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眾人心生疑惑的說道,然而鬼盜卻一拍腦袋,似乎想起了什麼說道:「我想起來了,五年前我還曾來這裡做過案,當時我是去一個富裕人家偷一顆十分罕見巨大的珍珠,當時這裡還是一片繁華,哪有現在的凋零,所以剛來的時候我只覺得熟悉,並沒有第一時間認出來!

當時我把珍珠偷到手,卻不料那位財主震怒下硬是封鎖了各大出口,當時我的本領還有沒如今這般厲害,出口被人一封我便慌了,慌張中我便躲到一艘貨船中,當時我藏在船底,船艙中運來了大批腳上著鎖鏈的奴隸,現在想來這些人恐怕都成了那位吸血鬼的食物。」

眾人聽鬼盜這麼一說都愣了,一旁的梁洛洛接著鬼盜所知道的消息繼續說道:「據我調查,這裡在三年前爆發過一場巨大的瘟疫,讓這座原本繁華的漁村也因此沒落了下來,看來這場瘟疫也是這些人搞出來的!」

眾人心中發寒,他們的所有動作僅僅是為了清理出一塊能讓他們安心進行某種實驗的場所嗎?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些擦去自己鎧甲上軍徽的士兵,難道這其中還有朝廷的暗中支持嗎?

「為何出了這麼大的事,這座地宮卻依舊的保留了下來?」

鳳彩兒歪著頭,之前身為奴隸的她更對這些慘死在這座地宮中的女子感到不甘,有些憤慨的對著眾人說道。

「封鎖消息,殺人滅口,對外聲稱這裡有瘟疫爆發,想必也沒有幾個人願意來吧!」

混跡社會多時的鬼盜眼中此時也閃著寒芒,此地的殺孽太多如果不是身前的這位實力強橫的薩滿被人誤拐入那座城堡,此事還不知道會被人封鎖多少年呢!

「我們必須把這件事情報告給學校,學校既然發出了這個隱藏的特殊任務,想必一旦談查清楚這其中的原由后,學校必定會有所動作,只有這樣正義才能得到伸張!」

雪薇咬緊牙關一想起那本吸血鬼日記中記錄的,正是像她這般大小的少女,卻慘死在這座地宮之中。

幽暗的地宮中眾人吃飽喝足后便又起身出發,按鬼盜的理論,緊急避難處一般都不會設計的太過複雜,如果眾人在這裡持續的繞圈圈則很有可能是中了那些小鬼的鬼打牆。

因此,華雲帆用著參雜著靈力的鬥氣畫了些避邪符,也不知道是避邪符起到了作用,還是小鬼真的放過了他們,華雲帆等人竟然真的找到了一道巨大的石門。 ?雖然門是找到了,但眾人卻在石門前一陣徘徊,不是因為別的,正是因為這扇石門后便是關著那隻強大的暗影怪的地方。

天蓬趴在地上,大耳朵忽閃忽閃的,對著裡面聽了許久后,對著身後的眾人皺眉說道:「聽不到聲音,難道他已經走了?」

華雲帆搓著下巴,剩下的人大眼瞪著小眼,現在誰都不能確定,那隻暗影怪現在還在不在裡面。

「我們現在合力一戰,戰勝它的幾率有多大?」

小小孫對著一副沉思模樣的華雲帆說道。

「七成!」

華雲帆擺出一個七的手勢,只因為這位強大的薩滿加入,旺財和梁洛洛二人才是對付那隻暗影怪的主力。

「咱們干吧!」

天蓬也從地上爬了起來,對著眾人磨拳擦掌的說道。

「對呀,遲早要有一戰,還不如我們趁早解決他呢!」

鬼盜也是附和著說道。

華雲帆一拍手說道:「干他丫的!」

眾人紛紛進入自己的最強狀態,什麼寶貝都拿了出來,梁洛洛見眾人紛紛做好了準備,便一拉機關,在轟隆隆的巨聲中,石門緩緩地開啟了。

「殺呀!」

華雲帆高舉著旺財,後者也在華雲帆的手中變成了一隻九頭哈士奇,口中還不斷的吞吐著火焰。

然而讓眾人發獃的是,此時的走廊中卻空無一物,那隻實力強橫的暗影怪已經不知去向。

「他……他人呢?」

古天龍好不容易壯著膽子,也沖在了進入走廊中的第一梯隊,然而面對著空無一物的走廊,卻讓古天龍心中的落差極大,小臉都因為後怕而變得扭曲了。

眾人揮舞著火把,依舊不敢放鬆警惕,就算那隻暗影怪走了,但是現在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那隻怪物想來也已經聽到了響聲,或許就在向這邊趕來的路上。

然而眾人舉著兵器,瞪著眼睛等了很久后,卻依舊不見有人從這裡面出來。

「我擦,這丫是不是發現打不過我們跑了?」

天蓬揮舞著九齒釘耙,豬鼻子中喘息粗氣,一副氣鼓鼓的樣子對著身後的眾人說道。

「咿呀咿呀……」

華雲帆拍了拍鳳彩兒的肩膀,雙手比了一個拉弓的姿勢,又用自己的手指比做箭矢,直直地向前方籠罩在一片黑暗中的走廊比去。

「好的!」

鳳彩兒頓時理解他的意思,這是讓自己射出一個火箭,並且射的遠一點。

鳳彩兒彎弓搭箭,「嘭」地一聲一支火箭被鳳彩兒用力射出,借著火箭微弱的光芒,眾人也對走廊中的走勢走了大概的了解。

火箭在走廊中越飛越遠,華雲帆則皺起了眉頭,當火箭飛到一半時,華雲帆便發現了地上有兩道日積月累才在石磚地面上留下的車轍。

而這車轍更是跟著華雲帆在夢中所見過的一模一樣,看來眾人終於走對了!

「走!」

華雲帆像是端著衝鋒槍一樣的端著手中的九頭哈士奇,後背上的巨龍屠戮者閃耀著猩紅色的光芒。

「嗷兒」

一聲狼嚎,吃飽喝足的梁洛洛搖身一變變成一隻藍紫色的幽靈野狼,並肩走在了華雲帆的身邊。

「汪」

華雲帆手中的九頭哈士奇開心的笑了,對著身旁這隻突然出現的同類發出一聲友好的叫喊。

然而梁洛洛不理,這九頭哈士奇則在華雲帆的手中不安分的扭動了起來,大肚朝天的歪倒在華雲帆的懷中,九隻頭顱從華雲帆的手中垂下,九條猩紅的舌頭從自己的狗嘴中伸了出來,對著身旁的梁洛洛不停地喘著粗氣。

「老實點!」

華雲帆彈了這隻哈士奇腹部上的一個凸起,只聽這隻哈士奇發出一聲悲痛的呼喊,頓時老實了下來。

那可是他的命根子啊,哈士奇不敢在得瑟,臊眉搭眼的被華雲帆端在手中,當成噴火器來使用。

「這是?」

華雲帆走到地上留下兩道深深地車轍的路面上,熊手在上面抹了抹,華雲帆幾乎可以斷定,這裡就是他們要找的地方。

果然,華雲帆走了大概十幾米后,他的左邊出現了一道半掩的門,推了幾次后華雲帆都沒能將門推開,華雲帆疑惑的探出頭,門的裡面似乎被一截黑黑的東西抵住,加上年代有些久遠已經很難推開了。

「都散開,小心我發功傷到大家!」

華雲帆放下懷中的哈士奇,腰腹用力扎了一個十分標準的馬步,一抬自己的熊腳對著這木門就踹了過去。

只聽「咔嚓」一聲這扇門是開了,華雲帆的腳也陷在裡面扒不出來了,像是一隻獨腳的公雞,被自己踢開的木門帶跑了!

「哎呦呦!」

華雲帆的捂著自己的腿差一點就扯到蛋了,他沖著身後的鬼盜一揮手:「你大爺的,快幫幫我!」

鬼盜一臉嚴肅的走到華雲帆的身邊,聽著華雲帆直吸冷氣的聲音,又忍不住哈哈的大笑了起來,一想起自己在這隻熊貓手下吃的虧,鬼盜的心中這個暢快啊!

小小孫高舉著手中火把,環視著這間面積十分巨大的大廳,其中堆滿了一座座閃著寒芒的籠子,不出所料的話這些籠子之前應該是負責裝著那些少女的工具。

「咔」

在鬼盜的幫助下,華雲帆終於將自己的腿從木門中取了下來,接過雪薇手中的火把,向著這間大廳的更深處走去。

「熊熊?」

雪薇對著華雲帆的背影疑惑的喊道,眾人聽到了雪薇的呼喊也都跟在了華雲帆的身後,難道這熊貓真的發現了什麼不成。

黑暗中華雲帆走了十幾步,一堵掛滿鐵環和鎖鏈的牆出現在眾人的身前,上面還掛著累累的白骨沒有取下來,顯然這些白骨生前都是活活放這裡餓死的!

「可惡!」

眾人看著眼前的慘象紛紛暗罵一聲,雪薇更是取出了一顆水晶球,這是做偵察任務必備的記錄球,把他們偵測的到的信息記錄下來。

之前在瑪雅村的時候,這個任務都是由程蝶舞來完成的,但是現在程蝶舞下落不明,只要由雪薇開始來負責記錄了!

華雲帆看著這面牆壁沉默不語,這面牆正是之前出現在他夢中,自己被綁在上面的那堵牆! ?走廊中一片寂靜,只有華雲帆輕輕拉動牆上鐵環的聲音,那一夢或許在華雲帆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咚」

華雲帆用力的錘在冰冷的牆壁之上,望著這些已經布滿蛛網的白骨,華雲帆的心中就是一陣心痛。

眼下的雪薇眾人也是一陣沉默,一隻戴著兜帽的梁洛洛也去放下了自己的帽子,對著這一牆的屍體默哀著。

「大姐頭,她不在這裡嗎?」找遍了四周的古天龍瓮聲瓮氣的對著眾人說道。

華雲帆深深地嘆了口氣,眼下還不是默哀的時候,已經失蹤了多時的程蝶舞才是重中之重。

「走吧!」

華雲帆取下背上的巨龍屠戮者宛如一面厚重的牆擋在眾人的身前,眾人走在華雲帆的身後,不知不覺中心中的那絲恐懼已經蕩然無存,怒火已經在他們的心中熊熊燃燒。

雪薇的手中還漂浮著那顆璀璨的水晶球,已經將這裡面發生的慘案記錄下來,等找到程蝶舞兩人手將水晶球中的記錄合二為一便完整的記錄了此地的經過,到時候再交到學校的手中,這裡必將會大白於天下。

然而華雲帆的內心卻倍感焦急,就算是此時的程蝶舞被鬼附身,萬一要是碰上了那位像極了恐怖故事中的吸血鬼恐般的男人,恐怕以程蝶舞的時候也是在劫難逃啊!

不知不覺,華雲帆加快了自己的腳步,一路疾行的華雲帆忽然覺得手中的火把開始變得忽暗忽明,一股強烈的風從走廊的另一邊吹來!

「有風!」

鬼盜一臉緊張地雙手中握著兩把泛著淡綠色光芒的匕首,有風意味著眾人似乎離出口已經不遠了。

華雲帆向左一揮手中的火炬,一片黑漆漆的大鐵門出現在眾人的身前,此時大鐵門已經半開,正好可以容納一個小孩子通過。

「這是?」

華雲帆蹲在地上,一臉疑惑的從鐵門上拾起一縷黑色的布條,華雲帆心中一緊這布條正是程蝶舞身上的。

眾人也發現了華雲帆手中布條紛紛圍了過來,古天龍踮著腳這才看清了華雲帆手中的布條驚呼道:「這……這是大姐頭衣服上的布條!」

小小孫和天蓬對視一人,二人各自揮舞著聖者兵器向身前的這道鐵門砸去,「轟隆」一聲黑色的大門在小小孫和天蓬的奮力一擊下變得四分五裂。

「咯咯咯,你們終於找到我了!」

之前華雲帆還以為走散在這地宮中程蝶舞可能會遇到危險,但是現在程蝶舞卻安然無恙的趴在一口石棺上,正用白嫩的手臂支撐著自己的小腦袋,兩隻小腳在身後一搖一搖的。

與之前程蝶舞的俏皮可愛不同,現在程蝶舞的渾身都透露著詭異的氣息,華雲帆不由得雙手緊握了巨龍屠戮者,那隻離奇消失的暗影怪就在程蝶舞身後的黑暗中若隱若現。

「我……我怎麼又看到了那隻怪物?」

古天龍小臉雪白的指著在黑暗中露出一截身子的暗影怪失聲的對著眾人說道。

「咯咯咯,你在說小七是嗎?」

程蝶舞笑得十分的詭異,她話音剛落那隻暗影怪便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你……大姐頭……你竟然跟他是一夥的!」

古天龍抖得跟個電動小馬達似的,就連華雲帆等人的表情也凝重了,程蝶舞身體里的那位,似乎正是這地宮中最為強大的存在,就連這隻強勢的暗影怪都甘願受她驅使。

華雲帆不淡定了,之前算上樑洛洛眾人還有七成的把握拿下身前的這隻暗影怪,不料此時又出現了一位是敵非友並且實力不詳的程蝶舞,這局勢又變得撲朔迷離了起來。

「大……大姐頭……你到底想怎麼樣?以後我再也不說你帶的飯難吃了還不行嗎?」

古天龍躲在華雲帆的身後,露出一截胖胖的小臉驚恐的對著怕在石棺上的程蝶舞說道。

「我?」

程蝶舞用自己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頭,「咯咯」一笑原本在程蝶舞臉上燦爛的笑容,卻讓眾人心中發寒。

「我想讓你們留下來陪我!」

這句話說完,程蝶舞臉上的表情更加的陰沉了起來,兩隻黑黑的眼窩在因為附身太久而顯得十分蒼白的臉上顯得格外瘮人。

「大……大姐頭……我們回學校還不好嗎?」

古天龍試著和身前的程蝶舞商量著,眾人沒有說話靜靜地思考著對策,眼下即便是眾人能制服對面的兩位,但是接下來又該怎麼處理已經被鬼附身的程蝶舞呢?

華雲帆額頭上的冷汗不斷低落,為了不刺激到身前的程蝶舞,他現在連戰甲都沒有召喚出來。

就在僵持不下的時候,原本搖晃著雙腳的程蝶舞卻突然一頓,兩隻支著自己小腦袋的頭小手也無力的垂了下來。

「咚!」

一聲悶響程蝶舞的頭直接磕在了石棺之上,眾人疑惑的同時也準備趁這個機會將程蝶舞搶過來。

不料黑暗中的那隻暗影怪此時來的更快,如一縷黑煙一般擋在程蝶舞的身前。

「啊……鬼啊!」

古天龍嚇得一縮脖子,伸手指向昏倒在石棺上的程蝶舞,本已經要和這隻暗影怪斗在一起的眾人又硬生生止住了腳步。

「夢……夢!」

程蝶舞突然了抬起了有些紅腫的額頭,十分虛弱的對著華雲帆伸出了手,口中輕聲的說道。

華雲帆一愣,突然想起了程蝶舞向自己傳遞的夢境,剛想開口去問,卻見程蝶舞頭一低又昏了過去。

「咚」

又是一聲響悶響,等程蝶舞再次將頭抬起的時候,額頭上已經起了一個大包,此時的程蝶舞又換上了那副陰沉沉的表情,一臉冷笑的對著眾人說道:「小七,陪他們玩玩吧!」

華雲帆呼嘯一聲直接將手環中的鎧甲召喚了出來,揮舞著手中的巨龍屠戮者直接沖著這隻怪物劈去。

「鐺」

黑暗中華雲帆手中的巨斧和這隻暗影怪手中伸出的長刺碰撞在一起,華雲帆只覺得虎口發麻接連向身後推了三步才緩存衝掉這股巨力。

「嗷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