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眼前這個女鬼積怨已深,我原本以爲可以和談,但是我在聽過她的故事之後,再看到了身爲前世惡人的王興建,我便知道根本就不可能和解。

積怨太深,難以化解。

的確,眼前的這個女鬼說的這種方法是最快捷的化解心中怨氣的方法,但是想要真正的逃開因果糾纏,恐怕她想的太簡單了,即便是這樣她也不可能再轉世爲人。

“行不通?我之前就給你說過了,誰要是阻擋我報仇,我統統都殺!”

女鬼說話之間我便看到了她的身後那無數的嬰兒瞬間大哭起來,頃刻之間整個圖書館變得昏黃吵雜起來。

我退後一步,中指點在眉心,瞬間怒喝一聲。

“陰兵鬼靈,開!”

陡然之間我的身後出現了一片同樣漫卷整個空間的陰煞之氣,我感覺自己的雙目開始灼熱,似乎雙眼這一刻在不斷的滴血。

我緊握着手上的桃木劍,中指點在劍身之上,口中默唸滅鬼咒,然後一劍便朝着眼前的女鬼的鬼門刺去。

“想要用你身上吸收的那點鬼氣來阻擋住我,簡直就是個笑話!”

女鬼長髮肆意,在我出劍的瞬間,女鬼那滿頭的長髮瞬間將我包裹住,身軀之中那肆意爆出的陰煞之氣瞬間被那長髮吞噬。

“啊啊啊!”

那從頭空隙之中伸進的鋒利的指甲將我瘋狂的包裹住,我身子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如被無數鋒芒的利刃挾持着,稍微一動,便會凌遲而死。

“你原本可以不死,但是這都是你自找的!”

女鬼的聲音出現在了我的耳邊,冰冷徹骨,殺氣凜然。

(本章完) “是嗎!”

我冷笑一聲,緊咬着牙,那被層層頭髮纏繞住的手臂瞬間瘋狂的伸展出了一根根的骨節,將那不斷纏緊的長髮直接崩斷,這一刻我身軀之中其他地方的骨骸也是瞬間在我的控制之下伸展而出,那原本吞噬我鬼氣的根根長髮這一刻瞬間碎裂,並且突然之間燃起了一股無名的陰火。

“啊,你的身上,怎麼會有鬼王的氣息!”

這一刻那女鬼飛快的後退但是他那鋒利的指甲和長髮卻是在這一刻瞬間破碎不堪。

突然一股磅礴的鬼氣瘋狂爆開,我和那女鬼各自退後數步,這一刻我也是感覺胸口一陣血氣翻涌,退後退後了幾步,半跪在地上,擡眼便看到了那距離我足足三米開外的女鬼,一臉的驚愕。

而且這個時候女鬼那原本一頭的長髮完全沒有了,不但如此他的是根手指頭都是鮮血淋漓。

先寵後婚:霸道總裁 “既然如此,那我只有讓你知道鬼術的厲害了,死!”

一時之間那滿手是血女鬼突然之間厲吼一聲,那整個圖書館瞬間瘋狂的嘶吼起來,無數的鬼鳴之聲將我的頭腦震得發暈。

我咬破中指,在地上畫出了一個結界符,瞬間打出,可就在我打出的瞬間,突然之間我便看到了一道青光一閃,整個空間那原本瘋狂磅礴的鬼氣,那幾乎要將我直接的聽力直接撐破的鬼鳴之聲戛然而止。

我擡頭一看,一條足足十來米的青色巨蟒此刻已經直接咬住了那女鬼的腦袋,然後仰起頭,便直接將整個的女鬼吞入了腹中,最後還打了一個飽嗝。

“小青,你怎麼來了?”

看着眼前突然出現的青色巨蟒我沒有絲毫的懼怕,反而覺得十分的親切。

“趕快的,跟我走一趟,在幫助一個陰魂的時候遇到了點麻煩。”

我半天嗯了一聲,然後指着剛纔站在我對面的那個女鬼。

“這樣的小鬼,也只有你才半天收拾不了,這個女鬼其實很弱了,要是他全勝時期的話,我也不能這麼快收拾下來,但是被你的身上的鬼脊傷了魂魄,她的力量幾乎就和一個小鬼沒有什麼兩樣了,會點鬼術了不起,還不是被我一口給吞了,從此魂飛魄散!”

我點點頭,不禁感慨,果然我還是手軟了。

出了圖書館我便給寢室蕭子卓一個電話,說事情解決了,讓老王放心,他沒事了,至於其他的事情等我回來在說。然後便跟着小青趕往一個叫做旺角街的地方。

一路上小青告訴我,這個鬼來陰間公寓已經十多年了,她最大的願望便是找回他的眼珠。我第一次聽到的時候心中瞬間涌起了很多的猜想,但是等我知道了事情的經過之後才發現,原來這個陰魂名叫王婷,十幾年前因爲一場車禍而離開了人世,那個時候肇事司機逃逸了,又因爲是一個死角根本就沒有監控,來來往往的車輛又很多,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是誰把她撞了,但是王婷當時隱約記得自己被撞了之後,眼珠子飛出去了之後落到了另外一輛黑色小轎車裏。

“那這怎麼去找?”

我心中不由得一陣鬱悶,十幾年前的事情,而且一個眼珠子又飛到了另外的一個車裏,這樣的事情,恐怕就如是大海尋針,根本就是不可能辦到的事。

“你先彆着急,柳先生說了這個鬼的這對眼珠子不是一般的東西,因爲這個叫做王婷的女子天生便是個盲人,而且她的眼珠子乃是一對白瞳,這是爲朵朵找的,朵朵的煞目之力一直髮揮不出來就是因爲他的煞目其實不完全,要匯聚七彩之色才能真正的成型,而現在朵朵只有一種赤,所以這個白瞳一定要找到,這個鬼一身的鬼氣馬上就要散完了,如果沒有她鬼氣散盡之前找到那個眼珠的話,我們的損失就大了。”

一世兵王 我聽到小青的話,心中不由得一陣驚訝。

難怪小蝶得到了煞目也一直難以發揮出煞目真正的力量,也難怪那日我借用了朵朵煞目力量的時候有種入魔的感覺,原來煞目並不完整。

“可是,現在我們哪裏去找?”

“到我的背上來!”

小青突然停止了爬行,然後擡頭對着我道。

我渾身一顫,我身子被小青這突然的一個動作嚇了一跳,然後點點頭,小心翼翼的趴在了小青的身上,小青的身上沒有那種普通蛇類的那種味道,而是一種清香,這種味道很是怪異,而且小青的身上格外的冰冷,讓我感覺趴在一塊冰上。

“所以我才找你找得這麼着急,柳先生已經算好了,我們現在要去找一個叫做王明的人,只要找到了王明應該就有希望找到那個眼珠。”

“這麼確定?”

小青的身子飛快在黑暗的馬路上疾行,他的速度很快,我估摸着至少也有一百多碼。

“柳先生說了,這個眼珠就在這個王明的身上,至於在哪裏還的我們去尋找。”

我點點頭,既然在這個叫做王明的身上那應該就沒有問題,我們一路來到了三環外的一個偏僻的網吧。

“王明就在這裏面了,之前我已經來過了,這個王明是一個遊戲高手,每天晚上都要來這兒打遊戲,所以我們在這兒等着就行了,等王明出來我就告訴你!”

我算是知道了小青爲什麼火急火燎的將我找來了,畢竟他現在還沒有蛻變成人形,所以這樣的事情只有找我才能做,我並沒有問二狗子他們去哪兒了,尋思着什麼時候讓張臉來幫忙了,畢竟張亮身上有着奇遇,說不定現在已經有了一定的基礎,跟着小青,我相信他也會慢慢的成爲一個陰陽先生的,至於蕭子卓我卻是不放心。

就在我思索之間,那網吧之中走出了一串人,一個叼着煙,一身盯着一頭黃毛的青年緩緩的朝着我們走來。

“這個就是王明瞭,去,將他截住,然後問問。”

我不由得微微皺眉道:“小青,這樣不好吧,而且他這個樣子才十七八歲吧,你說那眼珠子在他的身上,不會是你搞錯了吧。”

“不會錯,柳先生算出來了他的樣子,就是這個樣子。”

說話之間,便是一尾巴打在我的屁股上,我頓時往前一個踉蹌,竟然徑直的就要撞在王明的身上,我連忙身子往後仰,後退了幾步才站穩。

“對不住哈,哥們兒,沒把你撞到吧!”

王明以爲自己把我撞了,連忙上前幾步,因爲我這會兒身上還有着鬼血,所以看着就像那種剛剛和人幹架完了回家一般。

我將後背的揹包緊了緊

,然後點點頭道:“沒事,你叫什麼!”

雖然我以前沒有怎麼混過,但是我知道這些混子的心裏,你越是表現的兇狠,這些人就會對你越尊敬。

我看着王明那一臉的驚慌,當即決定裝逼一番,順便看看能不能問出點什麼情況。

“大哥,小弟叫做王明,來,大哥抽菸!”

說着便遞給我一根菸,我並沒有接他的煙,而是聲音略顯低沉的道:“王明,這個名字好像哪裏聽到過。”

因爲我聽小青說了,這個王明在這一帶打遊戲可是第一牛人,這裏的都人叫他電競第一人,也有不少的粉絲。

“大哥見笑了,我遊手好閒,就會打點遊戲,這一帶的朋友給面子有個電競第一人的虛名。”

我點點頭,然後轉過身指着不遠處的一個路邊攤。

“走,那裏去,我們坐着聊!”

說話之間我便轉過身,然後又一次將我的揹包緊握了一下,因爲我的揹包裏有我的長槍還有兩把桃木劍,這樣用力便能直接凸顯出菱角,在這樣的環境,在配合着我臉上和身上的血,除了砍刀,估計王明也不會再有其它的想法了。 不乖總裁靠邊兒站 我知道王明一定會跟來,因爲他不敢不跟。

坐在路邊攤上,看了一眼,是賣的鴨血粉絲,還有就是燒烤啤酒。

我叫了兩碗鴨血粉絲,然後隨便拿了很多的串串,再一人拿了兩瓶啤酒。

王明坐在那裏,一臉的驚慌失措。我知道他這會兒心裏面一定在想我的身份,爲什麼要這麼做,他越是這樣猜,我越是高興,只有這樣我待會兒問他他才能知無不言。

我坐下來,王明王明頓時嚇得站起來了。

“坐,我就點這些,你想要吃什麼又去自己拿,放鬆點,有點事要問你,沒事,只要你回答滿意了,以後這一帶你橫着走!”

自然我完全都是裝逼的說的,我知道這些小青年都是這個心思,早早的便不讀書了,整日混來混去,一看王明的樣子就知道混的不咋的,果然聽我這麼一說,王明連忙一個大哥長一個大哥短叫的可親熱了。

我一開始並沒有說關於眼珠的問題,我也一直在想如果這個眼珠在他的身上的話,會以怎樣的形式表現出來,所以一開始的聊了他的家庭,還有就是他的個人愛好。

喝了我拿的酒,王明又是自己跑去提了一箱子來,我估計他喝的醉醺醺的時候我開口問道:“這麼說的話,你的記憶力很好,幾乎是過目不忘了!”

因爲在之前王明說到了他看什麼東西都是過目不忘,而且就在我這麼說的時候,王明頓時笑着道:“大哥,不瞞你說,你不問我還不會輕易展示,怕人笑話我,我王明沒什麼特長,就這點特長,大哥開始去拿了兩罐瓶酒,三十個羊肉串,十八個素材,還有大哥見到我之後總共走了一百四十六步,抓緊揹包的動作總共三下。”

我聽着心中微微一驚,其他的我或許不能確定正確還是錯誤,但是抓緊揹包的動作,我卻是記得清清楚楚,如此細緻的觀察和記憶能力,完全超越了常人,或許這種能力就是那隻眼睛帶給他的。

一時之間我彷彿看到了希望,微微笑着道:“看來你的確是個可塑之材!”

(本章完) 那夜和我王明直接喝到了凌晨的四點過,王明估計是是在是受不了了,然後醉倒過去了。

我起身扛着王明離開了這個小攤,然後去不遠處的一家旅館裏隨便開了房間。

等我一進屋,小青便已經在窗戶外面對着吐着蛇信了,我將王明放到牀上,這會兒的王明已經昏睡得很死了。

我打開窗戶,讓小青從窗戶慢慢進來了。

忘憂女僕重愛記 “確定了沒有?”

小青一進屋便直接爬到了乾淨的牀單上,然後盤成一圈,然後將整個牀佔完了。

我點點頭,然後將瞭解到的情況和小青說了一遍。

當年車禍發生的時候,王明還只是一個小孩子,而且王明是那種腦袋有點癡呆的孩子,那夜正好是是王明發高燒被他的父母送往醫院,就在路上的時候王明突然探出頭,王婷被撞的瞬間,飛出的眼珠便直接飛到了他的嘴裏,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應,那眼珠子便直接的飛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自從那晚之後,王明的腦子便開始好使起來,特別是記東西那更是無能能比,在同齡人之中王明早已經能夠背誦很多的古文,王明一夜的變化讓那一帶的人都是想不通,就連他的父母也是生怕這個孩子撞見什麼了,雖然王明的父母也是知識分子,但是怎麼說呢,越是知識越高越是對諸多未解的事情充滿了敬畏,所以父母二人不止一次爲自己的兒子找陰陽先生看,不過都是無果。

後來王明長大了,他不但能夠記住東西,更能夠記住生活之中的每一處細節,久而久之便成了一種拖累,讓王明和他的父母都開始痛苦不已了。

再後來王明便開始打遊戲,折讓他的能力得到了發揮,在短短的幾年之內,便成爲了十分耀眼的競技選手,成爲當地的第一。

而這一切都是因爲王婷當年那一顆飛入他身體的眼珠,讓我想不通的是,這樣一顆眼珠子飛入了他的身體之中現代的醫療設備和之前來的陰陽先生怎麼都沒有檢查出來。

小青身子一動,那蛇信便直接落到了王明的身上,要是此刻的王明突然醒來的話,恐怕整個人都得瞬間嚇傻。

“不錯在他的身上的確是有白瞳的氣息,只是想要將這白瞳取出的話,有點麻煩,因爲白瞳已經開始和他的身體相融合了。”

我一聽不禁眉頭一皺,不管任何的法寶一旦和另一個物體相容的話,就再也不能復原了。

“不過這件事我有辦法,只是可能有點危險,你將王明的三魂七

魄抽離他的身體,我吐出我的內丹,進入他的身體,引出體內的靈種氣息,畢竟煞目乃是上古的一位傳說的人物的眼睛,所以天生就具有靈性,我現在也只有這樣的辦法了,不然我們就算將白瞳從他的體內抽取出來了,也不是完整的白瞳了。”

“那這樣對王明有什麼影響。”

如果因爲我們這樣抽取白瞳對王明造成了嚴重的傷害的話,我打死也不會做。

這種事情有損陰德,對修行不利。

“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只是白瞳離開他的身體之中後,他的神奇力量就沒有了,泯然衆人矣!”

我點點頭,這一點我還是能夠接受的,原本這都是外來之力,而且王明佔有了十幾年,現在也是該物歸原主的時候了。

看到我點頭,小青那雙蛇眼瞬間閃爍出一道青色的光芒,頃刻之間,眼前的王明渾身便被包裹住了一股青光,然後緩緩的漂浮而起,盤膝而坐。

“現在你將他的三魂七魄抽取出來吧,我怕待會兒我的內丹飛入他身體之中的時候傷害他到了他的三魂七魄,那就麻煩了。”

我一步上前,從揹包裏掏出一張引魂符瞬間,然後圍繞着王明的頭頂轉了一圈,隨後掏出了一個小瓷瓶,對着王明的眉心一點,頓時便將他的三魂七魄從他的身體之中引了出來,這會兒王明的三魂七魄也是昏昏沉沉,我將王明的三魂七魄裝進了這個小瓷瓶裏,然後封好。

這會兒我便看到了小青一尾便將王明纏住並將王明直接倒立懸空起來。

這才張大嘴巴,然後在小青的嘴裏出現了一個青色的小圓球,大約大母豬大小,緩緩的這拇指大小耳朵圓球便朝着王明的嘴裏鑽去,站在一邊,我看到了整個引靈的過程,小青的內丹飛入王明身體的瞬間,頓時王明整個身體都開始縮成一團,而且是越縮越緊,這個過程足足十分鐘,十分鐘之後小青的內丹緩緩的飛出,在空中打了一個轉,便飛入了它的嘴裏。

躺下的王明的身上突然閃爍着一道白光,最後緩緩的從王明的口中飛出。

一顆眼珠子,雪白晶瑩,緩緩的從王明的嘴中緩緩的飛起,然後落入了我的手上。

看着手上那雪白晶瑩的眼珠,頓時便感覺這顆雪白晶瑩的眼珠有着神奇的魔力。

“這個就是完整的白瞳了,現在你將三魂七魄放回他的身體,我們也該走了!”

我點點頭,看着那躺在牀上臉色蒼白的王明長長嘆了一口氣,然後緩緩打開瓷瓶,

然後飛快的將一枚浸了硃砂的銅錢抵在王明的眉心,然後隨機念動咒語,三魂七魄一點點的飛入了他的身軀之中,我咬破中指,一點精血點在了銅錢的中心。

“合!”

三分鐘之後,王明那慘白的臉色緩緩的變得正常,呼吸也是勻淨起來了,我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轉身站在了小青的身上,緊緊的抱着他冰冷的脖子,瞬間便從那高高的窗臺之上飛竄而下,消失在了這個街角。

我並沒有回陰間公寓,因爲到公司的時候已經是早上的五點了,夏日的天亮的比較早,我便沒有再跟着小青回陰間公寓,小青走的時候告訴我,讓我有空就回去一趟,柳先生找我有點事情,說完便消失在了昏黃的鬼路之上了。

一個人漫步在黎明前的黑夜,我的心中想到了很多事情,自己的身邊一個個人的改變,張亮蕭子卓的變化,如今恐怕經過了這件事之後,王興建也是會重新的認識這個世界。

我回到公司將東西放好,呆爺還躺在牀上呼呼大睡。我看着他的手上依舊拿着一張未完成的圖紙,我苦笑一聲,轉身小心的將門帶上,沿着長長的街道走到學校,宿舍的門六點的時候也是已經打開了,我回到寢室的時候,寢室一片打鼾聲,不過就在我剛剛走回寢室,老王便猛然坐起,把我都嚇了一跳。

“老楊,你回來了!”

我點點頭,看着眼前一臉愁容的王興建,不禁笑道:“怎麼了,老王,不會你真的被嚇到了吧?”

王興建毫不隱瞞的點點頭然後苦笑了一聲道:“老楊,你老實告訴我,你今晚是不是去捉鬼去了?”

我眉頭微皺,半天我肯定的點點頭。

王興建也是點點頭,然後從牀上下來,搬了一個椅子坐在我的面前道:“老王,那你給我說說。”

我微微點頭,並不想隱瞞什麼,因爲對於老王來說,之前是可能一時之間難以接受,但是隻要想通了便會接受這個現實,畢竟對於一個寫靈異小說的遇到了鬼就立馬恐懼,就有種葉公好龍的味道。

隨後我便將這件事的前因後果都給他說清楚,包括圖書館女鬼的故事,但是最後我沒有說小青因爲急着找我幫忙而直接秒了女鬼的事情,而是說成最後女鬼在我的勸說之下放下了報仇,從而超脫投胎。

老王一臉的深沉,然後站起走到窗戶,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轉過身道:“你帶我入門如何?”

坐在那裏,看着那依舊有些暮白的天,我緩緩笑了起來。

(本章完) 我並沒有打算將老王也帶到這個圈子,一個張亮已經夠了,畢竟張亮身上的情況還不明朗,所以我準備先讓他幫忙收集陰魂,至於其他的事情我暫時都還沒有想過,想着等今晚便帶着張亮進入陰間公寓,將他交給柳先生,跟着小青一起幫我收集陰德。

可總是事與願違,中午的時候我接到了呆爺的電話,說是就在剛剛成都周圍一個叫做龍井村的地方有屍體從棺材裏跑了出來,暫時情況還不是很清楚,總之讓我趕快趕過去。

八兩叔之前說了這一個月內巴蜀所有的業務都讓我一個人接了,這還只是不過四五天裏,就已經是每天都不間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