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砰。

拳頭與劍尖相撞,強大的氣浪,將四周的落葉擊飛,但也僅僅如此,鄧歡的身影沒有絲毫的停頓。

鄧歡手掌一探,將令牌拿在手中,然後就送入了蚯蚓戒指。

「我記下了!」鄧歡深深地望了一眼那急速奔來的身影,轉身就朝著最近的一處冒著紅sè光芒的地域奔去,絲毫不做停留。

那一道身影恨恨地望著鄧歡離去的背影,目光掃了掃落在地面上的長劍,沉思著。

好一會,他才若有所思地道,「淬體五重?傳聞中的鐵拳?看來還真有兩下子,出去讓三弟去試試!」

言畢,他撿起長劍,朝著鄧歡離去的背影,追了上去。

「哈哈!」野獸秘境的一個角落,唐闖雙手捧著一塊紅sè令牌,神sè興奮。這一塊令牌,正好不偏不倚,落在了他的腳下。

「老子也有紅sè令牌了!那鄧家的小娘們得了幾塊黑sè令牌,便不得了藐視老子,現在,老子可是有著紅sè的令牌,看她怎麼說!!我們走!」唐闖不笨,自然知道這是莫大的幸運,拿到令牌的一瞬間,就捏碎了玉牌,出了野獸秘境。 ?零點有一更,求推薦,求收藏。新人打算衝擊一下榜單。這一周,推薦每多一百,加更一章,收藏每多一百,加更一更,說到做到!只要你們敢給推薦,收藏,我就敢十更,二十更。

……

野獸城,此時異常的熱鬧。。

巨大的廣場,擠滿了人群,摩肩擦踵,人山人海,甚至連四周的建築上,也都是站滿了人員。

唯一還算空曠的,便是廣場zhōngyāng的主席台,以及那野獸秘境出入的祭壇。

一個巨大的屏幕,出現在眾人的眼中,上面,密密麻麻地顯示著各個小鎮,少年的姓名,以及積分情況。

嗖,一道光芒閃過,唐闖出現在祭壇之上,然後那枚紅sè令牌就被吸收了去,緊接著,他的積分變成了一百三十五分。

因為沒有最後一刻出來,所以唐闖少了一分。

「哈哈哈!」望著那光幕上的排名,唐闖心中一陣得瑟,因為他的名次,竟然是在前十,哪怕是在最末的第十名。

「看看,還自稱羅格鎮的天才少女,竟然連我家少爺零頭都沒!」羅格鎮一名唐家的長老,在瞧得唐闖出來的一剎那,便是望見了光幕上的排名,頓時就對著同在羅格鎮一個區域內的鄧家長老嘲諷地說道。

「恭喜,恭喜!」

同為羅格鎮的幾個家族的首領,對著唐巴山恭賀著,顯然,對於唐闖的這個結果,他們也是十分地吃驚,因為前十名那些能夠擁有紅sè令牌的,無疑不是大家族,大勢力的成員,他們這個小鎮能夠這番成績,也算是臉上有光。

「哪裡哪裡,那些大勢力的天才還未出來,闖兒只是僥倖罷了,僥倖!」唐巴山微笑地點點頭,對於唐闖的這個結果,他甚是滿意。誰都看得出來,唐巴山內心充滿了喜悅。

而此刻的鄧家成員,雖然氣憤,卻也沒有反駁借口,畢竟連擁有最好成績的鄧靈兒,也不過三十幾分而已,差距太大了。

「長老,少爺呢,怎麼還不出來!」鄧靈兒雙手緊握著,美目一動不動地注視著祭壇口,想要探尋到鄧歡的身影,可是,這一會,卻仍舊沒有後者的半點蹤影。

「應該還在裡面吧!」鄧家長老安慰道,心中也不免有些擔心,畢竟後者可是族長的嫡系血脈啊,不過轉念一想,雖然野獸秘境有些兇險,但有了玉牌,能夠隨時出來,想來也應該沒有什麼生命危險。

入暮知歸途 唐家的一名長老見到鄧家沉默,於是再次嘲諷道,「我看八成是睡著了吧,不過,就算如此,也只是三十六分而已,難有作為啊,更是比不上我們的闖少爺!」

一名鄧家少年氣不過,反駁道,「誰說你就贏定了,事情沒有到最後,什麼都可能發生,或許,或許,鄧歡能夠奪得更多的令牌呢?」

這名少年,反駁之聲越來越小,說到最後,甚至連他都不自信。畢竟,經歷過野獸秘境的戰鬥,他知道,想要獲得令牌,實在太難了啊!

「哈哈哈!這是我今天聽過最好笑的笑話!」那名唐家的長老頓時大笑了起來,諷刺道,「如果那廢物的積分能夠比闖少爺多,我就大叫三聲我是廢物!」

鄧家人沉默,仍舊緊張地望著祭壇,生怕鄧歡出事。

唐家之人,眼神之中儘是喜悅,而望向鄧家方向,卻又是滿帶嘲諷之意。

祭壇之上,出來的少年少女越來越多,而積分榜上,也是快速地變化著。原本的前十名,很快就在第一排消失了去。

現在的第十名,積分高達三百二十六。而第一名,甚至高大四百七十六。

「果然,這前十名都是那些成名的強者啊!」

「是啊!看來,又是被他們包攬了,現在的三王,都是在前十名啊!」

「誰讓他們實力那麼強呢!」

廣場上,議論紛紛,每一個成名強者出現,都是能夠吸引廣場上的尖叫,特別是那些少女們,歡叫得極其熱烈。

嗖。一道身影出現在祭壇。

「是少爺!」

一直關注著祭壇的鄧靈兒興奮地叫了起來,甚至還揮著小手。

「還好,出來了!」領隊的鄧家長老鬆了一口氣,只要鄧歡平安,一切,就行了。

「切,出來又如何,身上一點光暈都沒!」從祭壇上下來的唐闖,望著那興奮叫嚷的鄧靈兒,嫉妒地道,「還不是廢物一個!現在還是淬體五重,甚至還有可能參加不了宗派競選。」

鄧靈兒不理會,只是目光擊中在鄧歡身上,在她的內心裡,鄧歡才是第一位。

鄧歡在出來的剎那,便是將令牌都從蚯蚓戒指之中取了出來。在最後的爭奪中,他也僅僅只得到一塊紅sè令牌而已,因為那些一旦拿到紅sè令牌,都是第一時間捏碎了玉牌,根本不讓他有任何搶奪的機會和時間。

所以,鄧歡所獲得的總共就兩塊紅sè令牌,三塊白sè令牌以及十二塊黑sè令牌,積四百七十分,加上呆在野獸秘境的三十六分,一共是五百零六分。

鄧歡出現的剎那,那立於廣場zhōngyāng的光幕陡然一閃,然後一個名字便是出現在了第一名的位置。

羅格鎮,鄧歡,積分,五百零六分。

「嚇。」

「你們看,第一名是羅格鎮的!鄧歡是誰?」

「怎麼從未聽過?」

「看起來有些眼熟?」

廣場上,一下子變得更加熱烈了起來,紛紛打聽這個叫鄧歡的,到底是何妨神聖,竟然一下子攀上到第一名的位置。

「第一嗎?我還以為能到前十就不錯了!」鄧歡搖搖頭,在一眾驚駭的目光中,走下了祭壇。

「少爺!」鄧靈兒第一時間撲了上去。

「第一就是好,還有美女投懷送抱,我要是第一,就好了!」祭壇的一旁,見到這一幕的一名少年,無限地仰慕道。

「這……」鄧家長老也是被這一幕給驚呆了,原本他只是想鄧歡平平安安,積分排名什麼的,根本都未有任何想法,但是現在,這個第一名,實實在在地把他給驚住了。

而一旁的唐家眾人,表情一下子變了,猶如生吞了一隻,不,生吞了一堆活蒼蠅一般,剎那間,變成了驢肝sè。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鄧靈兒撲進鄧歡的懷中,喜極而泣。

「好了,再哭鼻子就不好看了!」鄧歡愛憐地撫摸著。

「我就要!」鄧靈兒調皮地皺了皺鼻頭,配合著那絕美的容顏,極為的好看。

「走吧!」鄧歡領著鄧靈兒,在一群少年仰慕的神sè中,走了回去。

「長老!」鄧歡到來,拱了拱手。

「好!好!好!」鄧家長老重重地拍了一下鄧歡的肩膀,此時他才發現,他竟然激動得說不出話,哪怕心中有著千言萬語。

「哎。」見到鄧歡過來,鄧家的一名少年,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目光盯著一旁不遠處的唐家,自顧自搖頭晃腦地說道,「看來某人要大吼自己是廢物了!可嘆,可嘆啊!」

「你。」唐家先前那名說大話的長老,一口氣沒有緩過來,昏了過去。

「別高興得太早,遲早有你受的!」唐闖深深地望了一眼鄧歡,心中滿是不甘,可現在也只得灰溜溜地離開,不願意見到對方那開心的模樣。

「我們走!」唐巴山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而同為羅格鎮的其他家族的人,在見到鄧歡到來時,連忙地恭維著,那模樣,比起先前恭賀唐家,似乎來得更加熱切。 ?新的一周,小弟打算衝擊一下榜單,求各位大神相助。還是那一句話,每多一百推薦,多一百收藏,就多加一更!!!求支援。。。

……

接下來,便是發放前十,以及前一百的獎勵。

一一被念及名字的人,紛紛走上了廣場zhōngyāng的平台。

這裡的一百名,大多都是那些大勢力的強者,僅僅有著少許個體實力強橫的單獨存在,不過,這些人也僅僅排在五十名開外,因為五十名之後的積分,無一例外的,全都是一百三十六分。

不一會,平台上就沾滿了一百名的少年少女,不過這之中,小城鎮勢力的少年極少,上面的人,都是有名有姓,而且,最低實力都是在淬體七重,當然,也有一個例外,那就是鄧歡,如今僅僅只有淬體五重的實力。

「那小子是誰,怎麼從未聽說?聽說得了第一!還是淬體五重!」

「這你就落伍了吧,鐵拳,鐵拳知道嗎?你不知道吧,這小子,生得威猛,靠著一雙拳頭打敗無敵手,一開始就在野獸秘境之中傳開了,淬體七重的強者,強吧,但在他面前不過是一合之敵!」

「不會吧,這麼強?」

「我可是親眼看見他一拳轟退一名淬體七重強者的!」這名說著的少年,臉上滿是羨慕的神sè,「若是我也有這樣的實力就好了,那樣一出來就會有美女投懷送抱了!」

顯然,這人便是開始看見鄧歡有美入懷的那一名少年。

「不知道修的什麼功法,竟然這麼強!」

「還能有什麼功法,肯定是傳自宗派裡面的吧,或許,修鍊條件極為苛刻也說不定!」少年仍舊是一臉的羨慕。

「也對,也只有宗派里的功法才會如此強橫!」其他四周聽著小道消息的少年們恍然大悟,現在他們也是心裡平衡了點,只要他們能夠加入宗派,同樣可以修鍊宗派裡面的功法,甚至是更強的功法,到時候,他們也會成為強者,讓人羨慕。

「你們看,野獸城的拳王上去了!」

「拳王,鐵拳,嘿嘿,稱號之爭啊,不知道誰強!」隨著那一名眼尖的少年的提醒,四周的眾多少年紛紛露出看戲的表情,期待著。

「這還用說?」

屬於野獸城實力的少年們靜靜地觀看著主席台上。

此時一名少年直奔鄧歡而去,讓得後者也將目光聚焦了過來。

「聽聞你叫鐵拳?」來人不看其他詫異的少年,直奔鄧歡的面前,開口就說道。那模樣,那氣質,似乎是與生俱來就高人一等一般。

「你是?」鄧歡愣愣地望了一眼,有些面熟,卻是想不起在什麼地方見過。

拳王羅權目光緊盯著鄧歡,道,「你可以叫我拳王!」

「拳王!?」鄧歡恍然大悟,在開始野獸秘境的時候,鄧家長老也收集過一些強者訊息,其中就有這羅權的畫像,此刻看起來,眼前的人,比起那畫像似乎更來得威猛一點,而且,最重要的是,龍影提醒他眼前的人的實力,達到了淬體九重。

按照霸天訣的等級來看,現在的鄧歡修為是淬體五重,力量大概能夠達到淬體八重巔峰,但卻要比淬體九重差上一分,不過若是生死搏鬥的話,鄧歡也不覺得他就比淬體九重差許多。

鄧歡沉吟片刻,舉目對視,問道,「找我什麼事!」

拳王羅權揮了揮手臂,拳頭緊握,上面青筋暴漲,直視著鄧歡道,「沒事,就是想要看看你的稱呼,是否名副其實!」

「無聊!」鄧歡撇過頭去。

「你!」羅權一愣,旋即恍然所悟,以為後者不敢迎戰,於是挑釁地道,「不敢戰?甘願當懦夫?」

言畢,也不看其他人的目光,自顧自地走了。

其他的少年的目光都是注視著這裡,眼見這裡起不了什麼波瀾,都是有些興緻缺缺。

「嘁,我還以為是一個多麼了不得的人物,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嘛!」一名身背著長劍的錦袍少年,目光望著身旁的一人,高聲地叫了起來,聲音不大,卻是能夠讓得平台上的一百名少年少女們都是能夠聽見。

這挑釁的言語,鄧歡全然不顧,仍舊一副眼觀鼻,鼻觀心,充耳不聞的模樣。

這番模樣,倒是讓得那幾名挑釁的少年,恨得牙痒痒,卻也不敢直接動手。畢竟,這裡是頒獎的平台,可不是什麼武鬥場所,哪怕他們是野獸城大名鼎鼎的三王。

平台的一個角落,這裡也是有著許多的人員,他們身著統一的著裝,面帶微笑,看起來,似乎是同一個勢力的人。這些人顯然也是看到了先前的一幕。

「這就是你所說的強者?」一名強者問道。這人看起來隱隱有著一種這一堆人之中,領頭的感覺,似乎,是眾人的主心骨。

「他的確很強!」拳士康成苦笑著說道,「若是我,肯定不敵!」

「哦?」這名身著白sè錦袍,國字臉的強者,面露濃重之sè,現在,可還是聽見拳士康成承認不敵呢!

眾人見到康成仍舊這般說話,於是眼目不由得再次掃了掃那淬體五重的少年,閉門沉思起來。

平台上的少年們,有的交談,有的閉目養神,有的則是乾脆就地坐了下來。

「嘿,兄弟!」就在鄧歡靜靜等待那野獸城城主的到來時,一個略顯肥胖的身影走過來。

這個皮膚白皙,面容不難堪的胖子,有著一副欠揍的表情!

「你是誰?」鄧歡歪著腦袋打量了許久,也沒在發現印象之中有這麼一號人物存在,不,應該說先前鄧家長老所收集的畫像裡面,並未有眼前的人的頭像。

「什麼?你真的不認識我?在野獸區域,你到沒人的地方打聽打聽,誰不認識我天大少?雖然我平時做人很低調,即使擁有淬體八重的實力也不會到處張揚,但實力擺在這裡,想不出名都不行啊!」這自稱姓天的胖子表情很是驚訝,誇張地手舞足蹈起來,吐沫橫飛,「我姓天名大少,公稱天大少,那可是巨鹿鎮首屈一指的強者,曾經帶領一群高手殺進野獸山脈核心深處,將裡面的獅子魔獸打傷,你竟然不認識我?」

天胖子臉上的表情,一副『你不認識我就是你的損失』的模樣。

到沒人的地方,還怎麼打聽?鄧歡無語。

野獸山脈那裡面的魔獸,可是絕頂的強橫啊,當時,若不是有著一名鍊氣境的強者對戰,他都是不敢進去,那東西,可胃真的猛啊!

等等。鄧歡再次一愣,這傢伙怎麼知道野獸山脈之中有魔獸的?而且還知道魔獸的樣子的?

一般的人,雖然都是知道裡面有著厲害的野獸或者魔獸,那只是猜測,但其模樣肯定是不知道,因為,就算是一般的鍊氣境的強者,恐怕在那核心區域都逃不出去,誰敢真的進去找死?而這傢伙怎麼會知道?難道真的進去過。

這一刻,鄧歡的好奇心也出來了。 ? 無上丹尊 感謝空間時間瞬間的打賞,另外求推薦,收藏,還是那一句話,每多一百就加更一章,小弟正加緊碼字,十更,二十更速度來吧,我能承受!

「這麼說,你是個高手?」鄧歡目光掃過去,表面看來,這胖子似乎是個yín盪貨!但,有些人光看表面,肯定不行的,就比如自己!

「高手不敢說,佼佼者還是可以的,年輕一輩,誰不知道我天大少!」胖子牛皮轟轟地吹著,直讓鄧歡感覺天上有著無數頭牛在亂飛。。

「天大少相貌奇偉,滿臉福相,糞量十足,的確有高手之風!」鄧歡向對方伸了個大拇指。心中卻是在與龍影交談,不過後者在仔細打量了片刻,也沒有看到這天胖子到底有什麼能耐。

「哈,小意思啦,我一向很低調,就算我年紀輕輕就達到了淬體八重,也從來不會到處跟別人提起,我不是那種人……怎麼樣,要不要做我的小弟?」天胖子擺出一個自認為帥氣的姿勢,似乎這樣一擺,別人就會臣服其下。

「我這人,一貫喜歡當大哥,小弟之類的,我看還是算了!」鄧歡搖搖頭,先前的好奇也漸漸消失了去,現在打算不再理會這自戀的胖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