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秦延說完這些之後直接離開了。

這次是真的離開了。

偏執總裁替罪妻 「哦,看美女看的,把正事都忘了。」

光默一拍額頭,終於想起自己來學校是為了什麼了。

朝著校長辦公室徑直走去。

不一會兒,光默就來到了校長辦公室門口。

敲了敲門。

「進來。」

柳天翔的聲音從辦公室內響了起來。

「光默。」

「你回來了啊!」

「結果怎麼樣了。」

看到走進辦公室的竟然是光默,柳天翔頓時精神了起來,喜笑顏開道。

「我出馬當然是不辱使命了。」

光默臭屁了一下。

「哦哦。」

「那太好了,那太好了。」

聽到光默不辱使命,柳天翔瞬間欣喜若狂,根本沒有在乎光默的臭屁。

「給。」

光默直接把裝有落塵果的盒子遞給了柳天翔。

柳天翔接過光默遞過來的盒子,迫不及待的打開。

一顆果實安靜的躺在裡面。

看清楚果實之後,柳天翔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整張臉都快笑成菊花了。

「東西已經給你了,我先走了。」

光默說著轉身就準備離開。

「等一下,等一下。」

柳天翔趕緊叫住光默。

光默疑惑的回頭看向柳天翔。

「還有什麼事嗎?」

「我知道你在收集星光星具,你們去摘落塵果的時候,我特意叫人去幫你尋找······」

「星光星具,找到了嗎?」

柳天翔話還沒說完,光默頓時激動的跑到了柳天翔的面前,激動不已的問道。

「找到了一件。」

「真的嗎?」

聽到找到了一件,光默激動的差點就把柳天翔抱起來親一口了。

幸好光默還沒有失去理智,不然他現在肯定吐了。

「嗯,的確找到了一件。」

柳天翔說著就拿出了一件衣甲。

看著眼前這件通體漆黑,其內白光點點的衣甲,光默不是柳天翔說,也能確定這是星光星具。

按照之前看過的星光星具套裝名字來看,衣甲的星光星具叫星光神鎧。

果不其然,這時柳天翔開口說道:

「這是星光星具的服裝類防禦星具,名字叫星光神鎧。」

「這就當作你摘到落塵果的獎勵了。」

「謝謝校長,謝謝校長。」

光默一邊道謝,一邊迫不及待的把星光神鎧給拿了過來。

話不多說,直接認主再說。

自身已經擁有三件星光星具,要讓這件星光神鎧認他為主,那就簡單多了。

星光冷翼、星光聖劍、星光禁戒通通出現,然後把星光神鎧按到角落讓光默為所欲為。

在光默的淫威以及三件星光星具的幫襯下,星光神鎧抵抗了一會兒,最後還是屈服了下來。

隨著一道星光幕在校長辦公室亮起,剛剛被光默收服的星光神鎧出現在了光默身上。

星光神鎧之前看起來只是一件衣甲,但穿到光默身上之後瞬間變成了一套威風凜凜的鎧甲。

背有冷翼、手持聖劍、身著神鎧,光默看起來瞬間威武不凡了不少。

星光禁戒太過渺小,就算帶在光默手上,不仔細看也很難發現。

總裁別怕:混混甜心太囂張 感受著四件星光星具互相疊加所呈現的力量,光默喜笑顏開。

光默相信,現在的他就算不使用「暗影分身」也能和境界提升到天星境的沈平偉打個難分難解。

使用「暗影分身」的話,沈平偉肯定會被他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看到光默瞬間就讓星光神鎧屈服了下來,柳天翔驚訝中帶起了一抹欣慰。

看來光默將來肯定會成為名震四方的人物。

帝星學府恐怕會因為光默而名聲大噪,成為無人可撼動的第一學府。

當然,這第一學府要除聖星學府之外。

畢竟聖星學府與他們這些學府是不同級別的存在,聖星學府中隨便一位導師都是神星境的存在。

帝星學府無論如何都無法和聖星學府比肩。

「校長,我先走了。」

這時,光默提出了離開的請求。

「好。」

柳天翔沒有再挽留光默,讓光默直接離開。

來交個任務卻得到一件星光星具,光默的心情大好,走起路來輕飄飄的,彷彿隨時都能飛到天上。

哼著小曲,光默漫步於校園內。

光默並不急著回家,現在回家肯定會被那幫妹子拖去當苦力的。

所以還是晚點再說。 在學校沒逛多久,光默就感到沒意思,走出了學校。

不知是受到了感召還是什麼,光默竟然走進了一家咖啡廳。

看著人滿為患的咖啡廳,光默轉身就想走。

可在他轉身的霎那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

清純可人的外形,超塵脫俗的氣質,無時無刻不在考驗著咖啡廳中眾大老爺們的理智。

「這不是陳凝露嗎?」

看到那道靚麗的倩影,光默在心裡說道。

陳凝露坐在咖啡廳靠窗角落,她的身邊還有另一個女孩。

女孩雖然沒有陳凝露那麼傾國傾城,但她也是一個美女。

不,不應該用美麗來形容她,要形容她應該用可愛才對。

那女孩是個小蘿莉,不認真辨認,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一個初中生。

掃了一眼咖啡廳,光默終於明白這裡為什麼人滿為患了。

此時坐在咖啡廳中的男生至少佔了總人數的九成,九成的男生至少有九成是因為陳凝露而來的。

看著那些男生,一個個都在偷瞄陳凝露,光默想不知道他們的意圖都難。

再次掃了一眼咖啡廳,光默發現此時咖啡廳已經沒有空位了。

眼睛望向陳凝露那邊,光默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陳凝露的對面就有空位,這也是這家店裡唯一的空位了。

其他男生似乎都心照不宣的不坐到陳凝露對面,所以陳凝露對面的位置一直空著。

「請問,我可以坐這裡嗎?」

來到陳凝露所在的位置,光默指了指那個空位。

光默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瞬間感覺到自己的背後充滿了冷意。

似乎被眾多的餓狼給盯上了。

「你竟然敢坐這裡啊!」

陳凝露沒有說話,倒是那個小蘿莉開口說話了。

「為什麼不敢?」

光默疑惑。

「你沒發現其他人的眼神嗎?」

小蘿莉指了指其他人。

光默當然知道這些人的眼神,所以他也沒有去看,直接說道:

「我又沒有其他什麼意圖,我只是來喝杯咖啡的。」

「這借口找的好。」

小蘿莉差點就鼓起掌來了。

「我可以坐下了嗎?」

光默沒有辯解,再次問道。

「你想做就做吧!」

既然小蘿莉都這麼說了,那光默自然不會再去徵得陳凝露的同意,直接坐了下來。

「先生,請問你要點什麼。」

光默剛剛坐下,一位服務員馬上走了過來問道。

光默沒有接服務台遞過來的菜單,直接指著陳凝露說道:

「和她一樣就好。」

「好的,先生。」

服務員說完這話,直接就退走了。

「說好的沒有意圖呢?」

服務員剛走,小蘿莉就笑嘻嘻的看著光默問道。

「我本來就沒有意圖啊!」

光默無辜道。

「沒意圖,那你為什麼點和凝露一樣的東西。」

「沒什麼特別的,就是看她那個蛋糕好像挺好吃的。」

「這借口也找的不錯。」

光默沒有再說,選擇了沉默不語。

沒等多久,光默所點的東西就被送上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