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看到這裡,蘇淺沫便收回視線,一雙冰寒的眸子狠狠的眯緊。 龔漢秋那一席話可真是在她心中激起了千層浪,如果不是想看看龔敏如何處理龔漢秋的事,她也不會意外聽到這麼勁爆的消息,寒夜暝竟然出生就已經是幻尊級別?十歲就達到幻帝級別,整個幻神世界也絕找不出第二人啊!

難怪他這麼強,能在二十六歲就成幻神世界最強的男人,因為他命中注定要主宰這個世界!

不過這件事應該是只有少數人知道,否則早在寒夜暝出生那年就已經震驚幻神世界,而刻意隱瞞這件事,恐怕還另有隱情,寒夜暝一定還有事沒告訴她!

一直覺得他還是那麼深不可測,結果還真是如她所料,他還是有事瞞著她的!

很好!等著把他從獵絕宮救出來,她非好好收拾一下這個不知悔改的臭男人不可,讓他知道欺騙她的後果很嚴重。

不過,現在救他要緊。

看來赤霄宗的背叛不是龔漢秋一個人之事,八大護衛都是幻尊級別,除了八大護衛,還有四大長老。龔漢秋如此篤定跟氣定神閑,恐怕不單單是八大護衛,連四大長老都聽從龔漢秋調遣了。

龔漢秋是煉藥師,而且是煉藥宗師級別,他完全可以用丹藥作為利益交換,在幻神世界,不論多麼衷心的人,永遠敵不過「成為強者」的誘惑,所以在那些珍貴的丹藥面前,誰是宗主就顯得不重要了。

而且寒夜暝離開赤霄宗五年,龔漢秋有整整五年的時間來征服那些人!

現在龔漢秋打定主意要背叛,赤霄宗最強的實力都被他控制,龔敏雖然沒有生命危險,可會壞了事,她必須去找青龍,讓他來解決赤霄宗內部的事!

想到這,蘇淺沫回到外院丹堂,隱沒在黑暗之中。

她身上的靈隱丹已經失去藥效,所以一出現,青龍便察覺到她,看了一眼顧寧便趕緊去找蘇淺沫,他皺眉問道:「二小姐,我們爺呢?為什麼我感覺不到他的靈壓?」

「他還在獵絕宮。」

蘇淺沫把在獵絕宮發生的事包括龔漢秋背叛的事,一一告訴青龍,知道青龍這性子,一定會暴怒,但現在也沒辦法了。

果然,一聽完她的話,青龍清秀的俊臉幾乎扭曲,他恨得咬牙切齒:「你……該死的!非讓我看著這個顧寧,結果呢?你竟然把我們爺給留在獵絕宮?如果我在場,蘇映雪根本不會得逞,你們母女兩人真是好樣的,就這麼把我們爺……」

罵到一半,發現蘇淺沫臉色極其難看,他馬上就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二小姐是無辜的,如果龔漢秋不背叛,也不會有這種事,而且她一定也想不到會在獵絕宮遇到蘇映雪,她恐怕直到現在還內心無比複雜才是。

強壓怒氣,青龍反問:「就算是在黑暗空間,不是還有雷獅嗎?他就沒有救爺?」

蘇淺沫搖頭,「我想,寒夜暝應該是有他打算。」

「爺……他該不會是……」話只說到一半,青龍的臉色就驟然一白,雙手死死的摳在一起,慌張的自言自語:「不、不會的,爺知道那麼做的代價,他不會衝動的。不對,如果他擔心二小姐著急而鋌而走險怎麼辦?」 青龍這副緊張的樣子讓蘇淺沫心頭「咯噔」一下,不安再次籠罩了她,她猛的扣住青龍的手腕,似乎要把他的骨頭捏碎一般,牙縫裡狠狠擠出一句冷喝:「說! 腹黑萌寶:拐個爹爹送娘親 到底怎麼回事?他會冒什麼險?」

「沒什麼!爺是超級冷靜的人,他知道輕重。不過還是得趕緊把爺救出來才行,我這就去獵絕宮,敢動我青龍的主人,夏侯軒他么的不要命了,看我不把他撕成碎片喂雷獅!」

「青龍!」猛的叫住青龍,蘇淺沫知道青龍是決定抵死也不告訴她真相,所以也不再追問,只等著之後親口問寒夜暝,她語氣凝重的說:「這件事不能衝動!

龔漢秋聯合赤霄宗四大長老以及八大護衛都背叛了,現在正在圍攻龔敏,你趕緊去救她,跟她一起整合赤霄宗的全部力量,之後在黑棘山等我,在我到之前不能衝動,否則救不成寒夜暝,反而連你都得搭進去!」

「等你,你要做什麼?」

蘇淺沫殘冷一笑,「我去搬救兵!明天就要獵絕宮徹底在星域大陸消失!」

說完,她身子一隱,回到流雲血月環之後直奔青雲殿。

她要救寒夜暝,需要能跟獵絕宮抗衡的力量,而且強者越多越好。熾火的強者在幻神世界算不上強,顏明澈等人雖然實力不弱,可她不想再把四大家族攪合進來,所以她現在手裡只有喬家跟青雲殿兩張牌能用。

她有喬家的令牌,就算喬長明不願意,也至少能借到一些強者,可光是喬家遠遠不夠,她需要更大的力量,那就只能是青雲殿!

蘇淺沫之前沒想過會跟青雲殿扯上關係,也不想扯上關係,但現在她不得不找上青雲殿了。

黑棘山層巒疊嶂,有很多又高又險的山峰,二級院在相對平緩的地方,而這青雲殿就在一座古老的高峰之上,幻神世界的人把這裡命名為「青雲峰」,表示這裡是青雲殿的地界。到這裡冒險的賞金獵人為了避免衝撞青雲殿,都會繞道而行。

作為幻神世界八大勢力之一,青雲殿自然不是輕易就能找到的,雖然不像獵絕宮那樣設有高級的陰詭結界跟移魂陣,但也有三重結界迷幻世人,同時也阻止尋常人誤闖;

而且,青雲峰腳下以及半山腰都有成隊的家丁巡邏守衛,戒備極其森嚴,青雲殿主殿更是坐落在青雲峰最高處,所以想見殿主一面,需要穿過重重關卡,這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

為了省去麻煩和節省時間,蘇淺沫直接利用流雲血月環的力量進了主殿。

青雲殿的主殿非常簡單,四四方方的結構,殿門朝東,兩側擺著兩座巨大的石獅,進入殿門之後是一個寬闊無比的四方形修練場,之後是寢殿,非常簡單的格局。

此刻正處於半夜,修練場里卻已經有人在修鍊,那人看起來四十有餘,身材壯碩,一身白色錦袍,黑白參半的白髮用精緻的玉冠高高束起,渾身透著尊貴氣質,能住在青雲殿主殿里,就只有青雲殿殿主青雲和聖女青鸞,那這人無疑就是青雲了!

蘇淺沫剛剛確認那人的身份,就一聽一聲中氣十足的厲喝伴隨著一道刺眼奪目的金色幻力直逼她而來! 「是誰?出來!」

這道幻力極其刺眼,蘇淺沫只覺得眼睛火辣辣的疼,猶如當初被閃刺刺傷眼睛那般尖銳,她本能的閉上眼睛,但憑藉著自身的敏銳神經,驟然張開幻之翼,彷彿一道紅色閃電,硬是和這道金光交錯而過。

再看那團金色幻力,狠狠的沖向她身後的牆壁,按照這股凌厲的勢頭,必然會摧毀那面牆,然而讓震驚瞠目的是,那團金色幻力在衝上牆壁的瞬間,竟像瞬間被卸去了力道,化為一道柔和的光映射在牆面上,隨後緩緩消失!

看到這一幕,蘇淺沫震驚了,之前是聽寒夜暝說過,青雲即將突破幻聖巔峰,而且他是光明系幻師,所以她知道他必然實力驚人,可她想不到,光明系的力量竟然如此……詭異,稀有屬性幻師果然與眾不同!

收起幻之翼,蘇淺沫微眯冷眸,不慌慌忙的說道:「青雲殿主真是好警覺!」

青雲明顯一愣,略微皺著眉頭打量著眼前的年輕女子,心中暗暗吃了一驚。

且不說這裡是了是他的主殿,下面重重守衛,單說青雲峰周圍的三重結界就不是誰都破解的,可她竟然能不聲不響的到這裡來,而且剛才他那道幻力用了十成的功力,換做尋常人早被他的幻力所傷,可她不但能輕鬆躲過,竟然還能如此氣定神閑,這丫頭好生厲害!

開啟幻之眼打量一番,青雲的老臉上驀地浮現一抹驚詫:精神力銀階高級的五星幻尊?!

乖乖!這把年紀都能有這等實力,這絕不是普通人,必然是在幻神世界有一定名號的人!

等等……青雲越看蘇淺沫就越是覺得不對,她這身打扮、臉上的面紋,還有這一身冷傲的帝王氣質,難道這就是鸞兒口中的「蘇淺沫?」

應該是沒錯了,旁人誰能在這個年紀就有這樣強大的氣場和傲氣?

不過鸞兒說過,這位二小姐似乎對青雲殿有些防備和抵觸,當初給她青雲令牌的時候,還是在寒夜暝勸說之下才收下的,又怎麼會在夜半三更闖到青雲殿來?

呵呵,不管原因如何,既然來了,那正好讓他來試一試她!

鸞兒認定這個二小姐就是他們青氏一族等待千年之久的小主人,按理說有朱雀跟流雲血月環都認定了她,足以證明這一點,不過為了青氏一族,他還是要試試這個二小姐到底夠不夠資格統領他們青氏一族!

想到這,青雲掌心驟然彎曲,光明系幻力再次懸浮其上,而且越發奪目刺眼,他橫眉冷對,大喝一聲,「既然膽敢私闖青雲殿,看老夫的厲害!」

蘇淺沫眉峰霎時一凜,眼看青雲的再次揮出比剛才更加凌厲的光明系幻力,她腦袋裡忽然靈光一閃,嘴角傲然揚起。

雖然沒和光明系幻師對戰過,不過她倒是突然想到一個絕好主意!

想到這,她猛的拿出離火七翎刃,飛速甩動手腕,凜然喝道:「鏡之盾!」

冰藍色的五芒星盾牌忽然出現,極寒之氣瞬間把周圍的溫度降至冰點之色,可這不是蘇淺沫的目的,她要利用利用鏡之盾的反射功能,把青雲的攻擊還給他! 碰!光明系幻力劇烈的撞擊鏡之盾,迅速反彈,光速一般射向青雲!

青雲根本沒想到她會忽然使出這一招,頓時大驚失色,趕緊展開金色的幻之翼飛速閃躲,但鏡之盾的厲害之處不單單是能反射攻擊,更是能把反擊的速度提升一倍,所以縱然青雲已經是幻聖巔峰,而且還開啟了幻之翼,可速度還是稍慢一瞬,肩膀被自己的幻力狠狠擦過。

只聽「哧啦」一聲,他肩膀處的衣服化為一片灰燼,皮肉也瞬間被燒焦。

「嘶……」青雲人忍不住發出一陣抽氣聲,深知光明系的損傷是毀滅性的,如果不馬上治癒,他的肩膀就要徹底廢了,於是趕緊雙手結印,全身都被金光籠罩!

看到這一幕,蘇淺沫再次吃了一驚,是光明系的希望之光!

這可是光明系的高級玄技,可以迅速修復傷痕,就算是壞死的皮膚跟骨骼都可以修復,如果當初冷傲天能找到青雲,也許那條手臂也不至於廢掉,這可是能和精靈族的治癒之光相媲美的治癒術!

此時此刻,蘇淺沫內心極其洶湧澎湃,光明系的力量真是太神奇了!

在青雲自我治癒的過程中,蘇淺沫沒有再度展開攻擊,而是收起了鏡之盾和離火七翎刃。她這次來青雲殿可不是來跟青雲比試的,而是來借兵的,對現在的她來說,沒有什麼是比寒夜暝更為重要的。

眼看青雲收起了希望之光,視線凌厲的掃向自己,未免他使出光明系玄技,蘇淺沫趕緊開門見山的說道:「青雲殿主且慢!擅闖青雲殿是我的不對,但我此時前來,是有要事找你!」

想她蘇淺沫,何曾跟誰這麼客氣過?這一切都是為了寒夜暝!

青雲也不是真想為難她,不過是試探一下她而已,剛才那麼緊急的情況,她不但能想到辦法對抗他的幻力,而且還讓他嘗到了苦頭,就憑這份膽識、這份智慧,也絕對錯不了,她必然是他青雲殿的主人。

放下殿主的架子,青雲臉色一緩,朝著蘇淺沫做了個「請」的手勢,呵呵笑道:「既然如此,那麼二小姐裡面請。」

蘇淺沫跟隨青雲進了青雲殿的前殿,這裡應該跟熾火殿的議事廳相似,是青雲跟及幾位長老商議族中要事的地方,只不過此時偌大的殿里便只有她跟青雲兩人。

這個殿主一點架子都沒有,親自給她奉茶,拿點心,坐下之後還一臉笑意的說:「二小姐有什麼話就直說,這裡沒有外人。」

「我需要藉助青雲殿的力量覆滅獵絕宮。」

說完這話,見青雲的臉上霎時一驚,整個人都從椅子上彈起來,蘇淺沫根本不給青雲說「不」的機會,直接拿出流雲血月環里的青雲令牌,凜然的語氣中夾雜著一絲強硬,「不管青雲殿主是否答應,我有這青雲令牌,應該足以號令青雲殿。」

青雲訝異的挑起濃眉,看似意外,但心裡卻是在暗暗稱讚:果斷乾脆,懂得利用自身有利條件,不愧是他們青雲殿世代等待的主人!

不過,她怎麼會忽然要覆滅獵絕宮? 按照之前收集的消息,他們這位小主人不是衝動的人,如果不是發生了什麼大事,觸碰了她的底線,她絕對不會主動招惹獵絕宮,更別說竟然要覆滅這個龐大的勢力了。

青雲不動聲色的端起茶杯,輕飲一口香茶,才不疾不徐的問:「冒昧的問一句,原因呢?」

蘇淺沫抿了抿嘴唇,如果不說明實情,一是對青雲殿不公平,二是一旦去攻打獵絕宮,那麼青雲殿早晚還是會知道她是為了寒夜暝,到時候無法估測會產生什麼變故。

耽誤的時間越久,寒夜暝就越是危險,她不能冒這個險!

想到這,蘇淺沫還是把事情簡單的說了一下,至於赤霄宗出現叛徒的事,她自然是隻字未提。

聽完,青雲的臉色已經用震驚不足以形容,他僵硬的道:「真沒想到,赤霄宗的宗主竟然會被困在獵絕宮。」

難怪他們的主人會貿然到青雲殿來。

不過,覆滅獵絕宮這可不是小事,這極有可能會讓青雲殿傷亡慘重,作為殿主,他有義務保存青雲殿的勢力。然而,他們青氏一族等了這麼多年,為的就是這位主人,祖上有令,一旦主人出現,她的命令,他們必須絕對服從。

青雲內心是掙扎的,這些蘇淺沫都看在眼裡,身為殿主,他的猶豫也正說明他是個慎重的人,所以她願意給青雲思考的時間。

半晌,青雲終於再次開口,「青雲殿素來跟獵絕宮沒有瓜葛,就算您有青雲令牌,也不能說服我族人為此冒險,我雖為殿主,卻不能自私的做決定,所以這一切還需要二小姐親自跟我的族人說,如果他們都沒有意見,那麼我自然也不會阻攔。」

蘇淺沫眼眸微微一閃,青雲這根本已經等同於應允了,他分明知道她手裡有青雲令牌,而這令牌代表的是絕對命令!他這麼做,不過是為了堵住悠悠眾口,好個思維縝密的男人!

蘇淺沫點頭,「既然如此,請立刻召集青雲殿的人。」

「是!」

青雲這一聲「是」答得極其乾脆響亮,而且略帶恭敬之意思,瞬間讓蘇淺沫一愣,一抹疑慮從她心尖上劃過,怎麼總感覺青雲對她的態度很奇怪?

身為八大勢力之一的青雲殿的殿主,縱然他的實力還沒達到幻帝,但也是一方霸主,他絕不該對她一個陌生的小輩如此客氣!

不,說客氣……不如說「恭敬」來的更確切。說起來,之前在黑棘山見到青鸞,她的態度也能看出一些端倪,這父女兩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若不是眼下解決獵絕宮、救出寒夜暝最為要緊,她一定要問清楚,青雲殿到底在搞什麼鬼!

青雲是幻聖級別,能夠開啟傳音術技能,他利用千里傳音術,命令所有青雲殿的人到青雲殿半山腰的修鍊場集合,那是所有族人修鍊的場所,比主殿里的修練場大上數倍,足足可以容納萬人,但凡青雲殿有大事發生,都會在那裡集合。

大概半個時辰之後,青雲峰的半山腰就黑壓壓的聚集了一片人,混在黑棘叢中,根本分不清楚哪裡是荊棘,哪裡是人。 族人們不知道殿主連夜召喚是為了什麼,卻都知道必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否則殿主不可能這個時候召喚他們,所以一個個臉上都掛著認真,十分安靜的等待著殿主親臨,然而當蘇淺沫跟青雲一起出現的剎那,所有人都驚得倒吸一口氣。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蘇淺沫身上,每個人的眼睛里都不約而同的閃過驚艷之色,有人甚至發出一聲唏噓感嘆:「沒想到世間竟然能有人美到這般極致。」

「她……她不是蘇淺沫嗎?」

人群中有人發出這樣一聲驚疑的問話,那些人的驚艷瞬間成了震驚,好像才反應過來什麼似得,一個個驚悸的大叫:「對!是蘇淺沫!」

「她怎麼會在青雲殿?她是怎麼上來的?」

「她不是在外院消失了嗎,怎麼會跟殿主在一起?」

蘇淺沫皺了皺眉,看向青雲道:「青雲殿主。」

青雲沉冷的目光一一掃過眾人,那些人立刻噤若寒蟬,再沒人敢妄自多言。足已可見這位殿主平素里極具威嚴,無人敢挑戰他的權威。

青雲負手而立,彰顯出他屬於青雲殿殿主的威嚴跟氣場,他沉聲說道:「今日把大家召集起來,是有要事宣布!」

眾人面面相覷,卻不敢多言,只是也有意外,人群中很快就湧出兩個人,一個人青波,而另外一個則是青露。

父女兩人匆匆而來,穿過人群,甚至都不知道參拜殿主,就不滿的出聲:「大哥,到底什麼事這麼急,非要在這個時候叫我們回來,害得我丹藥煉……」

話只說了一半,青波就驀地的沒了聲音,震驚的看著蘇淺沫,活像是見了鬼一般,青露更是瞪大了雙眸,顫巍巍的指著蘇淺沫就大叫:「蘇淺沫?你……你怎麼會在這?你不是該在……」

不等青露的話說完,青波一把捂住她的嘴,而後眯著眼眸打量著蘇淺沫,胸腔里猶如湧起驚濤駭浪,久久都不能平息。

這個時候蘇淺沫分明應該已經被獵絕宮抓住,可她卻出現在這裡,顯然是獵絕宮那邊出了什麼事,可這怎麼可能?蘇夕若明明說夏侯軒已經準備好了天羅地網,她不可能逃脫的啊!

蘇淺沫冷冷一笑,她倒是把青波父女兩人給忘了,這也是青雲殿的叛徒!一個想著要坐上青雲殿殿主之位,一個想當青雲殿的聖女,跟龔漢秋同樣的野心勃勃。只不過跟龔漢秋比起來,這個長著一副貪婪嘴臉的男人,非但沒有那個腦袋,更沒有那個魄力。

至少,龔漢秋是絕對不會當著眾多族人的面,對殿主如此無禮,這簡直是在挑戰青雲的權威。

果然,青雲被人打斷很是不悅,皺眉看了青波一眼,然後轉向蘇淺沫,「二小姐,請吧。」

蘇淺沫往前走了兩步,兩手背在身後,渾身上下都由內而外透著一股子傲然,儼然她才是這青雲殿的主宰者!

她凜然看向眾人,足足沉默了一分鐘,見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等待她開口,這才霸氣的宣布:「明天一早,我蘇淺沫要率領青雲殿去覆滅獵絕宮!」 她這一句話猶如一顆驚天炸雷,瞬間在整個青雲殿炸開了鍋,青雲殿上下一片嘩然,全都震驚的看著她,青波更是不可置信的衝到近前,怒氣沖沖的質問:「覆滅青雲殿?哈哈哈,蘇淺沫,你瘋了嗎?你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是青雲殿,是幻神世界八大勢力之一,什麼時候起竟然輪到一個乳臭未乾的臭丫頭髮號施令了?」

他終於明白了,難怪一向跟寒夜暝形影不離的她偏偏一個人出現在青雲殿,原來是寒夜暝被獵絕宮的人抓了,所以她要依靠青雲殿的勢力去救那個男人!雖然不知道怎麼會是寒夜暝被抓,而她卻逃過一劫,總之他絕不會讓她的計謀得逞!

「沒錯!」青露也衝到跟前,咬牙切齒的問:「誰給你的膽子到青雲殿撒野,你憑什麼以為可以號令我們青雲殿?」

他們這麼一鬧,青雲殿的眾人也都不再沉默了,有人壯起膽子大聲問道:「殿主,這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們要聽蘇淺沫的?」

一片質疑聲此起彼伏,蘇淺沫不耐的皺了皺眉頭,不等青雲替她說話就直接亮出青雲令牌,森冷的聲音夾雜著不容置喙:「青雲令牌在此,誰還敢有意見?」

青雲令牌一出,青雲殿再度瞬間鴉雀無聲,天哪!那可是青雲令牌,老祖宗傳下的規矩,青雲令牌代表著絕對權威,他們哪敢質疑?!

青波臉色大變,他做夢也想不到,這第三塊青雲令牌竟然會在她的手裡!

想到自己前日夜裡利用靈隱丹潛入青雲殿卻一無所獲,而原因竟然是被這個臭丫頭捷足先登,他一口氣沒上來,險些沒背過氣去,赤紅著老臉怒喝:「你……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盜取我們青雲殿的青雲令牌?你……」

「誰跟二長老說二小姐盜取青雲令牌的?」青波的怒喝尚未結束,就驀地被一道乾脆爽快的女聲打斷。

青鸞從遠處疾馳而來,落地之後收起幻之翼,轉向眾人,她揚唇一笑,十分乾脆的笑道:「這青雲令牌乃是我親手交到二小姐手裡的,誰敢有疑問嗎?」

嘶……聖女在青雲殿的地位不在殿主之下,因此青鸞的話自然是沒人敢反駁,青波卻不甘心!

他狠狠的咬緊牙關,憤怒讓他徹底失去理智,他完全忘記聖女可不是可以輕易指責的,指著青鸞便怒道:「大哥,我們青雲殿跟獵絕宮素來無冤無仇,可如今卻因為少殿主的一時糊塗,你就要把青氏一族所有人的生死都置之度外?!」

在他看來,青鸞為何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給蘇淺沫,他是不知道,他只知道這正好讓他抓到了把柄!他要整個青雲殿的人都知道,青雲這個殿主不縱容女兒,不顧青氏一族的安危,這樣的殿主早該換人了!

這點,青雲不是不明白,這個弟弟從多年前就一直不安分,他一直是顧念兄弟之情,所以才會多次縱容,但顯然他縱容過度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