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看著他委屈的樣,秦石不禁大笑。

撇撇嘴,皓月道:「算了,反正我也沒想過要什麼冠軍,咱們還都是劍宗的弟子,你能拿到龍團的積分就行。」

他真的很善變,安撫好自己的心靈以後,他又變的激動起來:「但是石頭,這一次你真的要出名了,你看看龍團那些弟子,一個一個全都給嚇傻眼了,能以一人之力威懾住整個龍團,恐怕至今為止也就你一個人。」

秦石淡淡一笑,心中卻有些餘悸。

趙龍淵,以及整個龍團,實力真的很強,如果不是他修鍊了輪迴武學,那最後的結果還真說不準。

就是這樣,最後都差一點,叫紫玲莎陷入危機,一想到這他餘光朝紫玲莎望去,回想到紫玲莎最後和趙龍淵交手的短暫瞬間,他很確定,兩人最後是說什麼了,但卻沒有聽清楚。

而且,那一擊將趙龍淵震飛的手段,也不是尋常九天之境該有的力量,心中對紫玲莎的好奇又濃郁幾分。

「這女人……我必須要弄清楚才行。」

眯起眼,旋即他的心中又嚴肅起來,如果之前皓月說的沒錯,那趙龍淵的死,就不是結束了,反而是更大麻煩的開始。

一個域境,和五百個天巔境來比,秦石覺得還是後者的威懾力更強,如果龍團要為趙龍淵報仇的話,那光憑他們四人是無論如何都抵擋不下的。

一想到這,秦石沉重的沖龍團望去,但突然,他和幾名龍團弟子對視,不禁的皺了皺眉,露出幾分詫異。

「你們看那裡。」

他沖著龍團弟子指去。

皓月三人費解的微微轉頭,跟著目光都是和秦石一樣,一個一個的呆愣在原地了。

「這是怎麼回事?」

皓月撇撇嘴角,只見龍團的五百弟子,一個一個眼神都變的渙散了,好像是丟了魂魄一樣,一動不動。

突然,孔賢慧杏眼聚合的驚道:「這,難道是……禁域的禁術,封天禁魂術?」

「封天禁魂術?」

幾人對此都微微不解,也能看得出來,此事非同小可,孔賢慧嬌容嚴肅了半響,才道:「封天禁魂術,是禁域成名武學,這武學擁有囚禁他人靈魂,控制他人思想的功效,一旦種了這種武學的人,那就等於不再是自己了,只會按照命令去做事。」

「還有這種武學?」三人聞言微微吃驚,但馬上又質疑道:「那不對啊,剛才這些人,一個一個都五感聚在,也有自己的思想,不像是被別人控制了啊。」

孔賢慧哀嘆的搖搖頭:「這也是封天禁魂術的精妙之處,被禁錮靈魂的人雖然被控制了,但在外人看來是看不出什麼區別的,也會哭會笑,只是一旦接到指令,就會按照指令去做,絕不會違背。」

聽聞,三人都是緊了緊眉宇,要真是這樣的話,那這武學真的是慘絕人倫啊,皓月氣憤道:「難怪,龍團對趙龍淵的忠實度那麼高,他竟然用了這種卑鄙的手段?這畜生!」

秦石也沒料到,事情會是這樣。

「確實,當年這禁術,也在大陸上引起不少騷動,在千年前的時候,其餘八域因此還聯合起來,強制性的要求禁域將此術摧毀,只是沒想到……竟然還有遺留。」

「如此看來,這趙龍淵和禁域之間,也並非是像世人所了解的那樣,其中應該是有著某種黑暗的利益存在。」

「我回去,一定要將此事稟報給我父親!」孔賢慧氣憤的嬌吟。

秦石搖搖頭,沒有多說話,但是他知道,就算是孔賢慧將其轉告給荒域域主,荒域也未必會因此作出什麼反應,畢竟,在這亂世里,給自己樹敵可不是什麼好的選擇。

但他仰起頭,盯著那五百名失了魂魄的弟子心中卻有些同情,他突然朝前走去,走到龍團最前方的弟子身前,伸出手。

一隻大手,在那龍團弟子的眉心停下。

「破!」

沉吟聲,跟著他五指間就噴射金光,念力穿透進那弟子的識海之中。

那弟子的識海中漆黑如夜,空曠無人,和死人並無區別,這叫秦石皺起眉頭,突然,一道微弱的餘光落下,叫他猛的側目過去,一個梵文打造的牢籠矗立於黑暗之中。

「是這裡么?」

他上前一步,將靈魂力運轉,沖著那牢籠便是連續三掌。

砰!砰砰砰!

頓時爆響不斷,那牢籠就被破開了,一個極為蒼白稀薄的靈魂墜落而出,他上前將其扶住,神念抽回之後,那弟子的眼神才恢復幾分光澤。

「這,這是怎麼回事?」他驚愣的喘了幾口粗氣。

「你們都被趙龍淵所控制了。」秦石將事情的原委轉告給那弟子,道:「不過,現在沒事了,你們只要安心休養,等到靈魂恢復以後就可以了。」

那弟子恍然一驚,這才感激的望向秦石:「恩人……請受我一拜。」

說著話,那弟子就要衝秦石抱拳鞠躬,秦石連忙伸手給攔下來,道:「你不必這樣,舉手之勞而已。」

「恩人,你有所不知,我們已經被趙龍淵那畜生控制了多年了,我叫做屠野,是最早的一批,已經有上百年之久了。」

「上百年……!」秦石不禁握緊拳,拍了拍屠野的肩膀:「放心吧,都結束了。」

言罷,他神色凝聚,沖著那五百名弟子分為五百道念力祭出,一一將那些弟子從苦海中救贖。

當這群人恢復,都是對秦石感激涕零。

然而,秦石並未放在心上,他只是做了他覺得最的事情而已,所以當他將這五百名弟子都解救后,並沒有在多做逗留,而是選擇離開。

他回身沖著三人招招手:「我們走吧,在這裡也確實耽誤了夠久了,陵墓內部應該已經有分曉了吧?」

離開洞穴,皓月幾步走到秦石身後道:「你真的就這麼放過他們啊?他們手上雖然沒有奪來的積分,但每人一分,也架不住數量龐大啊,五百分啊……如果趁著他們被控制的時候動手,肯定是輕而易舉的。」

秦石無所謂的聳聳肩:「不必了,他們已經夠慘了。」

「石頭說的對,君子愛財取之以道,石頭救了他們,他們以後也不會和我們作對了。」孔賢慧道,旋即微微長嘆:「不過,這場神域之祭,禁域到這裡就算是徹底結束了,恐怕任誰都沒有想到,那看似天衣無縫的龍團,就這麼被終結在這了。」

四人相覷一眼,會意而笑。

接下來,四人加快了步伐,同時沖著陵墓深處進去。

混戰當即,而突然間,秦石移動到紫玲莎身邊,問出在心中壓抑許久的問題:「你和趙龍淵最後,究竟說了什麼?」

… 「我?」紫玲莎無辜的指了指自己.

「就是你!一擊震退域境,擁有毒死域境大能的毒丹,這些可不是尋常弟子能擁有的……你,究竟是什麼人?」秦石嚴肅的發問。

只是,他的嚴肅,在紫玲莎那裡毫不奏效,她就像是棉花糖一樣,任你如何憤怒,都石沉大海,盈盈一笑:「想知道啊?行啊,那你猜啊。」

「我……!」

秦石瞪了瞪眼,這種事哪裡是能猜到的?

不過當他在想逼問時,紫玲莎已經起身上前了,她踏著輕盈的步伐,幽幽道:「該告訴你的時候,我自然就告訴你了,現在還不是時候,想知道的話,那就猜吧。」

「哎……!」秦石長嘆一聲,這結果也是他早就預料到的,不過好在紫玲莎平安無事,最後他也就沒在多問。

「你們說,這陵墓中的珍寶,有沒有可能就是武神果?」在行動中無聊的厲害,皓月大膽的設想道。

聞言,其餘三人都皺起眉,其實這種可能性並非沒有,而且十分龐大,孔賢慧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有這種可能,說不定從始至終,我們的方向就都錯了,陵墓的主人當年留下陵墓,就是為了將我們引導向錯誤的方向,然後將武神果封留在那面壁畫后。」

「嗯,這確實是個巧妙的辦法。」

「不可能!」

但突然,秦石很堅定的打斷三人,然後他的目光凝視向陵墓深處,一股極強的力量波動滾滾朝外衝擊而出。

「在陵墓里,一定還隱藏著什麼。」

他低喝聲,旋即這時,整個洞穴都出現變化,就在三人的行動中,層層的迷霧從深處溢出。

「好恐怖的力量……!」

四人都不禁震撼幾分,秦石更加堅定心中的想法,腳掌猛的用力:「我們加速,墓穴中的珍寶,應該馬上就要現世了。」

言罷,他身軀化為紫色,噼里啪啦的閃電滾滾而動,從他背脊上甚至形成半透明的雷神之翼,頓時令他的速度達到極致。

墓穴深處。

一片混亂的戰場,這裡是一個極為空曠的場地,數千名八域的弟子匯聚在這裡。

從千人中央,一處凸起的祭壇分外刺眼,幾乎在場所有人都是以此為圓心的,而從那祭壇上方,是一處懸浮於空的光球。

從那光球周圍都充斥起極為強烈的屏障,令那些弟子都無法接近,連域境也不例外。

不過,明眼人都清楚,這光球定然就是這陵墓的珍寶了,所以它越是強悍,那也就越發珍貴,不少人都因此變的眼紅起來。

「這陵墓中的珍寶果然非凡,如果我能夠拿到的話,就算是不能得到神域第一,那以後也定能夠受到熾域重視!」一些弟子躍躍欲試。

「確實,只要能將這屏障破開,那珍寶就會現世!」有人扇風,自然就有人點火,不少弟子開始蠢蠢欲動了。

「那還愣著幹什麼?我們聯合起來,先破了這屏障!」一名煉獄的弟子吆喝聲,跟著挑頭的沖不少弟子招呼起來。

「對,聯合,先破了這屏障再說。」

「大哥,你說我們怎麼辦?」

「先破屏障,但記住要保存點力量,一旦屏障破開以後,不惜任何代價的去爭奪那珍寶。」

各懷鬼胎的人群就這樣聯合起來,跟著以最開始挑梁的那個煉獄弟子為首,瘋狂的祭出武學,開始沖那祭壇發起猛攻。

砰!砰砰砰!

頓時間,整個洞穴里都被爆鳴聲給充滿了,上千名的八域弟子,這種陣容實在是恐怖,任何一人,都是在天巔以上。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動手的,動手的只是那些落單,或者是鼠目寸光的小弟子,一些大勢力,大組織,都是選擇了從祭壇下觀望。

「大哥,我們怎麼辦?」風域弟子在靠外的地方,李岩看著那混亂的戰場中不禁沖尹冰鳴問句:「我們也要動手嗎?」

尹冰鳴仍是清秀的屹立,他搖搖頭:「先不急,我之前讓你調查的事情你查的怎麼樣了?」

「都查好了。」

「哦?」尹冰鳴露出淺笑:「那說說看。」

李岩恭敬的點點頭:「是,根據我派出的弟子探查,目前為止進入陵墓之中的八域弟子里,不算我們風域的話,只有兩個是這次的潛力軍。」

「哦?只有兩個?」很顯然,這個結果有些出乎尹冰鳴的預料,他道:「那這麼說,西域和煉獄的那兩個變︶態都沒有進來?」

「回大哥,沒錯。」

「亂域呢?塵乾這個人,也不容小視。」

「塵乾也沒有,好像是在和荒域的衝擊中被耽誤了。」李岩說到這,又補充道:「熾域的蕭炎也是,至於青雪宗的沁雪心,之前我們就已經派人去阻攔她了,不過……」

「不過什麼?」尹冰鳴喝聲問道。

「回大哥,所有的弟子,全部都被擊殺了……」

「全部都被擊殺了?」頓時,尹冰鳴憤怒的揮動一拳,臨近他的牆壁直接凹陷下去,眼神森冷的道:「哼,好一個沁雪心,倒是我小瞧他了。」

「那煉獄的那個呢?」能看出來,最為叫尹冰鳴忌憚的,始終是西域與煉獄的兩大女子。

「這個……這個,不知道。」

「不知道?」

尹冰鳴微微皺眉,有些不悅,這一下,李岩馬上慌了,緊張道:「回大哥,這個是真的不知道啊,我派出去的弟子已經搜查了整個神域之祭,但是都沒有查到千山幽女的消息,甚至抓了幾名煉獄的弟子,就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

「一群廢物!」尹冰鳴臉色唰下就鐵青了,沖著李岩揮起手,就是一個響亮的巴掌,將李岩抽飛了幾步遠。

被呵斥,李岩連忙怯弱的低下頭,盯著他半響,尹冰鳴這才呼出幾口長氣:「算了,下不為例,不過一定要小心,那個女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然後停頓了下,他道:「那你之前所說,和我們一樣,進入陵墓的兩大潛力軍是哪兩個?」

「回,回大哥。」李岩說話都變的顫抖了:「一個,一個您見過,就是之前在外,和秦石在一起的孔賢慧,她是荒域的域主之女,也是這次荒域的底牌。」

「孔賢慧?呵呵,不足為懼,一個遠古兇器,確實擁有很大的實力,不過那也要分在誰的手中。」尹冰鳴輕視的搖搖頭,旋即道:「那第二個呢?」

「第二個……是禁域龍團。」

「禁域龍團?」這次尹冰鳴還是頗為在意的,微微正色:「禁域龍團,確實是個不小的威脅,那趙龍淵這些年的實力暴增,就連我大哥在他手上也未必能夠討到好處。」

說到這,尹冰鳴的眼神凜冽起來:「哼,真沒想到,他的狗鼻子還挺靈,這麼快就嗅到這裡來了。」

言罷,他沖李岩道:「他們人呢?」

「這個……」李岩為難了:道「這個,回大哥,龍團進入陵墓后,整個團隊就憑空消失掉了。」

「消失掉了?」

「沒錯,進入陵墓以後,龍團就莫名的不見了,我們的弟子四下打探過,但就是找不到他們的蹤跡。」

「這就奇怪了,一個龍團足足有五百人,這麼龐大的數量怎麼可能消失?」尹冰鳴察覺到幾分異樣,不過卻也怎麼都想不清楚,道:「算了,他們不見就不見吧,眼不見心不煩。」

「那,我叫你查的第二件事呢?」

「回大哥,我也查到了,那個秦石確實不簡單,他就是一年前,亂域傳出被處死的叛逃弟子。」李岩說到這,正色不少:「只是,其實他根本沒死,反而在亂域之外時,他還對亂域造成了巨大損失,連荒域的景才老道都為他出面了。」

「景才?他都出面了?難怪,他會和孔賢慧走在一起。」

「嗯,據說,他和孔賢慧在亂域時有著不小的淵源。」

「後來呢?他是怎麼逃出亂域的,是景才出手相助的嗎?」

「不是。」李岩搖搖頭:「我開始也是這麼以為,不過仔細了解以後,我才知道,他最後是被劍宗的風沙老鬼救走的。」

「風沙老鬼?」尹冰鳴正色起來:「那老傢伙,也出面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