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直徑五米範圍內,完全被爆發的審判之光所覆蓋,強大的衝擊力令唐舞麟四人身形不穩向後跌退。

好強大的神聖天使武魂,這一擊的威力,就算不能媲美舞絲朵的幽冥白虎,也是相差無幾了。而且看樂正宇的樣子,顯然還有餘力。

他才三環修為啊!

大地一片焦黑,被轟中的地方已經變成了一個深坑。

「你——」謝邂大叫一聲,就朝著那深坑的方向撲了過去。

但也就在這時,一道紫黑色光芒瞬間閃過。

「謝邂小心。」唐舞麟大喝一聲,謝邂衝過去的身體猛然停滯了一下,被硬生生的拉了回來。

這也就是唐舞麟,心思縝密。在來到這裡的時候,就已經悄然用幾根藍銀草分別纏繞在了夥伴們腰間。果然在這關鍵時刻救了謝邂一命。

紫黑色光芒依舊從謝邂身前掠過,幸虧有唐舞麟這一拉,那道紫黑色光芒才沒有斬開他的身體,而只是在他身前留下了一道長度超過一尺,皮肉翻卷的傷口。

「謝邂!」血光崩現,唐舞麟已經迅速衝上前方。在怒吼聲中,再也顧不得留手,金龍爪暴起,同時暗金色光芒閃動,直接就用出了他最強攻擊,金龍恐爪。

對方是真的要殺死謝邂啊!謝邂阻止他們對她動手,她卻反而偷襲,這一劍如果不是唐舞麟及時拉住謝邂,恐怕謝邂就掛了。

這可不是升靈台,不是虛幻空間。一旦被斬成兩半,十個謝邂也活不過來。

金龍恐爪劈向深坑,而在那深坑之中,原本的紅髮身影突然膨脹,強橫的氣流隨之爆發,劇烈轟鳴聲中,大地龜裂。原本直徑五米的深坑直接擴張到了十米,同時震蕩的周圍宿舍房間玻璃轟然破碎。可見這一擊之威有多麼強悍。

釋放過審判之光的樂正宇看到這一幕也不禁嘴微張,原本在他眼中,唐舞麟只是個新生,頂多算是個擅長鍛造的新生,能夠進入史萊克學院,自然是憑藉著他那鍛造的能力。 此時樂正宇才明白,自己看走眼了,這傢伙的攻擊力……

當金龍恐爪揮出的時候,以樂正宇的修為,都感覺到全身一陣發冷,他都沒信心一定能夠擋得住這一擊。

但是,在那深坑中的存在卻擋住了。

原本的紅髮少女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身材高達五米的巨人。

不過,她現在的情況也不太好,唐舞麟的金龍恐爪不只是力量恐怖,破壞力也同樣恐怖啊!那是暗金恐爪熊的絕招與金龍爪融合而成。

在她的右臂以及肩膀處,五道深深的傷痕劃破了表面的毛髮,血光崩現。

唐舞麟也不好受,巨大的衝擊力直接令他的身體飛了起來,還是古月布下的氣牆擋住,才勉強支撐下來。沒有受到重創。

只是,看到眼前這身影,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

雄壯的身體,恐怖的力量,能夠壓榨空氣進行攻擊的攻擊手段。

這、這不是泰坦巨猿嗎?原恩的泰坦巨猿武魂啊!

怎麼回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巨人雙眸通紅,狠狠的看著謝邂,情緒明顯非常不穩定。古月站在唐舞麟身邊,身體周圍,風暴已經成型。另一邊的樂正宇也已經反應過來,臉色凝重的拍動雙翼懸浮在半空。

先後承受了自己一記審判之光和唐舞麟一記金龍恐爪,這位依舊恍若無事,這實力在自己之上啊!這不是簡單的邪魂師!

「你、你是原恩?」唐舞麟怒火消散幾分,疑惑的問道。

正在這時,一道道恐怖氣息突然從天而降。這些氣息來的非常突然,以至於在場眾人全都沒有反應過來。

首先遭殃的就是懸浮在空中的樂正宇,他直接被那強大無比的壓力給鎮壓了下來,不但身體落地,更是摔了個臉先著地,被那強大的壓力死死的按在地面上。

然後就是許小言和謝邂,謝邂受傷,許小言本身身體強度也不算高,在那壓力面前,毫無抵抗的被壓倒在地面。

唐舞麟反應最快,他一把拉過古月,將古月摟在自己懷中,同時身上魂環變化,金色魂環出現,黃金龍體同時爆發,體內氣血之力狂涌,但就算如此,在那巨大的壓力面前,還是身體一晃,單膝跪倒在地。

原恩在這時就展現出了她強大的能力,重壓之下,她咆哮一聲,身體一矮,四肢著地,但卻就那麼硬生生的支撐住了。她五米高的身體,承受的壓力要比其他人大得多,但在她眼眸之中,卻充滿了不屈。

但是,在這強大的壓力之下,他們已經什麼都做不了了。

兩道身影從天而降,落在眾人面前,這兩位都是看上去三十多歲的樣子,一位身上閃耀著七個魂環,另一位則是六個魂環。但是,恐怖的是,他們身上都穿著一身光芒閃爍的鎧甲。

斗鎧!絕對是斗鎧!

六環、七環雖然要比他們勢力強大得多,可也沒到僅僅是氣息就能壓制的他們不能動彈分毫的程度。唯有在斗鎧的增幅下,才有可能做得到啊!

斗鎧是能夠提升魂師兩個大層次實力的存在,從這兩位身上斗鎧的樣式以及花紋的繁複程度來看,應該都是二字斗鎧,也就是真正的斗鎧。

「怎麼回事?工讀生為何私鬥?」那名七環斗鎧師聲音冰冷的問道,同時他也發現了謝邂的情況,右手一指,在空中虛點幾下,頓時,謝邂胸前的鮮血就不流了。

「報、報告!」面部著地的樂正宇掙扎著說道。

那名七環斗鎧師雙手一揮,頓時,壓力消失,一切恢復了正常。

「說!」

樂正宇抬手指著原恩道:「是她!她是邪魂師,還擁有另一個武魂墮落天使,趁夜潛入我們工讀生宿舍,攻擊謝邂,還要將他置於死地,我們發現之後奮起反抗,所以才會動手的。請執法者將她拿下,嚴審一定會有成果。」

七環斗鎧師疑惑的看向原恩,道:「你是二年級一班的原恩?」

原恩身體緩緩縮小,當她變回原本紅髮少女的模樣時,身上只剩下黑色緊身衣,校服都已經被變身時撐破了。

她取出一件外套套在自己身上,臉色冰冷的看著執法者,道:「我是。」

「怎麼回事?」執法者疑惑的看著她,「你身為二年級一班班長,為什麼襲擊同學?」

「你們問他!」原恩俏臉通紅的抬手指向謝邂。

謝邂此時的情況不太好,雖然封住了血脈,但原恩那一劍非常恨,強烈的黑暗能量正不斷的衝擊著他的經脈,如果不是他自身光龍匕是光明屬性,起到了相當不錯的抵抗作用,恐怕就會受到重創了。

「我、我……」他看向原恩,有些張口結舌的說不出話來。

「先帶回去再說吧。」六環斗鎧師向七環斗鎧師說道。

「好!」

半個小時后。

史萊克學院外院,教導處。

教務處負責日常事務,教導處負責管理學生。

沈熠、舞長空,此時都被叫到了教導處。還有一位中年人,是二年級一班的班主任。但他們都站著,整個教導處唯一一位坐在那裡的,就只有史萊克學院外院院長、海神閣長老,蔡老。

唐舞麟、古月、許小言三人站在一起,此時三人的臉色都有些古怪。

謝邂胸前的傷口已經由治療系老師進行了治療,並且包紮好了,站在那裡低著頭。

原恩換上了校服,站在另一邊,她的目光卻始終落在謝邂身上,那樣子,看上去就像是要將他吃了似的。

樂正宇的表情最奇怪,他站在唐舞麟身邊,面部肌肉不時抽搐一下,臉上有不甘,但更多的是怪異。

「蔡老。事情已經查清楚了,總體來說,這次鬥毆事件是誤會導致的。」

「誤會?誤會的讓所有工讀生全都參與?還弄出一個受傷的來?說說,怎麼個誤會法?」蔡老的聲音分明有些不善。

七環斗鎧師恭敬的道:「經過我們調查,事情是這樣的,一年級一班的工讀生謝邂晚上走出自己宿舍在外面遛彎,因為他不知道原恩夜輝搬了宿舍,所以,誤認為有賊人溜入工讀生宿捨去,前去查看。卻誤打誤撞的看到了正在、正在洗澡的原恩夜輝……」他說到這裡,臉上表情也變得有些尷尬。

是的,原恩的全名應該叫做原恩夜輝。

「之後被原恩夜輝發現,女孩兒被看到身體,憤怒之下向謝邂出手。樂正宇因為發現了原恩夜輝的墮落天使武魂,誤會之下投入到戰鬥之中,之後唐舞麟三人又加入。這才導致了這場鬥毆事件。」

蔡老聽了這位七環斗鎧師的解釋,表情也不由得變得古怪起來。

「這麼說,是謝邂這小子偷看了人家小姑娘洗澡,才導致的這一系列事情發生?」蔡老冷冷的說道。

唐舞麟聽她這麼一說頓時吃了一驚,很明顯蔡老是站在原恩一邊的啊!這要是如此定性,謝邂可就麻煩大了。

他趕忙上前一步,道:「蔡老,並不是這樣的。謝邂當時也是誤以為有人進入我們宿舍區,所以才前去查看,他事先並不知道原恩住在那裡,真的只是誤會。」

本來處理這點小事,蔡老根本就不用出面,但她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就是一年級一班的班主任。所以才在事情發生后出現在這裡。

蔡老目光平靜的看向唐舞麟,「這麼說,原恩夜輝就被白看了?」

「這……」唐舞麟也說不出來了。這事兒還真是麻煩,說是誰的錯呢?沒法分析啊!

蔡老冷哼一聲,「這件事已經清楚了。你們六名工讀生,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這才剛開學多久?就鬧出這種事情,不懲罰,不足以正乾綱。謝邂,作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我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扣五千貢獻點。三個月內必須還清,否則開除學籍。同時,賠償原恩夜輝精神損失費一萬貢獻點,一年內付清。」

———————————-

三更完畢,求推薦票。謝邂呢,說你呢,占這麼大便宜,快投推薦票。^_^

剛看到一位書友說,「每年的這個時候都能看到三哥的祝福,而今年的這個祝福對象終於到我啦。」在我的所有作品中,「勵志」這個概念一直存在,希望把這個概念傳遞給大家。明天又是一年一度的高考,在這裡祝福所有的高三學子能夠取得理想成績,請一定要加油,我會一直陪著你們! 唐舞麟長出口氣,只要不是開除就好了。貢獻點什麼的,自己幫謝邂也能還得上。

「謝邂,你可服氣?」蔡老向謝邂問道。

謝邂低著頭道:「我服氣。是我的錯,我沒弄清楚情況就去查看,我接受懲罰。」

看他認罪態度良好,蔡老的臉色也緩和了幾分,扭頭看向原恩夜輝道:「原恩夜輝,你被他看到,固然是他不對。但是,你也不該暴起傷人,按照你出手時的情況,如果不是被其他同學及時阻攔,謝邂很可能被你殺死。我可以理解你身為女孩子的羞澀與現在的心情,但謝邂誤會之下總是罪不至死,而且他也被你斬中,受了不輕的傷勢。日後不可報復。」

原恩夜輝的呼吸有些急促,卻沒有吭聲。

「嗯?」蔡老眼中光芒變得強盛起來,無形的壓力令在場所有人全都噤若寒蟬。

「嗯。」原恩夜輝這才勉強的點了下頭,別過頭去,委屈的淚水涓然而下。

蔡老目光再轉向樂正宇,「樂正宇,我知道你們神聖天使家族一向以剷除邪魂師為己任,但原恩夜輝乃是雙生武魂,泰坦巨猿才是她的主武魂,也經過了學院的多方確認,決非邪魂師,你在曾經受到了執法者提醒的情況下,又一次自主的認為原恩夜輝是邪魂師並且向她出手。從而進一步激化矛盾,罪不可赦。罰你獨自一人打掃靈冰廣場一個月,同時賠償五千貢獻點給原恩夜輝作為精神損失費,你可願意?」

「我……」樂正宇當然不願意了,他並不覺得自己錯了啊!可是,正是因為他是神聖天使家族成員,才更了解這位銀月斗羅的可怕,哪敢反駁啊!趕忙點點頭,道:「我願意。」

蔡老目光最後轉向唐舞麟、古月和許小言三人。

「身為工讀生,尤其是你,唐舞麟。作為一年級一班班長,遇到情況不化解矛盾,反而出手激化矛盾,我不管你們當時是什麼情況,至少一個處理不當你們是逃不了的。你們三人之中,只有古月算是沒出手。免除處罰。許小言罰款一千貢獻點。唐舞麟,罰一萬貢獻點,其中五千給原恩夜輝作為精神損失費。你們可服氣?」

多、多少?唐舞麟猛地抬起頭,瞪大了眼睛,一萬?謝邂才罰了一萬五啊!那還是他看了人家洗澡,我什麼都沒幹啊!

「我不服!」唐舞麟毫不猶豫的說道。別的事兒也就罷了,要是讓他像樂正宇那樣去清理靈冰廣場他都認了,可是,這一萬貢獻點他怎麼捨得啊!就算千鍛一品能賣兩千貢獻點,但也有成本啊!自己還要購買稀有金屬呢。

此言一出,眾人的目光不禁都集中在了他身上,這小子敢悖逆蔡老的意思?

「不服?罰兩萬。」蔡老淡淡的說道。

古月在旁邊忍不住說道:「這不公平。」

蔡老冷笑一聲,「你們記住,這個世界、這個社會都是現實的。公平?可笑。沒有實力,談什麼公平?如果你是一個小國,相鄰的大國攻擊你,你跟他說不公平,他就退兵了?難道他會跟你一對一?什麼時候你們的實力能夠和我抗衡,再跟我說公平二字。就按此處理,不服可以自己退學。」

說完,蔡老站起身,拂袖而去。

唐舞麟獃獃的站在那裡,一臉的哭笑不得。

他不得不承認,蔡老說的很對,胳膊擰不過大腿,在這個世界上,從來都沒有絕對的公平。公平的基礎,是實力。強者才能制定規則。

可是,那可是兩萬貢獻點啊!自己被罰的比謝邂還多。我這是招誰惹誰了啊!

帶著悲憤的情緒,眾人返回宿舍,一個個臉色都很不好看。

「對不起啊!舞麟,連累你了。你那兩萬也算我的,我會努力賺取貢獻點的。」

唐舞麟苦笑道:「你拿什麼賺啊!那可是好幾萬貢獻點。自家兄弟,什麼都別說了。這次吃虧咱們認了。以後小心點就是。」他依靠鍛造,賺取貢獻點是夥伴中最容易的。

臨回來之前,沈熠也把他叫過去,低聲叮囑了他幾句,蔡老之所以重罰他,原因只有一個,他是班長。

冷麪總裁馴妻 班長有代表班級和老師交流的話語權,在學員之中地位很高。但同樣的,一旦犯錯,懲罰也要遠遠超過普通學員。

唐舞麟這才明白自己為什麼被罰了那麼多,沒轍,只能認了。

謝邂苦笑道:「都怪我好奇心太重,要是回來問問你,也不至於發生這種事了。還要謝謝你救了我呢。不然的話,我恐怕就被原恩夜輝一刀兩斷了。你說,她為什麼要掩飾自己的女性身份啊!」

唐舞麟道:「應該是因為武魂吧。她的主武魂是泰坦巨猿,在女性身上出現,施展武魂時身體又有那麼巨大的變化,她應該是怕被人嘲笑。墮落天使武魂又容易被誤會是邪魂師,所以才會這樣的吧。不過,這原恩夜輝也真是強大,兩個武魂都是最頂級的存在。難怪他能成為二年級一班的班長。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謝邂喃喃地道:「變成泰坦巨猿怎麼了?那是戰鬥的時候,平時不也挺好的嗎?」

唐舞麟道:「好了,別多想了,早點休息吧。」

對於原恩夜輝的情況,唐舞麟心中隱隱有些猜測,但這涉及到人家的秘密,他也不好多問。但她這種雙生武魂還都是頂級,論天賦甚至還在舞絲朵之上,恐怕冥冥中也會有所限制。不然的話,他的第二武魂不應該現在就提升到同樣的三個魂環才對。

凝神,魂力運轉,玄天功催動下,丹田就像是一個旋渦,吸收、發散著魂力,按照特定路線運行。強盛的氣血、強韌的經脈,讓他的魂力運行速度遠超常人。雖然武魂本身不強導致魂力得到的相應提升不大,但他的修鍊速度已經不遜色於一些實力強大的武魂了。

清晨,修鍊了紫極魔瞳后,眾人吃了早飯。謝邂的傷勢經過昨晚的治療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但失血還是讓他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

走向教室的路上,許小言還取笑他看了不該看的東西,活該。謝邂的情緒卻始終有些低沉,和往日的跳脫截然不同,顯得心事重重的樣子。

「怎麼了?謝邂?還想昨天的事情呢?」唐舞麟碰了碰謝邂。

「嗯。」他抬起頭,看向唐舞麟,道:「舞麟,你說我昨天是不是特別過分,女孩子洗澡被人看到一定會很悲憤吧。」

唐舞麟有些無奈的道:「那是當然了,人家的什麼都被你看光了。所以,你趕快努力賺貢獻來補償人家吧。但你小心點,要是再碰到她,可千萬別把她激怒了。昨晚她真有要殺了你的意思。」

謝邂默默的點了點頭。

今天還是舞長空的課,繼續講述機甲製造概論,唐舞麟以前這方面的知識接觸的很少,所以聽的特別認真。

———————————–

求月票、推薦票。 「這個學期,你們每個人都有一個任務,那就是打造一台屬於自己的機甲。下面宣布實踐小組分組名單。第一組,唐舞麟、古月、駱桂星、舞絲朵。」

第一組是四名班委。

唐舞麟驚訝的看向舞長空,其他人分成七組,他們四個就是第八組了?

之後宣布的分組情況正是昨天他們排列好的,其他人分成七個小組,每一組都在十人以上,相對來說做到了實力平均。

「你們製作出來的機甲要適合自己使用,至於如何做、怎麼做,那是你們自己要努力的方向。資料可以到圖書館查閱,我只講基礎知識。製作機甲則需要每一個實踐小組的組員之間相互幫助。期末之前必須完成,任何一個小組有任何一名組員沒完成,整體扣分。期末考試不及格的結果你們是很清楚的,如果有一名組員機甲沒有製作出來,全組淘汰,就可以離開學院了。」

Leave a comment