個師尊,可就要宗這裡一段時間了,你安排好,沒問題吧。」

「一點問題都沒有。」方恆笑道,「林前輩也在這裡休息吧。」

「我不行,我要去天妖神域再看看情況,還要去散修聯盟的總部。」

林霄點頭,「天妖神域如此大批量的抓散修,一定還有其他我散修聯盟成員的,我能救的要救,而且其中和魔道有著勾結,我也必須讓散修聯盟的高層知道,這是我的責任。」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這樣么?那好,我派兩個人,幫組林前輩。」

方恆這時候時候道,下一刻就手掌一抬,一道流光飛出。

「不用了。」

林霄卻是在此刻直接曳,「這件事情,是我們散修聯盟的事情,你能幫我們到這個程度就已經很好了,在幫你也會很麻煩的吧,畢竟你是天神派的掌門。」

「呵呵,天神派的掌門做一個決定哪裡有這麼麻煩?」方恆笑道,「要是有這麼麻煩,那我這個掌門還不如不做了,另外,林前輩這話說的不對,什麼叫你們,別忘了,我也是散修聯盟的成員之一,哪怕我現在是天神派的掌門,但我這個身份,依舊沒有捨棄。」

這話一出,林霄也是一愣,方恆卻是繼續笑道,「所以,我幫散修聯盟,是應該的。」

嗖!

就在這時,破空聲響起,只見一個少女突然來到了承了,這個少女,正是天靈,天神派副掌門。

「見過掌門!」

見到方恆來了,還帶著一批人,天靈也是一愣,只是卻沒有猶豫直接行禮。

「呵呵,不用多禮。」方恆笑著道,「這幾位,都是我的師尊,救過我命的人,你等一下安排好住處,另外,我這位前輩,要去天妖神域內營救一些散修聯盟的人,你找幾個長老,讓他們配合這位前輩,記住,是配合,而不是命令,不管什麼事情都要以這位前輩的意志為主,明白么?」

幾句話吐出,天靈的眼神不停地閃爍,當方恆說完的時候,她也差不多知道這幾個人和方恆的關係了,立刻點頭,「完全明白,我這就讓幾個衷心的長老過來。」

話語說完,天靈的手掌也是一揮,白色的流光飛出幾道,片刻后,嗖嗖破空聲傳出,只見大殿之內突然多出了五道身影。

這五個,全都是聖武,而且實力還都很不錯,當看到天武殿內的方恆的時候,他們都是彎下了腰,恭敬行禮。

「見過掌門。」

「呵呵,起來吧。」

方恆笑著道,「副掌門叫你們過來,大概的事情你們也應該知道了吧。」

「知道,幫助這位林兄努力拯救散修聯盟的人,同時保護這位林兄的安全。」

一個中年人說道。

「是這意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