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竇默眼光大亮,他對血魔的氣味極其的敏感,對方還沒有靠近,就已經聞到了氣味。

神風學院眾人神情一肅,順著竇默看的方向望過去,只見身著血袍的血魔,身後跟著五六個玄光學院的學員。

不過,這些學員的狀態有些不好,每個人身上都有或輕或重的傷勢。

「竇默我們又一起並肩作戰了,真是懷念以前的日子啊。」

血魔走進前來,與竇默狠狠的抱在了一起,大笑著說道。

「是啊,我也是很懷念啊。」

竇默同樣狠狠地抱了一下血魔,兩個人不斷地寒暄著。

苗涼仔細地打量著面前的血魔,此時他的面容已經漏了出來,臉色異常的蒼白,沒有一絲的血色。

完全就是一個病態的人,而且雙眼血紅,指甲無比的鋒銳,就像是傳說中的殭屍一般。

血魔身上的血氣不斷地向外涌,竇默突然感覺自己有臣服的感覺。

血魔的血氣彷彿對他有天然的威壓一般,竇默一舉一動都要受到他的壓制,這讓竇默心中無比的驚駭,這情況以前從沒有出現過。

。 「嗯?」

林衛微微皺眉,眼皮動了一下,片刻之後,雙眼緩緩睜開,一雙略帶滄桑的瞳孔,漸漸恢復了清澈。

左手掌心朝上攤開,一枚傳訊珠,出現在他的手心,伴隨着無數飄落下來的灰塵。

「嘭!」

突然被嗆了一口灰塵,林衛身體一震,一股無形的氣勁爆發,瞬間震飛了,他身上不知積累了多久,那厚厚的灰塵。

下一刻,林衛的臉色頓時一變,眼神變得十分的凝重,揮手收起手中的傳訊珠,緩緩站起身,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體。

片刻之後,靈主宮大門打開,林衛邁步走了出來,隨後身形騰空而起,朝着地表世界跟地底世界聯通的入口趕去。

一路上,林衛看到成群結隊的地精戰士,以及人族的修士,同樣朝着入口趕去。

一路風馳電掣,用了三天時間,林衛以及無數人地兩族的戰士,趕到了目的地。

當林衛趕到時,發現已經有無數水魔獸,以入口為心中,佔據了很大的一片區域,正跟人地兩族的戰士廝殺。

而人地兩族的戰士,數量雖多,但卻是被打的節節敗退,就連半神級的加魯魯,也被好幾隻同階的水魔獸圍攻。人族另外兩位半神,同樣如此,三人在幾倍敵人的圍攻下,連防禦都十分勉強,而被水魔獸佔領的區域,也在飛速的擴大。

說道底,主要還是看守入口的高手太少,而對方派遣的先頭部隊,等級都不低,單是半神級的存在,就多達十隻,剩下的,等級最低的,都是傳奇級,傳說級的水魔獸,數量也不少。

而看守入口的人地兩族戰士,則是以黃金級為主,數量雖多,但傳說級,以及半神級的,卻是不多,自然無法抵擋水魔獸大軍的進攻。

「傳奇級以下的,全部後退,傳奇級,以及傳奇級以上的,給我上,殺光這些水魔獸!」隨着林衛的一聲令下,隨同林衛而來的無數人地兩族的戰士,一部分開始後退,剩下的,達到傳奇級以上的,則是蜂擁而上,皆是結成小隊,挑選同級別的水魔獸下手,因為就人數來說,人地兩族這邊趕來的援軍,要比已經進入地下世界的水魔獸要多的多,三五人一隊,或是七八人一隊,都是十分輕鬆的。

林衛伸手一揮,密密麻麻的骷髏獸大軍,從空間大門之中沖了出來,其中還包括林衛的戰寵,以及召喚獸。

除了小白,小龍它們,因為失去了天心塔的加成,雖然過去了百年,但修鍊成果,卻是變得十分緩慢,沒有一個達到傳說級後期,更別提半神之境了。

只不過,小白卻是例外,它現在,在林衛不遺餘力的支持下,已經恢復到了虛神中期的實力。

沒錯!是恢復,按照小白所說,它當初的等級,是在天神後期,但真正的戰力,卻是堪比主神初期。

當然,也僅僅是堪比而已,跟真正的主神相比,還是弱了一些,原本林衛想要詢問,對方當初是如何隕落的,但小白卻是堅持不說,而林衛,自然也沒有多問。

按照小白所說,它在突破到天神後期之前,都是沒有瓶頸的,畢竟,它只是恢復實力而已,並不是重新去領悟天地之力。

「你們兩個去幫它們,把那些半神級的水魔獸,給我清理掉,記住了,屍體不要破壞的太嚴重。」林衛對位於自己兩側肩膀上的小白,以及金玉說道。

「好!」

各自回應了一聲之後,地聖碑率先沖了出去,而小白,則是緊跟其後。

地聖碑的體型,在飛行的過程中,迅速變大,化作了一面,高三百多米,寬一百多米,厚度也達到十多米的巨大石碑,橫衝直撞的衝進水魔獸大軍之中,沒有任何一隻水魔獸能夠抵擋,紛紛被撞的吐血倒飛。

「嗡嗡嗡……!」

重力結界開啟,一個巨大無比的陰陽兩級圖,直接籠罩了所有的水魔獸,包括無數的人地兩族戰士。

只不過,雙方的待遇,卻是天差地別,在金玉精準的控制下,人地兩族的戰士,一個個變得身輕如燕,彷彿所有阻力都消失了一般。

而水魔獸一方,待遇則是完全顛倒了過來,在毫無防備之下,所有水魔獸,哪怕是那十隻半神級的,皆是身形突然僵住,而後朝着下方的地面墜落。

與此同時,小白的身形,瞬間從地聖碑的後面竄出,身形不斷的在那些墜落的水魔獸身上遊走。

而人地兩族的戰士,原本打算下來幫忙,但因為從那通道之中,不斷有水魔獸從通道之中出來,於是便只能去擊殺那些剛剛下來的水魔獸。

地表連接地下的通道,對人地兩族來說很大,但對那些大部分體型都很大的水魔獸來說,卻是小了一些,也就勉強讓兩到三隻水魔獸,同時出來。

如此一來,雖然有水魔獸不斷的從通道出來,但每次出現,就遭到無數攻擊的打擊,一時間,戰鬥變的平穩起來。

「現在你知道,我為何會選擇躲在這裏了吧?」林衛看着不斷從空中掉落的水魔獸屍體,笑着對一旁的加魯魯說道。

「嗯!這裏果然是好地方,我們只要守住出口,任他數量有多少,每次卻都只能出來三兩隻,面對我們數量眾多的攻擊,就算來的都是半神級的魔獸,恐怕也扛不住。」加魯魯點點頭,一臉敬佩的說道。

「嗖!」

一道身影出現在林衛的身邊,正是帶着無數地精大軍趕來的小地,當它看到不斷有水魔獸從通道之中出來,但轉瞬之間,就被滅殺,卻是周而復始的情景時,也是跟著稱奇不已。

「這裏暫時還用不了那麼多人,你們兩個吩咐下去,傳奇級以下的地精戰士,以及人族的修士,全部都回去吧!」林衛看着周圍那密密麻麻的兩族戰士,不由得有些驚嘆的說道。

「是!靈主冕下!」聽到林衛的話,加魯魯跟小地,皆是點頭應是,而後便安排人員撤離,正如林衛所說,這裏確實用不了那麼多的人手,尤其是地精一族,那可是差不多傾巢而出,林衛根本數不清,到底來了多少,這一百年下來,地精一族的人口,已經暴漲到了十分恐怖的程度。

片刻之後,隨着無數中低階地精戰士,跟人族修士離去,那因人數太多,造成的壓迫之感,卻是不減反增,因為留下來的,居然也達到了一億多。

不過,這一億多的人地兩族戰士,基本上都是地精一族的,人族的修士,只有百萬不到,並且,基本上,都以傳奇級為主,說到底,人族在先天上,要弱於魔獸,但後期的成長速度,卻是不比魔獸差,甚至還隱隱超過。

「這好像還是有點太多了。」林衛撓撓頭,思索了一下之後,皺眉說道:「這樣!你們兩邊,各留下十萬傳奇級、一萬史詩級,至於傳說級,人族留下一百,地精一族留下一萬,半神級則留下兩位,全部由人族出,而我,則會留下地聖碑,以及我的夥伴,小白,有它們在,就算來上兩三隻神獸,也能輕鬆阻擋。」

林衛說完,略微停頓了一下,再次說道:「接下來,我們應該往下一層探索了。」

「下一層?」

聽到林衛的話,加魯魯跟小地神色皆是一愣,而後加魯魯則是露出好奇之色,至於小地,則是一臉的興奮。

如果不是因為林衛有過交代,小地早就入侵地下世界第二層了,因為隨着地精一族的人口暴增,數量越來越多,小地一直在擔心,僅僅只是一層的空間,恐怕會不夠。

而林衛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隨着地精一族的人口不斷的增長,增長的速度,將會越來越快。

人口變多,居住的區域便需要更多,種植靈米的土地便會減少,但消耗的食物卻會增多,周而復始之下,人口變多,消耗的食物變多,但出產的食物卻變少了,如此一來,就會形成惡性循環,而最好的辦法,就是佔領一片新的土地,比如說第二層。

「那我馬上就去組織軍隊,準備攻入下一層。」小地急忙開口說道,一副火急火燎的樣子。

「這個倒是不急,我剛剛來的時候,發現家家戶戶張燈結綵的,應該是到了過年的時間吧?那就先把這年給過完。」林衛搖搖頭,淡笑着說道。

「這樣也好!少主就跟我們一起回去吧!自從百年前的那一次,您到現在都還沒有跟我們過過第二次年吧?」加魯魯點點頭,一臉期待的說道。

「對!您既然已經出關,那就跟我一起過年,吃點東西也好,說起來,人族廚師做的菜,真的非常美味。」小地說着,不斷的吞咽口水。

「不了!你們去吧!我準備在這裏待幾天,看看情況,如果沒有新的變化,我才能安心征伐下一層的世界。」林衛搖搖頭,正色道。。 另一個青年則是對眾人道:「你們看看,他算什麼醫者,見死不救,還逼我們兄弟二人服毒自盡,他是玄醫嗎?我看他就是個入魔的邪門歪道。」

他在煽動情緒,給唐宇拉仇恨。

可是……

沒有人接他的話。

所有人都如同看白痴一般看着他。

本以為是一場好戲,沒想到是換湯不換藥。

沒意思啊。

就不能來個真正砸場子的?

「你們是死者的朋友?」雨蝶冷冷的開口。

等福龍亮出捕快徽章,她又冷冷的說道:「我是六扇門曲州分部的捕快,代號雨蝶,現在懷疑你倆教唆他人服毒,跟我們回一趟分部。」

話音未落,福龍就帶捕快將兩個青年按在地上,手腳麻利的戴上特製手銬。

「你們是捕快,也得講規矩,不能隨便抓人。」

「捕快公然包庇殺人兇手,欺負良善百姓,有沒有人管啊。」

兩個青年如同潑婦一般掙扎大叫。

福龍聞言就冷笑道:「公然造謠,誣陷捕快,你們夠資格進黑獄了。」

黑獄!

聽到這個詞,兩個青年臉上血色瞬間就沒了。

江湖上誰最不講道理?

捕快。

說你犯了事,你就犯了事。

說你夠資格進黑獄,那你就一定會被關進黑獄。

兩個青年慌亂求饒道:「沒有……錯了……我們錯了,是我們說錯話了……」

「一條人命沒了,你們才知道錯了,已經晚了。」

福龍對捕快擺下頭,兩個青年立刻就被押走。

隨後保潔部的員工來到,清理完血跡將屍體拉走。

雨蝶掃了眼在場的所有江湖人士,面無表情的說道:「我們六點下班,想要鬧事就快點。今天要是讓我們加班,有什麼後果自己掂量。」

這些話是說給誰聽的?

誰有問題,就是說給誰聽的。

「都已經名牌了,就別在藏着掖着了。」

「就是,要鬧事就快點鬧,別耽誤大家的時間。」

「要是單純的鬧事,就算了,沒意思,還丟你們祖宗的臉面。」

「……」

江湖人士們冷嘲熱諷。

這三個出來鬧事的,完全就是自取其辱。

第一個鬧事的被嚇走了。

第二個鬧事的搭進來一千萬。

第三個鬧事的……好嘛,搭進來一條命。

關鍵是這樣的鬧事,不僅沒意思,還耽誤真正砸場子的人出場。

「唐先生,我不是來鬧事的,我是來治病的。」

人群中走出個面黃肌瘦的男人,一看就是身患疾病。

可看着是有病之人,不代表不是鬧事砸場子的。

眾人連忙給男人讓開位置,感覺應該有熱鬧可看了。

「請坐。」

唐宇伸手示意。

而後,他順勢抬手撓了撓眉。

他眼底深處,不由得閃過一抹凝重之色。

這個男人是先天境後期的修者。

讓他感到棘手的是,男人真的是一位生病的修者。

修者,生病的幾率非常小。

晉入先天境的人才被稱之為修者,換言之修者擁有的是先天之體。

先天之體受靈氣滋養,體質遠不是普通人能夠相比的。

用大白話來說,修者身體強壯,體內有真氣,尋常病症自身就能抵抗自愈。

可修者一旦生病,那就是非常棘手的病症。

「咳咳……」

唐宇給男人診脈時,男人突然開始咳嗽。

越咳越烈,咳的都要喘不上氣了,好似要把肺子咳出來一般。

最後男人雙手捂嘴,劇烈的咳嗽幾聲,手掌間有鮮血流出滴落。

咳出血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